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船员:一百多艘船经历感染 有人一年无法下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4日讯】因疫情关系,很多中国远洋船员受困在海上难以上岸。多名船员向大纪元披露,有一百多艘船都经历过感染,很多人在船上呆了一年多不让下船,天天想家,快憋疯了。

据大纪元9月3日报导,按相关规定,船员在船上工作时间不能超12个月。但受疫情的影响,很多大陆籍船员合同到期了,但因船舶公司找不到换班人员、找不到换班港口或船上有船员确诊,有人工作14或18个月都无法下船。

船上有人染疫很多船员等待换班

来自河北的史先生是国际航线船舶的二副,按合同规定,他工作5个月就可以休假。疫情期间,他服务的船舶曾航行至印尼、印度、伊朗等国。

今年7月,史先生服务的船舶驶离伊朗后,船东要求他们的船驶往印度,但因印度疫情严重,全体船员都不想去。于是船东就安排孟加拉、缅甸、印尼等国籍的船员换班。

40岁的史先生9月1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在新加坡下船后,船继续驶往下一站。但新上任的缅甸籍船长感染中共病毒(COVID-19),又传染给船上的水手长、三副,这时船已抵达迪拜的港口。

“船上还有五个中国人,有一个被感染。他现在还在迪拜那边,没有飞机回不来,其余四个给送到斯里兰卡,现在他们还没隔离结束。”他说。

“公司也解决不了,只是把他们安排下船,在当地隔离,要等什么时候飞机不熔断了,或者是有机票了,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回来。”史先生说,“机票贵是一方面,现在没有航班,现在迪拜那边能休假能换班的地方,基本上都堆满了船员,很多人在那等飞机,有人等了两三个月。”

史先生很庆幸自己下船了,他服务的船舶有12个船员于7月17日从新加坡飞回中国,在天津隔离,之后再回到各自家乡隔离。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隔离完了,上个月底隔离完了。”

山东籍船员洪先生服务的船舶是航行欧美线,他2019年11月27日在秘鲁上船,于2020年10月28日下船,在船上工作了11个月。当船航行到巴西时,2020年7月7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染疫。

洪先生说,“我们在船上就不让上岸了,在我下船前那几个月天天只能待在船上。”

他说,如果船舶所在地有疫情,就不让船员换班。现在好多船员在家休假的,涨工资也没人去。“我在埃及有休假,当时我就没敢上岸,我也怕感染。小命重要,有钱你得有命花,对吧?所以说现在特别缺人(船员)。”

中国港口外堆满了船很多船无法靠港

现在中山、上海、青岛等各大港口外边都停了很多船舶。史先生表示,现在中国港口外堆满了船,回来的船员需要核酸检测,很多船都靠不了港,很多船员在船上超期工作好长时间,但是无法下船。

“现在由于疫情,港口不让船员换班,很多人都工作了12、13个月,甚至有16、18个月,现在都下不来。”史先生说。

洪先生说,“很多船员困在海上,去年我也是赶上疫情爆发,我们船上有工作18个月的,下不了地,你只能在船上待着,有什么办法?你赶上疫情,说实话,跟坐监狱没什么区别,就必须在船上待着。”

史先生说,“现在(中共)政府对航运、海员这一块都没法防控,没有具体程序,所以造成很多地方港口怕担责任,一刀切不让进港。现在好多船务公司和中间代理行都很头疼。”

今年7月底,巴拿马籍运煤货轮“宏进轮”上爆发疫情,船上20名中国籍船员16人检测阳性。该船在爆发疫情后,向浙江和江苏多地政府求救但被拒绝,船员被迫在网上求救。在舆论压力下,舟山当局同意接收。

史先生表示,当时宏进轮想去南通港,但南通港不给船员下船,后来船航行至舟山附近时,主机出现故障,只好在附近海域下锚,当时船上的老水手发了视频求救,舟山政府才不得不救。现在各个地方政策不一样,都以各种借口推往别的港口,它不想担责任,这中间存在很多种矛盾和原因。

船员不能下船情绪快崩溃了

洪先生说,“在国内港口不能下船的船员很多,现在不让报导这些事情,包括自媒体,你报导就给你删掉,(人数)很多,就是不接收。我有个同事,现在就是不让下船。跑国内的船,碰上疫情,一律不让下地。”

现在很多船员有情绪,在船上罢工、绝食。史先生说,“这边船员迫切要下船,很多在船上待一年多了。你想他不憋疯了吗?他们天天想家,都没心思干活,很多人在船上闹事的,有威胁船长的,或者精神崩溃,逼得人都没有办法了。”

“甚至有的在船上得了病,都得开到国外救治再回来。还有人在期间死掉的,死亡的我听说有好几起。我们这个群体有微信群,咱们中国船员有一百多艘船都经历过感染。船在海上哪儿也接触不到,这不着急吗?心里恐慌呢?”他说。

洪先生说,“去哪反映?老百姓也就是这样,没办法。他就不接收,不让你休假,你只能继续跑下一个航次,也许又出国了。拼运气吧,他让你下船隔离最好了,不让你下船,你还得继续跑,没办法。”

(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