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韩国研发战术核武器级导弹 暗敲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5日讯】日前,媒体报导韩军一款地对地弹道导弹的研发工作已基本进入收尾阶段,有望在5年内投入实战。韩国研发这款战术核武器级弹道导弹,具有重大的军事意义和政治意义。

就军事意义而言:该导弹的破坏力与战术核武器相当,最大弹头重量为3吨,可钻地数十米,对敌军坑道、哨所和地下发射井进行有效打击,能在核导弹和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前将其摧毁,射程可达400公里,覆盖朝鲜全境。

其政治意义则是多重的,在提振军力、威慑朝鲜金氏政权等等之外,还有暗中敲打中共之意。中共不是长期支持朝鲜穷兵黩武、发展核武和导弹吗?那韩国也借此,一是与美国结盟、5万美国大兵进驻,一是发展国防力量。

韩国跻身发达国家行列,经济、工业和科技实力应能进入全球前20位,军事潜力比较大。韩国把自己定位为“中等强国”,如果其大力发展军力、导弹、高科技武器,与美国全面军事一体化,这不仅将对朝鲜金氏政权形成巨大的压力,对中共也是一个不算小的挑战。可是,韩国迄今没有走这条路,这固然是其自身的国策选择,但美国的抑制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因为,美国主导的防核扩散体制、“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TCR)等等是全球性的,并非仅仅针对敌手,也针对盟友。例如,为有效控制韩国弹道导弹技术的发展,美国与韩国于1979年签署了《韩美导弹指南》,规定韩国不得开发或者拥有射程超过180千米的导弹。指南签订以来,为应对朝鲜导弹的进步,美韩先后对有关规定进行了4次修改,逐步为韩国松绑。

拜登政府上台以来,中共的军事威胁日益突出,战争风险加大。在这个背景下,今年5月21日,韩美首脑会晤就终止《韩美导弹指南》达成协议。指南终止不久,韩国国防部公布了这款战术核武器级弹道导弹的研发。这一方面显示了韩国的国防科技和军工实力,另一方面也是警告中共。

中共对此非常敏感。中共专家分析:拜登政府在解除对韩国发展导弹技术的限制外,还会向韩国提供相应的导弹技术,这一是为换取韩国对美国相关政策的支持,二是为把韩国的导弹技术列入美国“太平洋威慑倡议”中,该倡议寻求在第一岛链上部署陆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因为直接把导弹部署在韩国非常麻烦,如果让韩国自主发展中程导弹、美韩军事一体化,这个问题也就引刃而解了。

这些年来,中共埋头发展军力、尤其是战略军力,拒不理睬美国提出的核军控谈判和中导谈判,这就迫使美国逐渐调整对盟友和合作伙伴的军事抑制政策。举例而言,在导弹研发、部署、有效运行等方面,美国加大了与一些印太伙伴的合作力度。

——美日。美日共同开发弹道导弹拦截弹项目——标准-3 Block IIA。该型导弹于2018年11月成功完成拦截测试,摧毁了考艾岛太平洋导弹靶场发射的弹道导弹靶弹目标;又于2020年11月首次成功实施了洲际弹道导弹(ICBM)拦截试验。2020年8月29日,美日防长在关岛举行会晤,表示将合作构建新的导弹防御体系;此外,两人还确认将在太空、网络等新领域加强合作。今年4月,美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发布《新兴技术与美日防务合作的未来》报告,称无人系统、高超音速/超高速导弹和人工智能的军事应用,是美日防务技术合作的三大关键领域。美日军事一体化的深入发展,将是中共的噩梦。

——美澳。美澳将联合研发地对地、全天候、精确打击的导弹,其射程覆盖70至400多公里。今年8月12日,澳洲国防部发布声明说,澳美军方最近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承诺,在目前的研究中提高导弹的杀伤力、射程和目标打击能力。负责签署该备忘录的美国国防出口与合作部副助理部长威尔逊(Elizabeth Wilson)说:“澳洲参与美国的精确打击导弹项目是对美国在印太地区的责任的补充,证实了我们对印太地区盟友的承诺,并为美军在该地区的远程精确打击能力设定了一条前进的道路。”

——美印。2020年10月27日,美印在新德里举行第三次两国外长和防长的“2+2”对话会,双方签署共享地理空间情报的“基本交流与合作协议”(BECA),使印度能够利用美国的全球地球空间图来制导其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从而提高印度导弹的效力。

美国的这一政策调整,影响是巨大和深远的。如果中共一条死路走到底,坚持与美军事对抗,尤其是在导弹、核武方面拒绝与美谈判、拒绝透明化;那么,美国将会加大力度实施“太平洋威慑倡议”,加快中程导弹的研发、生产与部署,加强与印太伙伴的导弹及其技术合作,放宽“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TCR)管控清单,等等。这样一来,中共的战略处境就将不可避免地恶化。韩国研发战术核武器级弹道导弹,已经是一个征兆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