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全球港口布局的野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26日讯】9月21日,在欧盟成员国加强对港口等关键基础设施并购的限制的背景下,德国汉堡港口与物流股份公司(HHLA)宣布,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将收购汉堡港CTT码头35%的股权。

汉堡港是德国最大港口,来往于中国的货物几乎占其集装箱吞吐量的1/3,它同时也是中欧班列第二大终点站。HHLA首席执行官提兹莱特说,中国人的进入是欧洲港口“货物争夺战”中的重要一步。

但是,中共可不仅仅限于“货物争夺战”,而是正在野心勃勃地追求全球港口的控制权。

不迟于2008年,大陆国企开始逐步收购世界各地的港口。2016年,据《金融时报》估计,仅2015年中共便向海外海港投资200亿美元,是前一年的两倍;全球50大港口中共掌控33个,中共的身影已覆盖希腊、缅甸、以色列、吉布提、摩洛哥、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科特迪瓦、埃及等十多个国家的港口终端;过去几年里,中共已打造出一个完全国有的全球航运帝国。

又过了4年多,中共更有斩获。例如,今年9月1日晚11时,中国上海港集团拥有25年经营权的以色列海法新港码头投入运营。海法新港是以色列建国60年来的首个新码头、最大海港。这被中共称为在“一带一路”节点港口合作取得的重要突破,也是国企首次向发达国家输出“智慧港口”。

又如,全球7大港口运营商中,中共国企就占两席。一是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据其公开资料,截至今年6月30日,在全球36个港口运营及管理357个泊位;一是招商局港口。2018年2月和6月,其先后收购巴西第二大集装箱港口巴拉那瓜港(TCP),及澳大利亚东岸最大港口纽卡斯尔港(Port of Newcastle,亦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港),这使该公司在海外的港口布局由亚洲、非洲、欧洲及北美洲扩展至南美洲、大洋洲,实现了六大洲全覆盖。

中共之布局全球港口,当然有其经济动因: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习近平还提出了“经济强国必定是海洋强国、航运强国”的政策思想。这些年里,中国的海洋经济、“航运强国”建设有所进展。

2018年12月24日,中共发展改革委、自然资源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港口集装箱吞吐量超过全球的四分之一,海运量超过全球的三分之一,全球货物、集装箱吞吐量排名前十的港口中大陆均占7个(含香港),拥有船队规模(含方便旗船)位居全球第三,占世界运力总量的13%;世界造船大国地位进一步巩固,海洋工程装备总装建造进入世界第一方阵。

不过,中共之布局全球港口,经济外衣掩盖不了其霸权色彩与军事色彩。

其一,利用“债务陷阱”,获得战略港口。约翰‧亚当斯有句名言,“征服一个国家,要么用利剑,要么用债务。”中共利用后者,令斯里兰卡将汉班托塔港拱手相让。2004年,汉班托塔在印度洋海啸中损失惨重。2006年,斯里兰卡政府决定在汉班托塔营造一个新的国际机场,并建设科伦坡通往当地的铁路。2007年10月,在中共的援助下,斯里兰卡政府在汉班托特开始建设大型港口。2015年12月,迫于债务压力,斯里兰卡交出了港口以及港口周围15,000英亩的土地,租期99年。

其二,逐步渗透,构建海外军事基地。中共以经济方式着手的国际港口多有战略意义,其潜藏的军事意图不言而喻。以吉布提为例。地处欧、亚、非三大洲的交通要冲的吉布提,1978年6月独立,1979年与中共建交,中共旋即施予援助。2008年,中共海军护航编队开始在亚丁湾巡逻护航,此后其一直在吉布提港进行补给和休整。2015年,中吉协商在吉布提建设保障基地并派驻军事人员。2017年8月1日该基地正式启用。这是中共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海外军事基地。

其三,战略规划,长期实施。中共野心极大、用心极深,善于长期规划。中共的全球港口野心涉及到的战略有“珍珠链战略”、“两洋战略”和“一带一路”、“海洋强国战略”等等。

所谓“珍珠链战略”,根据2005年初被曝光的美国国防部一份名为《亚洲的能源未来》的内部报告,是指“中(共)国正在从中东到南中国海的海上航道沿线建立战略关系,表明了它保护中国能源利益并同时为广泛的安全目标服务的防御与进攻态势”,包括在南海中共军事基地、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以及斯里兰卡、孟加拉国、缅甸、柬埔寨、泰国等国的相关港口。

所谓“两洋战略”,指中共在现已拥有的太平洋出海口之外,再间接拥有印度洋出海口。为实现“两洋战略”,中共“一带一路”所规划的“六大经济走廊”中的三条都与此相关,即中国-中南半岛经济、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后又增加了中缅经济走廊。

所谓“一带一路”,即建设横跨欧亚的大陆陆路运输和贸易走廊,并发展一个海滨港口网络,以确保对资源和市场的控制。其中,新疆-瓜达尔和昆明-皎漂这两条铁路及管道最为重要,可提供通往印度洋的通道,以求掩藏“马六甲困局”的战略脆弱性。

而自2012年“十八大”起,中共又提出“海洋强国战略”,并是“十四五”规划中要建设的“九大强国”之一。

以上四个战略是统合在一起的,是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的四位一体。中共以经济为先导,布局全球港口,重塑地缘政治、经济格局,酌情引入军事,力求构建与美争霸的有利战略态势。

具体而言,中共军方的“蓝水海军”和“双洋战略”,就是寻求在太平洋占据主导地位,并成为印度洋的常驻大国。比如,退役少将尹卓呼吁建造“至少五至六艘航空母舰”,以维持“西太平洋两个航母攻击群和印度洋两个航母攻击群的战斗能力”。根据中共的远海防御理论,一些军方战略家认为巴基斯坦和缅甸构成“中国西海岸”。此外,北京可能还在考虑建立一支远洋远征部队,目的是在远离其海岸的地方开展两栖作战行动。

中共全球港口野心之受挫

中共野心勃勃,携急剧膨胀的经济势力,企图左右全球港口体系;但近年来国际形势根本性变化,中共的野心遭到沉重打击。下面举两个例子。

其一,中马重点合作项目皇京港搁浅。中共拟在马来西亚投资约800亿人民币,在马六甲打造一个崭新的深水港口——皇京港。2015年,皇京港获得所需的执照和批准,包括填海岛屿的永久产权,以及3号岛深水港的99年租借权,中共总理李克强曾去调研。但皇京港项目迟迟没有进展,2020年12月,马来西亚马六甲州政府中止皇京港的填海项目合约,目前正打官司。

其二,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考虑收回中国岚桥集团对达尔文港的99年租约。北领地首府达尔文是澳大利亚重要的军事基地和北部海岸巡逻艇的基地,也是美军驻澳大利亚轮调部队的基地,但2015年,北领地政府与中国岚桥公司达成一项价值4亿美金的协议,让这家与中国军方有着密切联系的公司拥有达尔文港99年的租赁权。美国曾对这宗交易表示不满。2020年,澳大利亚政府对外国投资法进行重大修改,以加强对外国投资者的国家安全审查;同时,中共对澳经济胁迫,关系紧张。

从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中共的国际处境已经逆转,各国对中共的警惕性日益增强,打着经济幌子开展的港口布局动作正受到越来越大的审查和抵制。

不仅斯里兰卡的前车之鉴给各国敲响了警钟,而且美国和西方社会对中共的反制也在全面展开,拜登政府提出的“把世界重建得更好”(B3W)倡议和欧盟将从2022年开始实施的“全球联通欧洲战略”,给出了不同于中共“一带一路”的“另一种选择”。

而从全球战略格局来看,如下三大因素严重制约着中共的全球野心:第一,中共经济增长的动力衰竭;第二,中美全面战略竞争(用拜登政府的用语);第三,中印战略对抗加剧(可参见笔者《中共“两洋战略”落泥潭》一文)。

可以说,中共的企图——拥有覆盖全球的完整港口和贸易通道网络,及其强大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把供应链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越来越遥不可及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