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急速核扩军 中共图谋何在?

中国军事观察之十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进入2021年,中共的核扩军被美国和国际社会空前关注。中共究竟有什么样的核意图?中共的核能力达到了什么程度?中共的真实核战略与它的官方言辞是种什么关系?等等。准确解答这些问题并非易事,但事关中国本身、美国和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形势严峻,已经不能再被忽视或拖延了。本文浅谈三点看法。

其一,中共企图重塑全球核武力量结构

今年4月23日,三艘不同型号的大型主战舰艇——最新型的战略核潜艇(长征18号艇),首艘075型两栖攻击舰(海南舰),055大型驱逐舰(大连舰),同时入列中共海军,这在世界海军史上都是罕见的,显示中共军事扩张步伐之大。而长征18号艇的入列 (在原有094的基础之上进行了技术改进,据说能够装备射程超过1万公里的巨浪3型潜射导弹,不需出“第一岛链”就能覆盖美国本土的目标),被中共军事专家解读为海基核力量有了质的飞跃,二次核反击能力大大增强。

此前3天,4月20日,美国战略司令部(USSTRATCOM)司令、海军上将理查德(Charles A. Richard)在国会听证会上说,中共是美国的重大战略威胁,尤其是中共军力快速现代化、核能力的扩充速度更是前所未见。4个月后,8月12日,理查德在空间与导弹防御研讨会上发表讲话,称中共正在增长和加强其导弹部队,包括多种独立的可瞄准再入飞行器,如中程弹道导弹、移动式洲际弹道导弹和潜艇发射的核弹道导弹。他说,中共“核力量和常规力量的爆炸性增长和现代化只能被我描述为令人震惊(breathtaking,陆媒有将这个词译为“令人窒息”)。坦率地说,‘令人震惊’这个词可能还不够。”

6月30日和7月26日,《华盛顿邮报》和美国智库“美国科学家联盟”(FAS)先后披露,中共正在甘肃省沙漠地区和新疆东部哈密市附近建造数以百计的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

而8月17日,中共核工程建设的主力军——中国核工业建设公司——公布的经营简报显示,截至2021年7月,中核建新签合同额728.32亿元,同比增长20.6%,但军工工程新签合同额达171.56亿元,同比增长391.4%。香港亲共英文报纸《南华早报》8月20日引述观察人士的评论称,中共核项目主要承包商军事订单大幅增加,表明北京加大了提高军事核能力的力度。该报同时披露,中共军事工程支出一直在大幅增长,今年6月同比增长302.2%,5月同比增长332.4%。可以说,中共核扩军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7月1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共扩充核武的行为越来越难以隐藏,此举与几十年来基于最低威慑的核战略背道而驰。那么,中共为什么这样做呢?今年5月和7月26日,“叼盘手”胡锡进几次在微博发文,称中共需要在较短的时间里将核弹头数量扩大到千枚的水平,包括至少要有100枚东风-41战略导弹(能够覆盖美国),“必须为中美一旦发生高烈度的摊牌做好准备”。胡的言论显然不是空穴来风(虽然也有陆媒不点名批评胡锡进)。

而另一个“网红”、被称为“政委”的人大教授金灿荣在视频中呼应胡,称中美关系到临界点,中共有必要增加核武器,数量达到4位数。金灿荣分析:冷战期间,美苏“确保相互摧毁”,建立核“恐怖均衡”,那时中共核武落后,美苏都没考虑中共;冷战结束以来,苏联解体,俄罗斯一落千丈,核武库肯定萎缩,无力与美抗衡,全球核均衡就被打破了,美国的压力也落在中共这,因此中共就要顶上去,重建核均衡。

虽然,中共官方一再回避核扩军问题,总是滥调重谈;但中共的核扩军行径暴露了它的意图。今年1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卸任前夕,与时任总统军备控制特使联合发表题为“中国的核建设应该让西方担忧”的评论文章,称中共长期掩盖核武发展(北京长达20年不对称军备竞赛),且仗核势欺人变得更加激进,已经威胁到邻国;如果目前的趋势得以维持,预计中共将在未来十年内将其核武库总数至少增加一倍;北京不受约束地发展核武举动是中共威胁的核心部分。

其二,美国更新核武库,中共认为这或是难得的窗口期

5月5日,美国空军实施LGM-30G“民兵-3”型洲际弹道导弹2021年度例行抽检发射,在进入发射的最后阶段时,这枚导弹的火控计算机因为检测到系统故障而自动锁死,随后整套发射程序被紧急中止,试射失败。之前,2018年7月,“民兵-3”导弹试射已告失败。也就是说,美军从2018年到2021年四年间安排的大概13次“民兵-3”导弹试射,发射成功率仅为84.6%。

这表明,1970年就开始装备美军的“民兵-3”,实在老了。但是,不仅仅是部署在美西部导弹发射井里的400枚单弹头“民兵-3”老了,而且部署了900枚核弹头的12艘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与部署了600枚核弹头的B-52和B-2战略轰炸机,也都老了。

事实上,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就提出更新核武库。美国计划同时打造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新型远程可携带核弹头轰炸机、新一代空中发射核巡航导弹与新型核指挥与通信系统,以及更换核弹头。

但更新核武库,一是耗资巨大,预估总成本逾1.2万亿美元。举例而言,2020年10月19日,美国国防部官员宣布,军方将打造新型陆基洲际弹道导弹(陆基战略威慑系统,GBSD),以替换已连续服役50年的“民兵3”,预估成本达958亿美元。二是耗时。例如,GBSD已经计划了十多年,目前仍然处于初始阶段。根据美军的装备计划,GBSD预计到2029年才能实现初期作战能力,实现完全作战能力估计则要等到2030年以后了。

以美国国力而言,国债2020年超过28万亿美元(而当年美国GDP只有20.955万亿),削减军费的呼声很高;而且两党政见分歧大,周期性的选举,对政策的连续性是个冲击,更新核武库是否能够如期完成,需要打个问号。据此,中共或许判断,在核武库更新完成之前,美国的核战力难比以前,为其提供了一个至少十年的机会窗口。

其三,中共批量式建核电站,支撑核扩军,谋求核武核电融合发展

中共视核工业为高科技战略产业、国家安全重要基石。1991年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并网发电;至今年7月31日,辽宁红沿河核电站5号机组完成168小时试运行试验,正式具备商运条件,大陆运行核电机组增至51台。目前大陆核电总装机容量居全球第三,核准及在建核电机组19台,居全球第一,已建成一个比较完整的核科技工业体系。

与国际“弃核电”潮流相反,中共将未来15年作为核电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今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积极有序发展核电”;“十四五”规划指要安全稳妥推动沿海核电建设,核电运行装机容量达到7000万千瓦(业内人士表示,有望按照每年8台机组左右的建设规模和节奏推进)。规划到2035年,中国核电在运和在建装机容量将达到2亿千瓦左右,发电量约占全国发电量的10%左右。

事实上,早在1983年6月,国务院科技领导小组主持召开专家论证会,就提出了中国核能发展“三步走”的战略,以及“坚持核燃料闭式循环”的方针;在《国家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中,继续坚持热堆、快堆、聚变堆“三步走”的技术路线。(第一步发展以压水堆为代表的热中子反应堆,即利用加压轻水慢化后的热中子产生裂变的能量来发电的反应堆技术,利用铀资源中0.7%的235U;第二步,发展以快堆为代表的增殖与嬗变堆,即由快中子引起裂变反应,可以利用铀资源中99.3%的238U;第三步,发展可控聚变堆技术。)

在这核电蓝图的背后,隐藏的是中共的核野心。因为核能产业极为敏感,用于发电的核反应堆也可以用于提取武器级别的金属钚;而中共也曾成功利用美中民用核合作(1985年签署的《美中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定》,2015年到期。 2018年10月川普政府发布《美国对中国民用核能合作框架》,才大幅度收紧对华核技术出口管制),将美国的民用核技术转用于新一代潜艇、航空母舰和浮动核电站。中共巨大的核工业科技能力,为核扩军提供了有力支撑。

同时,2013年中共首次提出核电“走出去”战略, 并将此上升为国家战略,与“一带一路”倡议一起推广。今年3月18日,中国核电品牌“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并网发电。与其它能源投资项目不同的是,核电站建设不但投资庞大,而且周期十分漫长,令中共可以跟受援国家建立起长达几十年的紧密关系。这将极大的影响国际关系。今年1月,美国核能专家发布的题为“二十一世纪美国核能:国家安全势在必行之政策”的报告指出,中共抢占国际核电市场,在地缘战略方面对美国构成了严重的挑战。而且,中共核电的触角伸得越长,在全球核治理中就拥有越多的发言权。

由此可见,中共的核扩军与其大规模建设核电站、抢占国际核电站建设市场,是融合在一起的,集中体现了中共挑战美国的企图,暴露了其全球野心。

结语

中共核武是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透明度最低的。美国情报显示:中共在2018年和2019年发射的导弹超过了世界其它地区的总和;2020年,中共试射了220多枚弹道导弹,超过了前两年任何一年的总数;中共核武器试验基地罗布泊(Lop Nur)常年都有活动。

中共为什么大力扩充核武呢?有论者指,显然已不仅是保障自身不受核攻击的自卫手段,它也成了大国地位、执政党丰功伟绩和政治影响力的支柱,并与国际规则秩序及其主导权的争夺,与意识形态对抗息息相关。概而言之,就是“壮大核武建立大国地位”。

什么样的“大国地位”呢?根据中共的“百年奋斗目标”分析,在核武领域,估计是到2035年在一定程度上能与美国相抗衡,到2049年能够战而胜之。

但是,目前中美的核武器差距甚大。举例而言,在核试验方面,美苏上千次,中共只有45次(官方数字);核禁试后,检验库存核武器和发展新型号通过计算机模拟,并以不引发核爆炸的亚临界试验来满足(美国截止2019年5月24日进行了29次),而美国的技术能力和条件大大优于中共,短期内赶超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中共一条路走到黑,死命扩充核武,不惜与美国开展核军备竞赛,美国是不可能不反击的,中共将难逃苏联那样被拖死的结果。

而对中国人来说,更为可怕的是中共核电与核武的“融合发展”,因为大陆的核电站都建在经济发达地区,人口稠密,而且选址、运营、管理等等都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参见笔者三年前的“核灾难——中国人头上的悬剑”一文)。今年6月,号称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的广东台山核电站的安全性受到外界质疑,台山核电方一度强调核电站及周边环境指标正常,质疑西方媒体“造谣”、“炒作”,但事实胜于雄辩,最后仍不得不于7月30日宣布停机检修。这一案例,敲响了中共核电站安全运营的警钟。

所以,中共核扩军的首要受影响者是中国人自己。中国人如果要自救,应该第一个反对中共核扩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