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澳洲核潜艇的首敌是中共核潜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9月15日,美英澳形成了冷战后的第一个新军事联盟AUKUS,联盟运作的第一步是帮助澳大利亚获得核动力潜艇,首先就是要对战中共的核潜艇

澳大利亚急需核潜艇

澳大利亚将获得的核动力潜艇,应该以美国的维吉尼亚级(Virginia-class submarine)潜艇、或者英国的机敏级(Astute-class)潜艇为蓝本。这两款潜艇都是美英海军现役主力攻击型潜艇,并仍在持续建造中。美军的维吉尼亚级潜艇现役19艘,9艘在建,另预订10艘,将全面取代洛杉矶级潜艇。洛杉矶级潜艇总计曾建造62艘,目前31艘在役,美国的潜艇均为核动力。

美国维吉尼亚级潜艇的建造速度,大约每年1-2艘,澳大利亚恐怕要等上数年才可能交付第一艘。英国机敏级潜艇的建造速度大约是3-4年1艘,目前3艘服役、1艘海试、1艘下水、2艘在建。三国声明表示,将开启为期18个月的共同努力,以寻求达到目标的最佳途径。这表明,正式下订单前还有诸多工作,至少包括总体设计方案确定,以及如何分工合作等。

近日传出,澳大利亚可能先租借美国的洛杉矶级潜艇,显示出应对中共核潜艇的紧迫性。

美英澳军事联盟AUKUS的目标明确,即深化印太地区的安全和防务合作。澳大利亚已经与美国海军长期合作,共同演习不断,但澳大利亚海军的现有规模,却难以防御澳大利亚周边宽广的海域。澳大利亚海军现役约13,650人,拥有2000吨级的科林斯级柴电潜艇6艘,7,000吨的霍巴特级驱逐舰3艘,3,600吨的安扎克级巡防舰8艘,这些就是澳大利亚海军的全部主力;另外还有2艘坎培拉级两栖突击舰,但还未确定F-35B战机是否上舰,目前海战能力有限。

澳大利亚海军快速提升防卫能力的有效途径,自然是从潜艇入手。中共的大型舰队目前还没有出现在澳大利亚周边海域,但中共的潜艇可能已经尝试接近澳大利亚,或者是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094型,或者是核动力攻击型潜艇093型。澳大利亚若继续采购常规动力潜艇,显然难以匹敌中共的核潜艇。

澳大利亚防御中共潜艇水下威胁的最佳战术,应该是把潜艇前置部署到印度尼西亚周边海域,甚至直接部署到南海,只要看住从南海通往印度洋的几个海峡,就可有效监控中共核潜艇的动向,澳大利亚必须拥有具备远航能力的核潜艇才能做到。

中共的094型核潜艇。(Mark Schiefelbein/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核潜艇正在寻求进入印度洋

中共的海南基地配属了11,000吨的094型核潜艇6艘,差不多是中共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全部;7,000吨的093型潜艇4艘,相当于中共攻击型核潜艇的一半。南海是中共核潜艇进入深海的最佳途径,也是美军监控的重点。

从南海向东通过巴士海峡,中共潜艇即可进入广阔的太平洋。094型弹道导弹潜艇携带的巨浪-2型导弹,射程7,200公里,需要驶入中太平洋,才能对美国构成威胁。美军应该24小时监控巴士海峡,中共的潜艇几乎难以隐身,不得不另寻别路。

理论上,中共潜艇也可以穿越菲律宾群岛,再进入太平洋,但地形相当复杂,潜艇航行的危险性很大。此处有众多浅水区域,潜艇也很容易被发现,美国航母舰队曾多次穿越此处海域,很可能早就和菲律宾合作监控相关水域,中共潜艇实际难以安全通行。因此,中共可能不得不通过马来西亚或印度尼西亚的周边海域,先进入印度洋,或绕行到太平洋,必然会靠近澳大利亚。

美国少见地愿意转让核动力潜艇技术给澳大利亚,应该是希望与澳大利亚合作,随时监控中共潜艇从南海进入印度洋或绕行至太平洋的通道。只有核动力潜艇才具备相应的远航部署和机动能力,携带的设备和武器才能与中共核潜艇抗衡。美英澳联合声明也明确,“澳大利亚核动力潜艇的开发将是三国的共同努力,重点是互操作性、通用性和互利性”,“确保我们每个人都拥有所需的最现代化的能力,以处理和抵御快速展开的威胁。”

中共核潜艇从南海进入印度洋或绕行至太平洋的可能路线。红点为近年被发现的中共无人水下载具地点。(大纪元制图)

南海通往印度洋的可能路线

中共核潜艇绕行印度洋或太平洋,可能的路线并不多,最便捷的路径,应该是从印度尼西亚的西部海域,先通过较宽的卡里马塔海峡 (Karimata Strait),进入爪哇海(Java Sea),再穿越巽他海峡(Sunda Strait),即可进入宽阔的印度洋,再难追踪。

除了这一最短、最便捷的通道,中共潜艇也可以从爪哇海向东航行;或从马来西亚的东侧绕行,再穿过印度尼西亚群岛,前往太平洋,相对难度要大得多,但仍然可行。2021年1月15日,英国三军联合研究所(RUSI)发表文章称,在印度尼西亚群岛区域相继发现了中共的水下无人载具,估计电池耗尽或失去控制后被冲上海滩,大致地点包括:

2020年12月20日,望加锡海峡以东的实拉雅岛附近。

2020年1月22日,爪哇海东端的马萨伦布群岛附近。

2019年3月23日,马六甲海峡东南的廖内群岛附近。

2019年2月12日,印度尼西亚的邦加岛北端。

这表明,中共一直在摸索潜艇从南海通往印度洋或太平洋的不同通道。澳大利亚若拥有了核潜艇,可轮替部署到相应的若干海峡,在海峡的出口或入口海域随时监控,即可封堵中共潜艇进入印度洋的通路。

2018年6月27日,美军洛杉矶级攻击潜艇安纳波利斯号(SSN 760)在南加州沿海试射了一枚战斧对地攻击导弹。澳大利亚可能先租借美军的洛杉矶级潜艇。(美国海军)
英国的机敏级攻击潜艇,也可能成为澳大利亚采购核潜艇的参考型号。(英国海军)

盟军进一步完善印太攻防体系

澳大利亚若能先租借美国的洛杉矶级潜艇,可以解决燃眉之急,马上就能监控南海向南的通道,无疑帮美军解决了后顾之忧,美军潜艇部队可专心部署在南海,尽可能靠近监控中共的潜艇基地。美军的洛杉矶级潜艇正在逐渐退役,适当升级、保养后转给澳大利亚,自然算物尽其用,完全可以对付中共目前的核潜艇。

美国潜艇装载的MK48重型鱼雷和鱼叉反舰导弹也可以对舰攻击,虽然中共的水面舰队尚未对澳大利亚构成直接威胁,但确实需要未雨绸缪。潜艇装载的战斧巡航导弹当然也可成为联军攻击中共基地的一大选项,包括中共在南海的军事岛礁,甚至海南基地等。

澳大利亚的核潜艇项目应首先用于封堵中共的核潜艇,既防止中共对澳大利亚的威胁,也可阻断中共潜射弹道导弹对美国的核威胁,美英澳合作就这样产生了。此项目应主要是防御,同时也保留了攻击能力,美英澳AUKUS军事同盟的第一步具备了实战意义。

美日同盟已经加固了第一岛链的日本琉球群岛、台湾一线;英国海军的加入,继续补强了台湾、巴士海峡和菲律宾海域,以及向南海的机动能力;美军舰队已经深入南海一线,澳大利亚的核潜艇将确保南海通往印度洋的二线防御,并拥有远程打击能力;美军应该也在监控马六甲海峡,并和印度海军共同监控马六甲海峡以西。

美英澳AUKUS军事同盟完善了第一岛链纵深防御部署,澳大利亚很可能也将成为联军应对南海战事最可靠的后援基地,美军航母和远程轰炸机都可以部署到澳大利亚;关岛则可以专注支援西太平洋的可能战事,若帛琉基地也能尽快建成,势必如虎添翼。美国和日本、英国、澳大利亚着眼于实战,已经针对中共形成了攻防兼备的半圆形作战体系,中共却陷入了既攻不出去、又守不住的尴尬境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