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征时:中南海一号保镖周洪许其人其事(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周洪许少将于2021年7月被任命为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成为中共党魁习近平保镖团队的一号人物,随即也成了公众关注和留意的人物。为了便于公众了解周洪许其人其事,笔者将网上有关信息整理成文并加以分析阐述,以供大家参考。

本文分为以下部分:
一,周洪许的简要履历
二,周洪许的派系背景
三,周洪许的入选审核
四,周洪许的专业素质
五,周洪许的个性特征
六,周洪许的战略眼光
七,对周洪许、陈登铝说两句

一,周洪许的简要履历

基本信息

姓名:周洪许   性别;男   出生年份:1971年

民族:汉族   军衔:少将   学历:硕士

政党:中共党员   职务: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

简历

1971年,出生

1980年代初期和中期,少年时代的周洪许生活于四川省万县(现重庆市万州区)农村,学业成绩优秀

1980年代后期至1990年代初期,高中毕业后考入初级军校学习

1990年代,曾任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军部驻地云南昆明)某部作训参谋,尉级军官

1998年,时任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第31摩托化步兵师(师部驻地云南大理)师部作训科科长

2000年代初期,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炮兵学院(院址安徽合肥)硕士生,曾任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某部团参谋长

2005年前,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炮兵学院硕士学位

2005年初(至约2010年),出任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第40丛林战步兵师(师部驻地云南开远)炮兵团(团部驻地云南曲靖)团长

2006年11月,周洪许作为优秀指挥军官被列入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颁布的2006年度《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和全军优秀参谋人才名单》(该名单中800名指挥军官、参谋军官大部分为团级)

2007年11月,包括周洪许在内的该炮兵团军官全部通过中国国家计算机、国家公共英语等级考试,炮兵团领导班子9人全部具有硕士或博士学位

2008年2月,周洪许率该炮兵团赴贵州省西部抢险救灾,抗击雨雪冰冻灾害

2008年5月13日,该炮兵团赴四川省汶川地震灾区抗震救灾(至8月22日),表现突出,团长周洪许被记一等功

2008年5月30日,《文汇报》以《绝境突围》为题报道该炮兵团抗震救灾,称周洪许为“具有硕士学位的中校”

2009年底,周洪许仍然担任该炮兵团团长

2012年11月,该炮兵团时任团长为陈忠良,周洪许或另有任职或在军校进修

2012年12月18日,周洪许被第十届云南省政协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确定为第十一届云南省政协委员

2013年1月(理论上至2018年1月),周洪许任第十一届云南省政协委员(分组类别:特别邀请人士)

2014年3月前至2015年8月后,即中共军队2015年至2017年军改前夕,周洪许时任成都军区(司令部驻地四川成都)司令部军训部部长

2021年7月中旬截止,周洪许任北部战区(司令部驻地辽宁沈阳)陆军(司令部驻地山东济南)副参谋长,军衔少将

2021年7月15日,周洪许被任命为中共中央警卫局(驻地北京市)局长

其他信息

1) 外貌特征:“中等个头”,戴眼镜

2) 籍贯极有可能是四川省万县(现重庆市万州区)

3) 周洪许已婚,夫妇俩2008年时居住在云南曲靖炮兵团驻地或附近;是否有子女暂不详

4) 周洪许曾有吸烟习惯,是否已戒烟不详

5) 据推测,周洪许似乎还应具有高级军事院校的进修学历

二,周洪许的派系背景

从周洪许的简历可以得知,他当年任团长的原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第40丛林战步兵师炮兵团(1980年代番号曾为昆明军区第14军第4炮兵师第18炮兵团),驻扎于云南省曲靖市。曲靖市地处乌蒙山脉南麓,炮兵团团歌也名为《前进,英雄的乌蒙铁军!》,因而该团有“乌蒙铁军”之称。那么,周洪许是如何从乌蒙山麓走向中南海的呢?

由于中国现存的政治制度使然,每一位军队将领皆为中共党员,所有高级军官的升迁,都离不开中共党内高层纷争的派系背景。事实上,他们不管属于或不属于党内任何派系,无论参与或没有参与高层派系斗争,其仕途升迁总会多少得益、得咎或得祸于这些背景。既然这些背景无所不在,周洪许少将的仕途升迁自然也不例外。

说到周洪许的升迁,首先就要提到原成都军区政委张海阳和他的一篇文章,以及文章里提到的原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防空旅旅长薛爱国。此外,本文还要提及原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两任军长赵宗歧和周小周、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员兼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现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等人。

张海阳上将(2009年授衔)曾任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政委(1996年8月至2002年1月)、北京军区副政委(2002年1月至 2005年12月)、成都军区政委(2005年12月至2009年12月)、第二炮兵政委(2009年12月至2014年12月),约于2014年12月退役。(参见附录一)

张海阳的那篇文章写于2009年成都军区政委任上, 笔下的“炮兵某团”即当时的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第40丛林战步兵师炮兵团(驻地云南曲靖), 2000年记集体一等功,时任团长周洪许在2008年记一等功。而“防空旅”则为当时的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防空旅(驻地河北石家庄),时任旅长薛爱国记二等功。2006年该旅记集体一等功。

这“两面旗帜”,炮兵团是前任军委主席江泽民树的,防空旅是时任军委主席胡锦涛树的。对“两面旗帜”,张海阳在其文章里各给了一个章节。据文章介绍,张海阳任第27集团军政委及北京军区副政委时,是防空旅的上级;任成都军区政委时,又成了炮兵团的上级。防空旅和炮兵团先后成为他麾下的“先进单位”或“先进典型”。

张海阳既然是军区领导,中共官方媒体要采访其下辖部队、了解他手中的“先进典型”,自然会听取、参考甚至体现他有关宣传报道的意见和建议。像薛爱国、周洪许那样的旅、团级中层军官通常距离党内高层纷争的旋涡相对较远,但张海阳身为正军级及以上的高级军官,而且是政工主官,自然要对近在咫尺的高层纷争格外留意,因而对宣传报道的敏感性也会予以充分考虑。而他的主要做法之一,显然是在“两面旗帜”之间保持宣传口径、报道规格方面的“平衡”。

就2002年秋中共十六大至2012年秋十八大这一胡锦涛执政时期而言,党内高层主要有三大派系:前党魁江泽民为首的“江派”、时任党魁胡锦涛为首的共青团派即“团派”、中共高层领导人子女自成派系的“太子党”。总体上,“江派”强势而胜一筹,“团派”虽弱势但并不甘居下风;“太子党”大部分人如张海阳(其父张震为1955年授衔的上将)则从旁观望、持表面中立态度,少数人如薄熙来(其父薄一波曾任国务院副总理)与“江派”结盟,另有少数人如李源潮(其父李干城曾任上海市副市长)同时也属于“团派”。

不过就胡锦涛执政时期中的2005年至2009年这一段时间而言,中共党内高层斗争表面上相对缓和。与大部分“太子党”一样,张海阳当时应属观望、中立者,他似乎尽量避免在宣传报道上介入“江派”与“团派”之间的纷争,力求在“两面旗帜”之间保持“平衡”。“人民网”军事频道的两个专题报道,多少也反映出这一点。

2005年,“人民网”军事频道开设[2005专题],表彰胡锦涛树的“旗帜”,但开口就是“坚持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此处提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乃“平衡”术之一。专题置顶第一篇《跨越千里的握手》,报道炮兵团团长周洪许赴防空旅驻地参观学习一事。此事涉及“两面旗帜”握手言欢,虽说有事实依据,但置顶头条的处理手法也是力求“平衡”的一招。

2008年,“人民网”军事频道开设[2008专题],更是热闹非凡。首页上不仅有炮兵团团歌,还有一栏类似“荣誉编年史集锦”的文字,以配合宣传该团成为“全军基层建设先进单位”10周年纪念——

1998年,中共中央军委8号文件转发炮兵团经验,时任团长卢兴波、政委沈俊镔受到江泽民接见;

1999年,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为炮兵团题词;

2000年,中央军委(时任主席江泽民)记炮兵团集体一等功,四总部联合表彰炮兵团为“全军基层建设先进单位”,炮兵团党委被总政评为“先进团党委”,等等。

密集提及江泽民的同时,“科学发展观引领我成长”赫然成为专题报道的标题。此处冠之以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这又是一种“平衡”。

在上述文章里,张海阳写到了自己任北京军区副政委时的一件往事:

2005年9月6日,我向军区党委建议,像旅长薛爱国这样的优秀干部,可以小步快跑或破格提升。军区党委研究决定,将薛爱国提升为师长,一年后提升为集团军参谋长。[2]

这篇文章还另外提及一个“小插曲”:作为北京军区副政委,张海阳下老部队第27集团军、去薛爱国的防空旅蹲点,当时曾与周洪许不期而遇,对这位后来成为自己部下的校级军官印象相当不错:

2005年秋天,炮兵某团团长周洪许到北京参加完一个会议,独自一人顺道跑到防空旅参观学习。当时,我正在防空旅蹲点,听说他来了,约他见了面,一起吃了个早餐。小伙子很年轻,研究生毕业,刚上任不久,比较腼腆,一说话就脸红。我问了炮兵某团的近况,赞扬他视野开阔,思想敏锐,懂得学习先进经验,让他顺便再到西柏坡看看。他说时间来不及了,以后有机会再去,上午就回部队去了。
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 [3]

[注:西柏坡是一个山村,位于河北省西部的太行山区,离防空旅驻地石家庄市不远。1946年至1950年的国共内战即所谓“解放战争”期间,西柏坡曾是中共中央机关与解放军总部所在地,因而后来被中共官方奉为“革命圣地”。]

张海阳该文中对炮兵团的抗灾抢险行动也颇为赞赏,用了两段文字描述:一段提及“2008年2月,炮兵某团奉命紧急赴贵州抗击雨雪冰冻灾害”;另一段涉及汶川地震,给团长周洪许记了一等功。[4]

[注:据相当部分中国大陆媒体报道,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18名专家因地震而受困于云湖国家森林公园。炮兵团抵达前,其中已有2人遇难、3人重伤。炮兵团最终共救出15人。]

从张海阳的这篇文章中也可以看出,他对薛爱国、周洪许都提携有加,堪称二者的“贵人”。

张海阳于2014年底至2015年初期间从第二炮兵政委任上退役之际,薛爱国任职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最后一任军长(2011年2月至2016年8月),周洪许则担任成都军区司令部军训部最后一任部长(2014年6月前至2015年8月后)。因为此后不久的2016年2月,七大军区在军队改革中撤销,五大战区随之设立。

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2016年3月转隶中部战区陆军,集团军建制约于当年8月撤销,不过军长薛爱国升任中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防空旅情况不详。

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2016年转隶南部战区陆军,集团军建制于2017年撤销。第14集团军第40师炮兵团于2017年4月29日整建制转隶南部战区陆军某旅。这个“某旅”,其可能性最大者似乎是第75集团军炮兵第75旅(原广州军区第41集团军炮兵旅,旅部驻地广西桂林)。

第27集团军建制撤销,多少与该集团军因1989年“六四”时残暴镇压北京学生、市民而遗留的狼藉声名有关,因为中共最高层有淡化老百姓历史记忆的需要。而第14集团军建制撤销,则是由于该集团军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前涉嫌卷入薄熙来的政变图谋。

说到薄熙来的政变图谋,就要提到时任第14集团军军长的周小周少将(2003年授衔;此后2013年7月授衔中将)。周小周曾任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副军长(2001年至2003年6月)、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2003年6月至 2007年5月)、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军长(2007年5月至2012年7月)、成都军区参谋长(2012年7月至2014年12月),成都军区副司令员(2014年12月至 2015年12月),成都军区善后办主任(2015年12月至2016年),约于2016年退役。(参见附录一)

差不多与张海阳一样,周小周的升迁之路也是从驻河北的第27集团军起跳,经由北京中转,然后任职于成都军区。2001年至2002年1月,张海阳和周小周曾同在第27集团军领导班子内,一为政委,一为副军长,两人共过事。2007年5月至2009年12月,即2012年薄熙来事发前若干年,两人又曾同在成都军区,一为军区政委,一为集团军军长,正好是上下级。(参见附录一)

在周小周的第14集团军军部至周洪许的炮兵团团部这条指挥链上,两者只隔着第40师师部一个中间环节,工作关系形成的上下级日常交集应该是相当频繁、密切的。第14集团军有着炮兵团这个全军“先进典型”,当军长的也少不了多加关注、视察和栽培。[2004年至2007年赵宗歧任集团军军长期间是这样,2007年至2012年周小周任军长期间也同样如此。] 2008年5月,第14集团军赴四川汶川地震灾区,周小周和周洪许两人在行动中更是互动默契。5月14日,周洪许率炮兵团数百名官兵从绵竹市汉旺镇出发进入重灾区清平乡之后,曾与外界失去无线通讯联系达32小时以上;而当周洪许用新配发的无线通讯设备重新联系上位于汉旺镇的第14集团军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时,那边拿着话筒的正是军长周小周。在此无线通讯联系中断的时间段内,周小周给过炮兵团一纸命令:立即前往位于同一片重灾区内的云湖国家森林公园救援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的18名专家。该纸命令及新配发的无线通讯设备,均交由炮兵团装备处处长赵岗等人携带,徒步进入余震频发的险区送达周洪许 [5]。

周洪许当时与郭伯雄也有交集。一位报告文学作者记录了2008年5月14日发生在汉旺镇东方汽轮机厂厂区的事情——

上午10时左右,五连政治指导员雍小波正带着一个排在东汽厂区搜救,突然看见来了一长串小车,小车上走下了几位将军,将军们一下子就被在场的军地领导和记者们包围了起来。

雍小波等炮团官兵们认出来了,这几位将军是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上将等军委领导——炮团在开赴“抗震救灾前方”的前一天,他们刚来炮团视察过……

“炮团的部队在哪里?”一位将军问道。
“报告首长,炮团二营五连正在搜救,请您指示!五连政治指导员雍小波!”
雍小波跑步向前,向首长们立正敬礼,汇报情况。
首长们认真听取了汇报后,特地从在场的军地领导人群中叫出了炮团团长周洪许。
“这次抗震救灾,你们炮团要榜上有名!”
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上将握着周洪许的手说。[6]

当天中午时分,周洪许向地方领导机构请战要去重灾区清平乡。对方同意了炮兵团的请战要求,并对周洪许说,“告诉你吧,其实陪同军委首长来的成都军区张海阳政委刚才已经给我们打了招呼,要把你们团放到最艰苦最危险的环境中去!”

整个2012年,为中共十八大上的权力分配或再分配,党内高层权斗异常激烈。当年2月8日至10日间,时任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赴云南昆明第14集团军军部及军史陈列馆,“缅怀先辈”,窥测时机。第14集团军前身为薄熙来之父薄一波组建于1937年的“山西青年决死队”。此时,薄熙来利用其父亲的影响力,欲挟持第14集团军逼宫起事,图谋攫取中共中央的最高权力,对抗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剑指下任总书记习近平。因此,作为第14集团军军长的周小周多少难辞干系,至少难逃嫌疑。另外,2012年3月薄熙来事发后,张海阳(时任第二炮兵政委)也曾放弃中立态度,随同刘源(其父刘少奇)、王军(其父王震)、朱和平(其祖父朱德)等“太子党”致信中南海,为薄熙来说情。

2012年2月至十八大前夕的中共高层实际上已经严重分裂,而且“江派”、“团派”、“太子党”各派内部也同样如此。比如,“江派”中一部分人继续支持薄熙来;另一些人则认为,继续与薄熙来结盟要坏事,不如舍弃薄熙来。同为“江派”人马,周永康积极配合、参与薄熙来谋反,而郭伯雄则主张化解政变并为此作了些工作。“团派”当时一般都比较支持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接棒胡锦涛,但同为“团派”的令计划则与周永康密谋,就十八大人事安排作私下交易。“太子党”中,既有习近平(其父习仲勋)、叶选宁(其父叶剑英)那样赞同处置薄熙来的,也有“浏阳河”那样为薄熙来说情的。

[注:“浏阳河”为2012年广泛流传于中共政坛及民间的暗喻性代名词。“浏”为“刘”的谐音,对应刘源的“刘”;“阳”取自张海阳的“阳”;“河”为“和”的谐音,对应朱和平的“和”。“浏阳河”指当时军中出面为薄熙来说情的刘源(上将)、张海阳(上将)、朱和平(少将)三位“太子党”将军。]

第14集团军既涉嫌卷入薄熙来的政变图谋,又多少受到为薄熙来说情的前任上司张海阳之牵累,按理说,从时任军长周小周到包括周洪许在内的各中层军官,此后应当很难再有机会得到高度信任。

2012年,郭伯雄并未卷入薄熙来政变,而且还为化解政变做过一些工作。但2016年,他在习近平的“反腐败斗争”中落马,以收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如果说,周小周、张海阳等“太子党”后来都还是“软着陆”,而平民出身的郭伯雄则无疑是“硬落马”。用毛泽东时代的话语来说,前二人是“犯错误”,性质上属于“人民内部矛盾”;郭则是“犯罪”获刑,性质上属于“敌我矛盾”,问题的严重性着实非同小可。

就周洪许个人来说,至少从2005年起直至2012年秋中共召开十八大,他一直在驻守云南的第14集团军这支“疑似叛军”的中、高层军官序列之内。他的上司兼“贵人”张海阳又是军队中挑头为薄熙来说情的“浏阳河”之一。此外,他2008年还在抗震救灾前线受到过郭伯雄“接见”。因此,周洪许能够得到信任并通过政审而入选中央警卫局局长,应当堪称奇迹。

约2018年起,周洪许出任北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军衔少将)。这一升职当然尚不足以说明习近平及中央军委对他具有高度信任。如第14集团军时任军长周小周,虽然涉嫌卷入、支持薄熙来谋反,但仍然于2012年当年升任成都军区参谋长,2013年由少将晋升中将,2014年(至2015年)升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约2016年才淡出(参见附录一)。之所以这样处理,一是为了避免第14集团军及其下辖各部队“逼上梁山”,铤而走险,违抗中南海;二是为了安抚周小周之父、原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中将(1988年授衔)等若干位有子弟在第14集团军任职的中共高官。这种迂回性策略或过渡性安抚举措可以概括为“先在职务、军衔上给台阶上,随后在政治上给台阶下”。当时,胡锦涛、习近平及中央军委对第14集团军的将、校级军官乃至整个成都军区的将级军官都曾疑虑重重、高度戒备,其处理手法可谓小心翼翼。

周洪许2021年7月15日被任命为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成为中共党魁习近平保镖团队的第一号人物。这个事实足以说明:周洪许得到了高度信任。由此看来,笼罩于中共党内、军内高层的派系纷争背景,似乎并没有对周洪许的此次任命造成太多的不利影响。

(待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