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重庆前副市长邓恢林跟谁搞团团伙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10日,中共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受贿案,在河北保定中级法院开庭审理。邓被控从1999年到2020年,持续21年,受贿4267多万元人民币。

邓是去年6月12日被宣布落马的。今年1月4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中纪委发布的通报称,邓“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热衷政治投机”。

去年8月18日,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被宣布落马。今年2月10日,龚被“双开”。中纪委的通报称,龚“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造成严重政治危害和恶劣政治影响”。

今年4月9日,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被宣布落马。8月16日,刘被“双开”。中纪委的通报称,刘“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

邓恢林、龚道安、刘新云的共同之处是“在党内搞团团伙伙”。

邓恢林、龚道安长期在湖北工作。邓恢林2015年6月,从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正厅级),调中央政法委工作。龚道安2010年11月,从湖北省咸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调公安部十二局工作。两人在北京有两年的交集。作为同为从湖北政法系统调到中央政法系统工作的高官,既是同乡,又是同行,且都热衷于“搞团团伙伙”,邓、龚很可能是一个“团伙”的。

刘新云是2014年12月,从山东济南市公安局长调任公安部十一局(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的。刘新云与公安部十二局局长龚道安共事两年多,且都有共同的喜好,刘、龚二人可能是一个“团伙”的。

邓、龚与刘、龚,都爱拉帮结伙,很可能搞到一起,形成“邓、龚、刘”三人团伙。

这三人落马前,去年4月19日,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宣布落马。孙是公安部最有实权的人物之一,比他们三人更早调到北京。孙是2008年从上海市卫生局调公安部办公厅的。后一路升官,担任过公安部党委委员、一局(国内安全保卫局)局长、二十六局(公安部610办公室)局长、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港台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

至今,孙力军的案子已经查了一年零四个多月,还没有查结,问题肯定比以上三人大。孙是公安部“大哥级”的人物,擅长内外勾连,呼朋引伴。预计结案后中纪委对孙的通报中,也可能有热衷“在党内搞团团伙伙”之类的说辞。

据重庆民营企业家李怀庆在法庭上讲,当年,他在杭州参加一场慈善活动时,与一帮朋友聊天,有人谈到孙力军手下的贪腐问题。因在场的人中有能直通中南海的,于是,大家建议他将有关情况写信向习近平汇报。不料,这个消息很快被孙力军知道了。孙十分愤怒,决定立即采取报复行动,通过上海市公安局长龚道安、重庆市公安局长邓恢林,将有关人员抓捕。龚道安借此机会,向上海一位企业家敲诈了2亿元。

李怀庆的陈述是在法庭上做的,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笔者认为,这个说法可信度较高。据此,孙力军、邓恢林、龚道安早就是一个团伙的了。

孙力军与刘新云在公安部有两年多的交集。刘与龚道安、邓恢林是一伙的,肯定与孙力军也是一伙的。这就形成了一个“孙、邓、龚、刘小团伙”。

这四人小团伙,除互相照应之外,无疑都想在官职上“更上一层楼”,必然要走上层路线。恰好,这个小“四人帮”有一个“共主”——曾经的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后来的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

孙力军因帮助照顾孟建柱生病的妻子有功获孟提拔重用,成为孟最得力的心腹干将。邓恢林是孟指挥公安系统查办周永康案时与孟拉上关系的。当时,周永康的妻子、儿子、秘书在湖北宜昌受审。时任湖北省宜昌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正是邓恢林。孟当上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后,将邓从湖北调到中央政法委,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邓当孟的“大管家”两年,也是孟最重要的心腹之一。

龚道安是孟当公安部长时从湖北咸宁调到公安部十二局的,先当副局长,后当局长。公安部十二局是专为其他警种提供技术支持的,包括追踪、监听、定位等。龚替孟搞监听、监控,成为孟获取秘密情报的重要来源。龚也因此成为孟的重要亲信之一。刘新云是孟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时调到公安部的,虽晚到一步,但通过与孙力军、龚道安、邓恢林发展“团伙”关系,也与孟串成一条线,成为其得力的“老部下”之一。

现在,邓恢林、龚道安、刘新云的案子在中纪委已查结,并由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三人都“非法收受巨额财物”。预计,孙力军也少不了一项“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中共官场有个说法:“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只跑不送,暂缓使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这是中共官员晋升的“潜规则”。

邓恢林、龚道安、刘新云、孙力军岂能只“非法收受巨额财物?”这些喜欢“搞团团伙伙”、“热衷政治投机”的人,都是官场“老油条”,对钱权交易比谁都清楚,肯定都会向他们的上级送,很可能都会以各种名目向他们的“共主”孟建柱“进贡”。

这样,一个以孟建柱为“圆心”,由邓恢林、龚道安、刘新云、孙力军环绕的小圈子,便形成了。

孟建柱的前任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宣布落马。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之后,周便成了秦城监狱的囚徒。周落马前后,与之有关的政法帮、四川帮、石油帮、秘书帮、亲友帮,全部像过筛子一样,过了一遍又一遍。

但是,从2014年到2021年,七年来,习中央一直在强调“要肃清周永康流毒”。比如,今年9月3日,公安部召开全国公安系统教育整顿工作会议,副部长王小洪在会上强调,要“坚决肃清周永康、孟宏伟、孙力军等人流毒影响”。

笔者以为,虽然习中央口口声声念叨的是周永康,心里想的可能是坐在中央政法委书记位置上的人及其背后的人。因为从1999年至今的22年里,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中央政法委一直掌握在江、曾亲信手中。

从去年7月开始试点,今年2月开始的第一批政法系统教育整顿,今年8月开始的第二批政法系统教育整顿,实际上是一场政法大清洗,目的是将政法大权,从江、曾手中夺到习手上。

这次政法大清洗声势浩大,从中央到地方,已有一大批政法官员落马。但至今为止,没有一位副国级“大老虎”落马。

8月16日,中央政法委、中央政法单位和省级党委政法委、政法单位的教育整顿正式开启,为期3个月,大约到11月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召开前结束。

9月9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办第六次主任会议,再次强调“坚决肃清周永康等人流毒影响”。教育整顿要“动真碰硬”、“走深走实”,坚决防止“前紧后松、下紧上松”。

这些口号叫得很响,似乎这场政法大清洗的最后,还有一个高潮,还有更高级别的“大老虎”落马。

11月中共六中全会前,副国级的孟建柱会被拿下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