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武毒所前年秋季曾购买焚化炉和PCR设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4日讯】国际社会质疑中共病毒(Covid-19)来自武汉病毒所的实验室,相关间接证据也不断被曝光。澳洲一部纪录片中披露,武毒所在2019年9月突然下架病毒数据库之后,还曾购买医疗废物焚化炉和PCR(核酸检测)设备。

据澳洲天空新闻(Sky News)9月20日报导,屡获殊荣的澳洲记者马克森 (Sharri Markson) ,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调查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并拍摄了一部题为《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的纪录片。

纪录片中提到,2019年9月12日,武汉病毒所的病毒数据库突然下线,2.2万份冠状病毒样本随之消失。同一天,该所加强了安全措施,并招标公告更换空调系统。接着通讯中断,手机等通信设备失去信号。

随后,该研究所还花大价钱购买了医疗废物焚烧炉,以及用来检测冠状病毒的PCR设备。

此前美国官方调查报告中多次提到,武毒所在2019年9月12日以遭到黑客攻击为由,下线了其病毒数据库,之后就再未上线。上述纪录片似乎补充了更多的细节。

如果这些细节属实,或说明当日病毒库突然下线的背后,可能是一场严重事故。

据中共官媒《湖北日报》此前报导,2019年9月18日,武汉海关联合军运会执委会,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了一场应急处置演练活动,模拟在机场口岸通道发现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过程。

2019年10月18日至10月27日,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在武汉举行。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欧洲和北美都有报导指,参加军运会的军人从武汉回国后,曾出现类似感染中共病毒的症状。

在上述纪录片中,美国国务院前高级调查员阿舍尔(David Asher)表达了美国军人可能从军运会带回病毒的担忧。旅美民运人士魏京生甚至表示,他认为中共政府利用这次机会,在军运会期间故意散播病毒。

武毒所研究员石正丽以研究蝙蝠冠状病毒著称。外界认为,中共研究各种致命病毒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开发生物武器。

纪录片中还提到,当年秋季,武毒所三名研究人员疑似感染中共病毒,其中一个名为黄艳玲的研究人员,2020年初从该研究所的网站上消失。

此前,人们就曾质疑黄艳玲就是感染中共病毒的“零号病人”。尽管北京方面一再否认,但是黄艳玲本人迄今从未公开出面“辟谣”。

《华尔街日报》曾引述美国情报界消息称,2019年11月,武毒所三名人员因为患病送院治疗,其症状和感染中共病毒相似。

川普政府的疫情起源调查负责人阿舍尔(David Asher)随后对媒体表示,武毒所的一名员工向美国情报部门透露,一名实验室研究员的妻子在2019年12月死于“特殊病毒”。

(记者景中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