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叶望辉:“9·11”并未改变一切

大纪元专栏作家叶望辉(Stephen Yates)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天是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的20周年。纪念这个可怕的日子,我个人感触颇深。那天发生的事情和自那以后的种种曲折历历在目,一时间五味杂陈。

对我来说,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令人震惊和最重要的一天。那天早上起床后,我急切地想要准备副总统在国会山接待外国贵宾事宜。他将与众议院议长一起主持澳大利亚总理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的联席会议演讲。经济和外交政策是议程上的重中之重,特别是对亚洲和中东的政策。

在与白宫西翼员工核实后勤工作后,我回到了行政办公大楼的国家安全套房。一进门,一名军官就对我说:“先生,你得看看电视上发生了什么。”当我们讨论飞机的类型和如此高层的消防救援的独特挑战时,我们看到第二座楼被撞。我们明白了这是蓄意攻击。随后,整个白宫被紧急疏散。

2001年9月11日,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五角大楼遭到袭击后,急救人员在向火场喷水。美国航空公司77号航班被基地组织(al-Qaeda)恐怖分子劫持,恐怖分子将其撞向大楼,造成184人死亡。(联邦调查局,Getty Images)

当数千名工作人员挤满了17街时,我们得知五角大楼遭到袭击,也听说其它飞机下落不明。我们被告知,极少数被派往总统紧急行动中心(PEOC)的人员应该立即回家。我和同事们一起步行约三英里到国家动物园,第一次有机会通过电话与家人联系,第一次有机会登上地铁回家。

和世界上大多数美国人和朋友一样,我在电视上目睹了那可怕的一天。我女儿当时只有2岁,她问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在电视台意识到并切断直播之前,画面显示尸体砸落在记者身后。我们目睹了破坏、恐慌和损失。我们感到愤怒和悲伤,但大多数人决心在第二天调整过来,重返工作岗位,并尽一切可能保护我们的生活方式,打败这个敌人。

考虑到最近政治的疯狂和两极分化,今天很难想像美国人民,无论左派右派,以及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曾聚集在美国国旗周围(在之后的很多年中,我们一直佩戴国旗领针),向我们的急救人员致敬,并支持我们的军队,因为他们准备履行布什总统的承诺,“撞毁大楼的人很快就会听到我们所有人的声音。”

当时很流行的一个说法是“9·11改变了一切”。在紧接下来的一个时期,它确实改变了一切。

9月10日的优先事项是经济复苏、与俄罗斯重新平衡关系、寻求与印度合作的新机会,以及从克林顿与中共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过渡到布什的“火神”外交政策顾问在2000年竞选期间倡导的“战略竞争”。

“9·11”事件后,全球反恐战争成为所有关系的第一要务,“反(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扩散”跃升到第二位。在基辛格的“现实政治”实践者的眼中,俄罗斯的重要性下降到了中等层面;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上,我们给予印度强硬的支持;而我们对中共的态度又回到了传统思维的温水浴中——寻求合作而非竞争。

当20年后我们回顾这些政策,有证据表明,我们最初的调整和反应确实遏制了对美国本土的攻击,并挫败了主要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扩散网络。不幸的是,对中共(和其它国家)的软弱使得北朝鲜的核能力正常化,并使伊朗的核能力取得重大进展。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重大军事行动中从最初的“震惊和敬畏”不幸地让位于长时间的任务拖延、反叛乱和撤退,并在这个过程中失去了美国公众和大多数盟国的支持。

与COVID-19的“15天拉平曲线”类似,美国与中共合作(而非竞争)贯穿了布什政府随后的7年和奥巴马政府的整个8年。川普(特朗普)政府执政的4年看起来只是一种反常现象,而不是方向的纠正,而美国对华政策现在似乎坚定地回到了“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的轨道上。其首要任务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千禧年协议(而不是挽救美国人的生命或就业)。

在这个重大日子的20周年之际,最大的失败感来源于塔利班新政府的成立,中共在设法损害盟国对美国威慑力的信心,而美国令人生气的软弱使这种新的世界乱局成为可能。

作者简介:

叶望辉(Stephen Yates)是一名分析师,和一名在政治、政策、媒体和国家安全事务等高层和基层有着罕见的经验的从业者。他是总统决策、领导力、国际事务和战略沟通方面的有成就的专家。叶望辉于2001年至2005年在白宫担任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副总统副助理。

原文“9/11 Didn’t ‘Change Everything’”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