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备战已久 美国视而不见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Grant Newsham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总统约瑟夫‧拜登上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拜登的既定目标是:为美中关系建立“防护栏”,以确保两国之间的竞争不会演变成彻底的冲突或战争。

听起来不错。但这个目标是假设北京自认为只是在与华盛顿“竞争”,而不是已经在对美国发动一场多战线、多领域的战争。拜登声称美国只是与中国竞争,这实际上是给了习近平在其中一个战场——心理战上的胜利。

请看以下各战场的名单,看起来确实像战争,唯一缺少的就是热战

致命的政治战战场

北京长期以来一直在进行一场颠覆世界各国政府和精英的全球政治战。这让那些在政治上与北京结盟(或者至少保持中立)反美的国家获得好处,同时也孤立和惩罚那些倾向于抵制中共的国家。其结果包括政治和经济上的屈膝,以及最终导致中共的军事介入。

中共正在所有的地理战线上发动这场战争,在拉丁美洲、加勒比地区、非洲、东南亚、南太平洋都很活跃,甚至把目光瞄向了北极——宣称自己是“近北极国家”,尽管这个概念在国际法中并不存在。南极洲及其战略位置和资源也同样是中共的瞄准目标。

中共的想法是把美国人(及其日益减少的盟友)置于一个他们无法行动的境地——或至少不能以可接受的代价行动。如果是这样的话,在美国人发现这场竞争实际上是一场战争之前,比赛就结束了。换句话说,就是“不战而胜”。

2017年2月23日,中国病毒学家石正丽(左)在湖北省武汉市的P4实验室内。(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在更大的政治战中包括一系列的战场 请看下述:

生化战:

我们已经打了两年了。至少,北京不失时机地播下了导致COVID-19大流行的病毒,同时又声称自己无罪,并阻止调查,而调查本可以拯救生命和挽救经济。下次中共就知道如何解决这类问题了。

内战:

北京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大规模有针对性的操纵,在一定程度上挑起了美国内部的冲突。中共无需太多的努力,还有什么比敌人内斗更好呢?

毒品战:

大多数芬太尼来源于中国,去年有超过6万美国人死于芬太尼过量。这比整个越战中阵亡的美军还要多。

经济战:

在过去几十年里,中共收购了数百家美国主要企业,并通过各种手段获得了美国的关键技术。过去30年,中共还促使美国企业(在华尔街的鼓动下)将众多的制造业转移到中国,让美国广大地区经济遭受重创,当地居民感到震惊、绝望,从而沉迷于从中国进口的芬太尼。

在一个渐进的、主动投降的行动中,美国公司在中国建立了药品等关键材料和产品的供应链。

北京也在加强其经济防御,这是一个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的标准操作程序,在某种程度上使自己能“承受制裁”(现代经济上相当于能承受围困)。

贸易战:

我们在经济战的战线上已经奋战了20年。华盛顿在2001年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时,就允许了中共发动攻击,尽管中共当时没有达到世贸组织的要求。不需要战略天才就能知道随后会发生什么。甚至在那之前,作为一项国家政策,北京一直在积极违反关贸总协定的规定。

华盛顿在2001年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尽管中国当时没有达到世贸组织的要求。图为2001年7月17日,在北京的一条街道上,一个广告牌宣传中国加入世贸。(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金融战:

中共试图取代美元,让人民币成为世界储备货币。美元是美国向中共施加压力的最后坚实手段。然而,拜登政府和前几届政府都在尽最大努力让美元贬值。如果中共在这方面取得足够的进展,美国甚至将无法为自己的国防提供资金。

热战

在通过政治战削弱对手防御的同时,北京方面也在为“传统的”热战做准备和定位。

对中共来说,政治战和热战是同一个整体的一部分,它将根据需要从一个过渡到另一个,以实现其目标。问问西藏、越南、印度或其它中共多年来攻击过的国家(和地区)。

美国军方的高层再次渴望与中共解放军接触,而中共军官也渴望与美国接触——尽管是以不同的方式。一些例子包括:

军事规模、军事力量和覆盖范围:

中共进行了自二战以来可能是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国防建设。解放军正在显着扩大其规模、军力和覆盖范围。在某些情况下,解放军已经可以与美军相抗衡。

中共海军的舰队规模比美国海军更大,而且中共正在生产高超音速和“航母杀手”导弹。中共也在迅速提高海底作战能力。

在军事扩张方面,中共正在攫取海上领土,包括在南海建造人工岛,将其变成军事基地,控制该地区,从而扩大解放军的作战范围。

北京还在世界各地建设港口和机场,中共以商业入侵开始,但最终的目标是军事存在。吉布提共和国只是一个开始。“一带一路”倡议实质上是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大的潜在双重用途基础设施项目。

外层空间战:

中共正准备成为“银河系霸主”,包括战略月球定位和反卫星武器,以摧毁美国的卫星,让美军无法发现目标。

网络战:

中共已经开始行动,掠夺美国政府和私营企业的战略网络数据(包括生物识别技术)和行业主导的商业机密。尽管美国人知道是谁干的,但中共几乎毫发无损地获取了这一切。

核战:

解放军正在建设核武器库,到2025年将超过美国,也将超过俄罗斯。

2017年4月26日,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大连造船厂举行的下水仪式上,中国的第二航空母舰001A型航母正式下水。(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这正常吗?

这一切都让人叹为观止,人们不得不佩服中共一贯明确的目标。但是,中共不就是在做所有“大国”都在做的事情吗?

只是这个“大国”是贪婪的,并试图主宰和控制其邻国和全球其它地区。一个政府如何对待自己的公民(中共就是压制民众),让人们很好地了解到它将如何对待其他所有人。

请记住,北京已经做到了这一切——让自己在没有面对敌人的情况下赢得一场热战,或一场没有热战的战争。没有人,也没有哪个国家号召攻击中国。

事实上,美国和自由世界竭尽全力欢迎中国加入文明社会,世贸组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再加上美国军方几十年来一直渴望与解放军“接触”。甚至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也向中共提供了先进的军事技术。

历届总统,直到唐纳德‧川普(特朗普)都在安抚北京,同时忽视中共的侵略性和实施的不当行为,还忽视中共侵犯人权,以及对任何形式的“权利”的践踏,包括法治。

所有这些都是基于这样一个想法:中共将实现自由化,成为一个所谓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

但是,当美国伸出友谊之手(和钱包)的时候,北京却悄悄地、但公开地发动了战争。

一些美国人确实注意到了中共在做什么,但他们被忽视、嘲笑、解雇或排斥。

其它国家也试图发出警告,因为靠近中共有助于人们更好地看清问题。一些印度人多年来一直在警告美国人,他们指出,自1962年以来,印度一直与中共处于战争状态。

日本军方也曾试图警告美军,但这些警告通常被礼貌地忽视,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被粗鲁地拒绝。

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美国的统治精英阶层太傲慢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到现在也不太相信——或者他们只是想要中共的钱。

要相信中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巧合,而不是心怀恶意,就等于相信中共无法连贯思考或规划未来,更准确地说,他们只是冲动行事,没有短期记忆。

尽管有上述所有的战场,一些人仍然会说,只要多一点对话或接触,中共就会回心转意。我们不能责怪中共利用美国人的轻信和腐败,这是政治战的基本原则。

川普政府明白“战争”正在进行,并试图改变方向,但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

人们希望拜登团队明白,中共是在与美国交战,而不仅仅是“竞争”,而且中共所同意的“防护栏”,更可能是北京认为会限制华盛顿的护栏,而它则不受阻碍地前行。

竞争是租车公司和软饮料公司之间的事儿,甚至可以是民主国家之间的事儿。但统治中国的政权既不民主,也不是一家汽车租赁公司。而是会流血的事情。

作者简介:

格兰特‧纽森(Grant Newsham)是一名退役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军官,也是一名前美国外交官和企业高管,他在亚太地区生活和工作多年。格兰特曾担任美国太平洋海军陆战队(Marine Forces Pacific)的情报后备主管,并两次担任美国驻东京大使馆的美国海军武官。他是安全政策中心(the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的高级研究员。

原文:China Went to War a Long Time Ago, but the US Didn’t (Want to) Noti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