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溯源:美国遭遇北京的“黑色宣传”

何清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22日,新华社郑重其事地发表一条消息《研究表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较大概率于2019年9月前后已开始流行》,引证的信息来自于中国科学院预印本平台(ChinaXiv)同日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起源研究报告。中国科学院是中国规格最高的权威研究机构,这一报告据说基于大数据建模分析,其结论可看作是对8月26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发布的病毒溯源报告的回应。在关于Covid-19的溯源上,本应占据主动权的美国,如今却遭遇北京的“黑色宣传”(Black propaganda),成了被动受攻击的一方,而且不太容易再改口反击。

美国的病毒溯源报告证明病毒并非生化武器

先回放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病毒溯源报告的主要内容。

8 月26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公布《未分类的 COVID-19溯源评估摘要》,指属下18家情报机构都认为,新冠病毒源头有两个可能性:与受感染的动物接触,或是实验室事故造成。其中,数家没有具名的情报机关认为,病毒可能是由人类与染有病毒、或病毒近亲的动物接触,继而传染到人类。他们还表示,对这个结论的信心程度为“低度” (low confidence)。只有一家情报机关指称,第一宗人感染新冠可能是源于武汉病毒实验室发生的一宗事故,对这个结论的信心程度为“中度”(moderate confidence)。

从这份报告的结论来看,美国证明了一点:发源于中国武汉的Covid-19不是一种人工研发的生化武器,整篇报告对病毒来源并无明确结论,只是指出,中国的合作很有可能是对其起源进行结论性评估的必要条件,由于北京方面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拒绝分享最早病例的相关信息,阻碍了病毒溯源调查。

中科院报告证明美国病毒发作先于中国

美国这份报告给中国留足了余地,只批评了中国拒绝分享信息,但中国连这点都不愿意接受,早在今年6月间,北京当局在国内外不断宣传,新冠病毒是由美国在一个名为德特里克堡的军事设施制造并泄漏。在美国报告出来后不到一个月,中共公布了中国科学院的一个研究报告,将病毒起源国这一“荣誉”转让给美国。

据新华社9月22日发布的消息,中科院预印本平台(ChinaXiv)22日发布一项基于大数据建模分析的新冠肺炎疫情起源时间研究,该研究的研究人员依据传染病传播模型和大数据分析的方法,建立优化模型,基于已公开数据对美国东北部12州和中国武汉市、浙江省等地的疫情起源时间进行了推断。

研究结果显示,对于美国东北部这12州,新冠肺炎疫情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多数位于2019年8月到10月,最早是罗德岛州的2019年4月26日,最晚是特拉华州的2019年11月30日,均早于美国官方公布的全美首例确诊日期2020年1月20日。计算结果表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较大概率于2019年9月前后已开始流行。

计算显示,中国武汉市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中国浙江省首例感染发生概率50%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3日。中科院报告的结论是:经过对比,病毒发生于美国的时间在前,发生于中国的时间在后。

事到如今,病毒溯源已经成了一件永远弄不清真实情况的迷案。从疫情开始的那一天,中国的策略是搅浑水,先是利用WTO干事长谭德赛,将中国从疫情传播国变身为全球抗疫领导者,全球的中共大外宣系统开足马力,让中国这一形象定格;再充分展开疫情外交,从口罩外交到疫苗外交,西方国家为了应对本国疫情疲于奔命,加上疫情物质有求于中国,对于病毒溯源不太积极。美国从川普政府开始,一直声称要国际追责,但因国内政治斗争激烈,无暇顾及此事。当福奇电话门事件接触到真相时,又因种种国内政治原因搁浅,最后出台一个没能得出结论的研究报告。

简言之,2020年covid-19世界大流行,中国在疫情传播中的责任,一直是国际舆论的话题。美国报告证明了中国的新冠病毒并非生化武器,中国的报告证明美国疫情早于中国4个月发作。或许美国原本指望这件事情以美国的高姿态结束,缓和中美关系,没想到对方来一个回马枪,是继续缠斗还是就此揭过不提,无论是哪一种,这场舆论战中,美国失去了主动权:既不能重新出个报告证明covid-19是生化武器,属于中国方有意泄漏;更不能再出个大数据建模分析,证明美国那些疫情并非covid-19,因为这样做难逃东施效颦之嫌。

北京为何在“黑色宣传”中又棋高一招?

通常讲中共政府的宣传,都用“红色宣传”,这是因为中共政府在颜色上崇尚红色,红色成其标配色。那么,本文为何使用“黑色宣传”这个概念?乃因Black propaganda是英文世界用来概括一种政治斗争手法的专用词汇,主要用之于政治斗争中,其特点是无中生有、巧妙抹黑、将虚假信息包装成内部消息等,有时甚至伪装成敌方发布信息,目的是为了离间敌方,动摇敌方军心。“黑色宣传”成为信息战的一个门类并服务于战争,还是二战中发生的事情。除了纳粹德国之外,盟军当中,美国、英国都是玩这种“黑色宣传”的高手,从二战纪录片来看,盟军在合适的时候高明地运用了黑色宣传,促进了第三帝国加速衰亡,著名的例子是英国建立冒牌的德国官方电台加莱士兵电台(Soldatensender Calais)对德军广播,试图瓦解德军士气。纳粹德国亦曾于1944年4月27日,将德国飞机伪装成英国飞机,对德国占领下的丹麦发布传单,上面以英国政府的名义宣称“解放的时刻已经到来”,要求德国占领下的丹麦的人民“接受俄罗斯人和美国黑人士兵的占领”,目的在于丑化同盟国在丹麦人民中的形象。

中共近年来在大外宣中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在全球编织了一张包含中文、英文、西班牙文等主要语种在内的大外宣网络,积累起丰富的经验,而且特别善于利用互联网时代的大数据进行宣传。这次美国的情报研究机构所做的报告是基于各种管道搜集来的信息(包括所谓内部人员提供的信息),独独未使用网络时代的大数据;但中国科学院这项报告却宣称是基于大数据建模分析。从动员国家力量方面来说,两国财力投入的能力相当;从互联网技术方面来说,美国应该具备优势。但两国从研究报告的写作过程来说,美国情报机构似乎更传统,这与美国商业公司擅长使用建模分析来预测市场变化的做法相比,明显落后。

这是中美过招中战术失败的一例。在两国对峙之时的战争“场景想定”( Scenario,战略学用语)当中,战略是根本决定因素。与战略相比,战术有改进余地,但战略如果失误,战术再高明也没有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