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六十一回 太极图殷洪绝命

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上回主要是谈马元。朋友说:“那时候哪有藏传佛教?”

那时候是没有藏传佛教。马元是被道人带走了。藏传佛教是后来的宗教,而任何一种修行方法可不是人知道了才开始的,我觉得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而且真正修行的方法几乎百分之百不被人知道。所以朋友问这个问题就凸显出:人以自己为中心——就失去了事情真实本来的那一面。

其实,无论石矶娘娘也好,马元也好,因为《封神演义》是在讲“道”,所以在道的大系统当中什么都有。换个角度来讲,也就体会到:为什么《封神演义》的出现,等于是对仙界的一次大清洗!

为什么通天教主最后是被他师父带走了!从此世间没人知道通天教主。其实就是这么个故事。

在通天教主门下当中有着不同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修行。所以第六十回描绘马元的那一段,就是讲述他根本入错门、做错了事情,尽管他在修,又修了很长的时间。其实,告诫了今天的人:什么叫“入错了门”……其实出事情都源自于个体者的贪婪。

遏制自己的贪心、欲望!我还是那句话:色欲是最要命的。渗透的是情的衍生,衍生在人的这一块肉体上,所以肉就是恶的。

真正修行的人是一开始真正遏制自己以肉身为基础的一切,你只要能忍住,你生命的本来;你的元神的本来;你的轮回转世的本来就已经在那儿了。所以你不用去寻找你元神,你只要遏制你的贪欲——围绕着色与欲衍生的一切——今天人存在的一切,你追到根上,就是这个。

但是当你加到六道轮回当中的时候,包含着“天、地、人”的时候,就变成了“情”——七仙女下凡、青蛇、白蛇、猪八戒都是因为这个,有一个算一个。如果细查,大家就能从中品出来……

……现在大家的生活方式将在这次大疫情中出现根本上的改变,所有连锁的东西,比如说:联合国、联合国卫生组织……只要是打破国家的、打破个体的、摧毁个体存在的东西,甚至很多连锁店都将被摧毁,没了!

为什么?

回归人单纯的本来,回归每一个个体者的尊严。

慈航设计灭殷洪 赤精子难割师徒情

诗曰:
太极图中造化奇,仙凡迥隔少人知。
移来幻化真玄妙,忏过前非亦浪思。
弟子悔盟师莫救,苍天留意地难私。
当时纣恶彰弭极,一木安能挽阿谁。

“太极”造化了一切。仙就是仙;凡人就是凡人,他们的差别是生命境界的隔离,是根本性的隔离。一个普通的人,生活在肉体上,当他还没“隔离开”的时候,他根本无法体会到“人以元神为基点”时的那份玄妙。

玄妙在于无中、净中——无跟空的概念——人欲望的一切对他都是不存在的,这时候这个人的身体就是一个完全净化后的身体,人叫肉体,其实已不是肉体!所以,这样的分隔,是不可跨越的。

他的不可跨越就像水跟油一样的,往水里倒了油,在人的眼睛里,你怎么看都是液体,但是水没有力量穿越油的层面,而油也没有力量再进入水中。

你得有师父,而在师父的呵护,在你的境界提升中,你不会再往下跑,在一个时间段里,你不会坏掉。所以我以为:不到一定境界,根本不知道水跟油的概念——你没有使得自己就像油一样完全浮在水面上的时候,你如何去谈及那一份玄妙呢?

“移来幻化真玄妙”,是指太极图展现出来的那一份奇妙。那“忏过前非亦浪思”,这里是讲:过了那个时辰就没有了!因为殷洪是被太极图毁掉的——化成灰烬。当你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就完了,时辰到了就完了,再也没机会了。

做弟子的如果他下了誓约,毁掉誓约,如果师父救了,叫“逆天理”。我觉得这对很多宗教中的人;你有信仰追求的人,都是个借鉴。这是《封神演义》,但是他讲述了一个道理:“弟子悔盟师莫救,苍天留意地难私。”——天慈悲,地不容!天、地、人的概念。

修行的人拜师学艺也好,反正你不是师父,所以只能对弟子约束,谈不上师父会怎么样——那是师父的事,不是你的事。你也没资格去谈师父。弟子也是人,师父也是在人的层面,而“地”在人与天之间,是不能跨越的。

“三界”讲述的是太阳系,那二十八星宿可以说是三界里面的天,来烘托三界的存在。人跳不出三界,跳不出金、木、水、火、土“五行”运行。七曜日,七颗星星(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日、月)围绕着地球,实际上是围绕着地球上的人。无论你看得着什么星座,但是你跳不出去。

当时,纣王的恶到了极点,也就没有饶恕的概念。

我以为:在当时的背景之下,商纣已经罪大恶极,天理不容。殷洪作为他的儿子,或者他师父的一个怜悯、一个私心,是无可能去逆天意而做什么:去想挽救谁、拯救谁,这是不可能的——一木安能成大厦?

就像释迦牟尼佛的大弟子大迦叶,看到自己家乡的人要遭难,他想去救,那是没用的。其实在那个故事里面有着大迦叶的问题,看起来是怜悯,实际是情思未了。当大迦叶伸手要去救他家乡人的时候,就是他的苦难所致,他的修行根本所在。我个人觉得就是他的情感没去掉。

话说马元追赶子牙,赶了多时,不能赶上。马元自思:“他骑四不像,我倒跟着他跑?今日不赶他,明日再做区处。”

那马元,如果他有那么大道行,脚丫这么跑……不可能的。所以《封神演义》故事里面暗含着:在人的环境中看似很厉害、很不得了的,其实不一定厉害。

马元在人的环境中给西周的众将官都给吓坏了——很扎眼、很倡狂、很残暴。但,其实他的道行极低,甚至都谈不上道行。他的本事有点类似障眼法,没有人想像得高。

子牙见马元不赶,勒回坐骑,大呼曰:“马元!你敢来这平坦之地与我战三合,吾定擒尔!”

马元笑曰:“料你有何力量?敢禁我来不赶!”随绰开大步来追。

子牙又战三四合,拨骑又走。马元见如此光景,心下大怒:“你敢以诱敌之法惑我!”咬牙切齿赶来。“我今日拿不着你,誓不回军!便赶上玉虚宫,也擒了你来。”只管往下赶来。看看至晚,见前面一座山,转过山坡,就不见了子牙。

马元见那山甚是险峻。怎见得?有赞为证:
那山真个好山,细看处色斑斑。
顶上云飘荡,崖前树影寒。
飞鸟𪾢睆,走兽凶顽。
凛凛松千干,挺挺竹几竿。
吼叫是苍狼夺食,咆嚎是饿虎争餐。
野猿常啸寻鲜果,糜鹿攀花上翠岚。
风洒洒,水潺潺,暗闻幽鸟语间关。
几处藤萝牵又扯,满溪瑶草杂香兰。
磷磷怪石,磊磊峰岩。
狐狸成群走,猿猴作对顽。
行客正愁多险峻,奈何古道又湾还。

话说马元赶子牙,来至一座高山,又不见了子牙,跑的力尽筋酥,天色又晚了,腿又酸了,马元只得倚松靠石,少憩片时,喘息静坐,存气定神,待明日回营,再做道理。不觉将至二更,只听得山顶炮响。

正是:
喊声震地如雷吼,灯球火把满山排。

马元抬头观看,见山顶上姜子牙同着武王在马上传杯,两边将校一片大叫:“今夜马元已落圈套,死无葬身之地!”

马元听得大怒,跃身而起,提剑赶上山来。及至山上来看,见火把一晃,不见了子牙。马元睁睛四下里看时,只见山下四面八方围住山脚,只叫:“不要走了马元!”马元大怒,又赶下山来,又不见了。

马元往来,跑上、跑下两头赶,直赶到天明,把马元跑了一夜,甚是艰难辛苦,肚中又饿了,深恨子牙。咬牙切齿,恨不能即时拿子牙,方消其恨。

自思:“且回营,破了西岐再处。”

马元离了高山,往前才走,只听得山凹里有人声唤叫:“疼杀我了!”其声甚是凄楚。马元听得有人声叫喊,急转下山坡,见茂草中睡着一个女子。

马元问曰:“你是甚人?在此叫喊。”

那女子曰:“老师救命!”

马元曰:“你是何人?叫我怎样救你?”

妇人答曰:“我是民妇。因回家看亲,中途偶得心气疼,命在旦夕,望老师或在近村人家讨些热汤,搭救残喘,胜造七级浮屠。倘得重生,恩同再造。”

马元曰:“小娘子,此处那里去寻热汤?你终是一死,不若我反化你一斋,实是一举两得。”

女子曰:“若救我全生,理当一斋。”

马元曰:“不是如此说。我因赶姜子牙,杀了一夜,肚中其实饿了。量你也难活,不若做个人情,化你与我贫道吃了罢!”

女人曰:“老师不可说戏话。岂有吃人的理?”

马元饿急了,那里由分说?赶上去,一脚踏住女人胸膛,一脚踏住女人大腿,把剑割开衣服,现出肚皮。马元忙将剑从肚脐内刺将进去。一腔热血滚将出来。马元用手抄着血,连吃了几口。

在女人肚子里去摸心吃,左摸右摸捞不着,两只手在肚子里摸,只是一腔热血,并无五脏。马元看了,沉思疑惑。

正在那里捞,只见正南上梅花鹿上坐一道人仗剑而来。

怎见得?有赞为证,赞曰:
双抓髻,云分霭霭。
水合袍,紧束丝绦。
仙风道骨任逍遥,腹隐许多玄妙。
玉虚宫元始门下,十仙首曾赴蟠桃。
乘鸾跨鹤在碧云霄,天皇氏修仙养道。

话说马元见文殊广法天尊仗剑而来,忙将双手掣出肚皮,不意肚皮竟长完了,把手长在里面。欲待下女人身子,两只脚也长在女人身上。马元无法可施,莫能挣扎。

马元蹲在一堆儿,只叫:“老师饶命!”

文殊广法天尊举剑才待要斩马元,只听得脑后有人叫曰:“道兄剑下留人!”

广法天尊回顾,认不得此人是谁:头挽双髻,身穿道服,面黄微须。道人曰:“稽首了!”

广法天尊答礼,口称:“道友何处来?有甚事见谕?”

道人曰:“原来道兄认不得我!吾有一律,说出便知端的。

诗曰:
大觉金仙不二时,西方妙法祖菩提。
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
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
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在西方:一个准提道人,一个接引道人,正好对应《封神演义》里面的老子和元始天尊两个人。

道人曰:“贫道乃西方教下准提道人是也。封神榜上无马元名讳,此人根行且重,与吾西方有缘,待贫道把他带上西方,成为正果,亦是道兄慈悲,贫道不二门中之幸也。”

准提道人特为马元而来。

“根行且重”,也就是说:他马元是有根脉的(生命有来处)。

广法天尊闻言,满面欢喜,大笑曰:“久仰大法,行教西方,莲花现相,舍利元光,真乃高明之客。贫道谨领尊命。”

准提道人向前摩顶受记,曰:“道友可惜五行修炼,枉费工夫!不如随我上西方:八德池边,谈讲三乘大法;七宝林下,任你自在逍遥。”

马元连声喏喏。准提谢了广法天尊,又将打神鞭交与广法天尊带与子牙。准提同马元回西方。不表。

且说广法天尊回至相府,子牙接见,问处马元一事如何。广法天尊将准提道人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又将打神鞭付与子牙。

旁边的赤精子发愁了!马元的事办了,殷洪的事还没招儿呢!正说着,慈航道人来了。后面来的都是佛家的人。慈航道人就是观世音菩萨。

赤精子在旁,双眉紧皱,对文殊广法天尊曰:“如今殷洪阻挠、逆法,恐误子牙拜将之期,如之奈何?”

正话间,忽杨戬报曰:“有慈航师伯来见。”

三人闻报,忙出府迎接。慈航道人一见,携手上殿。

行礼已毕,子牙问曰:“道兄此来,有何见谕?”

慈航曰:“专为殷洪而来。”

赤精子闻言大喜,便曰:“道兄将何术治之?”

慈航道人问子牙,曰:“当时破十绝阵,太极图在么?”

子牙答曰:“在此。”

我印象中,当破完阵之后,好像是老子有过一个说法:留下太极图,有用。(记得不是太详细)

慈航曰:“若擒殷洪,须是赤精子道兄将太极图,须如此如此,方能除得此患。”

只能赤精子出手,因为殷洪是他的徒弟。那赤精子出手铲除这个隐患,算是赤精子的一种修行,补其过错的缘由在其中。是因为:殷洪是他的弟子,他带来的麻烦!所以,谁的事,谁办。

赤精子闻言,心中尚有不忍,因子牙拜将日已近,恐误限期,只得如此,乃对子牙曰:“须得公去,方可成功。”

“拜将日”已定,这是讲“定数”。《封神演义》里讲的最根本的东西是定数,任何人都必须遵从定数——时辰一到,该干嘛必须干嘛!人的生、死都要让予定数。但反过来,人的生、死就在定数中。

现在的人对这定数不看重,总觉得人的能力会有所改变,从没有想过:人的能力在改变的本身却是定数的展现。定数,人眼看不着,却在我们潜在的感悟中。而人太利益,非要拿手里能拿着的。

且说殷洪见马元一去无音,心下不乐,对刘甫、苟章曰:“马道长一去,音信杳无,定非吉兆。明日且与姜尚会战,看是如何,再探马道长消息。”

郑伦曰:“不得一场大战,决不能成得大功。”

一宿晚景已过。次日早,成汤营内大炮响亮,杀声大震,殷洪大队人马出营,至城下,大叫,曰:“请子牙答话!”

左右报入相府。三道者对子牙曰:“今日公出去,我等定助你成功。”

子牙不带诸门人,领一支人马,独自出城,将剑尖指殷洪,大喝曰:“殷洪!你师命不从,今日难免大厄,四肢定成灰飞,悔之晚矣!”

当初,殷洪拿着方天画戟的戟尖指着姜子牙,所以姜子牙回给他,拿剑尖指他。就是“他有辱师门”,跟师父动手了。

整个阐教里的所有人,都绝不能接受“违背师门”,这甚至超过了肉身家庭的磨难。师徒如父子,拜师,师父就是父亲,那是启悟自己生命永恒的人,而肉身的父母只是给予你肉身的载体。同样,你的父母也不是他真正灵魂的载体。

很多对修行有期待的人,要很明确这个不是什么冷血。说句难听的话,在谈冷血的时候,你就是情中的弄潮儿。你认为是冷血的时候,你只不过是“情中舞乾坤”而已,被情困扰得无可奈何的人才会这么说。

殷洪大怒,纵马摇戟来取。子牙手中剑赴面相还。兽马争持,剑戟并举。未及数合,子牙便走,不进城,落荒而逃。殷洪见子牙落荒而走,急忙赶来,随后命刘甫、苟章率众而来。

这一回,正是:
前边布下天罗网,难免飞灰祸及身。

话说子牙在前边,后随殷洪,赶过东南,看看到正南上,赤精子看见徒弟赶来,难免此厄,不觉眼中泪落,点头叹曰:“畜生!畜生!今日是你自取此苦。你死后休来怨我。”

奔着“正南”而去,是跟殷洪的背景、生命有关,因为殷洪生命的来处高。

在开章第一回的时候,殷洪、殷郊他们两人的生命之光柱可以阻挡女娲的云路。也只有这样的生命落生在纣王家,成为了纣王之子。生命间的相互关联就是这样。

所以,最后是用“太极图”毁他。另外一个原因是:他身上穿着宝贝,低境界的刀、火、枪、水都对他无用。

忙把太极图一抖放开,此图乃包罗万象之宝,化一座金桥。

太极图展开,“化一座金桥”,就是隔绝两个境界、两个生命环境,毁掉他。

子牙把四不像一纵,上了金桥。殷洪马赶至桥边,见子牙在桥上指殷洪,曰:“你敢上桥来,与我见三合否?”

殷洪笑曰:“连吾师父在此,吾也不惧,又何怕你之幻术哉!我来了!”把马一拎,那马上了此图。

殷洪在被销毁之前,口出狂言,欺师灭祖:“我连师父都不怕,我怕你?”这句话就定格“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反过来,赤精子在抖开太极图的时候落泪(终归是自己的弟子,他舍不得),也就是因为他舍不得,所以他把弟子看走了眼。

他为什么落泪?因为赤精子同样在情感之中。这是我个人理解。

这里你可以说“殷洪因赤精子而死、而存在”,使得赤精子经过这么一次净化的过程。

有诗为证,诗曰:
混沌未分盘古出,太极传下两仪来。
四象无穷真变化,殷洪此际丧飞灰。

为什么用“太极图”杀他?原因是:殷洪的来处也是在“混沌未分盘古出”之前就来了。他被毁掉是件非常可怜的事情。

话说殷洪上了此图,一时不觉杳杳冥冥,心无定见,百事攒来。心想何事,其事即至。殷洪如梦寐一般,心下想:“莫是有伏兵?”果见伏兵杀来。大杀一阵,就不见了。心下想拿姜子牙,霎时子牙来至,两家又杀一阵。忽然想起朝歌,与父王相会,随即到了朝歌,进了午门,至西宫,见黄娘娘站立,殷洪下拜,忽的又至馨庆宫,又见杨娘娘站立,殷洪口称:“姨母。”杨娘娘不答应。

人中说“迷惑”,我以为有着另外一种隐喻在其中。

我们看濒死经验里边,很多人介绍说“会看到自己一生的经历”,而且历历在目。我以为在那个环境中“时间不存在”了,就像人在梦中是没有时间概念的。

我们一生中按照时间所走过的一切,在一个不存在时间的空间中展现的时候,他就可以瞬间记得。“瞬间”是用人的时间去计算,但所有内容都在其中。而观看自己一生的“观看者”,他不会重叠。

我以为这就是生命的玄妙,而这一切都是太极图所造,都是“混沌未分盘古出”时的那一份造化,这一份造化不是人的语言能表达的,但是人能理解的话,也反衬过来:我们生命内在的境界,超过了我们人这个肉身、语言的载体——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因为一说出来,就错!所以神仙不说话。

为什么殷洪上到“太极图”,会出现这种情况(心想何事,其事即至)?因为,“时间”没了——他的三魂七魄与自己的肉身,成为另外一个状态而存在了。

此乃是太极四象变化无穷之法:心想何物,何物便见;心虑百事,百事即至。只见殷洪左舞右舞,在太极图中如梦如痴。赤精子看看他,师徒之情,数年殷勤,岂知有今日,不觉嗟叹。

这就是赤精子必须经历的一面。反过来,这也是赤精子当初为什么去救殷洪,而看不到殷洪最终真正结局的缘由所在——赤精子被情所惑。

在赤精子跟广成子救殷郊、殷洪的时候,他们当时看到的是殷郊、殷洪会随着姜子牙东征,过五关去讨伐纣王,但是他们却被生命自身的“不纯净”所迷惑。而当时的赤精子跟广成子并没有能力意识到自己生命的不纯净。我以为这是修行当中的难处所在。

每个人都迷在自己的境界中,唯一能够处理、避免的办法,就是“否定自己”;另外,无论你认为自己多好的东西都不要留住它。你的思想也好、你的描述也好、你的语言也好,无论多好,都不留在心里头。

就像我做节目,我没有任何稿件,所以做完就完了,脑海里没留任何东西(但朋友们提起来,我会有印象),这是我每天能够跟大家分享这么多节目的缘由所在。如果我做节目要思考:我该这么讲、该那么讲……早完了!因为自己空间场的一切、自己生命内在的一切全是被这样的规规矩矩给占满了,上哪儿“空”?上哪儿“无”去?

你只有把自己内心中的欲望放到你能够理解到的“最可能没有”的状态,你才是空、无的——什么东西都不进来,你才能什么东西都能展现出来。这话可能很多朋友听不懂了……

你什么都有,想成功:“我想给朋友展现最好的状况。”

“我一定要让朋友感觉太完美了。”

完蛋了!

你不去追求这一些,你只有生命内在的感悟,它是无形的,走到哪儿说到哪儿,那是生命最“真实”的东西。不在乎自己当时的境界高、低,那东西无所谓的,因为只是一个过程,而不是拥有。

只见殷洪将到尽头路,又见他生身母亲姜娘娘大叫,曰:“殷洪!你看我是谁?”

殷洪抬头看时,“呀!原来是母亲姜娘娘!”殷洪不觉失声曰:“母亲!孩儿莫不是与你冥中相会?”

姜娘娘曰:“冤家!你不尊师父之言,要保无道而伐有道,又发誓言,开口受刑,出口有愿,当日发誓说四肢成为飞灰,你今日上了太极图,眼下要成灰烬之苦!”

这对朋友有借鉴:不要轻易去允许、承诺任何人!很多人去承诺,兑现不了,就是欺骗。

殷洪听说,急叫:“母亲救我!”

忽然不见了姜娘娘,殷洪慌在一堆。

只见赤精子大叫,曰:“殷洪!你看我是谁?”

殷洪看见师父,泣而告曰:“老师,弟子愿保武王灭纣,望乞救命!”

赤精子曰:“此时迟了!你已犯天条,不知见何人叫你改了前盟。”

大家明白:赤精子展开了太极图,他已经把自己的弟子框在太极图上,他都不知道是谁说服了自己的弟子(违背承诺)。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每个人都迷在自己的境界中。”

想不迷在其中,就是不要有念头。不要说:我一定、二定、三定要那样……就随波而走。

殷洪曰:“弟子因信申公豹之言,故此违了师父之语。望老师慈悲,借得一钱之生,怎敢再灭前言!”

赤精子尚有留恋之意,只见半空中慈航道人叫曰:“天命如此,岂敢有违!毋得误了他进封神台时辰!”

慈航道人其实是来监督的,可能是元始天尊让他来的,他知道赤精子过不了这麻烦,所以去助师兄一臂之力。这就是赤精子为情所惑——“赤精子尚有留恋之意”。

如果赤精子不杀殷洪,连赤精子都完了。可是在封神榜里头有殷洪的位置,那赤精子就毁了师父的天意所定。封神榜的名字是元始天尊给出来的,但是封神榜整个这件事情的本身却超过了元始天尊。

赤精子含悲忍泪,只得将太极图一抖,卷在一处,拎着半晌,复一抖,太极图开了,一阵风,殷洪连人带马,化作飞灰去。一道灵魂进封神台来了。

有诗为证,诗曰:
殷洪任信申公豹,要伐西岐显大才。
岂知数到皆如此,魂遶封神台畔哀。

话说赤精子见殷洪成了灰烬,放声哭曰:“太华山再无人养道修真。见吾将门下这样如此,可为疼心!”

慈航道人曰:“道兄差矣!马元封神榜上无名,自然有救拨苦恼之人。殷洪事该如此,何必嗟叹。”

什么意思?命里注定!

你看马元什么都不是,但他不是命中所定之人;你看殷洪来得高,跟的师父也高,殷洪什么都有,但是命里注定。这同样是在讲述着修行的道理。

人的眼睛,乃至一定仙界那些生命的眼睛,当他还在受情所困惑的时候,他同样看不到事情的真相。命里的定数不是由人自己说。

三位道者复进相府。子牙感谢。三位道人作辞:“贫道只等子牙吉辰,再来饯东征。”

三道人别子牙回去。不表。

且言苏侯听得殷洪绝了,又有探马报入营中曰:“禀元帅:殷殿下赶姜子牙,只一道金光就不见了。郑伦与刘甫、苟章打听,不知所往。”

且说苏侯暗与子苏全忠商议,曰:“我如今暗修书一封,你射进城去,明日请姜丞相劫营,我和你将家眷先进西岐西门,吾等不管他是与非,将郑伦等一齐拿解见姜丞相,以赎前罪。此事不可迟误!”

苏全忠曰:“若不是吕岳、殷洪,我等父子进西岐多时矣!”

苏侯忙修书,命全忠夤夜将书穿在箭上,射入城中。那日是南宫适巡城,看见箭上有书,知是苏候的,忙下城,进相府来,将书呈与姜子牙。

子牙拆开观看,书曰:

“征西元戎冀州侯苏护百叩顿首姜丞相麾下:护虽奉敕征讨,心已归周久矣!兵至西岐,急欲投戈麾下,执鞭役使。孰知天违人愿,致有殷洪、马元抗逆,今已授首,唯佐二郑伦执迷不悟,尚自屡犯天条,获罪如山。护父子自思,非天兵压寨,不能剿强诛逆。今特敬修尺一,望丞相早发大兵,今夜劫营。护父子乘机可将巨恶擒解施行。但愿早归圣主,共伐独夫,洗苏门一身之冤,朏护虔诚至意,虽肝脑涂地,护之愿毕矣!谨此上启,苏护九顿。”

话说子牙看书大喜,次日午时发令:命黄飞虎父子五人作前队;邓九公冲左营;南宫适冲右营。令哪吒压阵。

且说郑伦与刘甫、苟章回见苏护,曰:“不幸殷殿下遭于恶手,如今须得本上朝歌,面君请援,方能成功。”

苏护只是口应:“俟明日区处。”

诸人散入各账房去了。苏侯暗暗打点今夜进西岐,不提。郑伦那里知道?

正是:
挖下战坑擒虎豹,满天张网等蛟龙。

话说西岐傍晚将近黄昏时候,三路兵收拾出城埋伏。伺至二更时分,一声炮响,黄飞虎父子兵冲进营来,并无遮挡。左有邓九公,右有南宫适,三路齐进。

郑伦急上火眼金睛兽,拎降魔杵往大辕门来,正遇黄家父子,五骑大战在一处,难解难分。邓九公冲左营,刘甫大呼,曰:“贼将慢来!”

南宫适进右营,正遇苟章接住厮杀。西岐城开门,发大队人马来接应,只杀得地沸天翻。苏家父子已往西岐城西门进去了。

邓九公与刘甫大战,刘甫非九公敌手,被九公一刀砍于马下。南宫适战苟章,展开刀法,苟章招架不住,拨马就走,正遇黄天祥,不及提防,被黄天祥刺斜里一枪挑于马下。二将灵魂已往封神台去了。

众将官把一个成汤大营杀的瓦解星散,单剩郑伦力抵众将。不防邓九公从旁边将刀一盖,降魔杵磕定不能起,被九公抓住袍带,拎过鞍鞒,往地上摔。两边士卒将郑伦绳缠索绑,捆将起来。

这些有本事的人他得有功夫,其实他道行是受限制的。“哼哈二将”很低的,你得给他功夫,他才能哼、哈;得把“降魔杵”给摇一把,得有动作,而厉害的人没有动作。

“金蛟剪”去剪燃灯道人的时候,燃灯道人一扭脸化成金光就没了(但是他的鹿带不走)。在他的功夫中,你就可以看出他的高与低。马元要把这只手伸出来,还得叨叭——用嘴叨叭出来的咒语那差远去了,还得借助嘴的!所以“生命境界”是最厉害的。

西岐城一夜闹嚷嚷的,直到天明。子牙升了银安殿,聚将鼓响,众将上殿参谒,然后黄飞虎父子回令。邓九公回令:斩刘甫、擒郑伦。南宫适回令:大战苟章败走,遇黄天祥枪刺而绝。又报:“苏护听令。”

子牙传令:“请来。”

苏家父子进见子牙,方欲行礼,子牙曰:“请起叙话。君侯大德,仁义素布海内,不是不忠小信之夫,识时务,弃暗投明,审祸福,择主而仕,宁弃椒房之宠,以洗万世污名,真英雄也!不才无不敬羡!”

苏护父子速曰:“不才父子多有罪戾,蒙丞相曲赐生全,愧感无地!”

彼此逊谢。言毕,子牙传令:“把郑伦推来。”

众军校把郑伦蜂拥推至檐前。郑伦立而不跪,睁眼不语,有恨不能吞苏侯之意。

子牙曰:“郑伦,谅你有多大本领?屡屡抗拒!今已被擒,何不屈膝求往,尚敢大廷抗礼!”

郑伦大喝,曰:“无知匹夫!吾与尔身为敌国,恨不得生擒尔等叛逆,解往朝歌,以正国法。今不幸吾主帅同谋,误被尔擒,有死而已!何必多言。”

子牙命左右:“推去斩讫号令!”

众军校将郑伦推出相府,只等行刑牌出。只见苏侯向前跪而言曰:“启丞相:郑伦违抗天威,理宜正法,但此人实是忠义,似还是可用之人。况此人胸中奇术,一将难求,望丞相赦其小过,怜而用之,亦古人释怨用仇之意。乞丞相海涵!”

子牙扶起苏侯,笑曰:“吾知郑将军忠义,乃可用之人,特激之,使将军说之耳,易于见听。今将军既肯如此,老夫敢不如命。”

苏护闻言大喜,领令出府,至郑伦面前。郑伦见苏侯前来,低首不语。

这是礼数上的一来一往,不是对与错,同时展现出苏护的为人与正直,其实是对苏护的一种验证。郑伦屡屡跟苏护过不去,苏护却念及他的大义,他知道郑伦是好人。去的是人,救的是人,认的是人,这是关键。

苏护曰:“郑将军,你为何迷而不悟?尝言:识时务者呼为俊杰。今国君无道,天愁民怨,四海分崩,生民涂炭,刀兵不歇,天下无不思叛。正天之欲绝殷商也!今周武以德行仁,推诚待士,泽及无告,民安物阜,三分有二归周,其天意可知。子牙不久东征,吊民伐罪,独夫授首,又谁能挽此愆尤也!将军可速早回头,我与你告过姜丞相,容你纳降,真不失君子见机而作,不然,徒死无益。”

郑伦长吁不语。苏护复说,曰:“郑将军,非我苦苦劝你,可惜你有大将之才,死非其所。你说:忠臣不事二君。今天下诸侯归周,难道都是不忠的?难道武成王黄飞虎、邓九公俱是不忠的?必是君失其道,便不可为民之父母,而残贼之人称为独夫。今天下叛乱,是纣王自绝于天。况古云:良禽择木,贤臣择主。将军可自三思,毋徒伊戚。天子征伐西岐,其艺术高明之士、经天纬地之才者,至此皆化为乌有,此岂人力为之哉!况子牙门下多少高明之士、道术精奇之人,岂是草草罢了!郑将军不可执迷,当听吾言,后面有无限受用,不可以小忠、小谅而已。”

郑伦被苏护一篇言语,说得如梦初觉、如醉方醒,长叹曰:“不才非君侯之言几误用一番精神。只是吾屡有触犯,恐子牙门下诸将不能相容耳。”

苏护曰:“姜丞相量如沧海,何细流之不纳。丞相门下,皆有道之士,何不见容。将军休得错用念头。待我禀过丞相就是。”

有道之士,绝不会因为别人的行为,自己非要去报复。

苏护至殿前打躬,曰:“郑伦被末将一番说肯归降,奈彼曾有小过,恐丞相门下诸人不能相容耳!”

子牙笑曰:“当日是彼此敌国,各为其主,今肯归降,系是一家,何嫌隙之有。”忙令左右传令:“将郑伦放了,衣冠相见。”

少时,郑伦整衣冠,至殿前下拜,曰:“末将逆天,不识时务,致劳丞相筹画,今既被擒,又蒙赦宥,此德此恩,没齿不忘矣!”

子牙忙降阶扶起,慰之曰:“将军忠心义胆,不佞识之久矣!但纣王无道,自绝于天,非臣子之不忠心于国也!吾主下贤礼士,将军当安心为国,毋得以嫌隙自疑耳!”

不疑他人,同样是一份道德。

郑伦再三拜谢。子牙遂引苏侯等至殿内,朝见武王。行礼称臣毕,王曰:“相父有何奏章?”

子牙启曰:“冀州侯苏护今已归降,特来朝见。”

武王宣苏护上殿,慰曰:“孤守西岐,克尽臣节,未敢逆天行事,不知何故,累辱王师。今卿等既舍纣归孤,暂住西土,孤与卿等当共修臣节,以俟天子修德,再为商议。相父与孤代劳,设宴待之。”

是因为苏护的身份——他的女儿是王后——所以姜子牙要有这样的礼仪。

子牙领旨。苏侯人马尽行入城,西岐云集群雄。不提。

且言汜水关韩荣闻得此报,大惊!忙差官修本,赴朝歌城来。不知吉凶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