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江泽民的人马确实有点慌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22日,被认为有江泽民曾庆红派系背景的海外中文媒体发表文章,展示了一张署名“江泽民”的字条,落款时间为9月21日,其中写道:

“今天是中秋节,首先向大家致以节日的祝贺,祝大家节日快乐,要继往开来,勇攀高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而努力奋斗”。

文章称,“尽管真实性有待确认,但单从字体上看,确实是江泽民的字迹。有网民称,纸条的字迹这么清楚,思维也清晰,看来健康尚没有问题。”

仔细察看这张字条后,笔者认为,它很可能是伪造的。

第一,江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19年10月1日上天安门城楼。当时,江单独走路都很困难,不得不由两名工作人员左右架着走。如今近两年过去了,其健康状况只会更糟糕。如果写字,手肯定会抖。但字条上的字很流利。

第二,江是2005年3月辞去最后一个职务——中共国家军委主席的。从2005年至2020年,江退休15年,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节日以这种方式祝贺他的“同志”节日快乐。今年中秋节,网上突然冒出一个署名“江泽民”的字条,没有地点,没有相关人物,没有声音,没有视频,没有任何一家中共官媒报道,没有任何一位中共官员认证,如何能信以为真?

第三,江是一个特别爱出风头的人。2021年7月1日,中共百年党庆,是江公开露面的大好机会,如果身体条件允许,江肯定会上天安门城楼。但是,7月1日,江没有现身。这表明:江即使左右有人搀扶,也上不了天安门城楼了。江很可能已经卧床不起。这样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字条?

第四,中共党史上,用领导人写过的字拼凑相关文字的事,模仿领导人笔迹签名、写批示的事,都曾有过。比如,文革时,毛泽东从来没有给红卫兵题过字。但是,戴在毛泽东手臂上的红卫兵袖章,上面有三个毛体字“红卫兵”。这三个字分别来自毛在不同地方题的字。将江泽民在不同地方写的字拼凑在一起,用电脑制作一个字条并不难。

第五,“继往开来,勇攀高峰”,倒是表达了江派人马的心声。“继往”,即继续江泽民过去“闷声发大财”的路线;“开来”,即开创江派“权、钱、色”通吃之未来;“勇攀高峰”,即再次攀上权力最高峰,从习手中将最高权力夺回来。这个字条可能是江派人马,在江派近年遭到持续打击的情况下,假托江泽民之名,为给江派“同志”们打气、鼓劲制作出来的。

2021年,习近平与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反习势力之间的斗争异常尖锐、激烈。

江泽民是前中共独裁者,曾庆红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以江、曾为首的中共“江泽民派系”或“江泽民利益集团”或“血债帮”,是中共最严重的贪腐集团。2013年以来习近平发动反腐打虎战役打掉的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都出自江派。江、曾是他们的总后台。

明年中共将召开更换最高层领导的二十大,习正全力谋求“三连任”,江、曾正全力谋求把习赶下台。习与江、曾的恶斗,成为中共高层内斗的重中之重。

从1月29日习近平以最快速度杀赖小民开始,这场恶斗就带有你死我活的味道。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是江派要员之一。

为确保二十大上“三连任”,从今年1到9月,习近平密集展开连环重磅行动。

在经济领域,整肃蚂蚁集团、阿里巴巴、滴滴出行、明天集团、华信集团、华融集团、恒大集团等。从媒体已挖掘出的内幕看,这些大公司与江、曾等权贵家族都有关联。

在政法领域,继续推进政法大清洗,继续肃清周永康的流毒。过去20多年,四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是江、曾的亲信。

在军事领域,从中央警卫局到北京卫戍区到武警到各军兵种到五大战区,高级将领继续大洗牌,军队一直在讲肃清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的流毒。这些实际是为防止江派军中残余势力作乱。

在党史领域,反复点名“拥兵自重,另立中央”的张国焘,“不尊重、不服从中央领导”的王明,重提林彪发动“武装政变”,重温“湘江血战”等。当今中共高层能跟张国焘、王明、林彪等相提并论的,只有江、曾。

在反腐方面,提出倒查30年,重提没有“铁帽子王”等。中共高层能被称为“铁帽子王”的,非江、曾莫属。

在文化领域,大力整顿文艺圈、娱乐圈。曾庆红的弟弟曾庆淮是香港和中国内地文艺圈的关键人物,许多著名演员,如赵薇等,与之关系密切。

这些整肃行动,表面看起来,杂乱无章,混乱无序,实际上,全都指向江、曾。

9月14日,大陆媒体突然爆出江泽民老家——江苏省公安厅刑侦局原局长罗文进等,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并企图对国家领导人不轨的爆炸性消息。由此引出政法系统有人企图刺杀习近平、阴谋搞政变的各种猜测。

去年4月至今,习查处的“政法五虎”——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原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原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原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都爱“搞团团伙伙”。他们都是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拔重用的“老部下”。孟则是江、曾提拔重用的江派要员。

罗文进只是一个局级官员,发动政变,级别太低;“政法五虎”只是副部级官员,发动政变,级别还是低了点。江泽民、曾庆红、孟建柱,加上“政法五虎”,再加上罗文进,这个组合搞“政变”倒有可能。

9月中旬,大陆媒体突然爆出有人企图对国家领导人图谋不轨,“刺杀”、“政变”、“换人”的消息满天飞,将习与以江、曾为首的反习势力之间的恶斗,推到了剑拔弩张、最后决斗的地步。

正是这个时候,伪造的江泽民字条出笼了。

有评论认为,这张字条可能是江泽民、曾庆红派系下出的一招大臭棋,可能引发习对江、曾派系新的围剿。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

江、曾派系人马伪造江的字条,试图安定江派人心,鼓舞江派士气,勇攀权力最高峰。这是习决不能容忍的,很可能引发习的重拳反击。

2012年3月15日,江派要员——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抓捕,是江派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习抓捕了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内的一批党政军高官,是江派受到重大打击的第一阶段。

2017年至今的近四年,习抓捕了包括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等在内的一批江派高官,是江派受到重大打击的第二阶段。

2021年是中共二十大前的关键年。对江派来说,这是把习赶下台的最后机会。虽然江派势力大不如从前,但是,他们还是想利用习面临的巨大内政外交危机,跟习做最后的较量。

江派一个最大弱点是,人人都是严重腐败分子,个个都是贪财好色之徒,在屡遭打击之后,虽然邪劲还有一些,正气却全无。这是至今他们总想把习赶下台,却总不能如愿的重要原因所在。

就是大陆媒体爆出有人企图对国家领导人不轨的消息的当天,9月14日,中央政法机关督导一组、二组、三组,分别进驻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安全部、司法部六家中央政法机关。

11月15日,是习政法大清洗在中央和省一级展开的截止时间。在11月中旬前,习与江、曾在政法领域,将斗出个初步结果来。预计,此轮厮杀中,可能还有江派大老虎落马。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