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真面目】民运人士 盛雪:(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3日讯】加拿大华裔作家社会活动人士盛雪女士,因爷爷坚定反共,从小就受到歧视和整治。她对现实社会有着独立思考的冲动和反叛意识,在文学艺术等多个领域崭露才华,但始终坚持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来听听她的故事。

加拿大华裔作家社会活动人士盛雪:“因为我可能从小就比较反叛,有这种主观上的意识,有这种独立思考的这种冲动,所以我很小就特别的受歧视,因为总是有一种而蠢蠢欲动的这种冲动,要了解这个世界要探个究竟,所以呢这种情况就给自己招来很多的麻烦。”

盛雪的爷爷早年曾在美国接受民主教育,对共产主义的认识比较深,回到国内,最突然的一点就是非常清醒的反共。

“我爷爷还是国民议会的第一任的国会议员,就是当时叫国大代表。那么他的这种背景,他的这种反共的那种坚决清醒,那共产党是绝对不能够容忍的。你还不光是,他做了十年的东北大学校长,他做过天津市的市长,他做过民国的财政部顾问。”

盛雪的爷爷到台湾后,成为立法委员。盛雪父母一家被共产党掠夺,他们的住房被定为逆产,就是所谓“叛国者的产业”。盛雪的父亲被送去劳改,回来后靠打零工度日,做过十几年泥瓦匠。

“所以呢,我爸爸就是美蒋特务,你知道吧,所以从中共一建政就迫害我爸爸。因为他又是后来中共的那个黑五类,基本上我们家就全占了,是属于从中共一建政就被定为是这个政权的敌对势力,那么根本就不可能有好日子了。”

盛雪一家五口挤在北京一间八平方米的房子里。她后来寄养在东北老家,经常挨饿。盛雪饥不择食,四次食物中毒。

“我饿我就吃了这个土豆苗和白薯苗,所以就食物中毒了。当时家里面都觉得救不过来了,因为那个确实很严重的,又拉又吐,然后也来不及送医院了。事实上,因为这种送到医院肯定早就死了,所以我姥爷就亲自给我治了,就把我救回来。其实我姥爷也不是医生,后来在北京又得过三次食物中毒。”

生活虽然艰难坎坷,但盛雪感到冥冥中好像有神灵保佑,让她始终保持性格中的倔强与自信。

“应该说因为我不受任何权威观念的限制,就是在我头脑当中,没有什么权利是不可触碰的。”

盛雪早年在北京一个废旧物资加工公司工作的时候,一位残疾人的生活引发了她对中国社会体制问题的思考。

“我就开始去体会他的人生,我在想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猪狗不如,他这么辛苦、他这么努力、他这么要强,他还是个残疾人,为什么要过着这种猪狗不如的生活。我就是反复去想这个问题,再想这个社会出了问题,这个社会有病,这个制度不对是吧。”

伴随着不断的思考,以及在不同领域的工作中接触不同的人群,盛雪更深入地了解中国的制度架构,也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盛雪发现了自己的表演才能。

“我家里的一个亲戚从山西,从山西大同到北京来试镜。女孩儿特别想当电影演员,那到北京来呢,自然就是我陪他嘛,我陪她去试镜结果把我给选上了。”

那部电影叫《林巧稚》,盛雪扮演一名孕妇。

1989年,盛雪来到加拿大。随后,也是在不经意之间,开始拍电影、演话剧。不过,她却认为自己的人生目标不在这里。

“他们都说,你为什么不继续当演员啊,不继续搞艺术啊,我人生的目标不在那里。所以演完了,碰上了,玩完了就走。演员千千万万是吧,就包括华人演员也是数千、数万,但是反共的人就很少是不是,反共的盛雪只有一个。”

盛雪20岁的时候,就决定出国接受西方民主教育,然后再回国去改变中国。下一集,我们来关注她出国后的故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