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不要走共产独裁的历史老路

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992年,历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写道,苏联的解体标志着“历史的终结”。

资本主义战胜马克思主义

福山的理论有一些其它细节,但他实质上认为在马克思主义与资本主义的较量中,马克思主义已经失败。从古巴到中国,以及其间的任何地方,共产主义国家都经历了惨痛的经济失败、残暴的政权和可怕的污染。它们绝对是地狱。自上而下、反神的、压迫性的共产主义制度未能在任何方面兑现其承诺。

相反,各个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几乎在所有重要方面都表现得相对较好,比如生活水平、各种形式的人民的自由、技术创新、艺术和政治表达、人权,甚至减少污染。福山认为,我们所需要做的只剩下接纳失败的马克思主义国家进入资本主义全球经济的技术管理。

让中国的形象与我们一样,还是相反?

但是在走向“历史终结”的路上发生了一件不那么有趣的事情。在苏联共产主义垮台前十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决定,与中国共产党接触不仅将抵消苏联的制衡,而且还将使中国变得更像自由资本主义的西方。

我们的想法是,通过给共产党钱、工厂、技术和市场,我们可以把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改变成一个类似于我们一样的自由社会。我们以为我们成功了,但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对一万多名青年学生的屠杀,结束了这种错觉。

在中共的残酷表现之后,美国对中共强硬了一点儿。首先,美国以软弱的制裁作为回应,然后在2000年邀请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从1980年到2020年,中国从一个落后的吃不饱饭的农业国,变成一个在技术、经济实力和全球影响力上可以与美国相媲美的对手。

这些年来,中共没有合法地在知识产权和技术方面取得结果,它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从西方窃取了这些东西,而这种做法今天仍在继续。

社会信用体系的出现

不久前,中共获得了从面部识别到摄像机、录音设备、GPS定位器和其它物件的技术能力,又用这些技术创建了一个数字监控系统,以监控、跟踪、识别、逮捕、拘留和处置那些可能对其政权构成威胁的个人。中共的社会信用体系诞生了。

然后,中共将监控技术打包,称其为“智慧城市”技术进行营销,并将其出售给世界各地的其它专制政权。中共当然没有发明智能技术监控,几十年来,英国一直是地球上最受监视的社会之一。但中共完善了它。

2019年2月26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GSMA移动世界大会上,参观者在中国移动展台查看5G智能城市技术。一些世界上最大的通信公司参加了一年一度的移动世界大会。(David Ramos/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带来极权主义

至于审查和宣传,美国媒体和学术界与川普(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展开了一场我们从未见过的斗争。负面事件被放大,甚至无中生有地被编造,而任何正面事件都报导不足,被扭曲,或根本没有报告。

但所有这些情况只是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在2019年问世的前兆。

事实证明,美国有我们自己的本土极权主义者,他们已经做好了行动的准备。很明显,对于美国科技巨头来说,巨大的财富是不够的。

他们想要强大的权力,事实上,他们拥有它。

医学威权主义

可悲的是,科技巨头们与联邦政府协作,审查任何与官方中共病毒的说法不同的想法。这类似于中共与中国官方媒体之间的关系。社交媒体公司以及联邦政府正打着“安全”的幌子,利用中共病毒为侵犯我们的宪法权利辩护。

人权法案不仅保障了我们作为个人的公民权利和自由,而且限制了联邦政府的权威。现在的情况就好像人权法案本身已经让位于病毒,取而代之的是医学带来的威权主义。

人权法案确实已经屈服。

恐惧的力量

可悲的是,大多数美国人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当然,谁能争辩说,以医疗安全的名义放弃我们的权利是不明智或不合法的呢?很少,因为如果你这样争辩,你会被审查,被公开谴责,失业,或被取消。

现实情况是,18个月来,恐惧被日复一日地强加给我们,而我们必须接受。我们太易受伤害,太虚弱。如果不生活在国家的保护之下,我们不敢面对世界,不敢面对一种存活率为99%的疾病。

中共在这一切中处于什么位置?到处都是。

中共控制了美国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共一直在购买美国大部分产业,从农田和我们最大的肉类加工厂到AMC电影院和主要媒体。其后果令人心寒:中共正在对我们身体和思想产生巨大影响。这正是中共喜欢拥有的权力。

更重要的是,所有这些科技巨头在中国都赚了数十亿美元,并且与共产主义政权保持着深厚的联系。但是,有人真的能反对他们吗?

但是,这会给美国人民带来什么呢?

回归旧式帝国?

几十年来,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压迫,被全世界视为一个阴暗(凄惨)的历史反常现象——是前苏联独裁统治的一个黯淡无光的反乌托邦式继子。以为中共会演变成一个更西方式国家的假想被证明是愚蠢的。相反,目前的趋势表明,中共是一个拥有全球能力和野心的成长中的帝国,对促成其崛起的西方国家不屑一顾。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也许历史的反常现象正是美国在我们眼前的消失。

历史上,一个帝国接一个帝国,主要都以野蛮的力量和暴政为标志。难道现在我们又要走历史的老路吗?

作者简介:

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中国危机》(The China Crisis)(威利出版社,Wiley,2013年)的作者。他的博客是TheBananaRepublican.com。他住在南加州。

原文“CCP Virus Remaking the World in China’s Imag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