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在印度洋扩张的野心

大纪元专栏作家Amrita Jash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为了进军印度洋中共政权在其新铁路线中找到了一条穿越缅甸的替代路线,这是连接中国西部与印度洋的第一条铁路线。

由于缅甸是陆桥,这条铁路线将允许中共建设一个从西南云南省经缅甸到印度洋的战略网络,为贸易和能源进口提供一条安全通道。由于其95%的贸易和80%的能源进口都通过印度洋进入马六甲海峡,中共对霍尔木兹海峡(Hormuz)和曼德布海峡(Bab el-Mandeb)等海上瓶颈感到焦虑。因此,北京希望在其地缘政治愿望中增加这样一个海洋因素,以维护其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战略和不断增长的利益。印度洋是中共大国愿望的新极限。

中共的海上扩张建立在远离其海岸的“公海保护”的新视角上。中共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旨在加强与东南亚和印度洋沿岸国家的海上连通,这也激发了北京在印度洋的野心。中共潜艇在印度洋的存在以及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缅甸等国的港口建设,增强了这一愿景。

此外,中共还与印度洋伙伴进行了联合海军演习。例如,2019年12月,中共与俄罗斯和伊朗在印度洋和阿曼湾(the Gulf of Oman)举行了为期四天的联合海军演习。2020年1月,中巴两国在卡拉奇(Karachi)举行名为“2020年海上花园”(Sea Gardens 2020)的大型海上联合演习,在阿拉伯海北部举行实弹演习。

传统上,北京的战略重点主要集中在太平洋地区。然而,随着国际焦点转向印度洋,北京也转移了焦点——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3年印度洋蓝皮书就是例证。蓝皮书虽然不是官方政策,但标志着中共政府首次试图阐明其在印度洋的新兴趣和战略。

文件提到,过去,“中(共)国的印度洋战略是建立在‘温和’和‘维持现状’的基础上的,但国际关系不断变化的动态要求中(共)国在该地区事务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2015年的白皮书进一步证实了北京的扩张野心。它强调解放军海军需要将重点从“近海防御”转向“近海防御”与“公海保护”相结合,构建一个综合性、多功能、高效的海上作战力量结构。这不仅表明北京在印度洋上加强了军事活动,也显示了其保护海外利益和在该地区航道的“蓝水野心”。

正如白皮书指出的,对印度洋的关注显示了北京的新视角,“必须摒弃陆地大于海洋的传统观念,必须高度重视海洋管理以及保护海洋权益。”这反映了中国安全范围从国内安全和领土完整扩展到境外到远洋。

这种观念变化增加了中共海军在印度洋地区更加高调的可能性,包括向盟国提供军事装备,并在沿岸国家建立军事基地和商业港口。从一些项目中可以看出中共的行动计划,比如中共与“全天候盟友”巴基斯坦合作建造高科技军舰;中共唯一的海外军事基地就建在吉布提(Djibouti);巴基斯坦的瓜达尔(Gwadar)和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Hambantota)战略港口已经与中共军舰和潜艇实现对接。

巴基斯坦和缅甸被确定为中共进入印度洋的两个门户。巴基斯坦提供直接进入霍尔木兹海峡的通道,缅甸则通过孟加拉湾进入。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如中巴经济走廊和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就是例证。

随着这些项目的推进,中共进军印度洋,大大破坏了地区的稳定和力量的平衡。但是,北京在维护其在该地区的切身利益方面面临重大挑战,包括印度的战略地理存在、美国在印度洋地区的军事优势,以及最重要的是,各国都越来越强调保持在四方框架(the Quad framework)下的印度-太平洋愿景。(注:四方指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

在印度洋,中共政权的大国野心实现不了,因为,与印度等国家相比,中共不是该地区的主要参与者。

作者简介:

Amrita Jash博士是新德里陆战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Land Warfare Studies, New Delhi)的研究员。她曾是剑桥大学政治系的帕维特研究员(Pavate Fellow)。她拥有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中文研究博士学位,并撰写了《中国军事战略中积极防御的概念》(v)(Pentagon Press, 2021年)。她的推特是@amritajash

原文“China’s Quest in the Indian Ocea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