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中共内斗、仇外会令中国倒退多少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美国投资大亨索罗斯(George Soros)公开抨击中共政权,并直言美中关系的对立,称“今天,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两种治理体系之间的生死冲突:压制性体系和民主性体系。”

美国商界开始发出与中共脱钩的信号,应该令中共十分揪心,但中共高层实际也在准备与外界脱钩。无论是主动脱钩还是被脱钩,中国社会都正在经历一场全面的倒退。中国大陆之内和海外的华人都越来越能感受到中国的倒退,只是还不知道这种倒退最终会多深多广,或者说,中国可能倒退多少年。

中国忽然走向倒退,不是外界造成的,而是中共内部的剧烈变化造成的。准确地说,中共内部权力结构的变化,以及围绕权力变化的激烈内斗,导致了中共主动采取了倒退、锁国之路。中共高层权力即将面临又一次更迭,更加剧了中国倒退的进程;同样的原因,加大仇外宣传、对外采取敌视态度,也是中共权斗的需要,不断加剧了外部国际环境的恶化,推动了中国的进一步倒退。

中共高层严重失策引发倒退
美国商界公开要脱钩,中共也不得不有所表态。9月9日,新华社在醒目位置报导《商务部:中国与外资企业共享发展机遇》;当天,李克强参加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视频会议也称,“推动高水平对外开放,欢迎各国企业来华投资,坚持对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

中共现在试图摆明态度,显然已经无济于事,外界基本上已经不再相信中共的说辞,中共党内应该也没人相信,毕竟“内循环”的口号已经喊了一年多。

4月30日,中共《求是》杂志刊登了习近平2021年1月11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题为“习近平: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文章描述,“国际经济循环格局发生深度调整。新冠肺炎疫情也加剧了逆全球化趋势,各国内顾倾向上升”,“我感觉到,现在的形势已经很不一样了,大进大出的环境条件已经变化”,“去年4月,我就提出要建立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中共高层以疫谋霸的意图被曝光后,一年多前就已经感受到国际关系难以回转,除了“内循环”,实际也毫无办法了。习近平还引用毛的话说,“无论处于怎样复杂、严重、惨苦的环境,军事指导者首先需要的是独立自主地组织和使用自己的力量。被敌逼迫到被动地位的事是常有的,重要的是要迅速地恢复主动地位。如果不能恢复到这种地位,下文就是失败”。

中共刻意隐瞒疫情、散播病毒,自以为会极大削弱美国和西方各国,为争霸创造优势,结果反倒陷入了劣势。强烈的危机感令中共高层首先想到的是对内收紧权力,防止内部翻船,同时也不能承认决策失误,只能坚称“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还大谈“时与势”、“底气”,但却不得不承认“机遇和挑战之大都前所未有”,要“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全力办好自己的事”。

文章还认为“乱”就是当今世界的主要特点,这也成为了“东昇西降”的唯一论据;文章还称,美国是中共“安全最大的威胁”。因此,与美对抗成了中共对外的主要策略,当美国联合了众多盟友后,中共对外策略又很快演变为四面出击、全面对抗。

在过去一年多里,中共对内收紧、锁国,对外仇视、对抗,很快把中国引向了倒退之路。

中共权斗加剧了中国的倒退

2020年是多灾之年,中共一手制造的世纪大瘟疫硬被宣传成了“大国”抗疫胜利;中共两会曾被迫延迟到5月,会议刚完北京就发生疫情,中国高层四处避疫。各地连续大水灾,中共领导人却无人问津。北戴河会议争吵之后,中共高调纪念抗美援朝,内循环也在十九届五中全会正式定调,“科技创新”、“自主研发”、解决“卡脖子”问题成了国策,中共确认了走倒退之路。

2021年伊始,中共高层押宝拜登软弱,对美国新政府屡屡施压,不想事与愿违,不但促成了美、日、印、澳四方加速同盟,还搞砸了与欧盟的关系。中共高层一轮又一轮对外严重失策后,眼看没有了回旋余地,中共内部的反对派也开始步步紧逼。

中共高层一面痛骂反对派的对美“软骨病”,一面开始又一轮内部清剿,以马云的蚂蚁集团被整肃为标志,中共权贵的白手套们一个接一个被清理。今年北戴河会议后,二十大的权力争夺战正式开打,大水灾淹死了多少人早就没人关心,维系权力核心才是中共高层的最大任务。反腐打贪之后,“共同富裕”运动把中共权斗延伸到了众多有政治靠山的私营企业、富人、名人,甚至被描绘为“一场深刻的变革”。

尽管中共又开始重新解读这场“深刻的变革”,但每个人都知道,中国经济每况愈下,中共财政入不敷出,私营企业早晚会被充公,中国在倒退的路上正在越走越远,失业只能越来越多。但只要有人试图质疑现任中共高层的决策,“不知敬畏”地借机搅局,就谁也别“想过太平日子”,“不想斗争是不切实际的”。

中共对外当然也不可能在服软、认错,改善关系成了无用的口头语。8月31日,中共驻美大使秦刚声称中共能“自力更生”。9月9日,习近平参加金砖国家领导人视频会晤,再次称“推动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自己定义的“国际秩序”;同时仍然不承认病毒起源于中国,对气候变化也仅承担“有区别的责任”。

中共应该已经不再指望在国际上还能有多大的发言权,更难谈多大的影响力,保住政权才是目前的头等大事,保住当前的权位才是最优先事项。“改革开放”已经名存实亡,中共被迫“改革开放”四十年,不知现在准备倒退回多少年。

扭转倒退的唯一方式

索罗斯是典型的美国左派人物,他曾在2010年称中共政权是“比美国更好的运作政府”。索罗斯的大转变,应该算美国商界重新认识中共政权的一大标志;如同美国政界的被迫转变一样,美国商界的转变也是一种必然,尽管有不少人还不情愿,但眼看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无望,美国商界的对华“接触”策略,最终也不得不转向“竞争”策略、脱钩策略,否则不但无利可图,还很可能血本无归。

中共在香港作乱,在经济上形同杀鸡取卵,在政治也彻底脱下了遮羞布,实际也是中共内斗在香港的延伸。整个西方社会都在反思,中共对外全面对抗,无疑将促使各国加速反思。美国和西方大概放弃了“和平演变”,但中共对“和平演变”的惊恐却与日俱增,所以才自断了赴美上市之路。

中共的争霸思维与生俱来,邓小平一面“改革开放”,一面要求“韬光养晦”,早就埋下了伏笔;江派一伙无德无能,大开贪腐之门,下台后既怕被揪出,更怕欠下迫害法轮功的血债被清算,才不断搅局直到今天都没停;胡锦涛忍辱负重不想“折腾”,却也挡不住其他人的瞎“折腾”;太子党不甘心利益被重新瓜分,拚命要维系各自势力范围。

四十年前,中共为了生存,不得不“改革开放”,外资、技术和供应链,让中共政权又维持了四十年的统治,中共官员们个个家财万贯、享受特权,他们当然不希望“共同富裕”。如今,中共争霸失败后,为了生存,又放弃了“改革开放”,想走回头路,但眼看被脱钩、失去供应链后,经济问题难解,使中共又陷入了合法性危机的怪圈。

当前中共政权处于最虚弱的时刻,正是中国迎来真正变革的时刻,也是彻底扭转中国七十二年倒退之路的机遇。中共的衰败是历史的必然,中共企图用倒退之法保住政权,却是枉然。中国人越早一天觉醒,中共政权越早一天解体,中国越可能早一天扭转倒退之路,在世界上重建大国的信用,真正走上和平发展之路,百姓才能有福。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