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习乱箭齐发有内幕 共同富裕冲击江派大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在进行一场“摧枯拉朽”的革命!这是李光满“新文革”檄文里说的。这篇文章引起党媒集体转发。《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却公开反驳,说该文“背离了国家的大政方针,造成了误导”。中国是否进行新文革,一时间海内外沸腾。

胡锡进李光满相斗有何内幕?习近平乱棍齐发,打富豪整明星,为的是什么?大国竞争遭遇围堵,中共被迫调整方向,整顿科技企业和娱乐圈有内幕。党员抵制房产征税,“共同富裕”只能使阴招。公安部再点名肃清周永康流毒,经济圈,文化圈,娱乐圈仍是江派大佬在幕后。“共同富裕”势必冲击闷声发大财多年的的江派大佬及其白手套。

胡锡进李光满相斗内幕
李光满是退休媒体人,毛左分子,他发的这篇文章叫“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

文章说,从蚂蚁上市被叫停,到中央整顿经济秩序、反垄断,到阿里被罚182亿元和滴滴被查,到中央隆重纪念建党100周年,提出走共同富裕道路,以及最近对娱乐圈乱象的一系列整治动作,都在告诉我们,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

文章还说,这次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场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性回归。

极左的调调,党文化很重。

李光满这篇文章本来是发在自媒体上的,8月29日却被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中青在线、中新网、环球网等众多官媒转发。

李光满接着发文吹嘘“各大央媒集中统一刊发一篇来自公众号自媒体的文章十分罕见,显然是新闻宣传主管部门和网信主管部门的统一安排,由此形成了非常强势的宣传效应”。

李光满很快被打脸了。也是左派的胡锡进,2日在微博发文,大声疾呼,批评李光满文章属于严重误判和误导,属于少数人的狂想。他担心引发思想混乱和恐慌。

李光满的“新檄文”和胡锡进的反驳文章并存在网站上,并没有被删除。一方面引发人们对新文革的恐惧,一方面引发人们对中共内斗猜测。习惯了一言堂的一些大陆文人就开始争论了,我们该听谁的,我们该相信谁?党中央怎么发出两个声音?

其实我说,李光满的文章代表了当局的真实意图,只是力度过猛,造成了恐慌,杀气腾腾,影响了党的形象。于是,胡锡进奉命出来搞平衡了。

中共这半年来,反垄断,整顿科技企业,整顿教培行业,整肃娱乐圈,一顿乱棍把大家打蒙了,国内外都不知道习近平要干什么。所以,党需要一个解释和交代。可是朝中无人,不知道怎么解释习近平的新政,终于在自媒体上发现一篇“好文章”,于是某个大人物连夜下令,各大喉舌全部转载。哪知道,用力过猛,又造成社会恐慌。于是胡锡进这个叼盘大侠就派上用场了。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

香港《南华早报》就报了,说北京媒体人士透露,监管部门向媒体传达口头指示,李光满的文章造成的影响超过预期,要求他们用更温和的内容来平衡。

其实,外国媒体——《华尔街日报》都发现了,胡锡进与李光满的两篇文章,都在拥护共产党的“共同富裕”政策。

所以,李光满和胡锡进都拿了尚方宝剑互相砍,也代表了党内不同的派系和声音。

大国竞争遭围堵 中共被迫调整方向

那么,怎么解释习近平这一顿混乱的组合拳呢?我看,都是为了保党保权力,为了他所说的政治安全。为什么推得这么猛这么急呢?因为国内外局势变化太快。中共本以为大国外交,平视世界,要跟美国平起平坐了。哪知道一出手,和美国一碰,就全线溃败,遭遇西方大国围堵,加上疫情萧条和国内经济危机,所以中共必须赶紧调整方向,防止政权崩溃。因为越不安全,它越想把所有的资源紧紧抓在手上,保证党管一切,保证党无孔不入,保证一党专政。对外备战,对内统一思想,闭关锁国,备战备荒,这些就成为习近平的政策选项。

比如说打击网络巨头和科技企业,就是这些企业太大,大到不听党的领导,不按党的方向发展,大到党无法操控了。而且这些企业家富可敌国,他们掌握着几倍于党员人数的用户大数据,甚至掌握了党的机密。所以宁可杀鸡取卵,也不让他们到海外上市。

《华尔街日报》最近分析,在北京看来,科技分软硬两种类型。一个国家的强大并不取决于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群聊应用或网约车服务,“硬科技”才是一个国家强大的决定因素。

《经济学人》一篇文章也说,中美科技战,让中共认识到,要把更多资源、人才都投入到“硬科技”中,限制社交媒体、网游企业的发展,有助于把未来的工程师、程序员引导到“硬科技”企业。

所以,为了和美国竞争,中共要把科技企业的方向调整到党需要的方向。禁止网游,禁止娘炮,打击电玩﹑高价酒﹑奢侈消费等等,都是党认为发展这些无益于和美欧竞争。和美欧竞争则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而且是很急迫的。

李光满那篇文章就说了,美国正在对中国实施越来越严厉的军事威胁、经济及科技封锁、金融打击、政治及外交围剿,正在发动生物战、网络战、舆论战、太空战,力度越来越大地通过中国内部的第五纵队发动颜色革命。这场深刻变革“正是为了应对美国已经开始对中国发动的野蛮而凶猛的攻击。”不能让青年一代失去强悍和阳刚的雄风。

其实所谓的大国竞争,西方围堵,都是中共自己招来的,是中共的本质和内外政策不当所引起的。

打击娱乐圈 控制教育控制思想

打击明星打击娱乐圈,也是为了巩固党的领导。文艺和舆论只能被党控制,不能让富豪或者明星控制。一个明星的粉丝就可能超过中共党员人数,这犯了党的大忌。

最典型的是,加拿大籍华裔明星吴亦凡7月31日被北京刑拘后,他的粉丝圈号召“劫法场”。有人号召到“北京劫狱、天安门见”。还有粉丝说吴亦凡的微博有五千多万名粉丝,中共军警只有450万,只要粉丝团结就能攻破北京看守所。这还了得!中共允许你造反吗?

所以,中纪委网站8月31日发文说,“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吹拉弹唱,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是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如果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失去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就会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娱乐文化名人高晓松最近在中国被封杀。官方批评他“抹黑历史文化”,带有“历史虚无主义”。他说的一些大实话遭到中共官媒的批评。他说,“听党指挥的军队叫党卫军”,蒋介石是“抗日派”,“美国是中国的大恩人”。这些话戳穿了中共的谎言宣传。

《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专门发文批评高晓松,强调意识形态领域关系党的存亡。最后还引用习近平的话说,“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

放在习近平的眼里看,娱乐圈就是暴富圈,课外补习也是没有必要的,肥了一些不该肥的人。党的宣传娱乐没人看,党的教育没人信,都去信明星,信课外补习老师,党如何控制社会?

所以控制教育领域,控制思想,中共最近力度很大。8月20日,教育部长换人,怀进鹏上任。中国大中小学课本都加入习近平思想。还推出“双减”政策,“课后服务”取代“校外补习”,党要统一管理教育,不容许民企插足。其中,防止西方意识型态渗透,防止颜色革命,是重点。所以,一度传出弃用西方教材,不再考英文,等等极端措施。

党员抵制房产征税 共同富裕使阴招

另一个大动作是“共同富裕”。“共同富裕”可以减少贫富分化的基尼系数,减少发生动乱的可能性。李克强说6亿人一个月只有1000 人民币的收入,长此下去,底层百姓不造反吗?大国围堵,疫情蔓延导致经济停摆,经济红利减少,如何维持党的统治?所以习近平要划一个共同富裕的大饼。

共同富裕要谁来掏腰包?这个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按理来说,通过税收政策来调整收入,这是最合理而又唯一可行的办法。但中共为什么搞一个这么高深莫测的“共同富裕”,要个人和民企来捐款,而不通过征税来做呢?我举一个例子你可能明白了。

日本《经济新闻》9月3日一篇报导说,共同富裕的终极办法是征税,但由于来自共产党员本身的阻力等等,政策制定者对房地产很难征税。

中国目前没有征收房产税或遗产税。全国范围征收房地产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北京一位房地产经纪人表示,“在豪华区持有多处房产的中共高级官员强烈反对征收房产税”。

而调查显示,在城市拥有房屋的家庭中,超过 10% 的家庭有三处或更多的房屋。

所以中共共同富裕使的是阴招,是通过让私营企业害怕,让你主动捐款,争相捐款表忠,像黑社会一样。而不是通过税收等明白、统一的公共政策来施行。

要割江派韭菜?共同富裕背后的权斗

但是有一点,中国真正的财富掌握在官员和他们家属手中。尤其江泽民时期大搞“闷声发大财”,跟着江泽民的一批官员掌控了中国经济的各项命脉,习近平掌权十年,虽然在官场上来了一批习的亲信。但是在经济领域,大部分大佬还是江派时代闷声大发财的人。甚至官场上,江派遗毒远远没有肃清。

举例说,9月1日,公安部召开会议,推进第二批公安队伍教育整顿工作,又提出全面彻底肃清周永康孟宏伟等人流毒。9月3日扩大会议,公安部再点名肃清周永康流毒。今年政法反腐是一大重点,官方至少6次公开点名肃清周永康流毒。

这次官方报导还说,要深查那些利用权力为少数企业“量身定制”“留后门”,通过披着合法合规外衣搞重复建设、利益输送等问题。这就是要打击官商勾结。

所以共同富裕,不光是要割富豪明星、中产阶级的韭菜。更肥的韭菜是那些官员,尤其前朝官员,江派官员。跟着习近平上台的官员,习近平的亲信,掌权十年了,最大的经济利益获得者还是江派官员,现在掌权的官员能答应吗?习近平的“之江新军”能答应吗?他们心里平衡吗?所以共同富裕要割政敌的韭菜,要割江派的韭菜。中央纪发文喊出“斩断娱乐圈乱象背后的资本链条”,整肃的就是背后的金主。

周永康2015年6月就判了无期徒刑,关起来啦。政法系统现在还在肃清周永康流毒。那么商界、娱乐界流毒呢?不得清理江派流毒吗?所以北京当局要求各地“反腐倒查20年”,20年前正是江泽民执政时期。但是具体作法,不让你看见。还得冠冕堂皇地做,以维护党中央形象。

其实马云出事,甚至8月底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落马,马云并没有受到那么大的冲击。微博财经大V“蒋东文”披露的照片显示,马云近期和一帮人在酒店吃小龙虾。还有人在浙江省嘉兴市平湖的大棚种植园内遇到马云。马云只是商人,做大蛋糕的厨师。谁分了蛋糕才是重点。

既然如此,共同富裕,财富重新分配,那就必然要拿前朝官员、江派官员开刀。该变变天了,闷声发大财这么多年,你们的财富要重新分配一下了。我才是掌权者,经济领域,文化领域,娱乐领域,应该我们来控制,利益也应该我们来分配。这肯定是现任官员们的想法。共同富裕并不是真心要让利于百姓,掌权的官员们大捞一把那才是不能说的秘密。

更多唐青看时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Hn3lcL7mKsVQlE6axBToA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