【新闻看点】美悬赏500万缉捕中国毒枭 中共发起超限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1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8月31日(星期二),亚洲时间是9月1日(星期三)。

今天焦点:美重金缉捕毒枭 中共要求停止;中共支持制毒贩毒?成吨毒品输美,张建:别杀死所有顾客;新时期“鸦片战争” 中共对美超限战;冷链产品传毒? 中共再搅混水;官媒齐发左文 文革山雨欲来;谁发出死亡威胁? 又到831。

60秒新闻

8月10日河北省爆发人畜共通炭疽病病例,山西、宁夏等地随后也出现病例。中疾控中心31日通报,截至8月15日,山东疾控中心报告滨州2例炭疽确诊病例,已知密切接触者超过4,700人。其中一例,当地14岁学生病例8月6日死亡。

美国商会官员31日表示,中共当局已指示位于成都的美国商会停止运作。美方面称,没有获得具体理由。该商会会长王晓东说,中方民政部似乎在执行一个规定,即外国在中国只能保留一个官方商会。

日本防卫省31日发布增加军费预算请求,申请额度为5·48万亿日元(约合500亿美元)。为了应对中共不断增长的军费预算和朝鲜核威胁,近十年来,日本国防经费连年增加。

韩国国会31日投票通过一项法案,防止谷歌和苹果公司强制开发者使用应用内计费系统。文在寅签署后,法案就将成为法律。政府出面干预科技巨头将支付方式强加于应用内购买,属全球首次。

截止到美东时间8月31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68万3,542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2亿1,790万900人;单日死亡8,601人,累积死亡总数是452万3,694人。

美重金缉捕毒枭 中共要求停止

昨天(30日),美国国务院悬赏500万美金,寻求得到中国毒枭张建的信息。只要提供指向他所在位置的信息,也能得到这份重赏。

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表示,38岁的张建是跨国犯罪团伙的一个关键头目。2013年到2016年,张建的犯罪组织向美国非法贩运芬太尼,导致北达科他州、俄勒冈州、北卡州和新泽西州4名美国人用药过量死亡,另有5人身体受到严重伤害。

不过在今天(31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汪文斌表示,美国悬赏缉捕行为“严重破坏中美禁毒合作的基础”,为下一步合作制造障碍,敦促美方停止这一行动。

汪文斌表示,有关案件是中美双方2016年以来联合侦办的一起案件,确认了相关中国公民的身份。当时相关药品在中国属于未被列管的“普通化学品”,而美方始终没有提供相关人员违反中国法律的证据。

汪文斌称,2019年5月1日,在本国芬太尼问题并不突出的情况下,中方“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宣布正式整顿列管芬太尼物质”。

很明显,美中双方又一次不同调。芬太尼是毒品,中共还假意向美国要所谓的证据。

中共支持制毒贩毒?

根据公开资料,芬太尼是一种药性强劲的人工合成阿片类止痛剂。它的特点是起效迅速,作用时间短,效力比海洛因强50倍,比吗啡强一百多倍,只要几粒沙粒大小的芬太尼,就可以使人致命。

这样的毒品,中共声称没有违反法律,大家看出了什么问题?

无论什么时候,中共都是与美国对着干,跟普世价值对着干。有的时候它表面上跟美国好,那是为了占美国的便宜,而实质上它是吃着美国、恨着美国。

凡是美国提倡的普世价值,中共都会反对。凡是美国反对的不好的东西,中共大多是支持;凡是能打击美国的,中共都赞同。从中你就可以看出,中共是纯纯粹粹地反人类。

比如美国提倡人权、自由,中共绝不允许在中国有人权和自由。美国认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中共宣称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美国打击恐怖主义,对伊朗、朝鲜、塔利班等等,但中共却偏偏与这些政权称兄道弟。

正是因为中共袒护、包庇这些毒贩,那些人才敢在中国大肆生产贩售芬太尼这种毒品。他们知道在中共的统治下,这么做不犯法。

汪文斌在记者会上说,“本国芬太尼问题不突出”。他这句话所传递的信息是,那些毒贩虽然在中国制毒,但没有在中国大陆销售,或者只销售了一少部分。

事实上的确如此,绝大多数中国人以前并不知道芬太尼是什么,很多人是在2018年12月初的G20峰会期间,才听到这个带点“洋”味的名字。

当时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要求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加大对芬太尼类药物的管制力度,习近平当时同意了。于是很多人从当天的新闻中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中国生产的“药物”芬太尼,原来是毒品。

2019年8月,中共曾抓捕了张建。不过几个星期之后,张建又被无罪释放了,中共声称“证据有点问题”。也就是说,中共把对美国的承诺撕毁了,并没有实质管控芬太尼。

就在本月,中共外交部曾对路透社表示,“美国不能在损害中国利益的同时,期待中国(中共)无条件的合作。”

从中共的说法和做法来看,中共实际是在变相支持制毒贩毒,那些毒贩是得到中共支持、荫蔽的。

那么大量的毒品运送到哪了呢?这是无庸置疑的。

普莱斯在昨天(30日)的声明中表示,张建在2018年1月,与其他几名美国、加拿大和中国公民一道,在北达科他州受到指控,罪名包括贩运毒品、贩运违法药物导致美国人死亡或身体严重受伤、违反有关持续犯罪集团的法律以及国际洗钱。

长期关注《新闻看点》的朋友可能有印象,早在2017年,美国司法部就对张建进行了起诉。指控他通过互联网,向美国的毒贩和个人销售芬太尼和类芬太尼物质。然后通过邮寄的方式,把这些非法毒品输入美国。

成吨毒品输美 张建:别杀死所有顾客

2015年1月2日,美国一个叫亨克的18岁年轻人去世了,死因是服用了过量的芬太尼。他的死亡,引起了北达科他州警察的注意,开始调查导致亨克死亡的芬太尼的来源。其实那个时候,佛罗里达州美国缉毒局的年轻探员布耶米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

2013年,布耶米追查一款“摇头丸”时,发现所有线索都指向一名叫莉莉的中国毒贩。于是布耶米假扮顾客,取得了莉莉的信任。他发现莉莉还在销售一种看起来和处方止痛药一样的产品“乙酰芬太尼”。

莉莉为了招徕布耶米,把他介绍给了自己的上线。布耶米了解到,跟海洛因、可卡因或大麻不同,芬太尼不需要种植,只要苯胺、醋酸硼氢化钠等几个原料在实验室就可以合成。

根据公开资料,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原料药生产和第一大原料出口国,出口量接近世界原料药市场份额的20%。2014年开始,中国化学药品原料年产量都超过300万吨。

通过追查莉莉的联络网,布耶米发现了一个频繁出现的名字“贝瑞”。通过贝瑞,他找到了一个大型贩毒网络——成吨的毒品通过加拿大中转运到美国。芬太尼是主要的一种,毒品源头在万里之外的中国。这个时候,中国毒贩的名字渐渐浮出了水面,他就是张建。

做卧底的第三年2016年,布耶米终于跟张建搭上了话。他了解到,尽管张建宣称公司在上海,但他实际是居住在山东青岛,名下也没有工厂。

这个在美国拥有庞大分销网络的大毒枭,本质上是一个中间商。他在香港注册一家空壳公司作掩护,向美国和加拿大输送芬太尼。在接到顾客的订单后,再去找厂家进货,然后打包寄出。

为了扮演好分销商的角色,布耶米和张建谈到,要为他们的产品寻找恰当配方,以避免顾客过量服用。张建表示同意,他说“没必要把我们的顾客都杀死”。

“没必要”把所有的顾客都杀死,这句话隐含的意思是,可以杀死其中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金钱的来源,可以源源不断地从这些吸毒人的身上捞到巨大的利益。

而这样的一个事实清楚、罪证确凿的大毒枭,中共却说他没有罪。在中共那次将他无罪释放之后,张建就彻底消失了,或者说中共把他真正地保护了起来。

你就可以想到中共对美国都做了什么,对美国人做了什么。所以说中共真的在对美国发动超限战,大量输送毒品,就是一场“新鸦片战争”。

新时期“鸦片战争” 中共对美超限战

2018年4月,川普政府根据外国毒枭认定法,认定张建是“重大外国毒品贩运者”。但是被宣布起诉的还有4名中国公民,这些人被指控为张建贩毒洗钱。

当时的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表示,张建是导致美国人亨克在2015年去世的背后贩毒黑手。

虽然中共在2019年11月将9名向美国走私芬太尼的毒贩判刑,其中一人被判了死缓。被抓的人当中就包括张建,但是几周之后,中共又将张建无罪释放了。

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在本月24日的报告中表示,中国仍旧是非法芬太尼及与芬太尼有关药物走私进入美国的主要来源地。

报告中指出,中共在制止向美国贩运阿片类药物芬太尼方面的合作“软弱无力”,使美方打击贩运形式日益复杂化的芬太尼的努力受阻。

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的临时数据,2020年,过量死亡的美国人高达九万三千多人,其中大部分与芬太尼有关。这个数字比一年前创造的纪录,又猛增了二万一千多人。

2016年8月,中共少将乔良推出一本书《超限战与反超限战》。他指出未来的战争将会“泛化”,超越传统战争,“是以一切手段”进行的战争。网络战、资源站、媒体战、金融战、文化战,这些领域都将是激烈的战场,同时也包括了贸易战、新恐怖主义和生态战。

大家回过头来看看中共的所作所为,从“一带一路”到中共病毒的传播,再到现在向美国、加拿大等国家输送毒品,中共实实在在地是在打一场超限战。

如果给中共对美国输送毒品命名,那就是中共发动的一场对美的“新鸦片战争”。一方面可以从美国赚钱,另一方面可以搞垮美国。

还是那句话,对中共的邪恶,你永远也不会探到底。因为正常人的思维无法容纳那种邪恶程度,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

冷链产品传毒? 中共再搅混水

昨天(30日),中共疾控中心现场流行病毒培训项目主任马会来表示,2019年底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存在通过冷链产品引入病毒的可能。

中共官媒引述马会来的说法,中共专家发现,有3个武汉冷链的证据。华南海鲜市场678家商铺,390家商铺与冷链有关。

他声称最早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3例病例,都从事冷链相关工作。还表示2020年初对华南海鲜市场的环境样本检测结果显示,21家摊位的阳性样本中,有进口冷链产品的摊位16家。

不清楚大家怎么看,我是认为这是中共在继续甩锅。中共一直都在这么做,一直都在声称冷链产品可能是毒源。言外之意,就是外国可能发病更早。

但是大家知道,武汉是2019年底爆发疫情,那些令人惊恐的场面还记忆犹新。而在2020年3月,其它国家才陆续出现疫情。

中共声称的冷链传播,那有一个问题需要中共解释:为什么全世界只有中国大陆才有冷链产品发现病毒的情况?很显然,这是中共的含血喷人。

仅从这两点,就可以看出中共甩锅的水平其实并不高。其实就是中共在不断地搅混水,用各种不着边际的甩锅,扰乱人们的视线。

这也是美国情报部门在经过90天的调查后,没有得出确切结论之后出现的新情况。但是中共的这种无脑甩锅,骗不了头脑清醒的人。

公共卫生专家汤姆‧弗里登对《国会山报》表示,缺乏确凿证据也不能消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这种威胁在世界各地都存在。因为中共政府没有提供帮助,使找到病毒源头的可能性非常低。

弗里登说,“实验室事故经常会发生,溢出效应时常会出现,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都做得不够。人们需要一种更好的方法来降低风险。无论武汉有没有发生什么,我们都需要更好地防止实验室泄漏和全球范围内的溢出”。

官媒齐发左文 文革山雨欲来

今天(31日)一早,有朋友给我发消息,说中国大陆有一个最大的事件。从中央到地方,几十家官媒都在转发一篇中共左派撰写的文章《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

我抽出了一点时间,读了一下这篇文章。发现这篇文章的言词相当激烈,声称“如果再不整治,不仅娱乐圈烂透了,整个文化圈、文艺圈、演艺圈、影视圈也都烂透了”。

文章先批评了艺人吴亦凡、霍尊和张哲瀚,随后又大篇幅地批评郑爽、赵薇,也批评“美国人”高晓松“胡扯乱谈历史,崇美跪美”等等。

文中表示,从“反垄断”到提出共同富裕,再到整治娱乐圈,都显示出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

文章称“这是一次从资本集团向人民群众的回归,这是一次以资本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变革”,又说“这场深刻的变革也是一次回归,向着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回归,向着以人民为中心回归,向着社会主义本质回归”。

文章声称“当前对娱乐圈、文艺圈、影视圈的整治力度还远远不够,要使用一切手段打击当前社会上存在的各种追星、饭圈现象,彻底杜绝社会性格中的娘炮和小鲜肉现象”等等。“不仅要摧枯拉朽,而且要刮骨疗伤,还要清扫屋子”。“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性回归”。

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中共要再次发动“文化大革命”了。这篇文章的激烈程度,可以说是杀气腾腾,相当极端。

文章作者叫李光满,是察网的专栏作家、编辑,曾经做过《华中电力报》的总编。这个人经常在网络上发表一些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文章。

他跟李毅、金灿荣等人属于同一个族群,是一个极左的自干五。用网友对他的评价说,这个人“专骗低文化、低脑龄人士”。

但是他的这篇文章被几十家中共官媒转载,其中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共央视、《光明日报》等等中央级喉舌,这个就显得非常不一般了。这是不是中共要发动新时代的文化大革命了呢?这篇文章会不会就是中共的“五一六通知”呢?

1966年5月4日到25日,在当时中共副主席刘少奇的主持下,中共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集中批判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5月16日,会议通过了经毛泽东多次修改的“通知”,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

这个通知后来被称为“五一六通知”,中共发动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就以这个“五一六通知”做为标志,后来又成了文化大革命的指导性文件。

看李光满的这篇文章,言词的激烈程度,与“五一六通知”完全可以相提并论。只不过这是以李光满个人名义发出的,而“五一六通知”是中共中央发出的。

但是几十家官媒同时转载,这又意味着什么呢?我曾经跟大家分析过,大家是因为认同我的观点和说法,所以才帮我转发。换句话说,我的说法与您的观点是吻合的,得到了认可,观众才转发的。中共和小粉红们是不会转发我的文章和视频的。

从这点来说,中共的《人民日报》、新华社等这些国家级的官媒转发李光满的文章,也就是认同他的说法。

我们知道,中共对舆论导向的控制是非常严格的,不允许有任何的不同声音。那么这些喉舌媒体同时转发李光满的文章,是不是中共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呢?否则很难想像它们有这么步调一致的行动。

如果是中南海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那又意味着什么呢?在我看来,这就相当于是“五一六通知”,是中共发动新时期文化大革命的冲锋号。很可能中国将回到50年前的那种荒诞恐怖的岁月了。

谁发出死亡威胁?又到831

今天是8月31日,大家是否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是“831太子站事件”2周年纪念日。

昨天(30日),曾经拍摄报导“831太子站事件”的前记者、香港湾仔区议员梁柏坚透露,他在本月初收到一封信,叫他“831收声报全家平安”,信中有一个刀片。

很明显,这是一个死亡威胁。但是梁柏坚收到信后,只向记协主席陈朗昇进行了报备,并没有向警方报案。

梁柏坚没有说明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如果了解“831太子站事件”的朋友,都能理解原因。因为2019年8月31日,是香港警察封锁了太子地铁站,速龙小队冲进了列车车厢,见人就打,近距离用警棍和胡椒水攻击手无寸铁的市民。

我想大家都记得其中一个画面,在香港警察无差别的狂殴乱打之下,车厢里有一对情侣恐惧的相拥痛哭。当时的那种恐怖和市民的惨叫声,至今人们都历历在目。

很显然,施暴作恶的正是香港警察。这样的事情向香港警察去报案,相当于是向流氓法官寻求公正,不但找不到公正,很可能还会遭到毒手。

在那一晚之后,有香港的匿名医护人员透露,警察当时就打死了几名香港市民。随后,香港市民的每一次集体抗争当中,除了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之外,人们还会喊一句口号“721不见人,831打死人”。

已经到了海外的王茂俊,在831事件中被警方控告暴动等8宗罪,去年7月上庭前夕,他有幸逃离了香港。他对自由亚洲表示,中共港共试图掩盖当天警方滥捕、滥暴的罪责,但越是这样,越不能遗忘史实,“否则就对不起曾经为争取香港民主而付出的人”。

美国华文作家千瀑先生在诗集《致香港、香港人》中有一首诗“太子站那边”。

太子站那边我未去过/去过的那些/像干脆的叶片/早已随记忆的风吹走/有人会带着鲜花前来/诵经/祈祷/唱哀伤的赞美诗/据说有人见过或听到他们/月黑风高/一站一站尸速列车/幽魂那样/时近时远/不要担心他们/因为他们从未寂寞过/每天都有人加他们为友/渴望真相大白/甚至远在太平洋这一隅/当我默默写着这些诗句。

《真实中国》画展

接下来继续为大家展示《真实中国》的征画作品。

今天为大家展示的画作,是来自一位澳大利亚的朋友,他之前也向我们有过几次投稿。

画面上显示的是一个中共病毒,有两个人像挤牛奶一样,在从病毒上的激突蛋白往外挤。不过他们挤的不是牛奶,而是钱,已经是盆满钵满。

这位朋友在文字中表示,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后,权贵利益集团收益了太多的好处,像挤牛奶一样地源源不断。

其实大家也看到了,在武汉封城期间,包括前不久江苏扬州的封城也一样。权贵利益集团借助人们不能外出购物的情况,打着为人们代购便民的旗号,实际上是把物价涨了几倍,有的甚至长了十几倍,大把的钞票流进了权贵利益集团的腰包。

谢谢这位朋友为我们呈现出真实的中国,把中共的邪恶用这样的形式向我们展现了出来。我也希望大家都来参与《真实中国》的征画活动,不要求大家有多高的绘画技艺,只要作品的内容和传递的信息能够揭露中共,或着能够反映中国人的悲惨现状,就是在我们的征集之列。

我们不是要求大家的画作面面俱到,那是不可能的。中共的罪恶罄竹难书,一幅画不可能容纳进去。所以大家可以从一件事开始,用一个点来反映问题。

只要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真实的中国表现出来,那就是非常好的作品。这既是在记录历史,也是在救人。希望大家都来参与,在解体中共的路上,不能没有你!

大家的作品请寄送到我们的爆料邮箱xwkd2017@gmail.com。我在节目中会进行展示,然后上传到优乐客网站。大家如果想看以前的作品,可以到优乐客网站去观赏,为您喜欢的作品点赞。
******************
在中共的宣传中,官媒常说“紧密团结在以某某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对外打造一种中共内部团结的假象。实际上,中共自从成立以来,惨无人性的内斗从来没有停止过。

在今天的红朝看点,跟大家接着聊内斗中最惨的中共元帅彭德怀的下半部分。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的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同时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看到我们,听到我们的声音。

感谢您的帮助与收看,再会。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