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今:“刻舟求剑”新启示及其他

何与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吕氏春秋·慎大览》中的第八篇《察今》讲了三个寓言,其中一个说:“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这故事本意是警示这个道理:“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中共外交部华春莹发言人看来是有才的,她在8月19日例行记者会上引用了这个寓言。回答中共是否将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时,她强调,对塔利班——她昵称为“阿塔”,不仅要看“过去怎么样”,也要看“现在怎么样”。据她说,如今的“阿塔”,比上次执政时期“更加清醒和理性”了。因此,华春莹向世人布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变的。……如果不与时俱进,而是抱守固定思维,无视形势发展,那就是刻舟求剑,就不会得出符合实际的结论。”华春莹振振有词,不过,人们突然发觉,她自己不就是一个“刻舟”者吗?她这个“刻舟”者,不是自惑而是惑人,是企图引导世界去相信并不存在的虚假幻象,而放过蹲在原地发着凶光的塔利班那把“剑”。她一反古代寓言中那个“刻舟求剑”原型,绝不愚蠢,更非可笑,起码她自认如此。

但是,非常遗憾,“阿塔”很难完美配合华春莹同志。

8月17日,在第一次对外新闻发布会上,塔利班即神学士发言人的确力陈他们会怎么样怎么样,简直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了,一派和解的语气,希望国际社会放心。但是,话音未落,塔利班就开始原形毕露了。这些天,一单单恐怖事件在阿富汗接连发生,世人正在目睹它的令人发指的真实面目。其实,“阿塔”已经明确宣布了,他们“建国”,就是“复国”,是恢复“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这是已经被联合国安理会定了性而且不予承认的极端的塔利班政权。“阿塔”也明确表示:将严格按照伊斯兰教法运作,不会成为民主国家,不实行选举,由最高领导人和执政委员会统治全国。

真不需要联合国的认定,“阿塔”是什么东东,正常人都会看得清楚。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曾提出一个“短链条正义”的概念。所谓短链条正义,是指在一件事情是否正义的判断中,去除掉动机、背景、实质、效果等等相关因素,就事情本身做出简单的判断。根据“短链条正义”,孙立平教授希望我们有“短链条视野”,就是从常识出发,从内心的基本良知出发,就简单明了地对事情做出判断即可。比如,恐怖主义好不好,应不应当遇事就可以伤及无辜,甚至草菅人命?比如,应不应当对女性平等对待,应不应当妇女上街必须穿上罩袍,违反了某些清规戒律就要施以酷刑?比如女孩应不应当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权利?比如人们基本的自由权利应不应当得到保障?比如人们应不应当生活在一个平静而没有恐惧的环境当中?比如要不要尊重历史文化遗产?抽象一点说,要文明还是要野蛮?所有这样的问题,都很简单明了,用不着高深的理论,用不着深邃的思考,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判断,给出自己的答案。

华春莹为“阿塔”乔装打扮,企图引导世人去相信她无中生有的虚假幻象,看来难以蒙骗过关。

正如《吕氏春秋·慎大览》的《察今》篇还这样告诉我们:“有道之士,贵以近知远,以今知古,以益所见,知所不见。故审堂下之阴,而知日月之行、阴阳之变;见瓶水之冰,而知天下之寒、鱼鳖之藏也;尝一脟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中共急于为“阿塔”洗白,人们因此可以进而明白很多事理。

恐怖主义其实与极权主义同根同源。这也不用说什么大道理。近日有一个事例,既有趣也有意思。8月21日,在中国网络疯传一张署名“黄明志”微博截图,显示他给塔利班的尽快采取措施稳定阿富汗的八条“建议”。它们是:1、封锁脸书、油管、谷歌这些邪恶网络媒体,不让国民跟外界有任何交流。2、成立自己的官方新闻网站,制作自己的通讯软件和社交Apps,长期播放官方新闻,告诉人民那些批评他们不好的外国媒体都是邪恶的境外势力,都是假新闻,不要看。3、打造塔利班领袖的巨型雕像,放在总统府门口。在街上到处贴标语,在学校给学生洗脑教育,告诉人民塔利班领袖有多伟大。4、鼓吹国民翻墙到外网出征,只要有人批评他们的政府哪里不好,便去留言说别人是“辱阿分子”,“反阿青蛙”、“NMSL”。5、国庆日的时候,花大钱请一堆外国人到他们的庆典上演唱“我的阿国”和“没有阿国就没有新阿富汗”等等爱国歌曲。6、国民只要对政府有任何不满,就马上盖一栋类似监狱(但不能对外说是监狱)的地方,把那些有自主思想的人,都关进去再教育。然后请境外媒体来拍摄,并逼囚犯们演得很开心的样子。7、开拍一堆爱国电影给国民看,比如“战阿”、“战阿2”,让阿富汗人民认为自己很强,外国人都是王八蛋。8、花钱请网红拍一些“美国人惊呆了!”“俄罗斯坐不住了!”和“此生不悔入阿富汗”之类的影片给自己人民看,也顺便转载到外网进行大外宣……“黄明志”说,只要塔利班按照这些方法去做,一定能在三年内赶英超美。他还说,还有许多办法,欢迎大家留言提供。结果很多人留言大赞,并添加“办法”,如“把GDP做成三年翻一翻,使劲培养运动员得几块金牌”;如“马上组织编写塔利班最高领袖先进思想,给阿富汗各个行业指明方向”。当然,这个微博很快被封,据说“泄露国家机密”。

中共要树立“阿塔”正面形象,当然都出自自身利益考虑。中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与“阿塔”接触并与之建立关系的少数国家之一。最早自1998年起中共就透过巴基斯坦和当时统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展开联系,并找到合作机会,当时中方的交换条件就是要塔利班确保不支持“疆独”。另外,中共也插足阿富汗丰富的矿产资源特别铜矿的开采。2007年中共获得一处合约价值达28.3亿美元的铜矿开采权后,同时与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组织打交道,等著看谁占上风,谁掌权就支持谁。还有,要确保“一带一路”安全性。中国与阿富汗接壤的瓦罕走廊是中国西部对外陆路关键通道之一,同时也是中共发展“一带一路”政策的关键点。所有这些背后,还有一个重要考量,就是涉及中美关系的战略部署。

因此,就不难理解(虽然当时很多人吓了一跳),中共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今年7月28日在天津非常高调地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首脑毛拉·巴拉达尔一行九个高官也即九名恐怖分子。这次会见,塔利班保证和“东伊运”疆独势力彻底决裂,“绝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从事对中国不利的活动”。塔利班方面,则想利用中国在安理会的否决权来摆脱自己在国际上的困境。就在这次中共公开表示支持塔利班几周后,该武装组织便在阿富汗重新夺取了政权,双方皆大欢喜。

中共与视西方国家为敌的“阿塔”一直交情不浅,现在看到美国仓皇撤军“阿塔”建立政权,自然兴高采烈,完全视之为自己的胜利一样。不过,中共与“阿塔”结盟,就让自己作为恐怖主义终极教父的身份完全暴露在全世界面前,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名声吧。美国从阿富汗撤退,中共以为乘机可以操纵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可以有力牵制美国的战略迂回,但也应该看到,抛掉包袱的美国会有更多精力和资源在亚太地区型塑其希望看到的格局;而中国西部的麻烦和不确定性就注定要大大增加。有人还论证,阿富汗目前各路势力的博弈中,最重要的角力,有可能转为中俄之间。因为中共借着“阿塔”掌权,必然扩大它的“一带一路”战略在阿富汗及其周边的中亚各国的影响,这就严重威胁俄罗斯的后院了。俄罗斯会认识到,威胁自己的头号敌人并非美国,而是中共。这样一来,阿富汗局势的所有不利因素的后继演化,最后都会向中共的身边汇集。中共将面临的不只是美国一家的反击,而是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国际联盟的合围——这种局面不是不可能出现的。

再说“阿塔”。即使碍于既成事实,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会被国际承认,那又会怎样?有一个预测:如果塔利班坚持极端宗教意识形态,并没有“改邪归正”,它与中共的关系最终未必会比与美国的关系更好;而如果它不再是二十年前的塔利班,多少“清醒和理性”了,那么,其最终与美国的关系也不见得就比与中共的关系差很多。中共今天为“阿塔”唱赞歌,因为它是美国的敌人,但敌人的敌人一定是朋友吗?不一定。作为“阿塔”背后的教师爷兼主子,自己走入这块“帝国的坟场”,亦有可能掉进极端主义扩张的陷阱,“阿塔”那时便可能翻脸不认人。中共如意算盘未必打得响,甚至也会打反了。

(2021年8月22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