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大坝 在战争中安全吗?(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0日讯】 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9月10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林澜(主持人)。

三峡大坝,作为世界上建筑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它的利弊、安危、影响,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最近三峡大坝再次成为舆论热点,这次不是因为水灾,而是一个潜在的黑天鹅事件。

随着最近台海局势升级,三峡大坝是不是可能成为不对称反击的目标,最近被台湾智库专家提起,引起了不小的讨论。我想没有人希望爆发战争、兵戎相见、生灵涂炭,但到底是不是有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中国人头顶上,这是我们讨论的出发点。

我们知道,中共宣称,三峡大坝的质量,能够承受小型核弹的攻击。而且北京2013年发布《三峡保卫令》,对三峡实施“海陆空立体”以及“从中央到地方”的四级防卫,那么三峡大坝是不是固若金汤?

今天我们有请旅居德国的著名科技作家,长期研究中国水利工程问题,并且曾经实际参与过三峡工程“国土空间规划”的王维洛先生,来谈一谈他对三峡大坝的观察。

王维洛先生详细阐述了三峡大坝建设的来龙去脉,以及从建设之初就笼罩着的军事风险。但这样一个项目,还是在中共的意志下,强行上马了,也成了悬在长江中下游民众头上的一潭深渊。

关于三峡的更多争议和隐患,我们下周继续关注。

三峡大坝疑似隐患8450处?

中共自然资源部,今年8月20号发布报告说,去年通过遥感卫星观测,在三峡库区、黄河上游、四川强震区等五类典型地质灾害分布区,识别出疑似隐患8,450处,但是官方没有对外披露任何细节。根据您多年对三峡大坝的研究,这座大坝存在哪些安全隐患,风险等级有多高?

通过卫星遥感观测,是否能及时发现风险并排除,能杜绝隐患吗?

8月4号,环球时报英文版发表了记者署名文章,标题是最先进的大坝:梯级水库将洪水从野兽变成资源——驾驭长江,报导试图给外界喂定心丸,说三峡大坝和葛洲坝大坝曾经存在孔穴和裂缝,但现在都修好了,但这篇文章只发表了英文版,没有中文版。

中共曾宣称三峡大坝建成后电费会下降

很多人听说过一个说法,当年建设三峡大坝前,中共做舆论动员的时候,曾经宣称三峡大坝建成后电费会下降,只要8分钱一度电。到底是不是有这个宣传说法,现在很难考证了。不过现在中国居民用电的价格是4毛多到7毛多一度电,而且今年7月中共发改委说,居民用电价格偏低,未来要还原电力的商品属性,反映供电成本,暗示未来居民电费可能要涨价。

但与此矛盾的是,官方同时宣称,三峡大坝建成运营十几年以来,早已收回成本,开始创造效益,回报社会,而且主要是以发电为主创造效益。如果是这样,那这个效益到底回报给谁了?为什么还要涨居民电价?

中共建党百年大事记只提到三峡一次 传中共拆数千座水电站

今年是中共建党百年,在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发布的“中共一百年大事纪”里,只提到了三峡一次,是1997年11月8日三峡首次实现大江截流。三峡大坝从决策、开工、落成、到通航有很多时间点,您认为它为什么单单选了这个时间点?

网上盛传,习近平要求拆除4万座水库大坝,这个消息的原始出处是,美国彭博社8月14号发表的一篇文章,标题是《中国有数千座它不想要的水电站》,文章说2018年开始,中共启动了一场运动,要清理整治4万多座小水电站,其中一些会被废除。

这个数据可能不太准确,我查到中共水利部的数据是,到2020年底,中国已经有2.1万多座小水电站进行了整改,其中大约4,000座会拆除退出。这些小水电站到底有哪些隐患?是怎么形成的?拆除后,相关隐患和对生态的影响等负作用,是否会消除?

非常感谢王维洛先生接受我们的专访,带来独特的观察。

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和您再会。

网络收看方式:
新唐人网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纪元新闻网: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gb/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纪元《直播节目》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