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李允升拒绝天符任命

德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1日讯】南宋李允升字“子猷”,毗陵人,“毗陵”就是今天江苏常州一带的古称。他在绍兴甲戌年(公元1154年)考中科举,已经确定要到建康府上元县(今南京一带)任职。在他还未赴任时,一日他在家中书房闲坐,忽然见到有黄衣人过来说是送敕牒给他下达任命,“敕牒”就是授官的文书、委任状。他非常惊讶:我的官职已经确定,朝廷给的敕牒都已经拿到了,怎么又来新的敕牒。

黄衣人从怀中取出敕牒给他看,只见上面用大字写着“李某可充荆阳坊土地”等字样。李允升说他已是新任朝廷命官,怎么能去当土地神呢,于是和黄衣人争辨起来。黄衣人则说:如果你一定要拒绝,那就请随我去报告给城隍神吧,说完扶他上马径直来到了城隍祠,见到城隍神。李允升在城隍神面前继续拒绝这个任命,一定要去上元县当官。城隍神说“天符不可违,可自署状,愿新任满日赴上”,就是让他自己写个保证,在人间上元县当官任满后当日就去赴“荆阳坊土地”之职。

李允升写完后,城隍神送他离开时,他见到和他住同一个里的邻居张某。此时张某正带着枷锁站在堂下走廊里。李允升悟到张某应该已经死亡,于是上前问他在冥间的苦乐。张某对他说:烦请你回去后,对我儿子说我曾经在某年某月某日对神许愿作一醮事,当时还将此愿用纸写下来钉在梁拱之间,别人都不知道,一定要让我儿替我还愿啊!“醮事”就是一种祈祷、祭祀神灵的法事。李允升当即答应了下来,随即被神送回家,恍然间就醒了过来,回顾四周自己还坐在交椅上,回想刚才的一切历历在目,似梦而非梦,清清楚楚,询问家人,他们都没有看见别人,只见到他坐在椅子上的身体时而喃喃自语,时而抬手好像握笔写字的样子。

李允升到张家拜访,张某果然已经去世。他便将张某亡灵的话语告诉其子,竟真的在房梁、拱柱之间找到了张某许愿办醮事的纸,内容分毫不差。李允升后来到上元县当官,不料竟然获罪被流放岭南了。记录者没有打听到其后续情况,不知他当上土地神没有。李允升的经历就是一起典型的元神离体事件,他元神离体后拒绝了上天让他当土地神的任命,还见到了邻居张某的亡灵,随后在张家还得到了验证。可见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臆想出来的。人真的有元神存在,肉体只是躯壳,元神才是真实的生命,元神不会随着肉体一起死,反而会在另外空间继续生存。有神论是正确的,无神论才是错误的。至于李允升后来是否当上土地神并不重要,因为上天会根据人间的善恶对生命的未来去向做调整。

此事例中,张某亡灵依然念念不忘的拜托李允升:让其子一定要替他还愿办醮事,履行对神的承诺。可见在另外空间或在神看来:人类的许愿、誓言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其实许愿特别是誓言,那是人对上天的一种承诺、一种宣言,一旦发出在另外空间里就成立了,有效了,有强大的约束力。过去老一辈人也知道“愿不轻许”、“誓不轻发”。可现代人在无神论的教唆下,不知道誓言会生效,因此随意发誓、甚至发毒誓,在另外空间看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人们在加入中共党、团、队时,都发下:为党“牺牲一切”、“永不叛党”等毒誓。

中共干了什么大家都知道:它不仅贪腐成性、荒淫暴虐,还发动各种运动杀害了八千万中国人,计划生育杀害了几亿腹中胎儿,破坏文化,迫害修炼人,林林总总真是罪大无比。如果真到了上天神灵要根除中共,彻底清算其罪行时,那一刻就会因为你为党“牺牲一切”的毒誓,而使你的一切都成为中共的牺牲品、殉葬品;就会因为你“永不叛党”、“永远跟党走”的毒誓,而让你跟中共一起走入绝境被毁灭掉。因为这一切都是在应验你的毒誓,这一切也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既然这么可怕,那么如何挽救误入中共组织的同胞们?天无绝人之路,修炼界高人们都看到上天给人一条生路:声明退出党、团、队。你必须真心实意的表态退出中共,因为过去你是宣誓加入共产组织的,所以现在就必须有一个声明退出的过程,如此一来在神的眼里你过去给中共发的毒誓就被废除了。中共的灭亡就不会牵连到你,那时你就平安了。上天重在看人心,所以声明退党、退团、退队时完全可以使用化名,充分保证大陆人士的安全。既然如此,表态退党何乐而不为呢。

资料来源:《睽车志》

(转自正见网/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