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美英澳新联盟剑指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17日讯】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9月16日,星期四。

今天焦点:美英澳组成新联盟剑指中共;米利李作成两次通话是他的职责吗?是否损害了文官治军的传统。

美英澳联合宣布建立印太新战略联盟,助澳获核潜艇技术,这是印太地区首个针对中共的准军事联盟,与五眼联盟和四边安全对话呼应互补;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李作成通话有无违反文官治军,有何伤害,其对手中共又是如何做的?

印太四边安全对话的局限性

昨天,拜登、约翰逊和莫里森举行在线联合记者会,公布美英澳建新战略联盟,包括“海军情报”与“海上安全”承诺重点情报共享,而其核心是帮助澳洲获核潜艇技术。

美国撤军阿富汗的主要理由就是拔出泥潭以便集中精力对付中俄。而对付中共的地缘政治方面重点就是印太地区。

首先谈谈在印太地区的作用,印太地区最先形成的是美日澳印四边安全对话,这是一个松散的机制,当然主要是针对中共的地区扩张的,后来也有一些国家希望加入。

但这只是个对话机制,有联盟的影子,但不是联盟,我认为主要的原因有两方面:日本的非战和平宪法,使得日本发挥政治经济之外影响力和行动力受到限制,而印度则是不结盟运动的发起国,确实有不结盟的传统,虽然现在不结盟运动风光不再,但这四国越过对话机制发挥更大的作用有一定困难。

当然这是一个重要机制,拜登也宣布本月下旬在华府四国首脑的第一次实体峰会。

从五眼联盟、四边安全对话到美英澳新联盟

而美英澳新联盟更进一步,直接就是同盟了,严格的说,这是以印太地区为目标的第一个西方准军事联盟,对中共在这个地区的扩张有实质性的遏制和对抗作用。

对中共而言,非常狼狈的就是在几天前的习拜电话中,拜登似乎只字不提即将签署的同盟条约,而这个同盟显然已经酝酿很长时间了。

英国是美国输出核动力潜艇技术的第一个国家,澳洲现在是第二个。可见这个同盟的关系紧密程度。

至于五眼联盟,这个联盟主要是分享情报,而且历史久远,是战后为冷战而设,针对的是前苏联而不是中共,作为情报分享还有作用,但因应中共的新形势单情报是不够的。

这样印太地区就有了配套的地区安全网,最老的情报分享的五眼联盟(虽然启动不是针对中共,但地理上除英国外都是印太国家)、已经成型的最多样化的四边安全对话和关系紧密的准军事同盟。

而催生这次同盟的澳洲开发核动力潜艇,则肯定和中共在印太、南海的扩张有直接关系。其实军备竞赛都是这样开始的,始作俑者总是以加强防卫的名义扩军,但是否超出防卫,周边国家是有数的。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的辩解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被爆两次绕过川普(特朗普)总统向中共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表示不会攻击中共,这是在两名作者新书《危险》中披露的。作者之一的Bob Woodward曾经是水门事件主要报导的两位记者之一。

这件事很快得到了证实,米利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为自己的行动辩护。米利将军发言人戴夫‧巴特勒(Dave Butler)上校周三公布了一份书面声明说,米利作为总统和国防部长的最高军事顾问,是在其权限范围内行事;他跟中共将领的通话没有绕开文职领导人。

巴特勒说:“他(米利)在10月和1月与中方和其他人的通话符合这些职责和责任,传达美方,以保持战略稳定。”“(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与他的同行的所有电话,包括那些报告,都是由国防部和机构间的工作人员进行协调和沟通的。”巴特勒补充说。

声明说:“为了履行他作为总统顾问和国防部长高级军事顾问的职责,米利将军经常与各军种的军事领导人举行会议,以确保所有领导人都了解当前的问题。”“考虑到媒体对这个问题的报导,关于核武器协议会议是为了提醒五角大楼的军方领导人,长期以来建立的强大程序。米利将军继续按照文职控制军队的合法传统以及他对宪法的宣誓行事,在他的权力范围内采取行动和提出建议。”

不仅是米利本人,拜登和国防部都表示米利的行为是职权范围的,而且继续信任米利。

然而,这并不是事实。川普时期最后的代理防长米勒表示,他没有授权米利和中共军方通话。米勒是米利的文职领导,川普是米勒的领导,两个直系文职领导都不知道。

另外,是否按程序沟通和是否在他权限范围是两回事。程序再正确,越权还是越权。

美国的文官治军和指挥链

美国文官治军。这是很特别的,总统是三军总司令,这不奇怪,只要不是军事独裁的国家,基本都是如此,包括中国。总统下面的防长必须退伍5年后才能担任,比较特别的是各兵种,如海陆空军部的部长都是文人,甚至还不如防长,连从军的经历都不需要。

真正作战,才是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事。

这里很清楚,决定战争是政治,是总统和国会的事(总统只有90天权限),军人的责任是打仗,如何把战争打赢。

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如果不知道中共在军事上是以美国为头号敌人的事实,是失职,如果知道而向对方通报:1)假设前提是川普可能会对中共开战,这个前提是他个人的观点,而没有任何事实基础却向中共透露;2)是否发动战争是总统职权,不是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职权,军人没有权力告知对方不会攻击,尽管确实不会攻击;3)军队最重要的是服从命令,如果可以任意以自己判断是非的标准来决定是否要服从命令,军队将无法作战。

从“将在外”到台海危机泄密

而且这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还不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多半指的是皇帝对前线作战过多干预,古代通讯困难,要都等到君命到才行动战机早就失去了。而君对具体情况也不熟悉,很可能瞎指挥,这时候可以君命有所不受。

但战争是否要打还是要听君命的。在消灭ISIS时,川普放手前线将军也是类似的。消灭ISIS是总统的政治决定,就像奥巴马承认要和ISIS长期共存一样,但具体怎么打,如何达成消灭的政治目标,那就是军人的事了。

向对手通报自己以为的上司(总统)可能的行动并做出自认为和上司意图不同的保证是什么性质的问题?

以中共为例:当年判魏京生14年徒刑,给的罪名就是泄漏对越作战指挥官的名字。1996年第一次台湾总统直选之前,中共制造台海导弹危机,情报被泄漏给台湾随后向美国通报,美国两艘航母靠近台湾向中共施压,迫使中共放弃原计划,泄漏的实际上是中共意图,泄漏情报的中共刘连昆少将和邵正宗大校被以间谍罪判死刑。

危机来自内部

在美国,军队是国家的军队,政治中立是传统,不是说军人就没有好的政治判断力,而是政治判断力本来就不是军人职责的组成部分,退出军界尽管去参政,有的是这样的,但军人不参政是民主国家的起码要求。

这种事,不知以前有没有,我到美国30年,第一次听到。

美国军队这次阿富汗撤军的混乱,既有如何撤这类政治决策的问题,具体撤的细节也有军事上的问题,只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检讨和总结甚至追责。

我一直认为这是美国衰败的迹象,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军事实力短期还难有人超过,但军队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装备,而是精神和士气,军中进行批判性种族类型的教育,以及有人试图把军队政治化党派化的努力,对军队的伤害超过任何外国势力。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