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是美国该反省的时候了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ar Parker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01年9月11日,我们的国家遭到恐怖袭击,当晚,乔治·W·布什总统向美国人民发表讲话。

对于还处于震惊中的国家,他把发生的事情置于善与恶的框架中。总统说:“今天,我们见识了人性中最肮脏的灵魂。”

他援引了《圣经》中的话,“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Even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fear no evil for you are with me)”

几天后,包括帕特·罗伯逊(Pat Robertson)和杰瑞·法维尔(Jerry Falwell Sr)在内的一些福音派牧师接过善与恶、奖与罚的主题,建议我们必须从国家的内部以及外部进行反思,我们必须审视自己。

帕特·罗伯逊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发表在《纽约时报》,他称:“在一个物质主义盛行、网络色情泛滥、缺乏祈祷的国家,‘全能的上帝正在解除对我们的庇护’。”

牧师们的言论在国内受到了很大的抵制,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可怕的事件是一个很好的自我反省的理由,而布什本人,一个重生的基督徒(born-again Christian),不赞同这些牧师的观点。

白宫发表声明说:“总统认为,恐怖分子应对这些行为负责……他不赞同这些观点,并认为这些言论是不恰当的。”

当然,牧师没有质疑究竟是谁实施了这些恐怖行为。他们建议,在我们对恐怖分子采取行动的同时,我们也必须检视自己的道德状况,试图理解为什么如此可怕的暴行能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成功实施。

我们或许还记得,驾驶这些飞机、将商业客机变成致命武器的飞行员是在我国接受的训练。

正当恐怖分子在我们自家后院为2001年9月11日发生的事情做准备时,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却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忙着通奸。

20年后的今天,我们在阿富汗战争中的花费超过了2万亿美元,2,461名美军阵亡,我们在2001年推翻的塔利班又重新掌权。据估计,他们现在在阿富汗的控制范围比2001年更大。

当美国在绝望、羞愧和困惑中撤出阿富汗时,自从2,977名美国人在本土的恐怖袭击中丧生,距今也有20年,也许今天,人们应该进行一些全国性的自我反思

我们不必只回顾20年前几位福音派牧师的告诫,我们可以追溯225年前的1796年,回到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告别演说》,演说为一个年轻、新生的国家提出了忠告。

华盛顿在《告别演说》中提醒同胞们,他们的国家植根于永恒的真理,并警告说,不要脱离这些真理,让国家恶化为原始的政治。

“在所有导向昌明政治的各种条规和风俗习惯中,宗教和道德是不可缺的支柱……我们只需问一句,如果宗教义务感背离了法院赖以进行调查的宣誓,那么,财产、名誉和生命的保障又在哪里?我们也不可耽于幻想,认为‘没有宗教信仰也可以维持道德’。无论我们如何承认高尚教育的影响,理性和经验都不容我们期待,一个国家能在排除宗教原则的情况下实现道德至上。

“美德/道德是民心所向的政府的必要源泉,这是真确无误的。”

在过去20年里,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与这些真理渐行渐远。在乔·拜登总统的领导下,我们的政治、世俗主义和道德相对主义达到了某种极致。

我们要明白,在把国内的事情处理好之前,我们对国外不会有任何明确的认识。

作者简介:

斯塔·帕克(Star Parker)是城市复兴和教育中心(CURE)的创始人和总裁,也是新推出的每周新闻谈话节目“与斯塔·帕克一起治愈美国”(Cure America with Star Parker)的主持人。

原文:It’s Time for National Soul-Searchin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