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午夜密谋 孙政才夺权折戟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三场晚宴之后,时任封疆大吏的孙政才在秘密房间会见神秘的女客人,午夜讨论如何击败胡春华,成为中国未来最高的领导人。孙政才告诉自己的红颜知己,如果他不当总书记,他也会当上总理。

英国商人沈栋的回忆录《红色赌盘》9月7日出版。这是当代中国财富、权力、腐败和复仇的内幕故事。我看了这本书,里面有很多猛料。

书中讲述了中共最高层惊心动魄的权力斗争。作者前妻段伟红和温家宝夫人关系密切,被温夫人视为干女儿。由此,作者和前妻曾经面对面接触王岐山、习近平夫妇、令计划夫妇、孙政才、贾庆林的女儿女婿、江泽民孙子等等,并因此知道不少高层内幕。今天重点讲孙政才争夺接班人位置、大作皇帝梦,最后锒铛入狱,囚禁终生。

投注江泽民曾庆红两家 孙政才进北京市委

书中很多篇幅讲到前政治局委员孙政才。2017年7月孙政才被抓6周后,段伟红也被国安绑架,4年间杳无音信。这才牵出段伟红前夫沈栋在海外出书、要大爆内幕,中共着急了,安排段伟红露面打电话给沈栋,警告他不要出书。但沈栋没有被吓倒,书籍如期出版。

《红色赌盘》一书披露,2001年孙政才还是北京顺义区区长时,段伟红就投注在他身上。2002年,孙政才把一些房地产项目批给自己的盟友,包括曾庆红的亲属。段伟红夫妇也得到一块土地。

2002年孙政才才39岁,以黑马姿态进入北京市委常委。海外媒体报导,他任顺义区长时,曾给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批出土地,曾庆红时任中办主任、号称江泽民大内总管。曾庆红于是把孙政才推荐给同为江派的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贾庆林把孙提拔为北京市委秘书长。

从那个时候起,孙政才的仕途蒸蒸日上。《红色赌盘》披露,段伟红深度参与其中,确保孙政才能够晋升。曾庆红的关系,是孙政才自己拉上的,但是段伟红全程参与了指导。曾庆红是江泽民的亲信,书中说,江曾两大家族都对孙政才印象非常好。因为当上一个部长有多么艰难,政治局常委都得打好关系,要确保其中没有人阻挡你。

所以,外界传闻孙政才是江曾培养的第六代接班人,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孙政才和胡春华的第六代接班人之争

在温家宝当总理时,段伟红对温夫人尤其巴结,力挺孙政才上位。段认为,这样对温家有好处。温家宝不拉帮结派、不建立自己的人脉,温家未来需要有自己的靠山。

2006年12月,温家宝支持孙政才升任农业部长,使43岁的孙政才成为中国最年轻的两个部长之一。书中说,这么年轻就当上部长,将来会成为中国的领导人。段伟红是幕后功臣之一。

中共官员从不公开透露自己的野心。但是关起门来,孙积极行动。他特别关注一个竞争者——胡春华,两人年龄相近、简历相似。孙和胡两人都像坐火箭一样升官。两人都在2007年进入中央委员会,是那一届最年轻的两个。两人都在2009年成为省委书记,胡春华是广东省委书记。两人都在2012年进入政治局。

胡春华代表团派,也是胡锦涛的门徒,甚至被称为小胡。很明显,他和孙正在为2022年将空出的两个顶级职位进行培养;唯一的问题似乎是谁将担任总书记的最高职位、谁将担任总理的次要职务。

《纽约时报》等外媒当年也分析,胡孙二人将成为第六代接班人。不过2017年习近平去除国家主席连任的限制,阻挡了党内许多野心家的梦想。胡春华也没有当上常委。

孙和段伟红午夜密谋:不当总书记也要当总理

《红色赌盘》披露,孙政才一心想击败胡春华,成为将来的最高领导人。他深夜常常和段伟红在一起商量对策。

很多时候,孙政才在北京有三场晚宴。下午5点是面对下属或者需要他帮助的,6:30第二场晚宴是为他的上级或者同僚预留的,这些聚会处理重要的政治事务。8:00第三场晚宴,是和他觉得更舒服的人一起吃,到了那里,他已经喝醉了,想要找一个放松戒备的环境。

10点左右,吃完最后一顿饭,孙会给段伟红发短信,两人约在一个私人房间里会面,并逗留到午夜之后。书中说,这么晚见段伟红,凸显了孙对她的重视以及他们之间的友好。他们专注于交流:如何帮助孙在中国的政治棋盘上移动他的棋子。

段还注意到,孙是多么紧张。当他在晋升中比胡春华落后几个月时,他一度变得多么担心、多么想赶上。

沈栋在书中还经常发表自己对时局的看法,他是用第一人称叙述的。有的时候用“我们”,即代表他和前妻一起点评中共高层人物。

从2006年成为农业部长那一天起,孙政才就像激光一样专注于向上爬。孙告诉段伟红,只要他不犯错,他将会成为政治局常委;如果他不当总书记,他也会当总理。他的一举一动都盯着那个最高权力的宝座。

“龙袍”和孙政才的皇帝梦

沈栋还否认中共对孙政才花钱嫖妓和受贿的指控,说他不贪恋金钱美色,他一心追逐权力。书中反问,当他可以掌握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时,他为什么要追逐女性或几百万美元?

所以,我看孙政才一直在做皇帝梦。

2018年4月2日,大陆《财新周刊》刊发《段伟红折翼》一文,披露段伟红因为涉及孙政才案被查,证实二人关系匪浅。这篇文章马上被删除。

《财新周刊》2018年的封面故事还写了另外一个女商人刘凤洲重庆沉浮录。刘凤洲和孙政才相识20年,从北京、吉林、重庆一路追随孙政才,组建起商业王国。《财新周刊》说,刘凤洲拿着孙政才的生辰八字找道士算命,算命的告诉她,这个人是封疆大吏的命,还可能更进一步。刘凤洲信以为真,为孙政才“请”了一套“龙袍”送给他。

2017年10月19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中共十九大分组讨论会上,指责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孙政才等人“在党内位高权重,既巨贪又垢腐,又阴谋篡党夺权”。

2018年5月孙政才被判无期徒刑。

沈栋认为薄熙来、令计划、孙政才落马都是中共权力斗争的结果。我看也是这样,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从来是你死我活。毛泽东选的接班人——刘少奇、林彪、王洪文,都不得善终。

现在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孙政才等人,为了上位不择手段。尤其是为了讨得江泽民的欢心,这些人在江发动的镇压法轮功运动中,血债累累。

在孙政才执政时的北京顺义、吉林、重庆等地,屡屡有大规模迫害法轮功的恶性事件发生。

富豪已成为敌人 富豪只是中共的工具

我们再来看沈栋的回忆录。沈栋出生于上海,在香港长大,在美国读书,1997年搬到北京,四年后在那里认识了段伟红。他们成为了商业伙伴和婚姻伴侣。

沈栋在书中对中共的认识是比较清楚的,这也是他最终和妻子分道扬镳的原因之一。他说,中共和富豪结盟是暂时的,是为了全面掌控中国的一个策略,一旦中共不再需要富豪来建设经济、进行海外投资或帮助掌控香港时,富豪们就会成为敌人。

习近平2012年掌权之前,中国就在向不自由的方向发展,习近平只是加速了这种进程。他不仅掌控着党实现对内控制,还向国外输送这种镇压体系。

他说,“我们原以为财富可以促进社会变革,但是我们错了。这是我经历过的最悲伤的事情之一。”

书中说,20世纪70年代邓小平上台时,国家实际上已经破产。邓小平的经济改革并非出于对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的信仰,而是出于必要性。为了生存,党需要放松对经济的控制。即使在90年代江泽民时期,国有企业还在亏本,所以需要段伟红夫妻这样的私营企业家维持经济运转和降低失业率。

2008、2009年之后,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几十年了,国有企业稳定,党不再像过去那样需要私营部门,不再需要放松对经济乃至社会的控制,不再需要资本家们作为经济救星,资本家反而成了一种政治威胁。于是党要再次收紧控制了。2008年,沈栋投资的公司就被迫成立党委。

沈栋认为,中共的本性决定了它的独裁倾向。镇压和控制,就像动物的本能一样,中共只要能做,它就会镇压。

书中还说,中国共产党编造了一个谎言,说它把集体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许多西方人对西方保护个人利益感到不满,他们相信中共这种维护公共利益的幻想。但实际情况是,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革命者”子女的利益服务。他们是主要受益者,他们是经济和政治权力的纽带。

《红色赌盘》这本书还披露了许多高层内幕,比如江泽民家的特权、贾庆林女儿女婿内幕、薄熙来遭胡温习联合狙击被迫下台、令计划落马内幕、中共高层及其子女的特权等等。我可能在其它节目中跟大家介绍。

欢迎点赞订阅。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更多唐青看时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Hn3lcL7mKsVQlE6axBToA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