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崔子钊:中共高压下澳门大陆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3日讯】9月12日,澳门举行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将直接选举产生14位议员,按社团选出12名议员,行政长官在选举结束15天内委任其余7名议员。新一届澳门立法会33议席中,将不再有任何民主派议员。

在台进修的澳门传媒人、《爱瞒日报》前副社长崔子钊日前接受本报《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他从在澳门办网媒到在台湾读书,多年来看到台湾整个自由氛围,跟港澳的差别越来越大。他表示,现在澳门的民主派都被DQ了,游行集会也被禁止了,一些澳门人因此移民到了台湾。澳门还有逾10万人拥有葡萄牙护照,“他可以去欧洲任何一个国家,工作、留学都是没有问题的。”

中共近来推行港澳和广东的“合作区”,他认为,一方面它要借助港澳民事和商事的法律优势,吸引外商投资,发展大湾区;另一面却是“魔鬼隐藏在细节中”,在合作区涉及治安、刑事和国安的案件,会直接套用大陆法律,最终目的是将港澳完全与大陆一体化。

办《爱瞒》亲见澳门自由收窄 报导“民间公投”险遭起诉

“一开始我搞这个媒体的时候是没有问题的,我要批评任何的官员,我要怎样骂政府,甚至我有说很多跟中国有关的事,批评中共,都完全没有问题。”“因为大家很多人、包括我都认为澳门是‘一国两制’的地方,我还有言论自由。”

但是到了2014年, 澳门发生了1989年六四游行之后最大型的“反离补运动”,成功使得政府撤回了“高官离补法案”,“它(法案)包括那些高官离职、卸任了之后可以获得一大笔金额的津贴,以及行政长官退任了之后都可以刑事免责,这是一个很恶的法。”

同年澳门特首崔世安要争取连任,澳门民主派搞了一个民间公投活动,进行民意调查,“澳门没有普选这个事情,但是希望市民也可以参与,就崔世安连任去表达一些意见。”结果澳门政府开始大肆打压这个活动,“那个时候当然没有讲到国安这个概念,它说违反了《基本法》,很严重,对澳门宪政有冲击。”

崔子钊在《爱瞒日报》报导民间公投活动,引起了很多人关注这件事,结果他与一个实习生被澳门司法警察带到了警察局,“司警有一张像片,就说支持民间公投有司警的标志,他就说我盗用司警的标志。”“甚至说要控告我,我在那里被扣留了一晚。事后差不多隔了一年,我才收到检察院的通知,说这件事已经归档了,没有再告下去。”这件事令他开始感受到,在澳门人身自由可能会受到威胁。

他还看到,澳门人并非不反抗,到了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其实让澳门的一些年轻人觉醒了,但澳门当局马上用荒诞的理由禁止了澳门学生们将进行的声援港人集会。“澳门政府很害怕香港那种运动风气会蔓延到澳门,所以它用一个更加高压的手段。”“它当发现有这个思想萌芽的时候,就尽快去扑灭。”“那个集会的发起人,全部都是一些素人,没有政党背景的学生、年轻人。他们甚至之后都是持续被当局骚扰的。”

“还有2019年习近平来澳门,我认识不少的民主派人士或者一些记者,其实在习近平来澳门前夕被要求离开澳门,‘被旅游’一段时间。”

澳门今年又首次以“颠覆国家政权”为由禁止了六四集会,“现在澳门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自由空间,民主派基本上已经是完了,其实是一件很可悲的事。”他又认为公民社会的自由度不断地被收紧,尤其是这两年更为加剧。

澳门中联办用软招抢占媒体市场

崔子钊观察,在媒体方面,澳门一直以来与香港不同,中共没有用文汇、大公这种硬的手段,而是用一些软性招数抢占份额,“它看到我们《爱瞒日报》这些反对政府的媒体在网络上发展的这么好的时候,澳门的中联办就命令澳门其它的媒体,去搞好网络媒体这个工作。”

“所以后来看到澳门的主流媒体,包括《澳门日报》、澳广视,其它的一些小报也好,它们都很积极地去搞网络媒体,想将这个网络(影响力)上升。”

他透露,到今天为止,澳门敢反对政府的只是一些少数网媒,因为澳门的媒体生态相当狭窄,大部分都是亲建制、亲政府的传媒,又受到政府的资助,“政府每年都会给一笔(资金),基本上它们的营运费用是由政府出的,使他们不敢太过于批评政府,所以整个生态慢慢地就收窄了。”

横琴、前海“合作区” 将港澳陆一体化

中共9月5日公布了“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方案,在合作区实行“双主任制”,广东省长、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共同担任合作区管委会主任;澳门主导经济,广东主导社会管理。9月6日,中共又公布了连通深圳与香港的“前海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方案。

崔子钊认为,这些合作区是铺平港澳将来真正回归中国、过渡到与大陆完全一体化的缓冲带,“它里面目标、指标是非常明确的,当澳门移交中共35周年的时候,就要达成一些目标了。”

“以往只不过是一个关卡隔开,过去就是中国,这边就是香港和澳门。现在有更加广阔的缓冲地带,由香港、澳门和广东省,一起去管横琴和前海这些地方。开始将中国的一些制度和澳门的一些制度混合,慢慢地将它趋向同化。”

他认为,横琴已经发展了差不多十年,但在大陆制度下没什么起色,这个方案也是想帮澳门走出“产业单一”的困境,为建“大湾区”谋新出路。“它要借助港澳的法律制度,尤其是民事和商事的法律,吸引外资到这个区域投资;它也设了关税优惠,当一些产业来到琴澳区做一些加工之后,就可以免税的方式进入大陆。”

另一方面,合作区的管理,包括国安、治安、刑事和中共党的建设,全部按照中国大陆的法律和制度。“如果在这个区犯事的话,或者你做一些中共不喜欢的事情,它就可以直接用中国的法律去对付你了。”

崔子钊强调,在合作区涉及国安的案件,会直接套用大陆法律,而不是用澳门的“国安法”,“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魔鬼通常都是存在这个细节里面。”

“现在基本上港澳民主派已经被清除得七七八八,它下一步就是令到港澳一般的市民,对这些政治的事更加冷淡,最终目的就是用各种手段,令到港澳人的思维跟大陆人趋同。”

崔子钊预计,港澳人如果对政治冷淡之后,中共搞这些新区会更加畅通无阻;目前合作区上网基本不用翻墙,但慢慢就会不断的向大陆过渡和变化,“最终目的就是令到港澳都是趋向跟大陆城市一样。”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撑珍珍成为Patreon会员: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订阅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