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电视主播谈抵御美国共产主义出路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drian Norman撰文/姬承羲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那些信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这类失败的意识形态的人,正在颠覆美国的根基。我们的《宪法》经过精心的设计,能有效地限制政府权力。但现在,美国的自治实验正面临直接的挑战,那些意图“毁掉”我们国家的人,想要用集体主义取而代之。

许多1960年代拥护集体主义思想的人,已经渗透进了我们的政府、教会和众多其它机构。这意味着,这种破坏性的哲学,已经深入我们国家的内部,很难根除。许多激进分子还进入了教育系统,正在向美国下一代进行思想灌输。

他们都是美国的敌人。但是,要反击这种颠覆性的努力,我们就必须对敌人有一个完整的了解。最近,我采访了英文《大纪元时报》的约书亚‧菲利普(Joshua Philipp)。他是一个多次获奖的调查记者,同时也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方面的专家。他的研究,旨在帮助美国调整方向,以有效地抵御这些破坏性思想的扩散。

在讨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时,我们可能会提到,采纳这些体系后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经济后果和人道灾难。但这样的说法,显然起不到作用。

菲利普说:“一个社会主义者,根本不在意经济的失败。一个社会主义者,也根本不在意这些制度对家庭系统和家庭秩序的瓦解。他们相信,自己最终的目标是如此的正义,以至于为达目的,杀掉少部分人都是值得的。”

反对集体主义制度的人,常常援引约瑟夫‧斯大林、阿道夫‧希特勒、弗拉基米尔‧列宁、金日成和毛泽东等领导人,他们杀害数亿人的历史。但菲利普表示:“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听了根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尽管他相信,这些共产主义死难者的数字应当成为谈话的一部分,但他也表示,要说服人们反对这些集体主义哲学,必须厘清这些有害思想的根源。

宗教与自然秩序

卡尔‧马克思一生极力反对宗教。他年轻时曾是一名基督徒,但因为一个难解的问题背弃了信仰(同时开始招募人们信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秩序)。他的问题是:如果上帝是公义的,那么人间为什么会有邪恶?

“如果上帝创造了一切,人间还有邪恶,那他肯定也创造了邪恶。这就是他的理论。”菲利普说:“然后他们相信,好吧,如果他也创造了邪恶,那么他一定不是完全善良的。因此,他绝不是那种真实、完美的形象。”

几千年来,这一直是神学和哲学辩论的一部分。宗教学者认为,邪恶不是上帝创造的,其存在是因为上帝的缺席。邪恶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有自由意志,可以选择行善或行恶。但是,根据菲利普的说法,共产主义者和乌托邦主义者们所要做的,本质上是试图消灭他们眼中的邪恶。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要如何防止人们做坏事?你如何杜绝贪婪?你如何防止人们做你不希望他们做的事情?

“你就必须毁掉自然秩序。然后,他们希望创建一个新体系,能在一个非常特定的程度上主宰所有自由意志的元素,这就是其中的一方面。”他说,“这也一直是乌托邦主义者最终倒台的原因。”

共产主义者相信,所有先前的机构都必须被摧毁,包括宗教。他们信奉对上帝的背叛,认为上帝是不完美的。因此,共产主义无法与教会共存。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认为,为了完善社会制度,“你必须将上帝抽离人的道德体系,你必须将上帝抽离人类艺术,你必须将上帝抽离建筑艺术,还有家庭结构、以及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菲利普说。

辩证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教条还纳入了一种先前就存在的思想,也即“否定之否定”。其大意是,通过毁掉一个先前存在的机制,一套更高度进化的机制就将出现。比如,鸡的诞生是源自对蛋的毁灭,植物的萌芽是源自对种子的毁灭,一个更高级机构的诞生也必须源自对已有机构的毁灭。这意味着,破坏现有的制度,能诱导人类出现更高的进化状态。

所以,他们必须挑战教会,挑战传统,挑战信仰,创造与现实相反的对立面。“马克思主义,在他们所谓的‘辩证唯物主义’理论下就做了同样的事情。”菲利普说,也即故意制造对立面。找到一个社会中重要的文化系统,然后创造其对立面。

“所以,他就会提倡离婚,提倡女权主义,想方设法打破家庭。”他说,“你只需要找到现有的运作方式,然后发展社会运动来反对现有的机制。”

“如果你想摧毁宗教,就需要宣扬无神论。”他接着说,“想要破坏家庭,就宣扬女权主义,宣扬离婚,倡导让政府领走孩子。”

未来的出路

无需太仔细的观察,我们就可以看清,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是如何渗透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早在20世纪初,共产党人就渗透到了美国教会。中共(CCP)现在已经渗透进了美国学校。他们已经在美国公司和我们政府的内部取得了影响力。

这些人的存在,在应对这场大流行病的威权政策中就可见一斑:反复无常而又专制的政令;在人们上街游行,要求政府解除枷锁、恢复日常时,对他们进行残酷镇压;还有联合国和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等团体的成员,他们谴责恢复日常的请求,同时在全球范围内推动权力的集中。

对于爱好自由的人来说,一旦你了解了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的真实意图,你就绝不能向他们让步。没有任何投降、谈判或者半途而废的余地。

“每当这些人进行道德辩论时,如果你说,‘好吧,我不想争论不休的,我将一半的立场让给你’,那么社会就丢失了一半的道德,失去了一半的信仰。”菲利普说:“每次他们都这样做,而且会持续不断地这么做,来迫使人们承认它。而每次他们这么做时,如果对其让步,那么人们就放弃了一半的价值观。”

所有支持自主、自由和人权的人们,都必须团结起来,对抗这股企图颠覆的破坏性力量。美国人必须使用所有可用的非暴力手段,来彻底否定威权政治体系。

这场战争并非没有胜算。政客、官僚和大企业高管不过数千人,而美国有超过3.33亿公民。谁真正掌握了这个国家的权力呢?

如果公立学校执行严格的政令,或者向你的孩子灌输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或马克思主义课程,那就把你的孩子送去私立学校或者在家教习。如果企业强推违宪的命令,就不要把钱花在他们那里,让他们停业。如果航空公司执行专制政策或命令,那就不要坐他们的飞机。如果你的工作单位正屈服于威权主义,那就和志同道合的同事们联合起来,向他们说“不”。

“你寸步不让,不牺牲一点点你的价值观,你一点都不让步,不玩他们的游戏,也不在他们的思维逻辑中说话。”菲利普说,“对任何事情,你甚至都不要向他们解释你的立场。如果他们要奚落你,那就随便吧;如果他们要攻击你,那也随便。你自始至终寸步不让。”

作者简介:

艾德里安‧诺曼(Adrian Norman)是一名作家、政治评论员,也是《偷窃的艺术:揭露美国大选中的舞弊与漏洞》(The Art of the Steal:Exposing Fraud & Vulnerabilities in America’s Elections)一书的作者。

原文:Uprooting Communism, Socialism, and Marxism in America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