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胡锡进的恐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反垄断”,查滴滴,打击教培、私企和网络巨头,整肃娱乐界和文化界,对影视明星和文化名人动刀子,北京近期连续推出了一连串杀气腾腾的操作,一时间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有点出人意外,这当口,就连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说话都不怎么正常了。

8月26日,胡发了一条微博:“想想自己这些年说过多少不严谨的话,想想每次台上发言时台下有多少人举着手机录拍……下一个社死的会不会轮到老胡我了?想着想着我就瑟瑟发抖起来……师傅,厕所在哪?我憋不住要尿裤子了……。”

有人说,老胡这是在自我调侃。我倒不这么看。

网友张承正分析说,如果你把胡锡进的这段话,仅仅看成是一段自我调侃,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不会无来由地胡说,尽管他姓胡。

这分明是他嗅到了空气中的某种可怕的味道,才说出了某种担忧和恐惧,亦或是他有点七魂出窍后的真实的内心独白。

站在胡锡进所处的位置,他可能看到了某种可怕的寒流正向人们袭来,保不齐也会刮到他的头上。因为这股风,是不可测的,不知道会吹向哪里,就像台风奥麦斯不走寻常路一样,刮到哪里就是哪里。

我觉得这位网友分析的不无道理。而他所说的“寒流”、“这股风”,我以为就是类似于文革中那种“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东西,说白了其实就是共产党可能又要搞大规模的批斗,又要大规模整人了。

寒风吹来,谁都会感到一股冷意。连胡锡进也不例外。

别看胡某人这些年来鞍前马后、费尽心力为中共叼盘,颇受重用,锋头也很健。但谁都知道,中共这个极权体制就是部出了名的绞肉机,没有谁在里面是绝对安全和安稳的,今天还在台上风光的人,明天说不定就成了阶下囚,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家主席都不能幸免,何况胡锡进一个区区环球时报总编?!

远的不说,就说当下。与胡锡进一样,马云和赵薇之辈,哪个不是赵家人?而且,论神通广大,论背景之深,胡锡进能跟马云、赵薇之辈比吗?可以说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但中南海一句话,无论是马云还是赵薇,还不是瞬间玩完。胡锡进绝对不傻,由他们的命运思及自身的命运,能不感到后怕吗?

况且,这些年来,一直都有五毛小粉红指责老胡 “和稀泥”、“两面派”,总之,在他们眼里,胡锡进还不够左。试想,一旦中共进一步左转,向毛时代倒退,胡锡进有没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周扬,被中共抛弃?我认为完全有这种可能。今天的胡锡进可能也意识到了这种危险。否则,他也不会发那么一条奇怪的微博了。

我敢说,在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下,就没有一个人不恐惧。胡锡进的恐惧其实代表了中共官员当下普遍的恐惧。它再清楚不过的证明了中共极权体制的黑暗,也预示着更大的政治风暴随时可能来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