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大外宣:美国机构的共谋

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的国际宣传活动由美国公民和企业提供帮助,因为他们需要中国的资金。

据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称,一段时间以来,北京一直在美国进行宣传活动。这场运动旨在破坏美国的信心和政策,利用了言论自由和当前美国人的自我批评浪潮。中共政权的主要渠道是美国的社交媒体、课堂和主流媒体。

超过20万个Twitter账户被发现直接为中共工作,这些账户利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亡或美国自己关于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说法唱衰美国。然而,与此同时,在中国,藏族、维吾尔族和蒙古族是各种镇压和虐待的受害者,包括文化灭绝、酷刑、拘留和危害人类罪。

美国的教室是中共发动宣传战的另一条战线。美国大学校园内的孔子学院由中共出资,但规定学生不能讨论人权、西藏、天安门广场大屠杀或台湾等敏感话题。孔子学院还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并监视中国和台湾学生在美国校园的活动。

Twitter的标志显示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屏幕上。摄于2020年10月26日,法国图卢兹(Toulouse)。(LIONEL BONAVENTURE/Getty Images)

2011年,中共最大的喉舌之一新华社被允许在纽约时代广场租用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时代广场的标牌很贵,租方也乐于接受付款,即使租金来自中共。

与此类似,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中国日报》向美国报纸、杂志和其它媒体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用于插页宣传、增刊、印刷和广告。在四年期间,这些款项估计总共为1900万美元,《华尔街日报》从中获得600万美元,而《华盛顿邮报》获得460万美元。这突显出一个事实,即中共国际宣传活动是由美国公民和公司提供帮助的,他们依赖中共的资金。

中共向美国媒体支付的许多款项都用于插入看似新闻报导的插页,但实际上是在宣传北京对环球事件的主张。其中一篇插页的标题是“一带一路与非洲国家接轨”,宣扬“一带一路”在非洲的好处,以及非洲人民如何欢迎中共的友谊和援助。文章绝口不提“一带一路”的负面效应,如债务奴役、腐败、主权丧失,以及中国企业将当地人赶出某些行业。

另一个故事讲述了美中关税增加木材成本,从而对美国购房者产生负面影响。这个故事意在诋毁当时的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实行对中国的关税,并让他的选民反对他。然而,报导没有提到,征收关税是为了挽救美国木材行业的就业机会,或者是为了回应中共数十年来对美国产品征收更高关税。

据美国司法部(DOJ)报导,《中国日报》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上支付了5万美元的广告费,向《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支付了24万美元,向《得梅因纪事报》(The Des Moines Register)支付了34,600美元,向CQ-Roll Call(注:专注美国立法和政治新闻的媒体)支付了76,000美元。《中国日报》为报纸支付的广告费总额为11,002,628美元,另外还有265,822美元支付给Twitter。其它共获得657,523美元中共资金的有《洛杉矶时报》(The Los Angeles Times)、《西雅图时报》(The Seattle Times)、《亚特兰大宪法报》(The 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芝加哥论坛报》(The Chicago Tribune)、《休斯顿纪事报》(The Houston Chronicle)和《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

因此,司法部要求《中国日报》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the 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缩写为FARA)披露其活动。

中共的媒体宣传活动是由美国主流媒体促成的。美国左倾媒体有时宣传北京的立场,同时诋毁保守媒体,仅仅为了发表相反的观点。一个例子是,左倾媒体支持中共关于COVID-19的起源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主张,同时批评保守媒体发表相反的证据。与此同时,在美国的中共媒体试图将COVID-19的起源归咎于其它国家,包括美国。

美国媒体参与中共宣传的一个微妙例子是,他们经常称习近平为中国的“总统”,而不是中共中央总书记。根据定义,总统是选举产生的。习近平不仅没有经过选举,而且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也被修改,使他得以终身掌权。

美国的自我审查是中共工具箱中的另一个工具。由于担心失去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许多美国私人公司避免做任何可能令北京感到不安的事情。美国电影制作人是罪魁祸首之一。包括NBC新闻、CNBC和MSNBC在内的几家美国最大的媒体都归拥有环球影业(Universal)的康卡斯特(Comcast)所有。中国现在是电影最重要的出口市场,因此环球影业为了迎合共产党,剪辑了一些电影。

电影《壮志凌云》(Top Gun)从主角的飞行夹克上取下了一面台湾国旗。《红色黎明》(Red Dawn)的重拍改变了剧本,美国难以置信地被北朝鲜入侵,而不是共产主义的中国。

众所周知,YouTube会撤资或删除批评中共政权的视频。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在微博支持香港民主抗议者后向北京道歉。自我审查的一个更离奇的例子是,欧盟在一份有关造谣的报告中删除了指责中共的语言。

通过宣传、美国媒体的自鸣得意和美国的自我审查,北京能够将中国描绘成一个有着风格“不同”但平等的政府的国家,公民享有高生活水平、高度自由,并普遍支持共产党。当然,如果这是真的,该政权应该举行大选,也没有必要审查国内外的媒体和社交媒体。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拥有上海交通大学的中国MBA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ese Propaganda at Home and Abroad: Complicity of US Actor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