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福建莆田防疫物资紧缺?潘石屹现身美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4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9月13日(星期一),亚洲时间是9月14日(星期二)。

今天焦点:病毒外溢称可控,莆田防疫物资紧缺?隐匿传播10天,学校大面积感染;3天4代传播,38天“政治潜伏期”?潘石屹用脚投票,现身美国看球赛;防国人出逃?中共中缅边境埋雷。

60秒新闻

13日上午10点,新西兰国会大厦8楼出现一个可疑信封,位置正好在总理阿德恩9楼办公室正下方。新西兰政府发言人事后证实,信封内没有爆裂物,但是里面有不明白色粉末。

以色列总理贝内特13日与埃及总统塞西进行了会面。埃及总统府声明表示,两人讨论了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关系,以及双边议题。这是以色列总理10年来第一次正式访问埃及。

韩国总统府13日公布了文在寅19日至23日的访美行程。期间文在寅将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并前往夏威夷,参与韩战阵亡者遗骸转交仪式。

英国《金融时报》12日引述知情人消息,中共计划拆分蚂蚁集团旗下支付宝,并强制创建独立的贷款应用。中共监管机构要求蚂蚁集团将“花呗”、“借呗”这两项贷款业务的后台,与其它金融业务分开,并引进外部股东。

13日上午,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附近传出枪响,一名年约30岁的律师薛某在办公室遭到枪击,不治身亡。案发后,嫌疑人抢劫了一辆白色宝马5系小轿车逃离现场,目前已被逮捕。

截止到美东时间9月13日下午1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36万9,827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2亿2,548万2,944人;单日死亡5,600人,累积死亡总数是464万4,220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福建莆田市突然传出中共病毒疫情,将锅甩向了38天前从新加坡入境的一名男子,但是中共的说法当中有不少疑点。

声称“不会跑”的潘石屹,在美国现身了。中共央视画面中显示,他和妻子在网球场正在看球。

莆田病毒外溢 中共称可防可控

本月10日,福建省莆田市突然传出中共病毒疫情爆发,患者均感染的是印度变种病毒德尔塔。当局随即要求采取大规模核酸,非必要不得离开本市。

截止到当地时间今天(13日)下午4点,莆田当局共累计通报了76宗病例。其中确诊病例48例,无症状感染28例。判定共有密切接触者1,577人,次密接触1,865人。其中集中隔离1,693人。

南开大学教授黄森忠向《健康时报》表示,他和专家对这轮疫情初步判断,这波疫情最终感染人数可能会在100-300人之间,属于中等规模。可能在4个星期内,也就是在10月初得到控制。

黄森忠表示,根据流行病学规律和累积的抗疫经验,疫情外溢的“爆雷期”应该在9月19日(下周日)前出现。他认为本地和关联病例的总规模,应该能控制在500宗以内。

中共专家们的这种说法,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武汉爆发疫情初期,中共专家组到武汉调研。随后在1月10日,中共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主任医师王广发对央视说,“病毒人不传人,疫情可防可控。”

可是1月20日,中共又派出御用专家钟南山改口,承认病毒“肯定人传人”。第二天就传出消息,王广发被感染了病毒,正在隔离治疗。

所以黄森忠的这种说法,感觉像是中共又一次再说“可防可控”一样。对中共专家们的说法,我们不能不多长一个心眼。因为很多所谓的专家,其实更像是政治投机者,他们的说法,很多时候是在迎合中共。

实际上,黄森忠在说9月19日可能是外溢“爆雷期”的同时,莆田病毒已经发生了外溢。

中共卫健委今天(13日)公告,厦门昨天(12日)也发现一例患者,是莆田市本土相关病例的确诊患者。这名确诊患者在厦门同安区,是莆田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同安区已经宣布封闭式管理,要求人们只进不出,非必要不得离开。

吁捐抗疫款物 莆田出现物资荒?

除了疫情外溢已经发生外,今天(13日)莆田市官方还有一个反常动作。“莆田新闻”今天转发了一份莆田疫情指挥部“社会捐助组”发出的“倡议书”,呼吁全市各单位、社会各界爱心企业和爱心人士“捐赠疫情防控款物”。

倡议书中给出了两个接受捐赠的单位,一个是莆田市红十字会,另一个是莆田市慈善总会。并且公布了两家单位的银行账号和联系人及联系方式。

呼吁社会捐助抗疫物资,可能存在着两种情况。一个是当局趁机敛财,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当局在发“国难财”,借着疫情的机会,收割一茬韭菜。另一种可能就是当局真的缺少抗疫物资,不得不向社会征集。

哪一种情况更有可能呢?当局公布的两家接受捐赠单位,一个是红十字会,一个是慈善总会。正常情况来说,这两家都应该是非营利性的公益慈善机构。

但是最近几年郭美美事件曝光后,人们已经对红十字会失去了信任。莆田慈善总会同样是有很多丑闻,其中最为社会关注的就是莆田市慈善总会名誉会长黄志贤组建保安团、非法拘禁的问题。

所以从这些情况来看,人们对红十字会和慈善总会,早就不太相信了。也就是说,当局以这两个机构来面向社会征集款物,的确存在着借机敛财的可能性。

但是综合分析,莆田当局向社会征集款物,更可能是抗疫物资出现了紧张状况。也就是莆田市可能出现了抗疫物资荒。

大家应该记得,2020年1月20日当局承认武汉病毒人传人之后,通报的感染数字就翻着跟头往上涨。仅仅2-3天的功夫,武汉各大医院就传出医疗物资弹尽粮绝的状况。有医护人员在社交媒体上向社会求援,希望捐助医疗物资等等。

其中武汉第五医院的一名医护人员直言,“我们已经顶不住了,门诊挤满了病人,24小时都满满的,人都跪在地上求我们救救他们”。这名医护人员说,“医护人员所需的防护服、口罩、面罩等都用完了”,“同事都崩溃了”。

这些场景,相信大家还记忆犹新。而现在莆田的情况,在通报疫情的第4天,也向社会呼吁捐助抗疫款物。是不是莆田市也出现了武汉当时的状况呢?

隐匿传播已10天 学校大面积感染

如果像当局通报的情况,76例患者并不是很大的数字。根据公开资料,莆田市有290万人口,是一个中小城市。76宗病例,对莆田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可在只有76例病患的情况下,莆田向社会呼吁捐助物资。这就让人感到奇怪了。莆田真的只有当局通报的76例病患吗?

今天(13日)的央视新闻也引述中共专家的说法,枫亭镇有2个疫情集中传播点,一个是最早发现病例的铺头小学,一个是镇内协胜鞋场,都是人员密集场所。换句话说,铺头小学和协胜鞋厂是莆田这次疫情的两条传播链。

大陆媒体“快科技”今天(13日)报导,“从官方公布的流调数据发现,最少已有18名小学生感染新冠病毒。”文中指出,“新冠疫情或已经在福建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铺头小学隐匿传播了10天。”

根据莆田官方通报,第一例患者是9月10日发现的,是一位姓林的学生。中共专家判定,疫情源头可能是学生家长林某杰。

对这个说法,我是存有疑虑的,稍后会做一点分析。这里就依据官方的通报情况,先来聊聊第一条传播链,就是铺头小学的情况。

通报称林某杰8月4日从新加坡抵达厦门机场,随即集中隔离14天,随后又在仙游县集中隔离7天。在两次隔离期间,先后对林某杰进行了9次核酸检测和1次血清检测,结果都是呈现阴性。8月26日,林某杰解除隔离,9月10日被检测出阳性。

根据东南网发布的消息,莆田市学校的开学时间是8月30日,9月1日正式上课。也就是说,林某杰在解除隔离回家后的第6天,他的家庭成员林某9月1日到学校正式上课。

到学校报告第一例病患时,林某在学校已经上了10天课。换句话说,林某在学校已经有10天的活动时间,也就是交叉感染了10天的病毒。

根据官方公布的流调信息也可以看出,在检测出阳性的学生患者当中,9-12岁的都有。由此可以判断,病毒已经在这个学校多个年级中传播了,极有可能出现了大面积传播感染的情况。

这只是依据官方通报的情况来分析。刚才我说了,对官方的通报情况,我是有疑虑的。

3天4代传播 38天“政治”潜伏期?

根据官方的说法,从林某杰入境到发病,前后有38天。先是8月4日到18日,入境厦门时隔离14天。然后8月19日到25日,转运到莆田仙游,又集中隔离7天。随后8月26日到9月1日又进行了7天的居家隔离。

直到9月10日被检测出阳性,整整38天。这只是在国内的时间,也就是说,林某杰必须是在登机入境厦门的当天感染了病毒,病毒就潜伏了38天。如果是在新加坡就感染了病毒,那就意味着这个德尔塔的潜伏期更长。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德尔塔病毒具有超长时间的潜伏期。不过这个结论是与目前世界所掌握的德尔塔的情况相冲击的,跟中共专家们的研究结论也是矛盾的。

根据目前全球通报的印度变种病毒德尔塔的信息看,德尔塔的病毒载量是非常高的。澎湃新闻曾经报导,在7月份广东省疾控中心研究人员追踪了62名首批感染德尔塔毒株的患者,并与2020年中共病毒的原始毒株进行了比对。

结果发现,“德尔塔毒株在暴露后4天就能被检测到,而原始毒株在暴露后被检测到的平均时间是6天。这说明德尔塔毒株的复制速度要快很多。更为重要的是,德尔塔毒株感染者的病毒载量比原始毒株感染者最多高了1,260倍。”

文章指出,德尔塔毒株“兼具病毒载量高、潜伏时间短的特点。并且,呼吸道容易存在大量病毒,意味着更多人会在超级传播事件中感染,而且感染后可以更快地开始散播病毒。这就解释了德尔塔为什么会席卷全球”。

这是官媒报导中共专家们的研究情况。而现在莆田的疫情,几乎是“推翻了”包括中共专家们的研究结果。我们究竟该相信哪个说法呢?

事实上,今天(13日)《健康时报》报导的莆田疫情情况,也在佐证着德尔塔病毒传播速度快这个特点。报导中表示,9月10日的6宗本土确诊病例涉及到2个家庭,其中包括3名学生、3位家长,显示病毒已经至少形成了4代传播。

仅仅3天就出现至少4代传播,这个传播速度是相当惊人的,但这是与世界各国的研究结果相吻合。而偏偏当局通报的林某杰感染的病毒,却有至少38天的潜伏期。

我想问一下,这个病毒究竟是真的有这么长的潜伏期,还是说这个超长“潜伏期”是政治需要呢?再深一步说,是不是莆田市的疫情早就很严重了,而林某杰恰好被当局选定为“背锅”人呢?

有位网友提出了一个问题:扬州之后,福建陷落了,下一个是谁呢?为什么每次中国传出疫情,都是境外输入呢?这个问题,我觉得值得每个人认真思考。

“疫情规模不会小” 中国鞋都遭冲击

我们再看莆田的另一条传播链,就是协胜鞋厂。《每日经济新闻》报导,目前协胜鞋厂发现了至少12名患者。

一名协胜鞋厂负责人今天(13日)对“红星新闻”表示,鞋厂已经有多人感染,鞋厂内所有员工都已经在酒店集中隔离。

一位莆田市民向“澎湃新闻”表示,协胜鞋厂是莆田市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鞋厂,在枫亭镇有多个厂址,每个厂区都有不少员工。这位市民说,目前不清楚确诊患者是在哪个厂区上班,但无论哪个厂区,人数都不在少数。

莆田是中国有名的鞋都,去年鞋企业总产值超过千亿,年产成品鞋超过13亿双。据媒体报导,莆田现有制鞋企业四千二百多家,承载着五十多万名从业者。

我们不清楚莆田这些制鞋企业之间,平时是否有交叉互动。如果同业之间有往来,那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情况。据当地媒体报导,目前整个莆田市大部分鞋厂已经停产了。

一位匿名的某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莆田市仙游县的隔离管控措施和社会治理水准都远远不能和大城市相比。

这位大学教授说,“从目前情况判断,这次疫情规模不会太小”。就像今年的石家庄疫情,发现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一定程度的隐形传播。

我还是重复以前说过的话,不希望感染数字继续扩大。但是中共太不透明,通报的情况非常令人可疑。莆田的疫情究竟有严重,目前我们没有更多的资讯可以提供给大家,希望有知情网友向我们爆料。

同时我也提醒大家,中共的宣传千万不能相信。相信了就上当了,可能后悔都来不及。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希望大家擦亮双眼,保持一份内心的平静和善良,也保持一份头脑清醒和理智,这些或许能带给您一些帮助。

我请大家别相信中共,也许会有人反驳。但实际上,不只是我在说,很多人都看清了这一点。只是有的人不敢说,但他们的行动却证明了这一点。

潘石屹用脚投票 现身美国看球赛

昨天(12日),大陆社交媒体上热传一张央视体育频道的画面截图。画面的人不是别人,正式曾经公开表态“不会跑”的中国地产富商潘石屹夫妇。

这个画面,是9月11日央视转播美国网球公开赛的截图。潘石屹和妻子张欣坐在观众席上,正在观看“2021年美网女单决赛”。而这个时间,正是美国黑石集团终止收购SOHO中国的第二天。

大家知道,从2014年开始,潘石屹夫妇就开始出售上海、北京的地产。3年前,有媒体曾报导,这对夫妇已经在美国购置了产业。所以有不少媒体和网民认为,潘石屹已经萌生了退出中国市场的想法,关于潘石屹准备“跑路”的说法甚嚣尘上。网上“别让潘石屹跑了”的声音一直不断。

为此潘石屹在2019年11月,针对“跑路”的传闻还做出一个回应。他当时说“不要听信谣言,我不会跑的”。

“不会跑”言犹在耳,现在潘石屹夫妇却现身美国球场。我不是批评这对夫妻跑路不对,说真的,我倒是挺佩服这对夫妻,能够放下偌大的产业逃到国外,逃离中共统治的中国。

我估计,在中共“共同富裕”等等新政策之下,潘石屹夫妇应该不会再回去了。再回到中共统治的中国大陆,那等于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我不清楚潘石屹夫妇对中共是否有足够清晰的认识。但仅从舍弃巨大产业、逃离中国这一点,至少表明他们对中共的极度不信任,否则不会用脚投票。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大家一定要认清中共。不一定非得说出口,但是心里一定要跟中共划清界线,唾弃这个恶魔,这才是保命的第一味良药。

防国人出逃? 中共中缅边境埋雷

再跟大家说个事,9日,缅甸果敢自治区行政管理委员会发出一份通告。告知全区民众,从9月1日开始,中缅边境的中方一侧开始“排雷作业”,听到轰隆声也不必惊慌。

通告中表示,缅甸果敢当局与中方交涉后,中共从9月1日开始拆除地雷了。通告称将一直持续到10月31日,为了避免发生意外,不要靠近排雷区域。

这个消息其实反向证明了一个问题,就是中共曾经在中缅边境的中方一侧埋过地雷。以前听说过中共在云南的中缅边界地区架设铁丝网,也在推特上看到过相关的影片。但是中共在中缅边界埋地雷,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偷渡到缅甸,但可能不会太少。可能是人数比较多,中共有点管不过来了,然后就用地雷阻止人们的出逃。如果不幸被炸死炸伤,那在中共看来也只能是自认倒楣。

大家知道,地雷属于战争武器,国际公约规定,地雷不能在和平时期使用。1999年《全面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中规定,禁止生产、发展、使用、储存及买卖反人员地雷。

中共却在和平时期,针对本国民众使用地雷,阻止人们偷渡出国。你能想到中共的邪恶吗?它用军事武器来对待本国民众。中共从不反思自己的问题,不想想为什么人们要逃离它的统治。它只懂得用更加严厉、更加残酷的手段,封闭人们的出逃途径。

自由亚洲报导,中共早前在云南中缅边界建起了一条上千公里长的铁丝网隔离墙,以阻止偷渡。后来又在云南省镇雄县南伞镇的边界地区,埋下了具有一定杀伤力的地雷。

推特账号“缅甸果敢”表示,中共从2020年1月开始,就在中缅边境中方一侧开始埋设地雷了,据称是防止人们偷渡。消息披露说,大部分的边境线段有数十个雷区分布,也出现了偷渡人员和边境民众的牲口被炸死炸伤的情况。

《真实中国》画展

谈到人们逃离中国大陆的问题,在接下来《真实中国》画展这个板块,就为大家展示一幅大陆网友的作品《100°C的开水》。创作者是旅居海外叫做“期望”的朋友。

画面的左半部分有一个挂载线上的笼子,笼子上面有中共镰刀斧头的标志,代表着这是中共的铁笼。里面关着一些人,网友表示这是“洗脑转化培训班”。

画面的右半部分有一个横眉立目、眼睛瞪得圆圆的人。这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桶,刚刚把桶里100°C的开水泼向铁笼里的人。泼出去的水是红色的,也带有中共镰刀斧头的标志。

这个人泼开水的同时说,“想不想尝尝开水倒在身上的滋味?说你们教会带领是谁?”

网友在文字中表示,中共对被关押者的酷刑折磨非常严重,采用的手段都是非人手段。而遭受酷刑的人,通常都是善良人和普通民众,包括法轮大法修炼者、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维权律师、新疆维吾尔人、藏人等等。

网友表示,希望通过这幅画,能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关注那些至今被非法关押在中共洗脑班和监狱中的善良人。

《100°C的开水》。(《新闻看点》读者提供)

谢谢期望能够带给我们这样的一幅画作,也真实地反映着中共的邪恶,可以让人们关注到仍在中共铁蹄之下遭受酷刑折磨的人们。既反映了事实,也揭露了中共的邪恶。

这正是我们举办《真实中国》征画活动的初衷。我们就是要通过大家的画笔,呈现出中共的邪恶,以及在中共暴政之下人们的生活状况。大家尽可能地发挥才智,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真实的中国表现出来,那就是非常好的作品。

我们不是要求大家有多高的绘画技艺,也不是要求画作必须面面俱到,那是不可能的。中共的罪恶,绝不是一幅画能够容的。所以大家可以根据一件事来创作,以点带面来反映问题。

希望大家都来参与,在解体中共的路上,不能没有你!

大家的作品请寄送到我们的爆料邮箱xwkd2017@gmail.com。我在节目中会进行展示,然后上传到优乐客网站。大家如果想看以前的作品,可以到优乐客网站去观赏,为您喜欢的作品点赞。

另外大家在投稿的时候,请介绍一下您的画作内容。因为我发现,有一些作品画得很好,但是有一些创作元素,我们不能准确把握作者的用意。所以需要大家做一些说明,这样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作品所表达的意思。

如果您的作品是在别人作品之上进行的二次创作,请一并说明原作出处。这样既是对原作者的尊重,也避免我们出现侵犯版权的问题。

******************
很多大陆人都听说过“双枪老太婆”这个称呼。在中共宣传的版本中,至少有3个原型。而且中共把“双枪老太婆”宣传成了“坚定爱党”的人物。但实际上,“双枪老太婆”非常反共,而且最终是死在了中共手上。

在今天的红朝看点,跟大家聊聊真实的“双枪老太婆”。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的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且在视频下方与我们分享您的观点,同时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看到我们,听到我们的声音。

感谢您的帮助与收看,再会。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