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马列教授、马恩列斯毛和马列主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17日晚,微博网友“狗日的黑格尔”发文《控诉:一位教授的骚扰猥亵实录》,详细披露了自己在内蒙古财经大学就读期间,遭遇该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乌峰骚扰猥亵的经过,此事被多家陆媒报导后引发舆论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乌峰生于1962年,1983年考入内蒙古师范大学政教系,1987年毕业,同年考取内蒙古师范大学政教系哲学专业硕士学位研究生。2002年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研究生,专攻马克思主义哲学。

当事人曾向乌峰请教,希望他能够推荐哲学方面的书籍,对方让她到办公室去,“当我第一次来到他的办公室时,刚一见面,他突然抱住我,手臂环着我,开始亲我的脸,紧接着又将额头贴住我的额头,那距离近到鼻子要抵在一起。我当时被吓懵了,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体像被胶水粘住了那样动弹不得。”

文章回忆,2018年9月30日、2020年6月14日,当事人分别第二次、第三次因故来到乌峰办公室,但遭遇对方动手骚扰或言语羞辱,“当我问他为何对我动手动脚,给我造成了莫大的阴影和创伤时,乌教授对于之前的恶行全无悔意,相反,竟然开始指责我想太多。”

更有甚者,乌峰本人在接受调查时竟称自己是“被诬告”。

到底是不是被诬告?结果很快出来了。

9月21日,内蒙古财经大学发布了“关于乌峰师德失范行为处理的通报”。通告称,2021年9月17日晚,网民在自媒体平台反映我校教师骚扰猥亵学生信息。经查,举报对象系我校教师乌峰,认定其行为严重违反社会公德和师德规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经研究,决定给予乌峰开除党籍处分,岗位等级由三级教授降为九级科员。撤销其所获荣誉、称号,追回相关奖金,解除教师职务。报请自治区教育主管部门撤销其教师资格。

一个在课堂上道貌岸然宣传马列的教授,课堂下却利用身份之便骚扰猥亵女学生,这个乌峰可真够无耻的,堪称教师队伍中的人渣。

不过,在马列教授里这样的人渣绝非乌峰一个!

大家还记得当年的新闻人物衣俊卿吗?曾经的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赫赫有名的中共马列权威,那可是比乌峰要厉害许多倍的大人物。2012年底,他被时为中央编译局博士后的常艳在网上实名曝光了与其搞婚外情的丑闻。常艳在长达十二万字的文中详细描述衣俊卿与自己之间的交往细节,称她为了进入编译局工作拿到北京户口,曾多次向衣俊卿行贿,两人还先后在多间酒店开房17次,以及获100万人民币封口费。

这衣俊卿是当局“看重”的所谓马列权威,而那常艳则是研究马列的博士后。一个马列权威与一个马列博士后勾搭成奸情,还行贿受贿,真是打脸啊。

继衣俊卿的丑闻之后,2015年5月7日中纪委网站曾发文披露,长期从事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熟知“马克思主义思想精髓”的中共南昌航空大学党委原书记王国炎,利用担任江西师范大学校长助理、新校区建设办公室主任、中共南航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基建工程、合作办学、人事调整等工作中大搞钱权交易、权色交易,先后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为寻求刺激,王国炎不仅利用出差机会在珠海等地多次嫖娼,甚至还多次召集情妇、妓女搞淫乱活动。

2017年11月14日,有网民曝光:四川成都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一名刘姓副教授,多次骚扰女学生,不但发送淫秽图片给女生,还称呼女生是“妖女”,有个“妓院老家”等,在对方表明“恶心”后,该副教授不但没停止骚扰,还用考试成绩对她威胁。

如果追根溯源的话我们会发现,不仅马列的徒子徒孙们淫乱腐化成风,其实马恩列斯毛等共产党的领袖们也没有一个不淫乱腐化的。

马克思曾跟女佣有染并生了一个私生子,却让恩格斯为自己背黑锅;恩格斯不要家庭,却先后与女工玛丽和玛丽的妹妹莉西以及她们的侄女同居;列宁有两个婚外情人(一是法国女作家,一是俄国有夫之妇),而且据称死于梅毒;斯大林也有多位情人;毛泽东更是玩弄女人无数!

由此看来,淫乱腐化可以说是共产党与生俱来的基因,衣俊卿也好,王国炎也好,刘姓副教授也好,不过是步了其老祖宗的后尘而已。当然,与老祖宗相比,今天的中共官员已经把淫乱腐化玩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真所谓青出于蓝胜于蓝!

无怪乎有网友感叹,无论是共产党的老祖宗也好,中共的马列权威和教授也罢,尽管个个满腹“经纶”,外表西装革履,马列主义一套一套的,但在现实中他们却大玩权色交易和钱色交易,这不得不让人们联想:马列主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