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恒大违约恐动摇整个中国经济

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的公共债务已经占GDP的270%,不良贷款已经达到4,669亿美元。除了现有的经济挑战,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已经表示,它可能拖欠债权人的款项。

中国第二大开发商一直面临流动性危机,因为其在岸债券交易已经暂停。如果没有资金,恒大将不可能向供应商支付费用、完成项目或增加收入,这使得违约更有可能,而最终会引发整个中国经济的连锁反应。

恒大去年销售额达1,100亿美元,资产3,550亿美元。今年6月,它未能支付一些商业票据,政府冻结了一个价值2,000万美元的银行账户。该公司目前负债总额达3,050亿美元,成为全球负债最多的房地产开发商。它也是亚洲最大的美元垃圾债券发行国。恒大欠128家银行和121家非银行机构。因此,该公司的股价在过去14个月中下跌了90%,而其债券的市盈率则低于面值的60%至70%。

恒大占中国房地产高收益债务总额的4%。该公司的债务规模如此之大,可能会给中国的银行系统带来系统性风险。恒大逾期或拖欠付款可能会引起各机构违约的连锁反应。恒大抛售可能会压低价格,导致过度杠杆化的开发商崩溃。当局担心,这有可能破坏整个房地产行业的稳定,而整个房地产行业约占中国经济的30%。

此外,恒大对劳动力市场也有影响。公司定期雇用20万员工,每年按项目计算雇用380万人。经过断断续续18个月的COVID-19封锁,中国需要更多的,而不是更少的就业机会。

恒大预计无法支付下周到期的利息和本金。

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行业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警告恒大高管降低债务风险。北京指示广东省当局与恒大资产的潜在买家进行协调。与此同时,监管机构已签署一项提案,让恒大重新谈判付款期限,这将给予恒大暂时的喘息机会。

恒大并不是中国债券市场的唯一问题。到年中,中国陆上和海外违约总额已超过250亿美元,几乎与去年全年持平。房地产公司占这些违约的30%左右。其中较大的罪魁祸首是华夏幸福基业公司和四川蓝光发展公司。此外,运输、旅游和零售部门受到疫情封锁的特别严重打击,增加了这些部门的违约率。

一些国有关联企业也遭遇了违约,如永城煤电控股集团和清华联合集团。此外,大型国有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未能如期公布2020年业绩。在主营公司及其子公司之间,华融有390亿美元的未偿债务,最终在2020年亏损159亿美元。

过去几年来,中国企业债务占GDP的比重一直在稳步上升。2017年,这一值达到了创纪录的160%,高于10年前的101%。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已把控制债务作为首要任务,尤其是在中国10万亿美元的影子银行业。

地方政府融资工具(LGFV)在影子银行系统中拖欠了许多信托贷款,但未在公共债券上违约。到目前为止,今年有9.15亿LGFV违约。这种所谓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已经变得非常普遍,以至于北京将其列为国家安全问题。

投资者的信心已经动摇,因为私人和国有相关公司,一度被认为是安全的投资,但现在一直处于违约状态。危险在于,因为担心危机会蔓延,投资者可能会恐慌,并抛售好的和坏的债务,从而拉低市场。

恒大彻底倒闭可能导致广泛的经济动荡,甚至内乱。恒大和中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中央政府是否会允许恒大违约,令债权人陷入困境,或者中国共产党是否会为了维持稳定而进行干预。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已经住了20多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大学,拥有上海交通大学的中国MBA学位。安东尼奥是一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为各种国际媒体撰稿。他的一些中国著作包括《超越一带一路: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的短篇课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Evergrande Default Could Rock China’s Entire Economy”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