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加州罢免纽森投票 美国政治正在重新平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4日讯】《有冇搞错》。9月14日。

今天,加利福尼亚州有一场投票活动,就是加州对州长纽森(Gavin Newsom)的罢免投票。对加州来说很重要,对美国的未来,可能也很重要。

加州罢免州长投票,去年就开始运作了,到今年3月中,加州“罢免纽森2020”(Recall Gavin 2020)运动,征集到了总共210万个签名,远远超过了150万的征签门槛。这次加州罢免州长的民间签名,据说比美国历史上任何一次民间请愿活动的签名都多。

我们先看一下具体的情况,加州现在大约有2100万登记选民,上次州长选举,也就是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加州的投票率大约七成一。如果这次也按照七成的投票率计算,就是有1400多万人投票,需过半数(50.1%)的选民投下赞成票,也就是说,大约700万张赞成罢免的投票,就会结束纽森的州长生涯。

2018年是美国全国性的中期选举,不但包括部分州长选举,也有全部的国会众议员选举,和三分之一的参议员,所以投票率会比较高。这一次只是罢免州长和选新州长,所以投票率或许没有那么高。

如果这次投票率是50%,那就大概有1050万人投票,500万多一些的选票,就可以决定纽森的前途了。现在,罢免的公民签名人数有250万,也就是说,如果投票率五成的话,罢免方已经拿到了需要票数的一半了。

抛开党派和意识形态的立场来看,这次加州州长纽森,大概真的有点凶多吉少了。

纽森和加州民主党称,这是一场由党派主导的罢免,并说签名的民众是“一群共和党人、阴谋论者、反移民的川普支持者”。他们在举办的造势活动中称要保卫加州民主,指责这次罢免是川普和支持者的阴谋。

不过,大部分参与罢免活动的人说,他们都是加州的草根,称加州的人民,要夺回我们的州。有统计说,38%征集到的签名都来自民主党人。

根据Weasel Zippers网站3月16日发布的一份调查表截图显示,来自洛杉矶县支持罢免纽森的签名中,有高达52.45%的签名来自于民主党选民、24.95%来自于无党派选民,仅有17.15%来自共和党选民。

洛县一位征签义工吕女士对大纪元记者说,她在几个月的征签中发现,走出来签名支持罢免纽森的选民中,已不分党派、族裔或年龄。她说,她就遇到过很多次,很多人签完名后,还会说一句“其实我是民主党人”。

据美联社的报导,当地大学研究机构调查说,纽森在这次罢免投票中可能会过关,但这些民意调查没有具体数据。

纽森是北加州人,据说他小时候有阅读障碍,所以小学换了几个学校,后来在高中棒球打得不错,拿到奖学金上了圣塔克拉拉大学(Santa Clara University),他读的是政治学,毕业后做生意,然后在旧金山参加政治。2004年他选上旧金山市长,推动同性婚姻一举引起注意,也算是一举成名吧,因为那时候加州法律还禁止同性婚姻。2018年参加州长选举当选。

纽森是美国典型所谓进步派左派州长之一,另一位是俄勒冈州的凯特.布朗。

这一次的罢免活动,是从去年6月开始的,北加尤罗县一位警官发起了“罢免纽森”运动,原定在11月7日前,必须征集到150万个有效签名,才能启动罢免纽森的公投。但是因为疫情,法官裁定可以延长到今年。

结果,而就在同一天(11月6日),纽森被拍到在纳帕谷一家著名的米其林三星级法式餐厅与多人一起围坐用餐。照片上,包括纽森和他妻子在内的约十人,均未戴口罩,更没有保持他时时要求加州人必须遵守的“6英尺社交距离”。

因为加州严厉限制疫情期间的外出用餐,甚至有与亲友一起用餐时,“在每次张嘴吃饭的间隙应该戴上口罩”,也就是要戴着口罩咀嚼。本来大家就非常生气,认为这太荒唐。结果州长你自己不戴口罩,还和超过限制规定的人在餐厅围坐用餐,加州人怒火一下都被激发了出来。

当然,加州人要罢免纽森,不是因为外出吃个饭这么简单,有很多的理由。

《罢免纽森》一书介绍说,加州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但加州在美国“贫困率最高、房价最高、道路和桥梁最差、贫困学生教育最差”。全国几乎一半的无家可归者在加州,而高达53%的居民想离开加州。去年12月的人口统计数据显示,加州在其一百多年来的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人口减少。近三分之二的人表示,今天在加州长大的孩子会比他们的父母过得更糟。

今年6月,加州政策中心的分析师布兰登.里斯托夫(Brandon Ristoff)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去,加州是每个人都想去居住的地方,但现在加州已经成为一个人们想要离开的地方。”

加州采取一系列极左的政策,首当其冲被影响的是企业。加州共和党主席杰西卡.帕特森(Jessica Millan Patterson)今年3月说,疫情爆发以来,有超过1.9万家企业已经关闭,数百万加州人失业。

疫情期间有一些小企业主抵制政府的经济封闭禁令。今年4月,位于洛杉矶县的一家叫锡角宅(Tinhorn Flats)的餐馆因在疫情期间坚持为客户提供户外用餐而被强制关闭。餐馆老板的儿子卢卡斯.勒佩坚(Lucas Lepejian)6天内接连三次被捕。

勒佩坚第三次逮捕被释放后第二天,该餐厅发布了一张配图图片。在图片中,囚犯一边感谢加州州长纽森,一边开心走出监狱(指纽森提前释放囚犯的政策),而小企业主则被带上手铐关进了监狱。

还有教育问题,这对华人来说非常重要。

2019年8月学校开学后,加州政府依据2015年生效的《加州健康青年法案》(AB329)出台的六套新版性教育教材,被各个学区采纳。这些教材告诉孩子,你是男是女,不是由你的生理性别来定别,而是凭自己的感觉而定的。还有“堕胎比生孩子还安全,不会造成身体伤害”。

去年8月,加州为变性人设立1500万美元基金,为未成年人提供青春期阻滞剂、性激素以及变性手术。12、3岁的孩子,如果你觉得自己应该是女孩或者男孩,不用家长同意,可以找社工,政府给钱做变性手术。

还有社会治安,加州是越来越差。被偷被抢了,只要少于950美元,警察根本就不立案。

再有就是游民,也就是无家可归者问题。今年5月,纽森新推出了一个1000亿美元“经济复苏”计划,其中拟拨款120亿美元,也就是十分之一,用于改建现有建筑,安置游民。加州游民却越来越多。根据美国住房及城市发展部(HUD)今年3月份发布的报告,2020年,加州游民人口超过16万,而全美国大概有58万,美国三个无家可归者,就有一个在加州。

洛杉矶的威尼斯海滩曾是全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如今却充斥着游民帐篷,附近的沙滩上经常会发现毒品注射器针头、粪便和其它丢弃的危险物品。如今该地区已被两个相互竞争的毒品帮派占据,这些帮派兜售毒品。

纽森大学毕业从事政治,大麻合法化是他的第一个诉求。左派政治家认为,大麻合法化,可以减少毒品犯罪。但加州在大麻全面合法化后,不仅没能遏制非法大麻的种植和交易,反而让非法大麻有了掩护,加州也沦为全美的非法大麻种植基地。其它毒品泛滥并未减少,反而日渐增加。加州政府为游民提供大麻,甚至其它毒品替代物,可以说是加州游民人数近年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

加州高税收、高监管、高福利的社会主义政策,正在赶走更多的企业。加州大批企业出逃,包括特斯拉。加州曾经是美国人的创业乐园,北边有硅谷,南边有好莱坞,也就是说,加州北部是以硅谷为核心的高科技创业圈,而南部是好莱坞为核心的文艺创造的区域。但现在已经江河日下了,这两个创业区能维持多久,恐怕非常悲观的。

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加州通过了所谓AB5法案。这个法律严格限制合同工的定义,使得很多加州的小企业无法继续雇用合同工,也导致很多希望灵活工作的加州居民无法再以合同工方式受雇工作。

简单来说,AB5法案,就是要求把所有为企业工作的人都当成雇员,而不是合约形式的自由职业,除非企业从几个方面证明这一点。大家知道,大部分创新创业企业,企业的结构开放都非常重要,因为创新创业没有样板,所有的创造都是自由组合来进行试验,其实就是试错的过程。最后试出一个对的模式,然后找到利润点,最后形成产业化。这种孵化的过程,大量依靠自由职业组合。所以在我看来,AB5法案,基本上就是杀掉创业的一个法案。

旧金山原市长布朗,在加州一个媒体上写专栏,结果被AB5法案挡住了。这个媒体必须把布朗市长当成雇员,那么就要提供医疗保险、社会保障等等,还要维持最低收入水平,所以企业成本必然大增。媒体当然没办法,只能停止布朗的专栏了。布朗是纽森的恩人,帮助纽森在政治上发家的,所以布朗派人和纽森沟通,结果纽森搞了一个豁免,媒体可以不照这个来了。布朗可以继续写他的专栏了。

AB5使几百种职业的无数加州人,从作家、音乐家、笔译和口译、到教育工作者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甚至包括生日魔术师和商场圣诞老人之类的人,都无法在加州谋生。许多全国性公司在他们的工作申请中明确地说,无法与加州的自由职业者合作。

2020年初,《罢免纽森》一书的作者,凯文.基利(Kevin Kiley),把因AB5法案而导致职业生涯被毁的加州人的遭遇编成一本书,并将副本送给了州长纽森和立法会的每一位立法者。基利说:“我在1月29日组织了一次集会,数百名独立承包商从全州各地前往加州州议会大厦,我不是要谴责州长,而是想呼唤他的良心。”

基利说,“在我们的历史上,从未有一项立法这样粉碎如此多的人的生活,动摇我们多元化社会的基础。”现在,几乎没有一个行业没有受到伤害。最受AB5破坏的是最脆弱群体:老年人、看护、学生、单身母亲、残疾人、有健康问题或心理健康需求的人等,他们都依赖于独立的工作。

基利说,AB5是特殊利益集团撰写的,该法案的目的是消除劳动力中一个庞大的非收入部门:其薪水不受工会会费影响的独立工人。因为自由职业者,通常不会加入工会。

基利说:“一旦大批自由职业者成为正式雇员,加州的工会组织就会多几十万会员。”所以,胡佛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李.奥哈尼安(Lee Ohanian)称,AB5,其实是纽森对工会支持他的一个“巨大的政治回报”。

但AB5如此糟糕,很多民主党人都看不惯,包括纽约州刚刚辞职的库默(Andrew Cuomo),他拒绝纽约提出同样的法案,因为这个法案肯定摧毁就业和经济。

9月14日的罢免投票结果如何,要看加州人的选择。民主党认为投票率越高,纽森逃过罢免的希望越大,但因为很大比例的民主党支持者也支持罢免纽森,这个估计未免过于乐观了。如果超过一半的选民支持罢免,纽森就必须下台,但选民也需要在46个接替州长的候选人中选一个。

所以,这可能出现一个问题,就是新州长可能只有百分之十几二十的支持,但却赶走了有百分之三十甚至四十支持率的原州长。现在加州民主党反对罢免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一条,但反过来看,难道不是极左翼的民主党在加州系列政治试验的一次大失败吗?

石山简介。(香港大纪元)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