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三大军事动向 中共野心暴露无疑

中国军事观察之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进入2021年,中共的三大军事动向举世震惊。其一,提升对台战争威胁。这致使今年的美日峰会、美韩峰会、日欧峰会、G7峰会、北约峰会、美欧峰会等等,都首次提出台海问题,紧急抑制中共在台海的蠢蠢欲动(可参见笔者“抗击中共 西方正在战略重整”一文)。

其二,增强网络攻击。这致使7月19日,美国、欧盟、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等数三十多个国家,首次联合谴责中共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网络攻击;同日,美国司法部公布对4名中共黑客的起诉书。7月27日,拜登警告,对美国的重大网络攻击可能导致与一个大国的“真正交火”。

其三,加速核扩军。这致使继美国之后,北约也强烈要求中共参加核军控谈判。9月6日,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在第17届北约年度军备管控会议上,敦促中共加入限制核武器扩散的军控条约。

三大军事动向背后,是中共的穷兵黩武——2027年建军百年目标(具体体现于中共军队建设“十四五”规划,今年是开局之年)。这个“目标”,去年10月的五中全会首次提出,今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32次集体学习,又强调要确保如期实现。

根据新华社对第32次集体学习的报导和近年来中共的一些实际做法,本文对北京当局为确保实现“建军百年目标”而做的部署,作四点解读。

首先,“高度提升”,即“必须把国防和军队建设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加快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这里的要害是“加快”二字。怎么加快法?首要做法是大撒币。去年疫情突起,经济暴跌,中共被迫对GDP增长不设指标,一再强调要过紧日子,但军费开支仍维持了6.6%的增长。今年中共自己知道经济仍困难,把GDP增长目标仅设定为6%以上,而军费增长率为6.8%,首次超过2,000亿美元。以上只是官方名义军费,普遍认为实际军费开支要大的多,具体大了多少各方估计不一,但30%—100%的区间估计应是合理的。事实上,中共军费早已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二十年增长十倍(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数据),2021年军费已超排名其后的第3、4、5国家总和。

其次,“创新突破”,即“要推进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加快战略性、前沿性、颠覆性技术发展,发挥科技创新对我军建设战略支撑作用。”中共认为,现在迅猛推进的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军事革命,在未来10年至20年里,将有决定性的结果,这是弯道超车的历史性机会,抓不住就会落下“代差”。中共在军事科技方面下了血本,想以此带动科技水平的全面提升,达到所谓“自立自强”。这在如下四个领域表现尤为突出:

第一,航空。这是军费优先投放领域,2013-2017年均复合增速10.56%,高于装备费用复合增速9.62%。空军致力于推出歼-20、运-20、轰-20,8月31日,中共空军新闻发言人表示,已“历史性地跨入战略空军门槛”。所谓“战略空军”,就是具备同时战略防御能力、战略打击能力、战略投送能力,典型定义是“空天一体、攻防兼备、信息火力一体,能够以空制空、以空制海、以空制地,全面参与各种作战形式,能实施远程反应”。但发动机技术、空中加油技术等等仍是中共的拦路虎。

第二,航天。中共陆续实施北斗系统、高分专项工程(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探月工程、载人航天空间站、火星探测等等重大项目,来势汹汹,直追美国,欲动摇美国的太空优势地位。

第三,船舶。20年时间中共建成世界最大海军(从舰艇数量上讲),进入“双航母”时代,还有两艘航母在建。2015年《中国的军事战略》白皮书中的海军战略目标还是“近海防御、远海护卫”,2019年的新版国防白皮书修改为“近海防御、远海防卫”,这一字之差,表明要求海军能够远洋独立作战,一个具体目标是能够阻绝美军援台。还有论者提出,随着海上力量不断增长,中共海军目标正向“近海防御、远海护卫,大洋存在、两极拓展””转变。当今中美海军差距甚大,但中共的胃口似乎更大。

第四,导弹。2015年《中国的军事战略》白皮书中,火箭军的战略目标是精干有效、核常兼备”,2019年则升级为“核常兼备、全局慑战”,意思是中共的导弹可以进行核战与常规作战,射程从300公里到1万多公里,从弹道导弹到巡航导弹,火力覆盖所有周边与远洋国家。其中,高超音速导弹是中共的重点发展项目。

此外,中共在核武器(另文专述)、计算机、网络、生物战等等领域,也有重大部署。欲对美国和西方的科技优势,进行全面挑战(可参见笔者“美中科技战已开辟六大战场”一文)。

再次,“统筹推进”,推动战略能力加速生成。即“坚持以战领建,强化战建统筹,做好军事斗争准备,形成战、建、备一体推进的良好局面。”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强调“军事斗争准备”、强调“战斗力标准”、强调“实战化训练”,这在中共军费构成的变化上有所体现。中共军费分三类:人员生活费、训练维持费、装备费用。根据2017年国防白皮书给出的2010—2017年间的数据,2015-2017年训练维持费的增速提升明显,反映出实战化训练投入加大。就2017年而言,中共军费里的人员开支占30.8%,训练与维修占28.1%,装备占41.1%。作为比照,在美国的国防基本开支(也就是说,不包括OCO——海外应急作战,但包括正常海外部署和演习)里,人员开支约占22%,装备采购(包括研发)约占36%,作战、训练高达42%。这表明中共军队的训练力度远小与美国军队。但中共现在推行“军官职业化”改革,需要银子;装备加速更新,需要银子;加强训练,也需要银子;军费就那多,“统筹”实难。

最后,“全局落实”,即“要在经济社会发展布局中充分考虑军事布局需求,在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中刚性落实国防要求,在战备训练重大工程建设等方面给予有力支持,在家属随军就业、军人子女入学、退役军人安置、优抚政策落实等方面积极排忧解难。”这主要涉及到军民融合问题、“军改”的第三阶段——军事政策制度改革问题,以及军队后勤保障社会化等三大问题。这三大问题的解决,又牵涉军队和地方、中央和地方、军队与企业等等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中共高层爱讲一句话:“现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全局落实”到什么程度,当局也说不准。

结语

中共自恃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自负十年内经济规模可能超过美国,自吹已经从“站起来”、“富起来”进入到了“强起来”的新阶段,开始公开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今年以来,中共利用美国政府更迭、拜登上台这个时机,从3月的中美阿拉斯加高层会晤到7月的天津会谈,气势嚣张地向美国提出“两张清单”和“三条红线”,同时以前述三大军事动向相配合,使其全球野心暴露无疑。

这对拜登政府、西方世界和国际社会,既是一个尖锐的挑战,又是一个急迫的警醒——不能再对中共想着怎么合作、抱任何幻想了。

这印证了《九评共产党》的如下论断:“历史的教训是:共产党的任何承诺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证都不会兑现。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