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3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9月22日(星期三),亚洲时间是9月23日(星期四)。

今天焦点:疫情势头猛,厦门医护物资紧缺;用冠状病毒感染蝙蝠,灾难根源找到?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苹果手机预定超500万,小米被发现后门;人性中的善。

60秒新闻

21日晚,美国国家宪法中心授予香港《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第33届“自由勋章”奖,表彰他在行使言论自由、和平抗争等基本权利方面的勇气和付出。黎智英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人。

台湾经济部22日表示,台湾已正式递出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申请。在不到一周之前,中共当局也申请加入CPTPP。

美国网安咨询公司“记录未来”22日表示,有证据显示,印度一家报业集团、一个警察部门、与印度政府的公民身份识别数据库的机构,遭到了疑似由中共政府支持的黑客集团攻击。

广东卫健委22日通报,东莞市发现1例H5N6禽流感确诊病例。染病者是一名53岁男子,目前正在医院治疗。当局研判成,本次出现的病例是“偶发个案”。

日本农林水产省22日表示,美国已经取消了因福岛核电厂事故对日本食品的进口限制。其中包括福岛产的稻米、各地的原木香菇、牛肉等100个品种。日本首相菅义伟22日推文表示,“这是灾区民众期盼已久的事”。

截止到美东时间9月22日下午1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50万4,478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2亿3,027万5,153人;单日死亡9,830人,累积死亡总数是472万1,579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被外界诟病,质疑中共病毒从这里泄漏。而有一份武毒所2018年的文件显示,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的18个月前,他们曾计划向云南山洞蝙蝠体内注射一种冠状病毒,目的是更容易传染给人类。

此外,前世卫专家组成员、英国动物学家达萨克还被世卫组织研究院揭出更令人震惊的事:计划研究比中共病毒更加致命的病毒。

三字防疫将加强 厦门疫情势头猛

我们还是先说说福建的疫情。今天(22日),福建卫健委通报,从9月10日以来,福建在这一轮疫情中,已经累计确诊了418例病患。此外还有7972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从当局通报的数字来看,厦门的新增确诊病例连续第4天超过莆田。在福建省昨天新增的13宗本土病例中,厦门通报了11例,莆田有2例。目前厦门已累积194例,莆田累积197例。

仅从通报数字判断,厦门可能很快就要超过莆田的通报病例数。厦门疫情指挥今天发布了第16号通告,将同安区新民镇柑岭村和梧侣社区调整为高风险地区。

中共工程院院士张伯礼今天对《新京报》表示,目前福建的疫情仍处于上升期,传播链条还没有完全查清阻断,还会有继续向其它地区扩散的风险,形势依然严峻。

昨天(21日)中共疾控局副局长孙阳在与厦门的视频会议上表示,厦门的这波疫情“突如其来,势头很猛”,形势十分严峻。

孙阳坦言这波病毒是“非常危险的对手”,传染性高、潜伏期短。他再次提出了严厉的封控要求,他说“疫情防控就是三个字:封、筛、隔”。封就是封控,筛就是筛查,隔就是隔离。“封控一定要足不出户,全员筛查,做到一个不漏,并坚决迅速隔离密接、次密接人员”。

不过厦门大学副教授丁长发指出,厦门疫情最重的同安区劳动密集型的工厂多,外来务工人员非常多。有不少人就居住在周边的城中村,区域内人员十分密集,流动很大。

丁长发言外之意,虽然当局强调“三字”防疫,但实际难度很大。而且从当地民众披露的情况看,厦门的疫情防控实际存在着很大的漏洞,对居民的生活影响也非常大。

医护物资紧缺 防疫漏洞导致打架

昨天(21日)美联社以“中国正在冬奥前以高昂的代价阻止病毒”为题,表示中共采取的严厉防疫政策使民众和企业正在付出沉重的代价。文章引述香港麦格理证券中国经济部门主管胡伟俊等人报告,指出中共“零容忍”控制疫情或许有效,但“成本相当高”。

今天(22日)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就对此做出了回应。胡锡进表示,外媒抨击中国防疫代价高,是因为“无法理解中国”,他声称“中国人民的生命是无价的”。

是不是胡锡进说的这样呢?我不想说我的观点,我知道有许许多多的中国百姓都有感受。

疫情最重的厦门同安区西柯镇官浔村村民表示,当地的医护人员很少,医用物资也缺乏,连消毒的酒精都没有,消毒水也非常紧缺。

化名肖女士的村民告诉大纪元,官浔村从19日下午2点开始核检,到晚上9点就被赶回去了。肖女士说,“当时排队排到了三四公里以外,有的人已经排队三四个小时。”原计划是到晚上10点,但是医护人员说太累了。

到了20日检测时,人们担心再发生类似的情况,于是所有人都挤在一起,希望尽快轮到自己,所以现场很混乱。肖女士“凌晨4点多去排队,到9点医护人员才开始做,一直到晚上9点才轮到自己”。

肖女士介绍,官浔村主的人口非常密集,大概有五六万人口,可是检测点只有一个。很多人看到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很害怕,就不敢来做检测了。

肖女士还披露,同安区新民镇确诊的病例大多是外来租房住的打工人员,他们传染给家人后,家人又出去传染了更多的人。“当地疫情形势非常严峻,但官方不够重视”,“只能靠民间自救,所以很难”。但是这些“在官方媒体上看不到,百度上也搜不到这边的真是信息”。

一位同安区西柯镇潘涂村化名潘先生的村民也表示,同安区属于厦门近郊地区,外来人口多,大多是打工人员。

潘先生指出,这波疫情对人们的影响非常大,不论是打工者还是老板,都陷入了困境。如果疫情持续两三个月,估计当地民营企业会倒闭一大片。人们都希望疫情快点结束,“很多外地人都想回老家了,不愿在这个地方待了”。

潘先生介绍,潘涂村第一天做核酸检测时“现场很拥挤”。按道理是排三队,但是后来就乱了,成了十几行队,有人因此打了起来。另外当天还有3个人晕倒了,厦门很多地方都是这种情况。

潘涂村化名崔先生的村民也证实,由于管理的混乱,导致一些地方做核酸检测的时候出现了打架的情况。“有人插队,一般都是十几个人、而十几个人一起插队。上千厦门本地人在队伍中间为之插队进去,导致了人们打架。”

崔先生是外地人,在厦门从事加工业。疫情导致的停工,给他造成了很大损失。他说,“七八千的工资没了,再加上房租、水、电、吃的、喝的,一个月损失一万多。”但是现在回不了家,工人们只能靠自己的积蓄生活,“很多人已经扛不住了”。

崔先生解释,虽然工资涨到了七八千,但是政府不停地哄抬物价,人民币在贬值,实际还不如前些年二三千工资的购买力。现在超市的青菜、猪肉都涨价了,鱼的价格翻了一倍。

用冠状病毒感染蝙蝠 灾难根源已找到?

我之前说过多次,每一次天灾人祸发生后,倒楣的都是普通百姓。尽管引发这一波福建疫情的病毒是印度变种德尔塔,但实际还是中共做的恶。

今天(22日),英国《每日电讯报》报导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他们昨晚发现了一份武汉病毒研究所2018年的申请拨款文件。其中显示,武汉的科学家们曾计划向云南洞穴的蝙蝠释放冠状病毒,时间点就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爆发前的18个月。

这份新披露的文件是由一个叫Drastic的网络调查小组发布的。这个组织的成员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他们正在调查中共病毒的起源。他们告诉《每日电讯报》,这些文件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举报人提请他们注意的。

文件中显示,就在第一例中共病毒病例出现的18个月前,研究人员已经提交了计划,向中国云南的洞穴蝙蝠体内“释放”含有蝙蝠冠状病毒“新型嵌合穗蛋白”的穿透皮肤的纳米粒子和气溶胶。

他们还计划制造嵌合病毒,通过基因强化,使其更容易感染人类,并向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申请1,400万美元的资金,来资助这项工作。

这份文件的真实性已经得到了确认。一位川普(特朗普)政府的成员确认,那些研究人员希望在蝙蝠冠状病毒中引入“人类特有的裂解位点”,这将使病毒更容易进入人类细胞。

《每日电讯报》在文中表示,当中共病毒第一次被进行基因测序时,科学家们对这种病毒如何在穗状蛋白上的裂解位点进化出如此针对人类的适应性感到困惑,“而这正是它具有如此大的传染性的原因”。

我们用一个通俗点的说法,那些研究人员对病毒进行改造,目的是可以让这种病毒更容易感染人类。

文章没有提到这些人的研究计划是否得到了实施,但是这非常令人不解:为什么要让病毒更容易感染人类呢?这么做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更深的罪恶呢?

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动”表示,这些人所做的“努力”,“是这场灾难的根源”。

从事罪恶研究 向美国申请资金

在我的理解中,科研人员从事的研究,一切都应该以造福人类为目的。但是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从事的研究却为了让人更容易感染病毒。

去年3月份,就有网友向我爆料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情况。我也在节目中谈到过相关内容,曝光了一些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蝙蝠女郎”石正丽等人的相关资料,也提到过她们所进行的对病毒功能增益方面的研究。

但是《每日电讯报》表示,从事这些研究的,不仅仅是石正丽等这些中共方面的研究人员。这个研究团队的人员并不少,还有美国北卡大学和美国地质调查局国家野生动物健康中心的一些研究人员。

文章更是重点提到了研究项目的领导者——美国生态健康联盟负责人、英国动物学家达萨克。在2018年,达萨克曾向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提交了一份资金申请,希望得到美国国防部的资金,以支持他们从事这种研究。

做这种害人的研究,却向美国国防部申请资金。难道是要把美国国防部也拖下水吗?真是其心可诛。

所幸的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没有拨付这笔资金。《每日电讯报》文章表示,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认为,达萨克领导的这个研究项目“可能使当地社区处于危险之中”,而且研究团队也没有考虑到获得增益的病毒所带来的危险。

不过伦敦大学圣乔治分校肿瘤学教授安格斯‧达格利什认为,即使没有申请到美国国防部的资金,这项研究可能也在继续进行。

达格利什说,“这显然是一种功能增益,对裂解位点进行工程设计,并对新病毒进行抛光,以提高人类细胞在一个以上的细胞系中的感染性。”

更歹毒的计划:制造世界末日?

达萨克这个人,我们聊到过几次,他的名下有一个生态健康联盟组织,靠美国政府的资金维持运营。达萨克和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着非常密切的合作,研究并改造蝙蝠冠状病毒,也就是功能增益,是他们的合作内容之一。

去年,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曾刊登一篇文章,直接否认了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撰写这篇文章的人当中,达萨克是主要推手。这篇文章有效地遏止了科学家关于病毒起源的科学争论。

另外在今年年初阶段,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专家小组到中国进行实地调查,试图找到病毒起源。而这个世卫专家小组的负责人,也是达萨克。所以世卫专家小组最终拿出了一份令外界广泛质疑的报告,声称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

但是后来,世卫组织推翻了达萨克领导的专家小组的报告,表示“所有假设仍然摆在桌面上”,并且正在着手安排,准备实施第二阶段的调查。

雷德利子爵与人合著了一本关于中共病毒起源的书,将在今年11月出版。他经常呼吁要对病毒起源进行进一步调查。他曾经反复尝试向达萨克提问,但始终得不到达萨克的回应。

雷德利子爵对《每日电讯报》说,“现在事实证明,他(达萨克)撰写了有关武汉病毒工作的重要信息,但他拒绝与世界分享。我很生气,这个世界也应该很生气。”

不过还有更令人震惊的事。世界卫生组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共病毒研究员告诉《每日电讯报》,“达萨克和生态健康联盟提议,将武汉病毒研究所收集的致命的嵌合蝙蝠冠状病毒注射到人化和蝙蝠化的小白鼠体内,还有很多很多。”

这位匿名人士指出,达萨克资助提案中,还包括加强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这种更致命的疾病计划。他说,“可怕的是他们正在制造具有传染性的嵌合Mers病毒”,“这些病毒的致死率超过30%,这至少比Sars-CoV-2的致命性高一个数量级”。

这位世卫组织研究员直言,“如果它们的一个受体替代物使Mers的传播方式类似,同时保持其致命性,这种大流行病将几乎是世界末日。”

上面这些消息和这些人的说法,我无法证实真伪。如果属实,我觉得是非常可怕的。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些人了,是称呼他们“研究人员”对呢,还是叫“恶魔”合适,简直无语了。

物美价廉 苹果手机超500万预定

今天(22日)新浪微博热搜上有一个消息,iPhone 13 Pro黄金版起售价27万人民币。我点进去一看,发现阅读量有1.3亿人。不过我觉得,绝大多数人可能跟我一样,目前只是来看看。即使买不起这么昂贵的手机,但不妨碍长长见识。

像这种手机,我觉得只有中共的权贵们,还有依靠中共发财的富人们可能会买。他们的钱花都花不完,27万是小意思。但对普通人来说,这就太烧钱了。平时连生活都紧张,哪有能力买这种手机呢。

如果是普通版的苹果手机,普通中国百姓还是可以考虑的。而且从数据来看,似乎想买苹果手机的人很多。

香港《南华早报》报导,中国消费者在全国多个电子商务平台上已经进行了大量的订购。从上周五到现在,预定iPhone13的人已经超过了500万,仅京东商城就收到了三百多万的预定。

有一位微博用户写道,“他们(新iPhone)真的在几秒钟内就消失了。要么进不去,要么碰巧进了网站,就被告知卖完了。”

高级分析师伊万‧拉姆预计,由于人们疯狂抢购iPhone13,苹果第四季度在中国的出货量将比上个季度增长58.3%。拉姆说,“由于iPhone13的价格极具竞争力,相信数量会大幅增长。”

目前3种新款手机的中国售价分别是5,199、5,999和7,999元人民币。比上一个系列的苹果手机便宜了300-800元。

苹果手机在中国被热抢,这让中共比较尴尬。中共一直推荐人们买自家的品牌,呼吁人们支持华为、支持中兴、支持小米等等。但事实却反映出,人们还是喜欢苹果,对国产手机并不感兴趣。

华为和中兴是明摆着的,已经被美国制裁了一段时间。没有美国零部件和技术支持,华为和中兴手机的速度慢是一回事,还能不能生产出来都是个问题。

至于小米手机,虽然暂时没有被美国制裁,但是小米的问题也很多。价格就不说了,主要小米手机也有安全问题。

小米也有后门 若买了尽快处理

昨天(21日),立陶宛国防部建议消费者避免购买小米及其它中国手机,并且建议人们扔掉现在拥有的中国手机,原因是设备具有内置的审查功能,非常不安全。

路透社引述立陶宛国营网络安全机构的说法,他们发现小米手机的系统程序,包括默认的互联网浏览器,可以审查“自由西藏”、“台湾独立万岁”或“民主运动”等449个词汇,而且在不断更新。

他们同时还发现,小米手机向新加坡一个服务器发送加密的手机使用数据。另一款手机华为P40 5G手机也发现了安全漏洞。

报告中指出,小米10T 5G手机的软件中,内置的审查功能可以随时远程开启。“这不仅对立陶宛,而且对所有使用小米设备的国家都很重要”。

报告中引述立陶宛国防部副部长阿布科维奇的说法,“建议不要购买新的中国手机,并在合理范围内尽快处理掉已经购买的手机。”

我想大家都听懂了吧?这些国产手机都在生产时设置了“后门”,专门监控并窃取用户数据用。如果你使用了这些国产手机,那就相当于随身携带了一个监控器。

华为如此,中兴如此,小米如此,其它国产手机估计也都是如此。无论你走到哪里,中共都可以随时随地掌握你的一切。

人性中的善:关掉镜头的老师

接下来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不开镜头的老师。说的是一位印度尼西亚的大学老师,给学生们上课为什么不打开镜头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现在中共病毒疫情一波一波的,给世界各国都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在当局要求减少面对面接触的情况下,很多地区的学生都采取了线上教学的方式。

就像黑龙江哈尔滨市,昨天发现了3例病患,今天又发现5例,然后当局就通告,所有的学生只能线上教学。

印度尼西亚的疫情也很严重,那里的学生也都采用了远程视频,用这种方式听老师讲课。印尼的日惹大学也是一样,有一名讲师通过视频方式给学生们上课,但是这位老师只发出声音,从来不开镜头。

这位老师叫努格罗霍,他每次上课,都提前关掉自己的镜头。这让他的学生们纷纷产生了猜疑,有的怀疑老师是不是在镜头后面偷懒,有的猜测老师是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等等,各种猜测都有。

直到有一天,努格罗霍意外地打开了镜头,学生们第一次在视频中看到了老师的脸。学生们看到,努格罗霍的鼻孔前有一个氧气管,这是怎么回事?

努格罗霍向自己的学生们解释,之所以关掉镜头,是避免学生们看到自己的情况担心或分心。原来,努格罗霍罹患肾脏疾病已经有11年多了。

病情恶化之后,他必须经常到医院去做透析。但努格罗霍深知自己作为教授的职责,所以仍然不声不响地备课、照旧给学生们上课。

真相曝光后,努格罗霍的一名学生将老师的故事拍成了短片,放在了网络上。他说,“难怪上课的时候,都觉得老师的呼吸声听起来很粗重。”

******************

去年4月孙力军落马后,传出了孟建柱被软禁的消息,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官方的回应。最近又有三个新的信号,可能表明孟建柱的情况有些不妙。

在今天的红朝看点,我们来说说岌岌可危的孟建柱。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的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且在视频下方与我们分享您的观点,同时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看到我们,听到我们的声音。

感谢您的帮助与收看,再会。

加入会员观察独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费下载电子书】: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