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华为孟晚舟案延诉 三国四方的成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5日讯】美国司法部要求加拿大警方逮捕并引渡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一案,从孟晚舟2018年12月在温哥华转机时被逮捕,已经过去三年了。这场涉及美、中、加三国的司法、政治和外交事件,三年来风风火火,突发事件频出。最近两天,又突然出现新的变数,美国司法部与孟晚舟达成延迟起诉协议,孟晚舟立即回国,加拿大人质也突然被释放回加拿大。世界变得很快,人们在瞠目结舌之中,几乎没时间消化发生的一切。

对这一结果,中共媒体当然又在把丧事当喜事办,说是中共和华为的胜利,会借机对内大肆宣传;海外亲共媒体也趁机鼓噪,认为中国大赢、美国失败、加拿大尝到了跟随美国的苦头;美国社会反倒是一片冷静,因为美国社会很熟悉这些“庭外和解”(Plea bargain)、“延迟起诉”(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DPA)之类的法律程序,人们一般见怪不怪。

所谓的“庭外和解”(Plea bargain),其实是美国司法体制中、刑事法律程序中一项很常用的协议方式。“Plea bargain”也叫“plea agreement”或者“plea deal”,都是和解合约、和解交易的意思。和解的做法,就是检方向辩方后退一步,来换取一个辩方的“认罪”(guilt),或者换取一个辩方的“不抗辩”(Nolo contendere)。这里,被告既不承认也不反对指控,来作为“认罪”或“不认罪”的替代。“不抗辩”虽然在技术上不是认罪,但与认罪具有相同的直接效果。通常呢,是被告承认一项较轻的指控或多项指控中的一个,来以换取其它的指控被撤销。或者呢,被告对原来的刑事指控认罪,来换取更轻的惩罚。

检方和辩方的这种辩诉交易,使得双方可以避免冗长的刑事审判,在孟晚舟的案件中,这可能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一个办法。美国司法部显然认为,即便是孟晚舟被成功引渡,即便是她在随后美国法庭中的审判中被判刑,并且这都是大概率会发生的事情,但随后又能怎样呢?华为会有一个新的、正式的财务总监,中共会继续扶持华为,美国只不过在联邦监狱中多了一个来自中国的女犯人,如此而已。

美国方面坚守的最低条件,是美国可以延迟起诉甚至不起诉,但前提是孟晚舟必须承认她所做出的犯罪行为。美国不会在对华为的立场上退后一步,但对于华为的公主下半生是在美国的监狱里过还是在中国过,那都不是那么的重要。

如果孟晚舟不接受庭外和解,案件走向引渡,最后在纽约进入审判程序,最后判决的结果是可以预期的,就是孟晚舟有罪,华为有罪,美国会继续对华为的制裁。但这样的结果,会让中共更加恼羞成怒,会更加籍此煽动反美情绪,当然美国对此也不会在意,毕竟中共的这个伎俩已经用烂了,美国也不会在乎。但倒楣的是加拿大的人质,可以肯定会被中共重判,以泄私愤。

如今,孟晚舟和美国司法部接受“庭外和解”,现在达成了“延迟起诉”(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DPA)的协议。“延迟起诉”的协议,是2021年9月22日签署的,孟晚舟在上面用中文签字,表明承认所指控的罪名,接受所有的条件。美方签字的,是司法部从美国纽约东区检察官办公室的助理检察长到检察官、政府律师、美国技术出口管制律师等十几个人。协议这对谁最有利呢?三国四方成败如何?

孟案如此的结局,美国相对而言应该算是赢得最多的一方。最大的一点,是让盟友加拿大不再为人质问题发愁,这也体现了美国的人道主义精神。孟晚舟承认罪名,提供更详尽的华为内幕讯息,会加剧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可以彻底的从通讯技术上严厉的打击中共的野心。美国政府在协议书和随后24日司法部公布的正式声明中都明确的指出,他们起诉孟晚舟的所有罪名,她都一一招供、承认、认为自己和华为应该负全责。并且,美国政府也已经表明,会加快步伐,正式起诉华为公司。可以说,在美国围剿华为的战斗中,孟晚舟这个华为公主的证词和认罪,对华为前景极为不妙。

孟晚舟在这个结局中,可以说是喜忧参半,有得有失。她可以高兴的是,就是不用在家中坐牢,也不需要带电子脚铐了,可以立即回国,接受中共安排的凯旋式的欢迎。但是,她一旦回到中国,可能也是她噩梦的开始。因为她对中共来说,已经是一个负资产了。她的不小心、行事不谨慎,让美国和加拿大获得华为公司内部的机密财务讯息,本身就给华为和中共带来巨大的损失,使得华为不得不承受美国的制裁,如今已经奄奄一息,放弃手机生意,转而去养猪、种菜了。华为彻底的坍塌,应该只是时间的事。对中共来说,孟晚舟对中共和华为最大的杀伤,还没有到来。

因为华为公主的证词,美国司法部如今又有了更为直接、第一手的证据,可以让华为彻底不能翻身。司法部对华为的正式起诉,在全球对华为高官从任正非到其它财务、技术、运用官员的通缉,会遍及全球172个国家。从阿尔巴尼亚到辛巴威,都与美国有引渡协议,甚至古巴、香港也都在其中。想想看,孟晚舟的延迟起诉协议中有一条非常清楚,她不得再次做违反美国法律的事,下次她再次在华为对美国不利,即便她在香港,美国都可以要求港府把她再次引渡到美国来。

和解协议中还有一条,就是孟晚舟放弃权力、不得因任何理由起诉美国政府、美国执法人员、和美国机构,这等于是美国把她回去后反咬一口、反戈一击的可能性,全都没有了。所以,她自己当初信誓旦旦的“我本人宁可选择把美国和加拿大的牢底坐穿!”的三个条件,包括无条件释放、公开道歉、赔偿精神和物质损失,都化为泡影。如今,她被有条件的释放,全世界都知道她犯了罪,她自己三年间花费了巨额的资金来用于保镖、保释和律师费之中。而在中共眼里,即便是她能够归国,她也是一个不小心落入敌手,丢失了华为的关键证据,导致华为崩塌的罪魁祸首。

此次案件中,中共是最大的输家。对美国有益的方案,当然对中共就无益,并且有害。对中共来说,孟晚舟被捕、被拘加拿大,就已经对华为、这个中共耗巨资扶持的通讯业巨头、窃听和控制世界的黑手、窃取和仿冒的老巢,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美国因此对华为的制裁和技术封锁,孟晚舟难脱其咎。如今,孟晚舟又承认了她和华为所犯下的罪行,给美国人下一步起诉华为递上了一把最锋利的刀子。来自内部人的供词、最高掌门人的女儿、财务的最高官员,这样的法庭证据千载难逢,如今轻易的落到了美国人的手里。

中共绑架加拿大人质,凸显中共国无法无天,法律形同虚设。现在释放加拿大人质,因为这一点并不在孟晚舟和美国司法部的协议之中,应该是外交的斡旋。但中共随意抓人放人,会再次引起世界的反感,让世界认清中共政权的无法、无礼和残暴。

此前人们问到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孟晚舟女士虽然身在加拿大,但她能不能自主的做决定?她是不是还在中共暗地的操控之中?每天和孟晚舟接触的人们,是否已经有中共的特务,她没有办法摆脱?如果她虽然身在海外,但还在中共的暗中掌控之中,那她当然不可能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本来,从孟晚舟个人的角度看,她本来还有可能反水。她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一份子,也是中共体制下的受益人。有的时候,靠近灯柱的地方可能可以藉光,但最接近灯柱的地方,也看得到最黑暗的部分。中国民营企业家的下场,包括一些红顶商人的下场,从马云、孙大午、赖小民到许家印,她当然都看见了。她在加拿大的豪宅里,里面有海外的电视频道,并可以自由上网,比加拿大人质在中共监牢里的待遇要好多了。

如果孟晚舟反水,透露华为的核心机密,换取美国的庭外和解,甚至获得庇护,都完全是有可能的,也是对她自己最好的解决方案。孟被逮捕、假释、出庭、抗辩、等待判决的全部过程中,人们还没有看到她发自内心的公开声明,除了在法庭上说自己无罪,没有太多坚决捍卫、永远跟党走之类的宣言。本来,她如果能够摆脱中共大使馆的控制,还有获得自由的希望。如今她回到火坑,可能被中共利用几天、作为宣传之用,但她未来的生活和生命,都可能岌岌可危。

下一步,美国对华为的围剿会加速进行。日前,美国商务部副部长的位置要换人,拜登提名的联邦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副部长埃斯特维兹(Alan Estevez)在9月21日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表示,除非“情况发生变化”,否则没有理由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从商务部“实体清单”,也就是贸易黑名单上除名。并且,除了华为会继续留在黑名单之上,从华为剥离的智能手机制造商——荣耀终端有限公司,也会被审查,以确认华为是否利用拆分手段来规避美国的政策。如果参院通过此项任命,埃斯特维兹将在商务部主要负责监管美国的出口政策。美国政府在华为案上的立场,就是彰显司法和正义,当然是要惩罚中共与伊朗的勾结合作,要惩罚华为,打掉华为这个中共安插在世界各地的密探和钉子,不让中共占领世界的目的得逞。可以说,中共的华为噩梦,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刻。

加拿大政府在这个案件中,从国家小我、自利的角度看,好像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被夹在两个大国之间;但从大局和道义的角度看,这是上天给予加拿大的机会,让加拿大可以协助美国、反击中共恶魔。加拿大对这一案件的处理,对中共压力的抵制,受到广泛认可。现在苦尽甘来,两个人质回归,让世人对加拿大更加刮目相看。

美国司法部与孟晚舟的延迟起诉案,三国四方中,应该说美国是最大赢家,既达到了预定的惩罚中共和华为的目的,还意外获得华为财务总监的供词及华为内部的财务讯息。加拿大历经磨难,顶住了邪恶的压力,最终苦尽甘来,是美国值得信赖的伙伴。孟晚舟表面上获得了“自由”,但旋即陷入中共的泥潭,而中共对投降和变节者的处罚,也许会令任正非父女后悔莫及;在中共全面割韭菜、铲除私营企业家的今天,失去了用处的华为会被中共放弃,而华为的创始人和家人,也难逃兔死狗烹的下场。

延迟起诉案的三国四方中,中共是最大的输家。对中共政权来说,最引以自豪的华为前景黯淡凄惨,捉放曹的把戏把自己也害苦了,全世界经历华为一场大戏,都更加看清了中共的本质。中共从技术上控制世界的先锋一旦死去,多年苦心孤诣的经营打水漂,如今只剩下了打落了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吞的结局。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