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六十回 马元下山助殷洪

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朋友对《涛哥侃封神》的捧场,也算是我对修行的一套课程。说实话,我自己挺感触的!因为,从中,对我个人修炼来讲是相当深刻的。没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看似偶然的过程,其实背后的因素(牵扯)满大的。

我很感谢朋友!

上回书说到:殷洪出场之后,跟黄飞虎有这么个交手。

上次提到土行孙的角色是个非常划时代的角色。在土行孙出来之后,我们看到围绕着姜子牙的七死三灾,和三十六路人马讨伐西岐。来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人,应在了土行孙之后,也应在了苏护身上。

应在苏护身上是应在了他的女儿苏妲己,而苏妲己是妖怪,从而对应出来了一些人。后面会出来一些古怪的人,需要时间慢慢揣摩,就像跟大家分享土行孙一样,一开始只能说出那么多,但是随着故事前后走过去,后面三四期节目中都会提到他。

土行孙现在来讲就比较完美了,无论对修炼人的借鉴而言,和他阐述出来的道理而言——话赶话,讲到这儿——后面,(我们提前说)土行孙他死的时候,他死在张奎手里。

张奎一个人收拾了很多人,包括“三山五岳”的这些神。而最先被张奎杀掉的就是土行孙。土行孙是死在惧留孙的洞府门口,而当时惧留孙在家,他知道,但他没有拦,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

土行孙一开始犯了大忌,他去杀武王、姜子牙。武王是被他师尊更高的神认定的人间的王,当他去杀武王的时候就注定他修不成了,而且注定他会死掉。而杀姜子牙,暗含的罪过就更大了!

姜子牙是他师爷钦定的,杀姜子牙就等于杀师父。是他师爷亲自授予了姜子牙杏黄旗也好、包括封神榜也好,你敢杀姜子牙,就等于是伤元始天尊了。所以他是欺师灭祖的。

我说的意思就是:土行孙必死无疑(缘由在一开始)。无论他中间做了什么。中间做的一切是为了圆他的场——说天地之间出现了大变化,仙界本身也打乱了,但是他跟邓婵玉有这么一段婚姻,这件事情得了,所以也就变成了惧留孙说服姜子牙留下了土行孙,为了完成天地间的那件事情。

这就是我跟大家解释的,无论姜子牙多么不喜欢土行孙,无论姜子牙觉得他多恶,但是他得留下。

这样的体悟对很多有修行想法的人,或者探讨这些功夫也好、气功也好、特异功能也好,我觉得都是一个借鉴。因为太多的人斗狠;太多的人妒嫉;太多的人在其中过分表达自己的东西——认为我这么看是对的;我这么理解就是对了——既伤害了对方,也伤害了自己。我觉得从“修为”的角度来讲,伤害自己就显得更加的绝对。

为什么伤害不了别人?你左右不了天意;左右不了命运,而当你出手的时候,与其说是伤害别人,不如说他是命中所定;与其说你要争强跋扈,不如说是你自己使自己坠入深渊,无法超越自己命运的劫数。

就像第五十九回提到的,不是申公豹嘴有多厉害,说服了殷洪,而是因为不能给纣王留下任何子嗣,不能给他留下任何接班的人(他的血脉)。原因是在那里。可是在他们的层面,表现出来的是“申公豹说服了殷洪”。

提醒大家:所有申公豹他的师兄弟,包括姜子牙,都不会到元始天尊那儿埋怨一句有关申公豹的事情。这是值得今天很多人借鉴的。就像我们说的相互沟通,那是胡说!生命只有境界,没有沟通,人才有沟通,生命不需要沟通……这是我以为土行孙很具有特别的涵义。

第六十回“马元下山助殷洪”。

围绕着苏护,仙界下来了很多人,马元就是另外一个稀奇古怪的人。

诗曰:
玄门久炼紫真宫,暴虐无端性更残。
五厌贪痴成恶孽,三花善果属欺谩。
纣王帝业桑林晚,周武军威瑞雪寒。
堪叹马元成佛去,西岐犹自怯心剜。

前四句,大概写的是马元。他修炼很久了,他的行为极其残暴凶残,毫无底线,让人非常的惊骇,不能接受……后四句,说明纣王完了;马元被西方极乐世界给带走了,成佛了;但是西岐人被他吓坏了,胆怯的令人难以承受。

整首诗形容的是马元。马元有些来处,有人说他影射的是藏传佛教,可能有些道理,因为里面包含“男女双修的隐喻”。

所以《封神演义》这段故事……触及到今天现实环境中传统的东方人、中国人所能够接触到的“各门各派”修行的一些东西,只不过以这样非常夸张的手法,隐喻着背后的真实。有点像周星驰的电影。

周星驰拍的那些影片都是用稀奇古怪的手法表现故事内涵。我以为是一种障眼法。从另一面说,也可以说是为了不让中共审查机构如何(我觉得那太表面了);也有着一种“天机不能外泄”的感觉。

他多少能理解一些(天机),甚至理解得有相当深度,但是他是透过电影(普世概念)表达,(识得天机)要凭借观众的悟性!观众没有悟性,那就是看热闹。

因为(天机)不能随便去定性。我以为:带着肉身的人,都不能随便去定性(天机)。你理解得再对的道理,当这件事情不是更大救赎生命的需要,包藏太多自我欣赏、自我表述的成分在里头,那会招致惩罚的。我以为是这样。

话说黄飞虎大战殷洪,二骑交锋,枪戟上下,来往相交,约有二十回合。黄飞虎枪法如风驰电掣,往来如飞,抢入怀中,殷洪招架不住。只见庞弘走马来助。

这壁厢黄天禄纵马摇枪,敌住庞弘。刘甫舞刀飞来,黄天爵也来接住厮杀。苟章见众将助战,也冲杀过来。

黄天祥年方十四岁,大呼曰:“少待!吾来!”枪马抢出,大战苟章。

毕环走马,使锏杀来,黄天化举双锤接杀。

且说殷洪敌不住黄飞虎,把戟一掩就走,黄飞虎赶来,殷洪取出阴阳镜,把白光一晃,黄飞虎滚下骑来,早被郑伦杀出阵前,把黄飞虎抢将过去了。

黄天化见父亲坠骑,弃了毕环,赶来救父。殷洪见黄天化坐的是玉麒麟,知是道德之士,恐被他所算,忙取出镜子,如前一晃,黄天化跌下鞍鞒,也被擒了。

苟章欺黄天祥太幼,不以为意,竟被天祥一枪正中左腿,败回行营。

殷洪一阵擒二将,掌得胜鼓回营。

且说黄家父子五人出城,倒擒了两个去,只剩三子回来,进相府泣报子牙。子牙大惊,问其原故,天爵等将“镜子一晃,即便拿人”诉了一遍。子牙十分不悦。

只见殷洪回至营中,令:“把擒来二将抬来。”

殷洪明明卖弄他的道术,把镜子取出来,用红的半边一晃。

这就是殷洪必败之处——“殷洪明明卖弄他的道术”——其实在告诫今天一些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很愿意卖弄他的道术,就出来表演,会招惹没必要的麻烦。背后的因素是跟他个人的生命定位有关。

殷洪就这么被定位了,所以没有什么对,没有什么错。他同样也有机会改变,但是他没有。就像我们说赤精子同样把他看走了眼,那是赤精子的劫难……

黄家父子睁开二目,见身上已被绳索捆住,及推至帐前,黄天化只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

这就是黄天化很大的问题,他修不成的原因跟这些是有关的。他非常暴虐!黄天化几次被抓,几乎都形容他“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

你永远不会看到形容杨戬(二郎神)的时候是这么形容的。

这就定格了黄天化他的境界在三界之内——他作为修行人,没有“超越”人本身的卑劣成分。道德真君当初给他弄走的时候,就说他“杀气太重”,而道德真君也没有使得他的杀气泯灭。

黄飞虎曰:“你不是二殿下!”

殷洪喝曰:“你怎见得我不是?”

黄飞虎曰:“你既是二殿下,你岂不认得我武成王黄飞虎?当年,你可记得我在十里亭前放你、午门前救你?”

殷洪听罢,“呀”的一声:“你原来就是大恩人黄将军!”

殷洪忙下帐,亲解其索,又令放了黄天化。

殷洪曰:“你为何降周?”

飞虎欠身打躬,曰:“殿下在上:臣愧不可言。纣王无道,因欺臣妻,故弃暗投明,归投周主。况今三分天下,有二归周,天下八百诸侯无不臣服。纣王有十大罪,得罪天下,醢戮大臣,炮烙正士,剖贤之心,杀妻戮子,荒淫不道,沉湎酒色,峻宇雕梁,广兴土木,天愁民怨,天下皆不愿与之俱生,此殿下所知者也!今蒙殿下释吾父子,乃莫大之恩。”

郑伦在旁,急止之曰:“殿下不可轻释黄家父子,恐此一回,夫又助恶为衅,乞殿下察之。”

殷洪笑曰:“黄将军昔日救吾兄弟二命,今日理当报之。今放过一番,二次擒之,当正国法。”叫左右:“取衣甲还他。”

这是很有趣的概念:黄飞虎陈述了纣王的罪恶,殷洪一点不发怒,他完全接受对他父亲的描述。也就是说:殷洪贪念的问题在于他个人,而不是他对父亲纣王如何,而是他自己贪图未来。我以为有这个成分。

他跟父亲之间应该不是情感的问题,他跟父亲没有太多的情感,而他要保住的是商朝的社稷跟天下,因为他是殿下。

所以这里面的细节满有趣的:通常这么去骂他父亲的话,比如在黄天化面前骂黄飞虎,那黄天化肯定暴怒。殷洪没有!殷洪也知道当初是他父亲追杀他,黄飞虎救了他。这很有趣:人可以透过各自认定的理由(往往跟自己的利益相关),从而逆天意而行!所以不是我们通常简单看到的人情世故。

殷洪曰:“黄将军,昔日之恩吾已报过了,以后并无他说。再有相逢,幸为留意,毋得自遗伊戚!”

黄飞虎感谢出营。

正是:
昔日施恩今报德,从来万载不生尘。

这里讲述的是“恩怨相报”的意思。“不生尘”的意思是说:(恩怨相报)永远在兑现中——上万年都是因果对应的,从来没有停过一分一秒,一点点尘埃都没有。所以佛家的“空”;道家的“无”,就是断去恩怨相报的因果。

我一再跟大家解释,老子、元始天尊他们出场,往那儿一打坐,一句话都不说,因为因果太可怕了。因果其实就是阴、阳,就是正、负对应。所以真正厉害的是在“无形”中。反过来:彰显的人就更麻烦!

且说殷洪放回黄家父子,回至城下,放进城来,到相府谒见子牙。子牙大悦,问其故:“将军被获,怎能得复脱此厄?”

黄飞虎把上件事说了一遍。子牙大喜:“正所谓:天相吉人。”

话说郑伦见放了黄家父子,心中不悦,对殷洪曰:“殿下,这番再擒来,切不可轻易处治。他前番被臣擒来,彼又私自逃回。这次切宜斟酌。”

殿下曰:“他救我,我理当报他。料他也走不出吾之手。”

他一再重复这一段,是讲述了殷洪在人的层面是讲道理的,有着“因果对应”的说法:人家放他一马,他放人一马。但反过来,当他背叛师父的时候,在他强调人中的道理(这种相互对应,一还一报的理)的时候,同时对应了他欺师灭祖;背叛师父、背叛师门之后所带来的报应。

就是说,用他对黄飞虎的恩戴、恩遇来对应他最后遭到杀身之祸的理由。所以《封神演义》其实很高。后面,一定还有我没有讲出来的故事(我自己能感受到),那需要时间……

次日,殷洪领众将来城下,坐名请子牙答话。探马报入相府。子牙对诸门人曰:“今日会殷洪,须是看他怎样个镜子。”传令:“排队伍。”

炮声响亮,旗旛招展出城,对子马各分左右,诸门人雁翅排开。殷洪在马上把画戟指定,言曰:“姜尚为何造反?你也曾为商臣,一旦辜恩,情殊可恨!”

殷洪非常傲慢!他是这个门派里的人,姜子牙是他的师叔,他又何尝不知呢!他怎么能拿着方天画戟去指着姜子牙?

当他自己意识到自己(纣王之子)是“红二代”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所以麻烦都在这儿,都是人情世故之理,把生命的真实毁了。

子牙欠身,曰:“殿下此言差矣!为君者上行而下效,其身正,不令而从;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其所令反其所好,民孰肯信之!纣王无道,民愁天怨,天下皆与为仇,天下共叛之,岂西周故逆王命哉!今天下归周,天下共信之,殿下又何必逆天强为,恐有后悔!”

殷洪大喝,曰:“谁与我把姜尚擒了?”

左队内庞弘大叱一声,走马滚临阵前,用两条银装锏冲杀过来,哪吒登风火轮,摇枪战住。刘甫出马来战,又有黄天化接住厮杀。毕环助战,又有杨戬拦住厮杀。

且说苏侯同子苏全忠在辕门,看殷洪走马来战姜子牙,子牙仗剑来迎。

怎见得这场恶战:
扑咚咚陈皮鼓响,血沥沥旗磨朱砂。
槟榔马上叫活拿,便把人参捉下。
暗里防风鬼箭,乌头便撞飞抓。
好杀!
只杀得附子染黄沙,都为那地黄天子驾。

地黄:开天辟地的初期——都想做皇帝,都想如何如何。

话说两家锣鸣鼓响,惊天动地,喊杀之声,地沸天翻。且说子牙同殷洪未及三四合,祭打神鞭来打殷洪,不知殷洪内衬紫绶仙衣,此鞭打在身上,只当不知。子牙忙收了打神鞭。

哪吒战庞弘,忙祭起乾坤圈,一圈将庞弘打下马去,复胁下一枪刺死。

殷洪见刺杀庞弘,大叫曰:“好匹夫!伤吾大将!”弃了子牙,忙来战哪吒。戟枪并举,杀在虎穴。

却说杨戬战毕环,未及数合,杨戬放出哮天犬,将毕环咬了一口,毕环负疼,把头一缩,凑手不及,被杨戬复上一刀,可怜死于非命。

二人俱进封神台去了。

庞弘、毕环都是有来头的。

殷洪战住哪吒,忙取阴阳镜照着哪吒一晃。哪吒不知那里帐?见殷洪拿镜子照他晃!不知哪吒乃莲花化身,不系精血之体,怎晃得他死?殷洪连晃数晃,全无应验。殷洪着忙,只得又战。

阴就是死;阳就是生,“阴阳镜”其实冲着人的三魂七魄。精为男;血为女。哪吒不是肉身来着。那“阴阳镜”只对人有用,它只向肉身的人去。

所以很多宝贝都有它巨大的局限性,跟它的主人所修炼成功的最终结果相仿。宝贝都成为自己的一份特点,有它的针对性。而任何的针对性,都是它的局限。所以“相生相克”的理就在这里。

彼时,杨戬看见殷洪拿着阴阳镜,慌忙对子牙曰:“师叔快退后!殷洪拿的是阴阳镜。方才弟子见打神鞭虽打殷洪,不曾着重,此必有暗宝护身。如今又将此宝来晃哪吒,幸哪吒非血肉之躯,自是无恙。”

这是杨戬的厉害之处,任何东西他一看就知道。他为什么让师叔赶快退回去?姜子牙是血肉之躯,阴阳镜给他照死了,还得用这镜子才能照回来。我以为照死了就是把他的魂魄收走了,就死了,再反过来一照就把他的魂魄还给他,他就活了。其实我以为有点像摄魂那东西,所以它是针对血肉之躯的这些人——三界里面的人。

子牙听说,忙会邓婵玉暗助哪吒一石,以襄成功。婵玉听说,把马一纵,将五光石掌在手上,望殷洪打来。

正是:
发手石来真可羡,殷洪怎免面皮青。

殷洪与哪吒大战局中不防邓婵玉一石打来及至着伤,打得头青眼肿,“哎”的一声,拨骑就走。哪吒刺斜里一枪,劈胸刺来,亏杀了紫绶仙衣,枪尖也不曾刺入分毫。哪吒大惊,不敢追袭。子牙掌得胜鼓进城。

殷洪败回大营,面上青肿,切齿深恨姜尚:“若不报今日之耻,非大丈夫之所为也!”

且说杨戬在银安殿启子牙,曰:“方才弟子临阵,见殷洪所掌,实是阴阳镜。今日若不是哪吒,定然坏了几人。弟子往太华山去走一遭,见赤精子师伯,看他如何说。”

这确实是杨戬过人之处。土行孙当时拿捆仙绳的时候也是杨戬看出来,扭脸他就去找惧留孙。

子牙沉吟半晌,方许前去。

赤精子是姜子牙的师兄。

如果姜子牙下一辈的人迳直去问他,凡是遇到这种情况,姜子牙都会沉吟半晌,他要斟酌。这里的道理就像元始天尊来破“黄河阵”,等看完阵之后,回来,他不破,他要等着老子来。这就是在辈份当中的相互敬重。

所以,正的人知进、退;知左、右。无论他是谁。

恶的人一定是趋前的;唯利益、唯自我。

杨戬离了西岐,借土遁到太华山来,随风而至。来到高山,收了遁术,迳进云霄洞来。赤精子见杨戬进洞,问曰:“杨戬,你到此有何说话?”

杨戬行礼,口称:“师伯,弟子来见,求借阴阳镜与姜师叔,暂破成汤大将,随即奉上。”

杨戬也不清楚是不是师伯有什么歹意?有什么二心?这里面包括姜子牙的“沉吟半晌”。因为各自都在劫难中!在现实的利益冲突中,人与人之间,连师兄弟之间都会产生疑惑之心,平常不会有的,当看见宝物出台的时候,他就迟疑了。因为他要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了。所以个个都在难中。

很大的一个难就是兄、弟彼此之间的不信任,这是生命中很大的难。失去信任是生命最大的悲剧。所以正常人遇到任何人骗你,那你就让他骗吧!某种程度上,不用揭穿!揭穿就造成更大的磨难。

他骗你,你就释然!无所谓,就走。既然你知道他在骗你,不必揭穿他,不被他骗而已。因为当他敢去骗你的时候,就是你的劫数,当你去揭穿他的时候,实际是自己的劫数没过。所以我以为在某种悟性的角度来讲,是应该这么处理的。

赤精子曰:“前日殷洪带下山去,我使他助子牙伐纣,难道他不说有此宝在身?”

杨戬曰:“弟子单为殷洪而来!现殷洪不曾归周,如今反伐西岐!”

道人听罢,顿足叹曰:“吾错用其人!将一洞珍宝尽付殷洪。岂知这畜生反生祸乱!”

赤精子命杨戬:“你且先回,我随后就至。”

杨戬辞了赤精子,借土遁回西岐,进相府来见子牙。子牙问曰:“你往太华山见你师伯,如何说?”

杨戬曰:“果是师伯的徒弟殷洪。师伯随后就来。”

子牙心下焦闷。过了三日,门官报入殿前:“赤精子老爷到了。”

我也没明白为什么赤精子要等三天才来。我看到这儿也觉得满奇怪的,为什么当时不来?要等三天!他没有解释。

子牙忙迎出府前。二人携手上殿。

赤精子曰:“子牙公,贫道得罪!吾使殷洪下山助你同进五关,使这畜生得归故土。岂知负我之言,反生祸乱。”

这是赤精子的劫数。在当初赤精子救殷洪的时候,他受困于自己的境界,看到的是:殷洪会随姜子牙破五关。但实际状况改变了。我以为这不是他对;也不是他错。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讲,世局、天象出现大变的时候,每个具体的生命有着自己选择的余地;也有着命运在其中的一种规范。所以任何的预言都有它的局限性,既有它的对;也有它的错。

在类似的故事中,就讲到了燃灯道人身上。燃灯道人破了“十绝阵”,是个最好的范例。

(一开始)燃灯道人明白会怎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改变。中间第五阵,打死他他也没想过是陆压出来破阵,那是火阵,他根本想不到。等到第十阵,他料到了,所以他让武王去。可是,让武王去阵里,并没有提前死任何人。

解第十阵,却是南极仙翁!

南极仙翁是元始天尊身边的人,他燃灯道人没资格去要,却是元始天尊把南极仙翁留下来(破阵)。

也就是说:燃灯道人做了一,结果二是元始天尊做——“十绝阵”破了。但细节的动向却改变了。赤精子类似,他能看见那一点,他的主观愿望、他的认为;以他的境界,路是这么走的,但是,这件事情有着更高的因素在背后——殷洪反了。

在第五十九回说的,不是申公豹多会说,而是天意中不让纣王有子嗣,这一点赤精子没看到。所以赤精子说了:希望这个畜生能“得归故土”。这不就是留下纣王的后代了吗?反过来讲:赤精子没看到那么高。你可以讲他是出自一份慈悲之心,但是这一份慈悲之心却错了。

也不叫错啦!就是:赤精子“他的劫难受制于他的境界”——当他出手的时候,对与错,同时在他身上出现。

子牙曰:“道兄如何把阴阳镜也付与他?”

赤精子曰:“贫道将一洞珍宝尽付与殷洪。恐防东进有碍,又把紫绶仙衣与他护身,可避刀兵水火之灾。这孽障不知听何人唆使,中途改了念头。也罢!此时还未至大决裂,我明日使他进西岐赎罪便了。”

一宿不表。次日,赤精子出城至营大呼,曰:“辕门将士传进去,着殷洪出来见我。”

话说殷洪自败在营调养伤痕,切齿痛恨,欲报一石之仇。忽军士报:“有一道人,坐名请千岁答话。”

殷洪不知是师父前来,随即上马,带刘甫、苟章,一声炮响,齐出辕门。殷洪看见是师父,便自寸身无地,欠背打躬,口称:“老师,弟子殷洪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赤精子曰:“殷洪,你在洞中怎样对我讲?你如今反伐西岐,是何道理?徒弟!开口有愿,出语受之!仔细四肢成为飞灰也!好好下马,随吾进城,以赎前日之罪,庶免飞灰之祸。如不从我之言,那时大难临身,悔无及矣!”

为什么叫“智者无语”?

麻烦都是嘴上生的。大家要知道,赤精子相信殷洪他四肢将成为飞灰,被烧尽,但赤精子不知道怎么烧他。因为,“被烧死”是殷洪发的愿,这是天意,如何烧死他?却不在赤精子的掌控,也不在殷洪能逃避的说法。

什么意思呢?

举个例子,比如说“武汉肺炎”(SARS 3.0)一定会回来!怎么回来?不知道!

类似的——赤精子他完全相信“开口有愿,出语受之”,这是天上的法规。具体形式,是另外一回事。

而申公豹在说服殷洪的时候,殷洪也说了:“我已经发了愿了。”结果申公豹就说了一个道理:“这晌晴白日的怎么能把你四肢烧成灰呢?拿什么东西烧?”

所以申公豹用了现代精英者的“因为”、“所以”的道理,物质化了。满有意思的!这样的道理跨越了时空,超越时间!所以你会看到:三千多年前的申公豹讲的道理,却是今天那些聪明人的谬论。

殷洪曰:“老师在上,容弟子一言告禀:殷洪乃纣王之子,怎的反助武王?古云:子不言父过。况敢从反叛而弑父哉?即人、神、仙、佛,不过先完纲常彝伦,方可言其冲举。又云:未修仙道,先修人道;人道未完,仙道远矣!且老师之教弟子,且不论证佛成仙,亦无有教人逆伦弑父之子。即以此奉告老师,老师当何以教我?”

“彝伦”就是人之常伦。所以:你要照顾了人的这一面“因为”、“所以”、人之常理,才可言其冲举(修道,白日飞升之道)——你得先做好人,才能再修神!?

他用修炼的概念去维护他人中的道理。今天很多宗教中的人是这样的,所以就麻烦!就是邪了——那欺师灭祖的殷洪不就是邪吗——你反着走,就是邪的!与神对立的;与天意对立的,就是恶的、邪的。

赤精子笑曰:“畜生!纣王逆伦灭纪,惨酷不道,杀忠害良,淫酗无忌。天之绝商久矣!故生武周,继天立极。天心效顺,百姓乐从。你之助周,尚可延商家一脉,你若不听吾言,这是大数已定:纣恶贯盈,而遗疚于子孙也!可速速下马,忏悔往愆。吾当与你解释此罪尤也!”

赤精子讲的“定数”和“你必遭报”,这是正理。殷洪讲述的都是“眼前”的对、错、道理。跟现在我们看到的故事完全一样。

殷洪在马上正色言曰:“老师请回。未有师尊教人以不忠、不孝之事者。弟子实难从命!俟弟子破了西岐逆孽,再来与老师请罪。”

赤精子大怒:“畜生不听师言,敢肆行如此!”仗手中剑飞来直取。

殷洪将戟架住,告曰:“老师何苦深为子牙,自害门弟!”

你看,人一坏,必出挑拨之意!这些话完全伤了赤精子的心,因为殷洪是他的门徒,有着情感在其中。

赤精子曰:“武王乃是应运圣君,子牙是佐周名世,子何得逆天而行横暴乎!”又把宝剑直砍来。

殷洪又架剑,口称:“老师,我与你有师生之情,你如今自失骨肉而动声色,你我师生之情何在?若老师必执一偏之见,致动声色,那时不便,可惜前情教弟子一场,成为画饼耳!”

道人大骂:“负义匹天!尚敢巧言!”又一剑砍来。

殷洪面红火起:“老师,你偏执己见,我让你三次,吾尽师礼,这一剑吾不让你了!”

赤精子大怒,又一剑砍来。殷洪发手,赴面交还。

正是:
师徒共战抡剑戟,悔却当初救上山。

话说殷洪回手与师父交兵,已是逆命于天。

这是大逆不道!这里有“相生相克”的道理:纣王杀子,子去伐纣王(这是顺天意)。师徒如父、子,“师父”是让你能回归自己“灵魂之根本”的—— 纵向的,完全超越于人的层面,一直回归到你生命的本来。但人的肉身,只局限在人这个层面。

所以,“殷洪回手与师父交兵”:逆命于天!他的恶,远远超过人的层面。

战未及数合,殷洪把阴阳镜拿出来,欲晃赤精子。赤精子见了,恐有差讹,借纵地金光法走了。进西岐城,来至相府。子牙接住,问其详细。赤精子从前说了一遍。

众门人不服,俱说:“赤老师,你太弱了。岂有徒弟与师尊对峙之理!”

赤精子无言可对,纳闷厅堂。

且说殷洪见师父也逃遁了,其志自高,正在中军与苏侯共议破西岐之策。忽辕门军士来报:“有一道人求见。”

殷洪传令:“请来。”

只见营外来一道人,身不满八尺,面如瓜皮,獠牙巨口,身穿大红,项上带一串念珠,乃是人之项骨;又挂一金镶瓢,是人半个脑袋;眼、耳、鼻中冒出火焰,如顽蛇吐信一般。殷殿下同诸将观之骇然。那道人上帐,稽首而言曰:“那一位是殷殿下?”

殷洪答曰:“吾是殷洪。不知老师那座名山?何处洞府?今到小营,有何事吩咐?”

道人曰:“吾乃骷髅山白骨洞‘一气仙’马元是也。遇申公豹请吾下山助你一臂之力。”

殷洪大喜,请马元上帐坐下。“请问老师吃斋?吃荤?”

道人曰:“吾教吃荤。”

殷洪传令,军中治酒,款待马元。当晚已过。次日,马元对殷洪曰:“贫道既来相助,今日吾当会姜尚一会。”

殷洪感谢。道人出营,至城下,只请姜子牙答话。报马报入府中:“启丞相:城外有一道人请丞相答话。”

子牙曰:“吾有三十六路征伐之厄,理当会他。”传令:“排队伍出城。”

马元凶残不解意 脑后怪手专撕人

《封神演义》后面涉及到修炼界不同门派的东西,我不碰这些宗教、门派,只是讲《封神演义》背后衍生出来的隐喻,跟现在的宗教没有关系,你千万不要往宗教里跨。马元,就牵扯到这个问题。

他是个很奇怪的;前、后没有联系的……但你往细追下去,查到一些资料,是有这个问题。所以,我提前跟朋友打声招呼。

子牙随带众将、诸门人出得城来。只见对面来一道人,甚是丑恶。

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发似朱砂脸似瓜,金睛凸暴冒红霞。
窍中吐出顽蛇信,上下斜生利刃牙。
大红袍上云光长,金叶冠拴紫玉花。
腰束麻绦太极扣,太阿宝剑手中拿。
封神榜上无名姓,他与西方是一家。

他马元是佛家的。我刚才跟大家解释了,当他挎着骷髅这些东西的时候,跟藏传的佛教有一些关系。里面表现出来的概念也是类似的。

话说子牙至军前,问曰:“道者何名?”

马元答曰:“吾乃‘一气仙’马元是也。申公豹请吾下山来助殷洪,共破逆天大恶。姜尚!休言你阐教高妙,吾特来擒汝,与截教吐气。”

“一气化三清”这是在后面“万仙阵”里面老子在跟通天教主过招的时候出现的。有人说那“三清”是道家东西(太上老君的三个法身)。说什么的都有,我们不在节目中这么拚命去解释。我们看到什么,是什么。因为这些都牵扯到很多正神来的,所以不便解释。我觉得没有修炼背景的话,他可以随便说。如果我们有这种修行背景的话,就不能随便说。

所以,“吾乃一气仙马元是也”,他口气非常大。我还没有品出:他为什么口气这么大?为什么他长得稀奇古怪呢?可能就是我们通常以为的“人头马面金刚像”。我们看到佛教的一些庙宇里面,有画成这样的东西。

西藏我没有去过。如果西藏去过的话可能会说得更明白一点。但是在中原地区的一些庙宇里面,也看到过这些“牛头马面金刚像”,是那样的。对吧!

那“牛头马面金刚像”是讲他的变化身,讲他的造化,讲他修行的另外一面。修的好与不好是另外一回事,但他马元长成这样:个儿很大,差一点八尺。也正是这样的人,他敢称“一气仙”。

其实他应该很低!正是因为低,所以他自己反过来说得高,而且,在表面人的层面上,他非常残暴,令人感到非常可怕。应该有着另外一面。

马元他承认自己是截教。后面就会看到“截教”什么样的生命都有、都在修炼——日精月华——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来修炼。在《封神演义》里面,能够对应出来类似的东西(不好具体比较)。但是,马元他长成这样,与他的来处相对应。

……在马元来的时候,他跟殷洪报出了来处:“骷髅山白骨洞”——那地方是石矶娘娘的地方。在第十三回的时候,哪吒用箭射死了石矶娘娘的弟子,最后太乙真人祭出“九龙神火罩”把石矶娘娘给烧死了——“把娘娘真形炼出,乃是一块顽石”——那石矶娘娘是个石头,千万年的日精月华炼成的!最后得到那样的报应。

这里面就出了个问题,马元跟石矶娘娘在一个洞府里头,这啥意思?

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马元跟石矶娘娘是一个来处……最一开始,马元的来处是什么?没说。有人去尝试解释这一段,都是人的话,就瞎说、胡说!

我们刚才讲了,马元与西藏的藏传佛教相关;石矶娘娘是个石头。那在中国的民间称一些女人为“石女”(生不了孩子之女),我以为这里面有一个暗语:“男女双修”。

藏传佛教有“男女双修”,而马元展现出来的概念是“人头马面金刚像”——他到了一定的层面,就跟普通人不一样——这是在他修行的过程中出现的。在“男女双修”的过程中,马元就成了这样。

而“骷髅山白骨洞”也跟藏传佛教有一些说法是类似的,包括头盖骨做成的碗,其实它里面讲究的就是“否定人的肉身”……

为什么在藏传佛教中用“天葬”?中原人会认为太落后、太原始。但是,所有到过西藏的人都被藏胞的那种至上、纯朴、真诚所感动……所以,藏民所虔诚的是那灵童转世的真正灵魂——他那个真实的生命跟肉身在人间的显现,就像圣母一样。而藏传佛教里说的天葬,它具有一种普世的概念——让藏民看到人的肉身、贫富、贵贱,当人死了之后就是一块肉!

天葬,就是教化整个藏民不沉溺于人的贪婪、色欲和幸福的生活上,而是完全走向于全民修行、升华的概念。我没去过西藏,但共产党的洗脑宣传我是经历过的,说那些喇嘛们生活得怎么怎么样奢侈……

如果,有这么一个人被其他人确认是转世的神的话,那所有的普通人又何尝不会把更好的东西献给神呢?中共在陷害跟虐杀的时候,完全是在利益的角度:“你看,他拿了金碗,你没有吧!你吃亏了吧!”它都是这么来评价。所以从利益的角度看,必然是邪恶的。

这是我跟大家解释马元的来处,应该是这样。否则的话,后面就很难去解释他出现的一些故事——最后他折在女人身上,都是在女人身上出的事情。其实就跟“男女双修”有关。

子牙曰:“申公豹与吾有隙,殷洪误听彼言,有背师教,逆天行事,助极恶贯盈之主,反伐有道之君。道者既是高名,何得不顺天从人?而反其所事哉!”

马元笑曰:“殷洪乃纣王亲子,反说他逆天行事,终不然转助尔等叛逆其君父,方是顺天应人?姜尚!还亏你是玉虚门下,自称道德之士,据此看来,真满口胡言,无父无君之辈!我不诛你,更待何人?”

马元相当能狡辩,用人的正、反道理去狡辩。这就是“在利益上”还是“在生命”的角度上看待?

仗剑跃步砍来,子牙手中剑赴面交还,未及数合,子牙祭打神鞭打将来。马元不是封神榜上人,被马元看见,伸手接住鞭,收在豹皮囊里。子牙大惊。

马元是个修行的人,而“马元不是封神榜上人”,所以打神鞭不管用,因为打神鞭是去收那些封神榜上的人。同时,就像我刚才说的:马元的位置、境界低。

正战之间,忽一人走马军前,凤翅盔,金锁甲,大红袍,白玉带,紫骅骝,大喝一声:“丞相,吾来也!”

子牙看时,乃秦州运粮官“猛虎大将军”武荣,因催粮至此,见城外厮杀,故来助战,一马冲至军前,展刀大战。马元抵武荣这口刀不住,真若山崩地裂,渐渐筋力难支,马元默念神咒,道声“疾”!

他得念咒,所以我说他低,他没那么大本事。我不知道朋友能理解我说的意思?

忽脑袋后伸出一只手来,五个指头好似五个大冬瓜,把武荣抓在空中,望下一摔,一脚跃住大腿,两只手端定一只腿,一撕两块,血滴滴取出心来,对定子牙、众周将、门人,“啯喳啯喳”嚼在肚里,大呼曰:“姜尚,捉住你也是这样为例!”把众将吓得魂不附体。

这是啥意思?他吃人心、吃人肉,其实就是“否定人心”(吃了、去了)。这是我能理解的。

佛家有八万四千法门,各法门的修法不一样。他为什么把人给撕了、扯了?就是既让观看者惧怕,同时,展现人执着肉身的一切,都是虚无的,一点用处都没有。

但是提醒大家,如果从修炼的角度来讲,他否定人、否定肉身,把人给撕了,他的做法相当“有为”,他固守在那种形式上、行为上,令人感到恐惧的这种做法上,他的境界就不高。

马元仗剑,又来搦战。土行孙大呼曰:“马元少待行恶,吾来也!”抡开大棍,就打马元一棍。

马元及至看时,是一个矮子。马元笑而问曰:“你来做什么?”

土行孙曰:“特来拿你。”又是一棍打来。

马元大怒:“好孽障!”绰步撩衣,把剑往下就劈。土行孙身子伶俐,展动棍就势已钻在马元身后,拎着铁棍把马元的大腿连腰,打了七八棍,把马元打得骨软筋酥,招架着实费力。怎禁得土行孙在穴道上打。

马元急了,念动真言,伸出那一只神手,抓着土行孙,望下一摔。马元不知土行孙有地行道术,摔在地下,就不见了。马元曰:“想是摔狠了,怎么这厮连影儿也不见了?”

土行孙的道行远远超过马元。马元很凶,对吧!他要长出这只手,他得先念咒,念完,那手才出来……如果他道行高的话,他不用用嘴念。他念出声来,就已经差了!

正是:
马元不识地行妙,尚将双眼使模糊。

所以,马元他还得用眼睛看……

只不过在一般的人当中,普通民间当中,很少见有这样的人。

且说邓婵玉在马上见马元将土行孙摔不见了只管在地上瞧,邓婵玉忙取五光石发手打来。马元未曾堤防,脸上被一石头只打的金光乱冒,“哎呀”一声,把脸一抹,大骂:“是何人暗算?打我!”

只见杨戬纵马舞刀,直取马元。马元仗剑来战杨戬。杨戬刀势疾如飞电,马元架不住三尖刀,只得又念真言,复现那一只神手,将杨戬抓在空中,往下一摔,也像撕武荣一般,把杨戬心肺取将出来,血滴滴吃了。

马元指子牙,曰:“今日且饶你多活一夜,明日再来会你。”

马元回营。殷洪见马元道术神奇,食人心肺,这等凶猛,心中甚是大悦。掌鼓回营,治酒,与大小将校只饮至初更时候。不表。

且说子牙进城至府,自思:“今日见马元这等凶恶,把人心活活的吃了,从来未曾见此等异人。杨戬虽是如此,不知凶吉。”

正是放心不下。却说马元同殷殿下饮酒,至二更时分,只见马元双眉紧皱,汗流鼻尖。殷洪曰:“老师为何如此?”

马元曰:“腹中有点痛疼。”

郑伦答曰:“想必吃了生人心,故此腹中作痛,吃些热酒冲一冲,自然无事。”

马元命取热酒来吃了,越吃越疼。

因为他修得低,跟人近。那神仙能热酒往肚子烫烫?——这里面包含了不同的涵义。

马元忽的大叫一声,跌倒在地下乱滚,只叫:“疼杀我也!”腹中嗗噜噜的响。

郑伦曰:“老师腹中有响声,请往后营方便方便,或然无事也不见得。”

马元只得往后边去了。岂知是杨戬用八九元功,变化腾挪之妙,将一粒奇丹,使马元泻了三日,泻的马元瘦了一半。

且说杨戬回西岐来见子牙,备言前事。子牙大喜。杨戬对子牙曰:“弟子权将一粒丹使马元失其形神,丧其元气,然后再做处治,谅他有六七日不得出来会战。”

这话啥意思?

马元,是个人!因为:“好汉经不住三泡稀”、“一粒丹使马元失其形神,丧其元气”。所以二郎神厉害!杨戬看出马元就是个人。

但是,马元他的手法太凶残,所以一般人就受不了!

一般人受不了,是因为心理的障碍。哪有把人劈了,把心给掏出来吃?!

正言之间,忽哪吒来报:“文殊广法天尊驾至。”

子牙忙迎至银安殿,行礼毕,又见赤精子,稽首坐下。文殊广法天尊曰:“恭喜子牙公,金台拜将,吉期甚近!”

子牙曰:“今殷洪背师言而助苏护征伐西岐,黎庶不安,又有马元凶顽济虐,不肖如坐针毡。”

文殊广法天尊曰:“子牙公,贫道因闻马元来伐西岐,恐误你三月十五日拜将之辰,故此来收马元。子牙公可以放心。”

文殊广法天尊,就是后来的文殊菩萨。

马元他不在封神榜上,他是归为佛家的,跟西方有缘分。这就是最后回归。这都是人中的缘分,生命真正的缘分。

遵循缘分,你就不会有任何麻烦。人因为贪念(包括七情六欲),自己非要干嘛,就给自己生命真正的未来带来麻烦。当自己被七情六欲所左右,一定要干嘛的时候,即使是一些有着宗教信仰背景的人,他会找出什么理由来诠释他的贪念,而不是消去自己的贪念。这就是逆天意。

子牙大喜:“若得道兄相为,姜尚幸甚,国家幸甚!但不知用何策治之?”

天尊附子牙耳,曰:“如要伏马元,须是如此如此,自然成功。”

子牙忙令杨戬领法旨。杨戬得令,自去策应。

正是:
马元今入牢笼计,可见西方有圣人。

所以,马元归佛家的。

话说子牙当日申牌时分,骑四不像,单人独骑在成汤辕门外,若探望样子,用剑指东画西。只见巡哨探马报入中军,曰:“禀殿下:有姜子牙独自一个在营前探听消息。”

殷洪问马元,曰:“老师,此人今日如此模样探我行营,有何奸计?”

马元曰:“前日误被杨戬这厮中其奸计,使贫道有失形之累,待吾前去擒来,方消吾恨。”

马元也知道是杨戬惹的。

马元出营,见子牙怒起,大叫:“姜尚不要走!吾来了!”绰步上前,仗剑来取。

子牙手中剑急架相还。步兽相交,未及数合,子牙拨骑就走。马元只要拿姜子牙的心重,怎肯轻放,随后赶来。不知马元胜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