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中南海暗潮汹涌 习近平铁拳砸向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随着中共二十大一步步逼近,中南海的政治气氛愈发诡异起来,从习近平在军队频频换将,到党媒接连释放“政变”、“暗杀”以及“没有铁帽子王”等信号,折射出中共内斗之刀光剑影、杀气腾腾。而政法系统——刀把子,一直是中共内斗的一大主战场。外界正密切关注,接下来习近平的铁拳到底会砸向谁?

暗杀、政变的幕后主谋陆续浮出水

9月14日,网易与搜狐发表署名“商贤老侯”的文章,对“刺杀国家领导人”一事进行爆料,指出江苏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原总队长罗文进,伙同其湖北老乡、亦即前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两人互通有无,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甚至于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被安全部人员阻止了罪恶活动”。文章还披露出罗文进、邓恢林以及前华融董事长赖小民之间的密切关系。

有分析认为,“商贤老侯”爆出的“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很大程度上是指2014年或2017年,在纪念南京大屠杀的国家公祭仪式上,罗、邓二人图谋行刺出席该仪式的习近平。那么,他们是受谁指使的呢?

首先看罗文进,这个江泽民老家“江苏帮”的公安系统官员,他所在江苏公安厅和政法委,归属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管辖。而邓恢林从湖北公安厅副厅长调任政法委后,成为孟建柱任内的办公室主任,被视为孟建柱的“大管家”。与罗文进和邓恢林关系密切的赖小民,则是曾庆红的白手套,在今年年初已经被中共当局处死。

说到孟建柱,很多人应该都知道,他是货真价实的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的大心腹。早在去年4月份,孟建柱的马仔、手握实权的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习近平拿下,而外界普遍认为,其落马的主因是参与了“倒习”和“政变”。值得一提的是,孙力军在孟建柱退位后,成为现任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的马仔,而郭声琨是曾庆红的表侄儿女婿(郭妻的奶奶是曾母邓六金的亲妹妹)。

孟建柱的马仔孙力军,及其大管家邓恢林先后被习近平拿下,而孙、邓两人的落马都与“政变”、“暗杀”紧切关联,不少评论认为孟建柱大事不妙。确实,孟建柱目前的处境,极似当年被抓捕之前的周永康。

9月18日,中纪委官网发文《不能做桃花源中人》,再提“没有什么‘刑不上大夫’‘铁帽子王’”。这不由让人想起当年中共当局在拿下周永康后,习近平于2015年在中央党校首次提出的“没有免罪的‘丹书铁券’,也没有‘铁帽子王’。”当时外界普遍认为,在周永康之上、能有资本成为“铁帽子王”的,也只有江泽民和曾庆红了。如今,习当局再提“铁帽子王”,铁拳要挥向谁,不言而喻。

刀把子持续震荡 “周永康流毒”仍在?

从去年7月开始,习当局便开始全面整顿刀把子,所谓“刀刃向内”,目的就是为了解除该系统对习的威胁。经过了一年多的“刮骨疗毒”之后,多名政法高官被拿下,其中就包括江派马仔、前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等, 七万多违纪违法的干警被处分、近3万涉嫌违纪违法的干警被立案审查并调查。目前,刀把子系统仍在持续震荡,估计到二十大之前都不会停下来。

尽管以陈一新、王小洪等为代表的“习家军”从郭声琨等江派人马手中拿走了更多的实权,但是刀把子系统对习近平对威胁仍未完全解除,这一点,从习当局近日多次高喊“周永康等人余毒”也可见一斑。有人可能要问:周永康真的有那么多的流毒吗?

依笔者所见,习当局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故弄玄虚或者有所夸张,“周永康流毒”还真的不少,其这些“流毒”的源头、始作俑者便是江泽民和曾庆红。为何这么说呢?

众所周知,在过去二十多年里,刀把子系统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直接帮凶,这个系统在参与迫害的过程中,早已经高度黑社会化。这一点,从中共党媒今年2月发文《邓恢林、龚道安两个‘警虎’同日被点名:集‘五毒’于一身”》也可看出,文章指邓恢林和龚道安二人不仅是“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的“警虎”,也充当黑道“保护伞”。

而且刀把子系统的官员,其升迁速度基本上与其参与迫害的积极程度成正比,这是因为中共官场的升官“秘籍”是“有罪才上位”:迫害法轮功越卖力、欠下的血债越大,就越有升迁的资本。就拿周永康和孟建柱来说吧,他们在之前都没有政法背景,就是靠着分别在四川省和江西省卖力迫害法轮功,而被江泽民从地方省委书记直接空降到公安部当部长,然后他们继续在全国推行迫害,最后爬到刀把子系统权力顶峰的。

正如一位政法高官所言:“想当初共产党利用我们整法轮功时,为了让我们放开手脚、无所顾忌,无论对法轮功采取什么手段,无论对法轮功造成什么伤害,都不会受到追究处罚。我们也养成了不讲法律的习惯,在对待‘迫害法轮功’之外的工作时也是如此。……要说我们政法部门的人,有几个敢站出来说完全没有干过‘违纪违法’的事呢?”

因此,毫不夸张地说,政法系统除了少数良知尚存的人以外,大多数都是可以为了升官发财而不择手段迫害民众的,在他们的眼睛里根本就没有法律可言。可想而知,这样的人,一旦有人挡着他们的仕途了,他们自然会铤而走险、想尽一切办法进行反扑。这也是为何周永康、孟建柱、孙力军、邓恢林等敢于参与政变,这也是为何一个地方上的刑警总队长罗文进敢于参与暗杀。他们对习的威胁是清清楚楚实实在在的,习近平对“周永康流毒”的担忧也是不难理解的。更何况,“庆父未死”,江、曾是不会放弃对习的反扑的。

更令习近平头疼的是,“周永康流毒”可不仅限于刀把子系统之内。

刀把子之外仍存在对习近平的威胁

有了周永康、薄熙来政变失败的教训,苟延残喘的江、曾为了搞掉习,自然还做了其它布局。仅举一个例子,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就是江、曾安插在中南海的一枚暗棋。

据明慧网报导,2020年5月31日,武汉肺炎(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之际,赵乐际到到地方搞调研时,直截了当地提出要听当地“610”的工作汇报,并称“610”被撤并、不独立存在是为了“搪塞西方社会反华势力”,党的官员不能相信。对于迫害法轮功,赵乐际提出“要抓紧,要办好,要实实在在地办事”。

无独有偶,赵乐际在官场的升迁速度,比起周永康和孟建柱等人,毫不逊色、同样惊人。工作能力平平的赵乐际,在2000年其42岁时,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省长,又在2003年其45岁时,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省委书记。那么,为什么赵乐际能够平步青云?

据大纪元报导,赵乐际主政青海期间,江泽民曾下拨数千万元在大西北的深山里、青海修建非法关押、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据悉,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大西北及青海省境内遭受摧残。青海女子劳教所、青海省劳教所(西宁市多巴劳教所、省男子劳教所)、海北州浩门监狱,以及青海省内的九所医院等单位均涉嫌参与活摘器官的罪恶。

如今,赵乐际浮出水面,直接要指挥法外机构“610”,除了延续江、曾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要在暗中握住刀把子以及“610”。连国际社会都知道,“610”是个法外都特权机构,就像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以及当年中共的文革小组一样。一旦掌握了“610”,便可以调动党政资源,发动政变也好,搞暗杀也罢,都不在话下,这不,因“政变”而落马的周永康、孙力军等都曾经掌握着“610”。

随着中共内斗不断加剧,一旦孟建柱、郭声琨等江派马仔出事儿,赵乐际这个隐形的“刀把子尖”便很可能会伸出来,刺向习近平。

不过,想必习近平对赵乐际也做了相应防范——习的亲信李书磊以扩党权的方式,盯紧并控住赵乐际;同时,习的亲信杨晓渡在管控中纪委的主要业务,负责架空赵乐际。此外,赵乐际的马仔、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因贪腐7亿多元被判死缓,赵乐际本人还深涉令习震怒的陕西秦岭违建别墅事件以及千亿矿权案……

结语

综上分析,种种迹象表明,高级别的江派政法官员的落马或将是大概率事件。而随着中共二十大的迫临,中南海的暗潮只会愈发汹涌。刀把子作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帮凶,无论是其系统内已经落马的周永康、孙力军、李东生等,还是正面临更加严厉的一波又一波的整肃的更多人,今天的人人惶恐、人人自危,何尝不是在验证着“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的天理呢?

在这场中共激烈的内斗中,习近平当局的铁拳会砸向谁?笔者认为,无论体制内的人官职大小,那些执法犯法、背负一身血债的人面临的危险极大;那些能够及时改过、赎罪的人就会相应地降低风险;而那些善良本分,少做或不做亏心事的人就会相对安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