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录之四十九:川大最后一个“右派”

编写:千百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57年,由时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为组长的四川大学反右领导小组成立,第三组长是时任校长的谢文炳。当时右派指标尚有二个未完成,于是把知识分子的发言纪录再审视一遍,以便定人。当翻阅到一个名叫载星儒(四川大学原校长彭迪先的秘书)的材料时发现他一句呜放的言论也没有。

李井泉:“此人为何不发言?”谢文炳:“此人出身地主,不敢说话。”

李井泉:“哎呀,以沉默反抗现实,不是右派是什么!?”

还差一个指标。这时候谢文炳校长仗持自已是1949年前地下党负责人身份起来讲话了:“李政委,川大教授知识分子2/3都是右派,怎么这么多?如果信得过川大党委,能否给我们一点权限进行甄别一下?”

李井泉笑了,轻描淡写地说:“我知道还有一个右派是谁了……”

谢:“谁?”李井泉轻声指著谢:“就是你呀,而且是总右派!”

谢闻之如惊雷轰顶。

当天宣布撤销一切党内外职务,每月12元生活待遇,并给其长女工作单位发去加急电报令其开除(给中央领导任俄语翻释)。谢的夫人很快气绝身亡,谢郁郁寡欢,两年后过世。一家人就此急剧衰落,至亲骨肉也都分散如烟。

后来谢文炳的一个儿子名叫谢琪,是一个英体美优集一身的少年天才,有一天突然被捕,指控他偷越国境。

谢琪辩:我在成都怎么偷越?我连想法都设有,又有什么证据?

控方:你画的西方洋房、汽车、美女,就是想往西方,就这想偷越国境。

文革后,谢文炳家后人都平反了。谢琪在四川大学图书馆退休,由于多年的压抑和心理恐怖,其行为和语言能力早巳退化,对外界反应木然无衷,当年风流倜傥的英俊少年,如今只剩下一副支离的病骨,令人浩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