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福州市公安局长猝死再给警察示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大陆媒体报导,9月25日,福建省福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潘东升“在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终年57岁。官方给出的原因是“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据悉,潘东升猝死前两天还在医院检查疫情防控工作。

潘东升是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自2020年爆发以来,又一个猝死的警察。据今年1月18日官媒新华社的报导,2020年全国共有315名警察、165名辅警因防控疫情而死亡,还有4941名警察、3886名辅警受伤,死亡原因也大多写着“过劳突发疾病”。另据9月19日中共央视新闻在微博上发布的一段视频,称云南共有27名警察、14名辅警在防疫期间猝死。除少数几人因车祸等意外死亡,大多数都是离奇猝死,而且这些警察年龄都不大,很多只有30多岁。

一般来说,猝死的最大原因一个是心梗,一个是脑梗。一方面,“过劳死”可以导致心梗或脑梗,另一方面,资料显示,打疫苗的副作用也包括脑梗和猝死。不管是哪种原因,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是:年纪轻轻、年富力强的他们,猝死的更深层原因究竟是什么?要知道,比这些警察们更为忙碌、整日为权力争斗不可开交的中共高层、年龄都比这些警察大,为何却甚少猝死?

显然,不是那些高官们保健做的好,而是“善恶有报”的天理在衡量,那就是行恶之人,到了报应的时间,就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那么,造成潘东升猝死的原因是什么呢?从其简历看,1984年从福州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他就进入福建省公安厅,短暂在科技处工作后,从1986年7月到2000年10月,在公安厅十一处先后任科员、副科级侦查员、安全监察科副科长。从2000年10月到2006年7月,任公安厅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副处长;之后到2010年6月,任公安厅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总队政委,后升为科技通信处处长。2014年到2016年,短暂到三明市任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之后便被提拔为福建福州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福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兼),福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等职,直至猝死。

无疑,潘东升一路攀升的主要原因应该是他在网络安全监控方面做出了成绩,从而得到上级的赏识,而这也极有可能是其猝死背后的真正原因。

据《真实的江泽民》一书记述,1999年7月江泽民和中共一意孤行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其长子江绵恒在封锁互联网的问题上积极配合,并推动“金盾工程”,俗称“国家防火墙”的建立,华为深度参与。2000年前后,金盾工程一期工程启动,投资60亿人民币。金盾工程虽然以“全国公安工作信息化”的名目立项,但事实证明,其最核心也最隐秘的功用,是针对法轮功的,即阻止法轮功真相在大陆传播。

后来,金盾工程升级为更大型的所谓“平安城市”综合维稳监控系统,监控范围扩大,包括所有异议人士乃至普通百姓。截至目前,中共打造了世界上最为惊人的监控系统。这套系统除了网络长城防火墙,还有手机监控、道路监控、身份证监控、人脸识别监控等。中国人几乎无处不在监控中。

在中共的监控系统下,中国人毫无个人隐私不说,而且被“老大哥”随时监视着言行,不得有任何所谓“反政府、反党”言论和行为,其已经完全成为中共迫害异己、迫害包括法轮功、新疆维族人在内的百姓、维持政权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工具。

由于金盾工程的主要参与者是公安系统,各省市公安系统内的网监部门就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潘东升从2000年10月到2006年7月,任公安厅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副处长,就是在金盾工程开始后,其或者正是该项目在福建的负责人之一。

既然金盾工程建立的初衷是针对法轮功的,那么长期作为福建公安厅网监负责人的潘东升,哪有可能不触及法轮功问题?他必然要面临选择:是紧紧追随江和中共的迫害政策,还是秉持良知,守住道德底线。从其升迁的轨迹看,其选择的是前者,这也意味着针对福建法轮功学员的监控不可能没有他的介入。

可以参照的一个例子是2018年10月24日猝死的四川省内江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支队长罗刚。时年46岁的罗刚也是长期担任内江市公安局网警、网安支队支队长。从海外明慧网曝光的内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看,内江公安局的警察们脱不了干系,罗刚也脱不了干系。

网上有帖子披露,2010年以来,内江先后制定了网上重点人管控工作方案、重点人数据采集方案、重点人管控平台建设方案,并筹集资金,建立网上重点人员管控预警分析系统。法轮功学员就属于上述重点监控对象。而罗刚最后任职的网安支队,更是将监控法轮功学员当作要务之一。

事实上,近些年网警们猝死、病死、落马的例子公开报导还有一些。如2020年1月21日,山东省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侦查中队指导员李弦猝死在办公桌旁,电脑上仍显示着他未处理完的工作日志:“发现网上疫情虚假信息11条,累计处理问题信息360条。

2017年10月,四川平昌县43岁网安大队长赵永平被曝在患肺癌半年后死去。同年6月,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原总队长叶漫青落马。

2014年3月,福建省泉州公安局网安支队副支队长陈韫启突发心血管破裂,猝死。

…………

如果查阅相关资料,不难发现,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体制内从上到下各级警察,包括网警们,包括周永康、李东生、孙力军等公安部高官,遭到报应的数不胜数。一个两个可能不足说明问题,成千上万乃至几万名警察遭报,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也许,在他们的亲人眼中,他们是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好同事、好朋友,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善恶面前选择错误之路、选择追随中共迫害良善的他们,早已为自己的命运做了选择。而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人们才会明白,别人眼中的所谓“好人”,究竟干了怎样的恶事,以致于命不长久,早早地离开了亲人。

可以说,今日潘东升的猝死,是再次给中共公检法体系内追随中共的警察、法官、检察官们示警,警示他们最好悬崖勒马,并退出中共,以保全自身。因为不管人是否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而且报应从不缺失,只不过争个早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