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中共频频挑衅事出有因 美军需调整战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成了新闻焦点之一,他已经承认与中共军队直接沟通,同时也没有否认自己曾对中共将领表示不会“发动攻击”。若此言属实,相当于美军承诺不会开第一枪,或者不愿开第一枪。

现在外界更多评价米利和相关人士的做法是否得当,实际上米利向中共军队表达的内容似乎更关键,应该算美国的一大战略失误,相当于面对中共的不断挑衅,美国放弃了军事战略的主动权。无论美国政府确定与中共对抗还是“竞争”,这样的表态都令美国处于相当不利的地位,美国政府和美军需要尽快设法弥补,扭转由此造成的战略被动。

中共误判 忽然转守为攻

拜登今年1月20日上任,但1月11日,习近平就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称,“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以及“东昇西降”,美国是“安全最大的威胁”。2月初,拜登和习近平首次通话前,中共党媒新华社还称要“反将美国一军”,中共很快展开了一连串的挑衅和施压动作。

现在看来,中共高层应该不仅仅押宝拜登软弱,或许与米利1月8日主动与中共军队沟通,也直接导致了中共高层的误判,中共忽然转守为攻的动作大致就符合逻辑了。

1月22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刚刚上任;1月23日,中共马上出动轰-6轰炸机8架次、歼-16战机4架次、运-8反潜机1架次,大规模骚扰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中共的“底气”或许与米利的表态不无关系,既然美军不会主动“发动攻击”,不会开第一枪,中共自然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2020年,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曾做过防空袭宣传和演练,显示中共确实担忧美军可能突然空袭,中共高层恐怕也随时准备躲入地下掩体。但2021年,中国大陆各城市再无类似演练和宣传,中共高层可能分析了米利的信息后,判断美军不会主动空袭。现在透露的信息表明,米利不是一个人与中共军队沟通,当时还有同事在旁,他表达的不是个人想法。

中共企图利用疫情削弱美国的意图落空后,十分担忧美国对中共隐瞒疫情展开追责,特别是军事选项。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表示不会攻击,中共高层内心石头落地的同时,马上就会想到要转守为攻。

8月24日,中共055型驱逐舰南昌舰(101)航行到日本北部海域,随后进入美国阿拉斯加海域。(日本自卫队)
8月24日,中共的052D型驱逐舰贵阳舰(119)与055型驱逐舰南昌舰(101)一同航行到日本北部海域,随后进入美国阿拉斯加海域。(日本自卫队)

美军强势威慑 中共为何继续挑衅

美国国防部长上任后,应对中共试探、挑衅的动作虽然晚了一拍,但不可谓不强硬,包括美军驱逐舰穿越台湾海峡,进入西沙、南沙群岛;罗斯福号航母进入南海;B-52轰炸机部署关岛;俄亥俄号导弹攻击潜艇抵达日本冲绳;美军两栖攻击舰展示F-35隐形战机;海军陆战队演习;反潜演习等。

2月4日,拜登发表外交政策讲话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也专门发表声明,他说“必须随时准备”,“以表明我们的决心并在受到挑战时确保我们的利益。 如果我们必须战斗,我们就必须赢”。

2月8日,美军尼米兹号航母也进入南海,拜登还与舰长通话。美军罗斯福号和尼米兹号航母在南海共同演练之际,拜登选择在2月10日与习近平通话。

拜登当时称,他的优先事项是“保护美国人民的安全、繁荣、健康和生活方式,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当时美军两艘航母在南海,拜登应该自认够强硬。

习近平则继续重复“不冲突不对抗”等套话。中共高层大概吃准了美军不会动手,之后继续保持对拜登政府的战略攻势。中美阿拉斯加会谈后,中共甚至放弃了“不冲突不对抗”的说法。中共还从印度边境撤军,试图收缩战线,全面与美军对峙。

拜登上任后,美军继续加大西太平洋的部署和演练,强度和规模实际超过了川普在任时,但中共转入战略攻势后,却再未退回守势。

过去的几个月里,中共两艘航母相继出动;中共军机在台海骚扰成为常态,而且只要美军航母通过巴士海峡,中共就出动大批轰-6、歼-16等战机,摆出攻击美军航母的姿态。

美军8月30日完成了从阿富汗撤军,准备全力应对中共,还联合了多国联军。但8月22日,日本自卫队在对马海峡发现中共一个小型舰队,包括1艘055型驱逐舰、1艘052D型驱逐舰、1艘补给舰和1艘电子侦察船,驶向日本海。8月24日,日本再证实中共舰队已经绕行到日本岛北部。近日,中共舰队出现在美国阿拉斯加海域。

美军8月份大规模演习(LSE2021)的强势威慑,似乎没能达到应有的效果,中共不但没有收敛,反倒摆出了威胁美国本土的姿态。中共显然认为,美军已经表态不会开第一枪,只要自己不开第一枪,就不会挨打,因此才敢频频挑衅。

9月15日,中共出动6架歼-16(同型机)骚扰台海。(台湾国防部)

美国目前对中共的策略难奏效

中共对美国一再误判,当然主要是中共邪恶的扩张、争霸本质决定的,但美国政府和军队官员没有展现出应有的强硬态度,也是其中重要的因素。

拜登上任至今,仅定义中共为“竞争对手”,而不是敌手;中共却早已把美国当作敌手,反美宣传从未停止过。中共摆出的是对抗姿态,美国政府仅以“竞争”策略应对,不愿承认对抗的现实,中共高层自然可能误判美国在示弱,或者实力不行了。

拜登已经多次表达不愿与中共冲突,这也是9月10日与习近平通话的主题之一。美国政府的策略应该是在避免战争的前提下,联合盟友逐渐围堵、削弱中共,采用类似冷战的手法,最后令中共像前苏联一样自行垮掉。

但拜登政府否认冷战的说法,还把对抗降级为“竞争”。拜登与习近平第二次通话中,白宫透漏谈到了病毒溯源问题,却不肯公开,更没升级为对中共追责,在中共看来同样属于示弱。美国因疫情死亡超过68万人,至今没有对中共展开追责,对中共又仅谈“竞争”,中共眼看没有太大压力,偏要摆出对抗的姿态。中共的战狼外交令中美之间无法进行正常的外交沟通,还一再称是美国搞坏了中美关系,试图逼迫美国让步。美国政府的“竞争”策略对中共也没有奏效。

比起政治上的“竞争”,中美之间的军事对抗已经相当明显,美军以实力促和平的总体战略并无错误。美国政府实际也支持军事对抗,以阻止中共的军事冒险,确保“竞争”和平进行;但若美军表示不会开第一枪,不会先发制人,对中共威慑的效力自然大减。

9月14、15、16日三天,中共再次出动歼-16战机骚扰台海;9月15日总计出动6架次歼-16,和运-8技侦机、运-8反潜机、空警-500机各1架次。

9月11日,美军的卡尔文森号航母(CVN70)在南海进行F-35C战斗机起降训练。(美国海军)

美国需对中共保持军事和政治的双重压力

目前米利对美国的忠诚度受到了质疑,美国总统拜登不得不出面力挺。米利出身军人家庭,他的军旅生涯和背景无需怀疑,他的上任也获得参议院多数的认可;但他主动与中共军队沟通、承诺,以及在内部讨论核武器使用程序,确实越线了。

按照法律,米利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只是一个专业顾问的角色,并没有指挥权,也就没有向对手表态是否发动攻击的权力。换句话说,他的表态没有什么效力,他也不应该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承诺不会主动攻击。美国总统若决定动用核武器,米利只有建议权,但无权阻止,他却越线讨论核武器使用程序,参与了过多的政治,他的政治态度或许影响了他作为职业军人的判断力。

若米利的确对中共军队做出了不率先“发动攻击”的承诺,那等于是向中共发出一个严重错误的信号。他或许应该自行辞职,或被解职。这大概是美国需要弥补战略失误的第一步;之后,美国政府和军队还应该协调一致,不断向中共传递明确的强硬信号;在军事上是否可能先发制人,至少要采取模糊的态度,令中共难以确认美军可能的意图。美国在台海危机的处理上,一直就采用了类似的模糊策略,令中共无法准确判断美军是否会介入,因而不敢轻举妄动。当然,美国对中共若采用战略清晰应该更有效,那美国政府的策略就需要从“竞争”变为直接对抗。

无论模糊还是明确,美国政府和美军的姿态都应该一致,不能一面不断加大西太平洋的军事部署,一面又向中共表示不开第一枪,或者不愿意发生冲突。中共目前就是故意摆出了准备冲突的姿态,向美国政府施压。美国目前的策略难以起到约束中共的作用,需要尽快做出改变。

米利事件或许不是一件坏事,若能引起更多人的反思,及时纠正失误,尽快变被动为主动,在政治和军事上对中共保持一致的强大战略攻势,应该很快就会看到效果。拜登政府的竞选和执政“口号”是重建(Build Back),美国若真想继续领导世界,不仅需要强大的实力,还需要更大的勇气和智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