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陕西考察 千亿大案再引关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4日讯】习近平13日到陕西省榆林市考察,使当地一桩千亿矿权案再次受到外界关注。该案控告时间长达十几年,牵扯中共官场,陕西省前省委书记赵正永、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都被实名举报。

习近平考察千亿矿权案爆发地

中共党媒新华社9月14日报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3日到陕西省榆林市考察调研,先后考察国家能源集团榆林化工有限公司、米脂县银州街道高西沟村、杨家沟革命旧址,了解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推进水土流失治理和生态文明建设等情况。

习近平突然到陕西省榆林市考察,引起外界关注。榆林市煤炭资源丰富,曾发生一桩牵动官场的千亿矿权案。

千亿矿权案牵动中南海

在习近平到达榆林市之前,自由亚洲电台9月9日报导,当天上午,陕西千亿矿权案当事人赵发琦,被控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和单位行贿罪,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举行闭门庭前会议。

这是赵发琦在2019年初失踪、被秘密羁押后,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他拒绝认罪,并指控办案机关程序违法。

知情人罗先生透露,负责该案审理的原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案,和赵发琦案几乎是同步的,“王林清8月30号还是31号要开那个庭前会议来着,好像后来没开”。

自2006年起,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发琦,为一个价值千亿的媒矿矿权归属,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打了十几年官司。

赵发琦曾实名举报陕西原省委书记赵正永、省长袁纯清等人强行将涉事媒矿矿权转卖给他人获利,他因此案一度入狱。

2018年底,负责该案的高院法官王林清,与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曝光“千亿矿权案”卷宗在高院被丢失事件。

崔永元在网上发布最高法院相关副卷材料,揭露最高法院有“内鬼”,窃取了千亿矿权案卷宗。并指此案未审先判,是来自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指示。

法官王林清实名举报周强干预该案审理,他3次发视频,讲述该案二审卷宗消失的前后经过,并详细讲述了周强干预案件的整个经过。

千亿矿权案的原告赵发琦也透露,周强一直在操纵这个案子。

事件引起舆论轰动,2019年1月8日,中共政法委联合纪委国监委、最高检、公安部等机构介入调查。

2018年底,负责“千亿矿权案”的高院法官王林清,与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曝光案件卷宗在高院被丢失事件。(网络截图)

崔永元后台“剪裙边”遭反扑

崔永元曾对外界直言,自己有后台,而且后台特别硬,硬到你想不到!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曾撰文指出,崔永元当然有后台,否则,在网络管控如此严密的今天,崔却能在长时间里,用自媒体爆料剑指副国级高官,没被删帖封号,也没被喝茶失踪,如果没有极其强大的后台在保护、在支持,怎么可能呢?

胡平推断,崔永元后台可能出自中共最高层,出自习核心,出自习近平派。

不过,事件在曝光一个月后,突然发生大逆转。2019年2月22日,联合调查组公布结论,认定王林清“监守自盗”,偷盗卷宗是为了发泄对单位的不满。

当天,王林清突然上央视认罪,承认卷宗是他本人偷的,引发外界巨大质疑。随后,崔永元也被噤声。

胡平分析,习近平派系原本想通过崔永元爆料千亿矿权案“剪裙边”,揪出周强背后大老虎,结果引起高层官员人人自危,招致他们共同抵抗。迫使习派不得不做出让步。

时政评论人士周晓辉认为,崔永元的后台挑战江派掌控的政法系,王林清的“认罪”、崔永元的被噤声,都是江派政法系反扑的直接结果。这样的局面,完全是可以预料到的,只要江、曾不除,搅局就不会罢休。

目前,政法系统正遭到大清洗,习近平此时突然考察“千亿矿权案”敏感地榆林市,再度引发外界关注。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链接:千亿矿权案余波难平 赵发琦失踪2年拒绝认罪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