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征时:中南海一号保镖周洪许其人其事(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接上文

三,周洪许的入选审核

至迟自1942年延安“整风”以来,中共党内就形成了极其严密的政治审查制度。1949年中共建政后,这种“政审”的范围又逐步覆盖到党内、党外的所有人,即政审对象全民化。在毛泽东时代、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政审不仅要按中共的“阶级路线”及有关政策来审查被审查者的“家庭出身”、“阶级成分”,还要从“路线斗争”角度来审查被审查者在党内斗争中的派系归属及立场。

对毛泽东时代有关“家庭出身”、“阶级成分”的政审标准,长篇小说《亮剑》里的一段话说得既到位又形象:

各级党委组织部、干部部门的负责人们都有一条内部掌握的原则,出身不好的人绝不可升学、参军、入党、提干。在军队中,这条原则执行得更不含糊,甚至有些特殊军种譬如空军飞行员、警卫首都的卫戍部队,都需要上查五代、旁查五服之内,哪怕是你二大爷的小舅子的表叔曾在国民党军队伍里当过半年伙夫,也是一句话,政审不合格。”[7]

这段话里提及北京卫戍区官兵的政审标准。而中央警卫局官兵的政审标准显然更为严苛。至于中央警卫局局长的政审标准,那就自不待言了。

周洪许的“家庭出身”,想必上初级军校时已经政审过了。有这样一段文字谈到这位农家子弟的身世——

[汶川地震时,周洪许的中学同学、四川省德阳市消防支队罗江大队教导员陈怀清] 还特别向我介绍了他的这位老同学从军前那令人感慨的特殊身世:重庆万州农家子弟,自幼聪颖好学,但家境贫寒,学业延续颇为艰难,全赖父亲在山城当“棒棒军”筹攒学资才得以完成高中学业;原本“考清华北大绝对没有问题”,却因不忍累及渐趋年迈的老父而携笔从戎,报考了勿需巨额学资的军校……
“洪许每次回乡省亲,都要摸着老父扛‘棒棒’的肩膀流泪……”陈怀清说。[8]

用毛泽东时代的话语来说,周洪许的父亲属于“贫下中农”。周父或许不能算中共“阶级分析”传统界定的“贫下中农”,因为他已经离开土地和农耕,常年进城务工扛活。不过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日益普遍化的现象,而且还出现了“农民工”这样一个中国社会的新群体。在中共高层不时显现向“文化大革命”倒退倾向的情况下,用毛泽东的“阶级分析”方法来生搬硬套地“分析”一下,周洪许大概还是应归入“红五类”吧。

按照“阶级分析”初审合格之后,接下来就要从“路线斗争”角度来进一步审核被审查者在党内斗争中的派系归属及立场了。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话语来说,这叫作调查被审查者是否“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用现今的说法,就是看看被审查者如何“选边站队”。因此,周洪许与周小周、张海阳、郭伯雄的交集,自然会招来政审人员高度警惕加上高度挑剔的目光。中共组织部门、特别是中南海内的中央办公厅通常会以其审查标准,断然删除这类人脉交集上“有问题”的所有人选。原因很简单:既然中央警卫局局长人选政审要求严得无以复加,为什么不考虑更为“放心”的人选呢?跟“有问题”的人没有交集的人选不是更好吗?

但接下来的问题是,跟“有问题”的人没有交集的人选存在吗?且不说已经在军委、总部、大军区、军兵种当上“大领导”的将军们,中共军队的其他将级军官哪个跟军委、总部、大军区、军兵种的领导没有过交集呢?包括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张阳、刘源、张海阳在内的一大批有着不同程度或不同性质“问题”的几乎所有“大领导”们,哪个将领没有跟他们(中的某个人或某些人)照过面、握过手、谈过话,甚至合过影呢?哪个将领没有向他们请过示、汇报过工作,甚至接受过他们的指示或命令呢?恐怕极少有例外吧?再说了,当时谁知道这些“大领导”以后要出“问题”以及会出什么“问题”呢?谁又知道今天的军委及其部委、战区、军兵种的“首长”们,还有现任中南海政审部门的领导们今后会不会出“问题”以及出什么“问题”呢?

周洪许少将当时虽然还只是校官,不过作为炮兵团这个全军闻名的“先进单位”的当家人,接待、接触“大领导”的机会自然比不少将官还要多。甚至他此前接触频繁的第14集团军的两任军长后来都成了“大领导”——赵宗歧任职济南军区司令员及西部战区司令员;周小周也任职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周洪许与赵宗歧当年的工作交集应该不致于被置疑,因为赵宗歧看来与薄熙来案没有牵扯。其实只要不吹毛求疵,周洪许与张海阳、郭伯雄等“大领导”非经常性的工作交集或许也不应该被置疑,但他与周小周工作上的密切联系毕竟还是会令政审人员出于本能而担忧、按照惯例而置疑的。现在,周洪许被委之以确保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安全的“超级重任”,显然是受到了“超级信任”。至于“超级信任”的前提,应当是有习近平亲信的推荐或担保;至于“超级重任”的前提,应该是周洪许军事素质方面有过人的专长,且正好切合中南海当前警卫工作的实际需要。

习近平的哪位亲信或哪些亲信会推荐或担保周洪许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得问一下:习近平有哪些亲信呢?习近平都信任谁呢?

根据中共官方媒体、海外中文媒体和各国媒体的长期报道及相关评论,以及从习近平的经历和个性等方面来分析,习近平比较信任的首先是其故交旧知,还有就是他主政福建、浙江以及短期主政上海时的旧部(即所谓“习家军”),另外可能还会包括驻扎于福建的原南京军区第31集团军(现东部战区第73集团军,军部驻地福建厦门)的时任军政主官。

周洪许现在的搭档、至迟于2019年7月就任中央警卫局政委的陈登铝即出身于驻守福建的原第31集团军。这位“闽籍少将”或许正是经由具有该集团军背景者推举而任职于中南海的。但与习近平任职福建同一时期的该集团军的军长、政委,与现已撤销建制的第14集团军似乎都没有(或极少有)直接交集,因此周洪许应该极少有可能是由他们推荐和介绍的。

一般被公认为习近平亲信即“习家军”人物主要有:丁薛祥、钟绍军、黄坤明、蔡奇、陈敏尔、李强、李希、杨晓渡、张又侠、刘鹤、陈希、栗战书,等等。其中张又侠、刘鹤、陈希、栗战书等人为习的故交(或可仿照“文化大革命”中“老红卫兵”的叫法,称之为“老习家军”),钟绍军、丁薛祥、黄坤明、陈敏尔、李强、蔡奇、李希、杨晓渡等人为习的旧部。

以上故交中的栗战书和陈希两人,以上旧部中除钟绍军、丁薛祥、黄坤明以外的其他人,他们不仅与周洪许、第14集团军没有交集,而且其阅历及工作与军队基本无涉。比之原第31集团军时任军长、政委,他们推荐和介绍周洪许的可能性更小,几乎为零。

上述人员中仅五人有军旅生涯或从事有关军队的工作,他们分别是张又侠、钟绍军、丁薛祥、刘鹤、黄坤明。

黄坤明仅于1970年代在原福州军区厦门守备区服役三年,刘鹤仅于1970年代在原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服役三年,两人此后的工作与军队、与第14集团军均无关。丁薛祥没有军旅生涯,不过或可称“兼军职干部”,因为他兼任的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一职为军事职务。丁薛祥2013年起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总书记办公室主任,2017年10月起任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应该会参与对周洪许候选资格和入选过程的审查、把关,但极少有可能推荐、介绍周洪许。钟绍军中将(2019年授衔),原非军方干部,没有在军营生活过,2012年起进入中央军委办公厅工作,2017年8月起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钟绍军的工作应该较多涉及薄熙来事件的后续处理、2015年至2017年的军队改革,等等。比之于其他人,他可能较多接触过第14集团军的问题及有关材料,应该会参与对周洪许候选资格和入选过程的审查、把关。不过钟绍军属于政工干部,而非军事干部,而且与第14集团军人员很可能没有什么物理交集,因此推荐、介绍周洪许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与以上其他人相比,张又侠上将(2011年授衔)不仅现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而且六年前曾受习近平之命、以中央军委委员兼总装备部部长的身份,于2015年3月率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现中部战区第82集团军)一部突然入驻中南海,现场参与改编、重组中央警卫局,警卫局原局长曹清中将(2011年授衔)因此而被转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此举正与习近平当下起用野战部队指挥官的中南海安保警卫措施有契合之处。此外,张又侠早年的军旅生涯、实战经验就出自第14集团军。

1979年2月17日至3月5日的中越边境战争,北京方面称之为“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或“对越自卫反击战”,论其规模已经是一场大型局部战争。张又侠当时任第14军(1985年改编为第14集团军)第40师第118团3营8连连长,奉命率部从云南省金平一线越过边境向越南黄连山省老街等地发起攻击,据说该连战绩还不错。

1979年至1989年,中越两国在边境地区的纠纷时断时续。战事集中于1984年4月至7月的“老山战役”为双方在此期间一次规模最大的边境军事冲突。时任第14军第40师第119团团长的张又侠率部参战,并且在7月12日老山地区的战斗中挫败了数倍于己之越军的轮番进攻,全团记集体一等功。此次战役中,张又侠在步炮协同、攻防转换等方面指挥出色,一战而闻名。

1990年至1994年,张又侠任第14集团军第40师师长期间,周洪许先在初级军校学习,然后在第14集团军任尉级军官。不过两人为上下级关系的可能性较小,因为周洪许当时在该集团军第31师当尉官的可能性较大(参见附录一)。虽然此后的1994年至2005年期间,张又侠转任成都军区第13集团军(司令部驻地重庆市;现西部战区第77集团军,司令部驻地四川成都崇州)的副军长、军长,但不管怎样,周洪许后来任职的炮兵团毕竟在第40师这个张又侠指挥过的老部队的编成之内,而且第13集团军和第14集团军又同属成都军区。因此,张又侠在第40师、第14集团军、成都军区都有较多老战友、老部下以及老上级,有条件比较全面、切实地了解并掌握周洪许的情况,而且还可能与周洪许有过若干直接交集。2012年,时任中共总书记兼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平息薄熙来政变图谋之际,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受命负责向成都军区和第14集团军派出共5个调查组,调查政变事件并做有关人员的思想工作,以化解政变危机。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的张又侠,因其熟悉成都军区和第14集团军情况并在那里拥有人脉和威信,亦因其“太子党”身份所带来的其父张宗逊上将(1955年授衔)在军内的影响力,或许也介入过有关调查组事宜。即便张又侠没有介入或参与该次调查行动,他也还是中共军方高层中最了解第14集团军情况即周洪许成长背景的人之一。作为谙熟步炮协同的职业军人和军事主官,张又侠也有能力对周洪许这位炮兵团长的专业素质和指挥才能作出恰如其分的中肯评价。因此,张又侠推荐、介绍周洪许的可能性大于以上其他人,至少对周洪许的军事素质及其指挥能力考察的最后把关,应该非张又侠莫属。

中共体制用人往往重派系、轻才能,但军事才能毕竟还是起作用的,尤其是在事关最高领导人生死安全的问题上。

周洪许之所以能够任职中南海警卫局局长,多少还是取决于他的军事素质及指挥能力所带来的知名度。而他的知名度主要源于三件事:一是他2005年出任全军闻名的“基层建设先进单位”第14集团军第40丛林战步兵师炮兵团的军事主官,二是他2006年被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列入该年度《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和全军优秀参谋人才名单》,三是他2008年在四川汶川地震灾区领导、指挥炮兵团抢险救灾得力并被记功。

周洪许被列入解放军四总部颁布的2006年度《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和全军优秀参谋人才名单》的时间为当年11月。这是四总部首次颁布这一全军性、年度性名单。该年度名单中800名军官大部分为团级,其中全军优秀指挥军官507名,全军优秀参谋293名。该名单上,周洪许在全军优秀指挥军官之列,后来继周洪许接任炮兵团团长的陈忠良在全军优秀参谋之列 [9]。

周洪许在四川汶川抗震救灾时,第14集团军时任军长为周小周(2007年至2012年)。周洪许出任炮兵团团长以及被四总部列为全军优秀军官时,第14集团军时任军长为赵宗歧(2004年至2007年)。比起张又侠来,赵宗歧和周小周两人显然更为了解周洪许。

赵宗歧上将(2015年授衔)出生于平民家庭,军旅生涯中最高级别任职为原济南军区司令员(2012年至2016年)、西部战区司令员(2016年至2020年)。据海内外媒体报道的各种信息来看,他属于比较典型的职业军人,不像周小周、张海阳那样贴近高层派系政治斗争旋涡。

赵宗歧1970年入伍,开始在第14军第40师第118团服役,与张又侠同样出身于第14军第40师的经历颇有相似之处。张又侠、赵宗歧两人之间的关系与张海阳、周小周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有几分类似。赵宗歧参加过1979年的中越边境战争,时任第14军第40师第118团侦察股参谋(张又侠时任第118团3营8连连长),多次率侦察分队潜入越南境内执行侦察任务。战后升任第14军第40师侦察科科长(张又侠时任第40师第118团参谋长)。后来同样参加了1984年4月至7月的“老山战役”;在此期间,任第14军军部侦察处处长(张又侠时任第14军第40师第119团团长),多次部署作战区域敌情侦察,还曾带队驰援友邻部队。1985年至1989年任第14集团军第40师第118团团长(张又侠时任第40师师长,为赵的顶头上司)。此后担任过驻外武官。1991年至1992年首度重回老部队第14集团军任第40师副参谋长(此时张又峡仍任第40师师长,两人共过事)。1992年至2004年期间在西藏军区、重庆警备区任职。2004年至2007年二度重回老部队第14集团军出任军长 [10]。(参见附录一)

由此可见,张又峡曾是赵宗歧的顶头上司,而赵宗歧又曾是周洪许的上司。

[或可顺便一提的是,在第14集团军军长任上,赵宗歧于2006年被聘任为著名军旅题材电视剧《士兵突击》的军事顾问。2016年出任西部战区司令员后,他又是本战区军歌《西部战区战歌》的词作者。这样的事例在中共军队将领中实属罕见。]

2005年提拔周洪许担任炮兵团团长、2006年提名周洪许作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候选人,应该都是赵宗歧这个第14集团军时任军长所为。不过,2020年或2021年向中南海推荐周洪许作为中央警卫局局长这个有着高度政治色彩的非纯军事职务人选,应该不太会是赵宗歧这个西部战区时任司令员或前任司令员所为。

如上文所言,除了事涉直接的人事交集之外,周洪许的政审始终和中共党内高层派系斗争大背景的不断变动相关。中共十八大之后,习近平开始主政,由其亲信所构成的“习家军”开始崛起,“江派”明显遭打击。十九大前夕,“习家军”继续崛起,“团派”明显被排挤。十九大期间,“习家军”大幅崛起,“太子党”明显受冷落。

十九大之后,“习家军”初步掌控政局,但其队伍尚有限,还无法全面清除其他派系人马,所以只能与“江派”、“团派”、“太子党”三派余部共存。在此四大派系及若干较小派系共存的背景下,习近平一方面继续大力提拔作为其“嫡系部队”的“习家军”。另一方面,在“嫡系部队”初具规模后,习近平开始注意收编“庶系部队”,比如周洪许那样与“江派”、“团派”或“太子党”有交集但不属于其中任何一派者。如果有“习家军”人马推举担保和特殊工作需要,“庶系”甚至也有可能任职要津而变为“嫡系”或“准嫡系”。所以,中共党内高层派系斗争大背景的变化,也是周洪许能够通过政审而得以任职中南海的原因之一。

(待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