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妖魔化美国历史不会带来进步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ikki Schlott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过去一年里,我们国家经历了清算、骚乱和封锁等考验,给社会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停顿,让我们有机会思考一下:我们是谁,我们将去往何方。因此,国家话语陷入了一种思维,认为我们国家在人类历史版图中处于落后的境地。美国人重新审视自身的历史,仔细审定了中小学教材关于国家遗产的描述。

从理论上讲,这种回顾性的历史审视令我们更清晰地了解过去,避免了历史由胜利者书写的单一性,从而得以规划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前景。这种分析模式亦令公众了解社会目前存在的问题及其历史根源,这种做法自然是正当正确的。历史确实塑造了我们的现在,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

然而,这种突然倒向过去的做法也自然存在弊端。钟摆已经从历史的理想化摆到了历史的妖魔化,随之而来的是全国性的对话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不再把国家的历史看作是走向正义的旅程。仿佛一夜之间,我们的历史遗产是可耻的。

人类是有很大缺陷的;自然,美国也不例外。整个社会注定要永远处在对正义的永恒追求和绵延不断的缺点两者的矛盾之中。然而,尽管历史和当前存在缺陷,美国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的定位对于现实地理解其哲学和社会意义而言至关重要。

在历史上,人类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如此接近正义的理想境界。纵观人类历史和全球各地,时至今日许多地方仍然存在着美国人无法想像的暴行。奴隶制在世界许多地方仍未消亡。妇女被剥夺权利仍被视为常态,正如最近阿富汗的沦陷所发生的那样。

美国远非完美,然而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们的自由权利都不是从天而降凭空而来的。否认这个事实就是否认美国的发展历史。我们国家的独特之处不是现实缺点或历史错误,而是勇于面对并着眼未来。

在立国短短250年的时间里,我们国家不断地改正错误解决问题。我们把不完美变成了进步,先贤们为了正义不懈奋斗,今天我们都继承了这些成果。从妇女选举权到民权运动,再到废除奴隶制,进步往往伴随着痛苦,但美国历史彰显了一种解决问题和取得进步的一贯动力。

每个社会都有缺点。因此,我们的独特之处自然不在于缺点。相反,令我们独树一帜的是我们一贯的前进动力。美国没有被其历史上的不公正所麻痹和羁绊。我们的哲学方向永远指向一个更好的未来。

背弃这种心态,倾向于妖魔化我们的过去,而不是客观地赞美国家取得的进步,后果将不堪设想。放大错误而无视成功,不仅会滋生怨恨,而且还会阻碍进步。如果我们总是囿于过去,那么我们的目光就会远离未来。

如果我们认为过往历史是决定当前现状的唯一且不可避免的因素,那么我们就把自己的生命、群体和未来等统统交由前人处置。如果我们只会患得患失,我们就无法把握当下、期许未来,那就只能束手无策、坐而待毙,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就无从谈起。

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重新审视历史。美国历史错综庞杂,远不止乔治‧华盛顿砍掉樱桃树这些单一史实。事实上,我们必须了解历史上的各种不公现象,以便对现状敲响警钟,避免重蹈覆辙。粉饰历史上的错误是没有出路的,无法昭示未来。

然而,如果历史确如理论所言那般强大,那么历史的创造者也同样无坚不摧。因而人的主观能动性就显得特别重要。我们应该以谨慎和智慧的态度面对未来,从而令我们的国家和后世从历史的错误中吸取教训。问题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被历史无数次证明是正确的方法,它激发了美国的进步精神,令美国变得如此强大。我们决不能令钟摆摆动幅度过大,对于历史,我们不能理想化,也不能妖魔化。相反,我们必须选择一个深思熟虑的中间立场,使我们面向未来,并重新获得实现更美好未来的力量。

作者简介:

瑞琪‧施洛特(Rikki Schlott),作家兼学生,居住在纽约市。她是一名年轻的言论自由活动家,其作品从Z世代的独特视角记录了反自由主义的崛起。她还为广播节目《梅根‧凯利秀》(Megyn Kelly Show)工作,作品发表在“每日连线”(The Daily Wire)和“保守派评论”(The Conservative Review)等网站上。

原文:Demonizing Our History Will Not Yield Progres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