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又见三大信号 孟建柱岌岌可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去年4月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后,其老上级、江派重要人物、原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长孟建柱也传出了被软禁的消息,但迄今为止,北京官方并未证实其被拿下的消息。不过,近几年其处境显然不妙,若干信号早已显露。

首先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按照惯例,孟建柱本应当选中央委员会委员,但结果却是孟建柱出局,其名字在“中委”名单上消失。这是习近平对其不信任的一大信号。

其后在2018年1月,与孟建柱交好的江西省副省长李贻煌落马。李贻煌曾任江西铜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长,他的靠山之一是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的亲信、业已落马的江西省委书记苏荣,而他攀上的另一个大人物正是2001年至2007年10月任江西省委书记、后任公安部部长、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孟建柱。

孟在职期间,曾几次考察江铜集团。海外爆料透露了孟建柱与江铜集团的勾连和对利润的攫取,以及背后隐藏的见不得人的勾当。其中亦提到孟建柱的亲信、时任江西省政法委书记的舒晓琴和曾任江西省省长、后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吴新雄等,都参与其中,并把该拿走的利润都拿走了。

第三,2020年,曾任孟建柱大秘的孙力军落马,并在官方的通告中将其与早前落马的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前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并列,称他们都具有“妄议中央大政方针、阳奉阴违、当‘两面人’以及执法犯法、贪污腐败等问题”。海外还有消息说孙力军曾参与“倒习”未遂政变。

作为提携孙力军并与其关系密切的孟建柱又如何能置身事外呢?据身在美国的富商郭文贵几年前曝料,孟建柱不仅帮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多次换肾,而且其母亲亦几次换肾,肾源由其心腹孙力军等从狱中寻找囚犯配对,之后杀人取器官。在过程中,还曾一度杀错人。为掩盖真相他们又将为孟的母亲做手术者和知情者都灭口。此外,孟建柱还涉及2014年的马航失踪案。

这大概也是为何在孙力军落马后,就传出孟建柱被软禁的消息,估计中南海虽然知其问题严重,但还有所顾忌,所以未将其拿下。

第四,2020年7月,中共中央政法委由其秘书长陈一新主持召开了一个会议,宣布将在全国政法队伍中开展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同时决定2021年起在试点的基础上,自下而上逐级在全国政法系统铺开教育整顿。

之所以在针对政法系多次开刀,空降人马,削减权力,拿下各级官员后再度发起整风,其主要原因是政法系长期掌控在江派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等人手中,其内部盘根错节,早已黑社会化,虽然习通过若干举措,削弱了江派势力,起到了一定威慑作用,但政法系黑社会化并未发生实质改变,口说效忠实则另有想法的“两面人”也没有消失,仍有江派势力不时兴风作浪。

上述信号对于曾掌控公安部、政法委的孟建柱而言,可不是什么令其愉快的信号。如果说这些信号已透出对孟建柱不利的征兆,那么从近期中共高层的相互绞杀看,习与江曾的博弈已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多个领域激烈展开,作为江派大马仔的孟建柱也被延烧。近日,又见三大预示着孟岌岌可危的信号。

第一个信号是截至9月17日,中央督导组已进驻包括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六大中央政法机构以及31省政法机关。据报,督导组“开展直接督导和驻点式指导”释放出明确信号,那就是:中央督导全覆盖、无死角,全国政法教育整顿绝不容许“前紧后松”、“下严上宽”,依然要敢于动真碰硬、走深走实。

无疑,其潜台词就是政法系高官,无论官职高低、背景和后台有多硬,如果有问题,都严查不怠。这是否意味着早已问题缠身的现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最高法院长周强以及退休的孟建柱都在其列?

值得注意的是,督导组刚入驻,发出严查的话音刚落,9月18日,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前党委委员、副厅长张效敏就被昭告落马,这说明很快将又有一连串高官被审查。郭声琨、周强、孟建柱是否在其列不得不让人关注。

第二个信号是9月16日,一年前落马的原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龚道安一审开庭,被指控收贿达人民币7343万元,龚道安当庭表示认罪。

龚道安高升正是在孟建柱任公安部长期间。2010年11月,龚道安从湖北省咸宁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长任上,调任公安部十二局副局长,2012年10月升任局长。公安部十二局为行动技术局,负责监听、监控等,这样的监听是否包括中共高层呢?2017年,孟建柱卸任政法委书记前夕,郭声琨任公安部长期间,龚道安调任上海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上海公安学院院长,随后在2018年1月兼任上海副市长。

作为龚道安老上级的孟建柱,能摆脱干系吗?有意思的是,如果与龚去年落马时中共的通报对比,此次庭审只限于其的经济犯罪,而不再涉及其政治上的问题。这或许说明其所披露的内情让北京当局放了他一马,这其中是否包括孟建柱和监听的问题呢?

要知道,在去年的通报中,龚道安被描述为“丧失政治原则,毫无‘四个意识’,背离‘两个维护’,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造成严重政治危害和恶劣政治影响”,其“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如此严重之语表明龚道安曾参与了某件严重之事,造成了“严重政治危害和恶劣政治影响”,而这或许与孙力军参与的未遂政变有关。

可以佐证的是,在中纪委的通报中,龚道安与已落马的前中共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中共山西省公安厅长刘新云,都有一个共同的罪名,那就是“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而邓恢林刚刚被披露参与了一场针对习近平的未遂刺杀案。

大陆媒体突然曝光针对习近平的未遂刺杀案,应该说是针对孟建柱的第三个信号,因为此案曝光的“很及时”,也很蹊跷。

9月14日大陆搜狐和网易网站发表的一篇署名“商贤老侯”的文章,透露了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原总队长罗文进和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共同犯下的一事,他们“同为湖北武汉老乡,两人互通有无,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甚至于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被安全部人员阻止了罪恶活动”。

“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极有可能指的是2014年或2017年习近平在南京参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时,进行刺杀。很明显,罗文进和邓恢林是参与者,孙力军是参与者,龚道安或是参与者或是知情者,而他们背后的孟建柱、郭声琨、曾庆红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这些新的信号出现,对于盘踞在政法系内的高官孟建柱、郭声琨而言是大为不妙,早已岌岌可危的孟、郭二人,此次还会安好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