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忆太子站惊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

今天焦点:留美港人、亲历者忆8.31太子站惊魂!香港选举制度已完!爱国者治港!施暴者上台?选民大减97%清一色的亲中派!更小圈子!反送中秋后算账依然持续!港人越抗争,越充满希望!

香港更小圈子选举 选民大幅缩减97%

9月20日,香港进行了所谓的“完善”选举制度之后的第一场“爱国者治港”选举,选举委员会的选举。

这次选举由412名候选人,来竞争364个席位。总共1,500人的选举委员会,有1,084个席位,是不需要经过选举产生的,包括自动当选、经过合资格的团体提名,以及当然委员。

根据统计,2016年有竞争的席位占比61%,2021年有竞争的席位占比24%。

上一届选举委员会的选民人数还至少有近25万人,而这次却大幅缩减97%,只有7,900名登记选民。而“合资格”参加投票的“选民”也主要是“亲中建制派”的,大约4,900人。

这个被一直批评为“小圈子”的委员会,这一次“更小圈子”。社民连斥责,在新的“选委会”,受多数香港人支持的民主派,没有一席之地,香港政府是不容异己的“清一色”。

中共国务院港澳办声称“这次选举是全面贯彻落实‘爱国者治港’”,“充分展示出香港,由乱转治、由治及兴的新气象、新希望”。

不过,奇怪的是,本次选举,场地部署了至少5,000-6,000的警力,甚至超过了候选人和选民数量的总合,这被香港市民嗤之以鼻,称其为“大笑话”。

其实,选举制度的改革,只是北京干涉香港制度的一部分。

2020年6月底,香港强行实施“港版国安法”。港府开始惩罚,任何北京认为的“颠覆、分裂、涉嫌恐怖主义、或与外国势力勾结”的行为和言论。2020年7月,港人发起“反对国安法”大游行,有超过38万人参与。

其中,大批主要的民主活动家和政治人物,纷纷入狱、或已经逃往海外。

2019年6月,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至今,已经两年多。根据不完全统计,警方逮捕超过1万人,有七百多人被定罪。另有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李卓人、何俊仁、梁国雄以及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等多位泛民主派人士被判刑14到18个月不等。

警方数据显示,香港警察在2019年6月到12月,仅仅半年的时间,就发射了一万六千枚催泪弹、超过一万枚橡胶子弹、超过两千枚布袋弹、1,900枚海绵弹,以及19发实弹。

当初在香港街头,从白天到深夜,那些和警察们对峙的,不论是“勇武派”还是“和理非”都深深体会到香港警察,被中共染红后的残暴。

留美港人回家 与手足一起抗争

近期,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了一位,当初在香港街头的黑衣青年,泰瑞‧李。当年8月31日晚间,泰瑞在香港地铁太子站,亲眼目睹了警察向无辜民众施暴的场景。

来自香港的泰瑞‧李(Terry Lee)今年21岁,目前就读于美国加州湾区的一所社区大学。两年前,也就是2019年的暑假,他在7月到9月间,他是香港前线的一名抗争者,曾经多次和警方对峙。

反送中运动爆发初期,身在美国的泰瑞,每天晚上,都会和朋友们一起在网上观看香港直播。他们一次次地看到,香港当局无视民意、警察也在不断打压抗争者。虽然远隔重洋,隔着屏幕的这些香港青年,依然感受到了一种沉重的无力感。泰瑞说:“我们不在现场,我们做不了什么能帮助手足的事。所以,我就决定要回到香港,去和手足们一起打拼。”

2019年7月2日,泰瑞回到了香港。在这之后,他就开始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示威。而这一次暑期旅程,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香港的巨大变化。他说:“2019年之前的香港,大家都很冷漠,大家都不会跟素未谋面的人聊天。但2019年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我们有同一个目标和决心,都会互相讲话。可以说,2019年,我们‘香港人’这个身份,越来越扩大了,越来越多人对香港人的身份产生了认同。”

所以,泰瑞这一次的回归,和以前不同。从2019年7月开始,他从从前的“和理非”,变成了一名开始戴上头盔和防毒面具,在抗争第一线和警察对峙的“勇武派”抗争者。

7月14日泰瑞参加了香港沙田示威。当他在沙田参加游行时,他目睹了警察对民众施加的残酷暴力。当时,警察冲进了沙田的新城市广场,用警棍和胡椒喷雾,攻击示威者和普通民众,导致在场的数十人受伤。

在目睹了这残忍的场面后,泰瑞下定了决心:“要和手足们一起去抵抗那些黑警。”

泰瑞介绍,发生这样根本的改变,其实,也和从前的经历有关系。2014年,香港爆发雨伞运动,当时的他,只有14岁,正在香港读中学。那个时候,他就参加过示威。泰瑞认为,雨伞革命带给了他一个教训,他说,“2014年雨伞运动失败,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表明用那种‘和理非’的公民抗命办法,已经行不通了。我们需要用其它办法去拥抱街头,去抗争。”

于是,这之后,泰瑞和一批年轻人,组成了一个“勇武”小分队。小分队的成员中,有他的中学同学、有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那时候,大部分抗争装备,都是他们自己买的,他说,“有一些家长会资助我们,但其实大部分都是我们自费购买的,比如对讲机、头盔、手套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去买。”

8月5日,香港市民,发动了罢工、罢课、罢市的三罢行动。在这一天,大批示威者包围了天水围警署,抗议警方在前一天以“涉嫌性暴力的方式”拘捕了一名女性示威者。这一次,泰瑞也在第一线参与了行动。

泰瑞,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时,说:“从中午12点打到凌晨12点,警察疯狂地无限发射催泪弹和橡胶子弹,打了十二个小时,我们都戴着防毒面具、头盔和眼罩。凌晨十二点的时候,警察派来了装甲车,我们就撤退了。”

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询问泰瑞,当他第一次身处前线时是否感到害怕。泰瑞的回答是:“其实,一开始出去就已经不怕了。身边都是我们的兄弟、都是香港人、都是我们的手足,我们只有向前走、向前冲。”

泰瑞表示,在参与抗争期间,他虽然没有被捕过,但也曾受过伤,他说,“我被警棍打过,也被催泪弹射过。还有一种圆形的子弹,用枪射出来,好像霰弹。那时候,警察已经不是用正确方法射击了,他们对着人射击,我就被射中过,擦伤、流血了。”

亲历831香港太子站惊魂

而在参加抗争的过程中,泰瑞所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一幕,应该就是2019年8月31日夜晚,在香港地铁太子站所发生的一切了。大家知道,那天晚上,香港太子站,发生了血腥的“八三一事件”,警察冲进了站台,对市民进行了无差别袭击。后来,在一段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中,有市民在车厢内,因遭到警察毒打而痛哭。而在当时,泰瑞就在那一节车厢内。后来,外界一直质疑,当天晚上,太子站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否有人被殴打致死等等。

泰瑞介绍说,在8月31日当天,他和他的朋友们,转战了金钟、湾仔、铜锣湾、维园、中环等地,和警方的水炮车、装甲车进行周旋,并曾经在维园听到了警察“发射实弹”的枪声。在那天,他也曾在街头遭遇了警方“速龙小队”的追逐,险些被抓捕。后来,入夜时分,他和三名同伴搭乘地铁,来到了九龙的旺角站,在这里换乘了另一条地铁路线,准备支援观塘一带的抗争。

泰瑞描述说:“在旺角站,我们等了十五分钟,地铁都不开,我们当时就预感到有些不对路。接着,车开到太子站后,我们就先下了车。”

可是,就当他们下车走上月台时,车厢内,突然发生了冲突:有一名“蓝丝”人士,也就是支持政府一派的人,手持金属锤,开始对着车厢里的人们进行攻击,示威者则用车厢内的灭火器反击。泰瑞和他的同伴看到之后,连忙赶去支援,车厢里烟雾迷漫。在混乱当中,无法弄清楚情况的他们,又回到了月台。而就在这时,有市民告诉他们,警察已经冲进了地铁大堂。

在陷入混乱的月台上,泰瑞和一位同伴,迅速卸下了装备,走进车厢。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另外两位同伴,则被冲进地铁站的警察强行抓捕。随后,泰瑞和他的同伴,就在他们走进的车厢里,亲眼目睹了传遍全世界的那一幕,他说那“就是八三一很出名的那个,在列车里面的片段。之后我们看见的东西,就是大家见到的东西,是真的。速龙冲进来后,把相关的人和不相关的人都捉起来打。”

由于泰瑞和他的朋友拥挤在人群之中,所以他们没有被警察打到。放眼望向车厢外的月台,他们也看到了警察的“速龙小队”到处殴打年轻人的惨烈场景,楼梯上则站满了被捕的年轻人。泰瑞看到防暴警察,残忍地殴打着年轻人的头部和四肢,甚至有防暴警察,在施暴结束后,还拿出手机,得意地自拍。

但是,警察一直按着列车的“紧急按钮”不让列车开走。而等到“黑警”打完人之后,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列车又成功地往“中环方向”开走了。地铁的下一站,是“油麻地”,刚一停车,港铁就有紧急广播。泰瑞和朋友知道,我们在太子站亲眼见到的事情,已经非常异常,所以他们两个就决定:立即离开油麻地站,他们赶紧到了地面的一间餐厅,暂时躲避。

就在泰瑞和他的朋友,进入餐厅之后的两三分钟,就有至少十几辆警车,停在了“油麻地”站外边,整个将“油麻地”站,封锁了起来。最后,有热心市民用汽车将他们带到了安全的地方,泰瑞在第二天凌晨时分,安全地回到了家中。

越反抗 越对香港充满希望

第二天,泰瑞首先前往警局,打探到了他们两位“被捕朋友”的下落。在这之后,他的这两位朋友被指控了“非法集结罪”。然后呢,经历了这“惨烈一夜”的泰瑞,就在街头坐了整整一天。他说:“那时候,我自己心理状态不太好,一整天都坐在街头抽烟。”

可想而知,这样的经历对于一位年轻人来说,打击是巨大的。

暑期结束,泰瑞就回到了美国,继续他的学业。在这之后的两年里,他也一直参加着加州湾区的香港人举办的种种“抗争集会”。

其实,像泰瑞一样,有“一线抗争经历”的香港抗争者,还有很多。有这样对香港的热情的年轻人,还有很多。

泰瑞告诉记者,他对于香港的未来充满信心。他会想尽办法,继续做应该做的事,去帮助、团结香港人,提醒香港人,要保持初衷。

他说,未来有机会的话,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都好,就算这一代见不到香港的光复,我们香港人、香港民族始终都会有机会回到香港,夺回我们的这片土地。

好,感谢收看时事纵横,我们下期节目,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文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