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澳洲核潜艇战略改变印太地区战略格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9月澳大利亚与美国、英国签订了AUKUS协定,加强了与美国及英国军事上的结盟关系,并且引进美国的核动力潜艇,以增强澳大利亚的国防。这是一个中共没料到的重大变化,也是澳大利亚看清楚自己国家面临的中共军事威胁之后而采取的强化国防之必要措施。澳大利亚的这个战略决策实际上是被中共逼出来的。

一、中共在印太地区“东进南向”的战略意图曝光

中共通过一系列军事威胁点燃中美冷战,是2020年上半年的事,在此之前中共早已展开一系列在南太平洋的军事部署企图,其“东进南向”的军事战略意图逐渐曝光,引起了澳大利亚的高度警惕。可以说,澳大利亚看到了又一次太平洋战争的可能威胁,而这次是中共在模仿大日本帝国当年的角色。中共“东进南向”的军事战略意图之“东进”,是包装在“统一台湾”的画皮之下,目标是关岛和日本的美军基地;而“南向”则赤裸裸地勾画出重复大日本皇军在太平洋战争中的军事部署。

2018年4月10日澳大利亚的Fairfax Media报导,中共试图在澳大利亚东北方向、所罗门群岛东南的瓦努阿图建一个南太平洋的永久军事基地。2019年10月18日BBC报导,所罗门群岛的中部省与中国的一家公司签订协议,中方获得了图拉吉岛(Tulagi)75年的开发权,后来此协议在该国引发争议。太平洋战争时期,图拉吉岛的港口是所罗门群岛的最佳海军基地,成为日本皇军和盟军的争夺之地,当时澳大利亚海军在所罗门群岛海战中遭到惨重损失。中共对图拉吉岛的兴趣似乎与当年的日本皇军颇为相似。

今年5月27日BBC又报导,中共与位于澳大利亚东部的萨摩亚(Samoa)签订协议,准备在该国投资1亿美金,于乌苏湾(Vaiusu Bay)建大型码头,该国政府换届后此协议暂时搁置。中共还觊觎位于萨摩亚西北的岛国基里巴斯的机场,计划在该国的坎顿岛(Kanton)升级建设美军二战后留下的简易机场和桥梁。该岛位于夏威夷西南约3千公里,系战略要地,二战期间美军轰炸机曾使用这里的跑道。路透社认为,由于该岛的地理位置,对坎顿岛的任何重大建设“都将为中国提供一个据点,使其深入二战以来一直与美国及其盟国紧密站在一起的地区”;而一名太平洋国家政府的顾问则表示:“这座岛屿将成为海上航空母舰。”

很多人不熟悉太平洋战争史,对这些太平洋岛国的位置和军事作用几乎毫无概念。萨摩亚、基里巴斯、所罗门群岛和瓦努阿图都在南半球,此外,地处澳大利亚北面的巴布亚新几内亚也是一个面积较大的群岛国,离它们最近的大国是澳大利亚,这些岛国与澳大利亚有长久的地缘政治关联。太平洋战争期间,大日本帝国海军在中途岛战败后,为了保护它夺取的荷属东印度油田(即现在的印度尼西亚),也为了建立针对美军的外围国防圈,制定了攻占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莫尔兹比港(现巴新首都)和所罗门群岛的瓜达卡纳尔岛的作战计划,以便最后进攻澳大利亚。因此,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是大日本帝国陆海军与盟军的激战之地。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官兵为了保家卫国,曾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浴血奋战,太平洋战争中期的重点交战区就在这两处。

如果比较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到所罗门群岛,再到基里巴斯、瓦努阿图的一系列中国项目,可以发现一些共同点。一、这些地点都属于海战的战略要地。二、中共投资项目并不关心当地经济活动的实际需要,投资金额远高于当地经济活动规模,项目本身毫无投资回报。这表明,中共的投资活动既非经济援助,亦非商业利益之下的决策,而是另有军事意图。三、中共的投资项目主要侧重于港口和机场建设,并且试图长期租赁项目所在岛屿,以便独自管理,长期使用。中共在南太平洋选点投资的这些工程项目显然不是帮助当地发展,而很可能属于服务于军事目的之战略布局,其目标似乎是为中共海军准备在南太平洋各要点上的海空作战基地。

二、中共的对外军事野心剑指澳大利亚

如果说,中共在萨摩亚、基里巴斯、所罗门群岛和瓦努阿图等南半球岛国圈地造基地,离澳大利亚距离尚远,那么,当中共把手伸到了澳大利亚的北大门时,澳大利亚就非常清楚地看到了中共的真实意图。

去年12月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导,中国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签署了一个在达鲁岛建设一个2亿元的‘综合多功能渔业工业园区’项目的备忘录。那里其实什么都没有,连鱼也没有。”这个小岛长5公里、宽3.7公里,只有1万多居民,用独木舟钓鱼为生,饱受卫生与社会问题困扰。它在经济上毫无投资价值,唯一的用处是,这里离南面的澳大利亚很近。这次出面投资的是福建的中鸿渔业公司,该公司2011年成立,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约2千万澳元)。这家公司如何有能力在达鲁这小荒岛投资十倍于注册资本的毫无价值的项目?其中疑点非常明显。

很快,一个更大的在这小岛投资的计划曝光。今年1月下旬澳大利亚媒体报导,一家中资公司WYW Holding致信巴新总理马拉佩(James Marape),提出更加野心勃勃的计划。该计划准备斥资390亿澳元(285亿美金),此数额超过巴新全国的GDP,把这个岛建成包括港口、工业区、商业区、休闲区和居住区的新城市。当地的原始采集活动并不需要这样一个城市,而这个岛上若建新城,对附近的荒凉地区也没有经济辐射作用。中共实际上是准备长期租借小岛来建海军基地城。

这家名为WYW的中国公司是“五缘湾股份有限公司”,出面给巴新政府写信的是其香港空壳公司,而这个母公司也是空壳。五缘湾位于厦门,这家私人集资建立的公司2014年注册,仅租用厦门高崎机场附近办公楼里一个小间作办公室;该公司的融资历史、投资事件、企业业务均为空白,无可查考,公司网站无一字介绍其商业活动,页面4年未更新过。如此一家皮包公司居然狮子大开口,要在这小荒岛上浪掷近3百亿美元,其动机和行为非常可疑。看来它不过是中共当局的又一替身而已。尽管目前这个“达鲁新城”计划尚未落实,但中共在南太平洋的军事野心已暴露无遗。其野心至少有三:建立控制南太平洋广大海域的桥头堡;孤立澳洲;威胁美国。

三、中共为何要“南向”军事扩张?

中共“南向”军事扩张的目标之一是澳大利亚。过去20年里中共军方花了大量人力,翻译了许多太平洋战争时期南太平洋各岛作战双方的回忆录,方便中国的军界不但熟悉各岛的地理特点,也了解在南太平洋地区作战过的国家积累的战争经验和战场战术,以及后勤运输、卫生防疫等方面的种种问题。收集这些资讯当然不是出于历史研究的好奇心,它有明确的现实目的。可以合理推测,中共正模仿当年大日本帝国南洋作战的战略企图,即准备为获取必要的战略资源而战。

对中共来说,南太平洋各岛国并没多少值得用战争获取的战略资源,但中共在中美冷战状态下会特别需要扩军备战所必须的铁矿资源。钢铁是军备生产的“粮食”,而中国的钢铁工业已陷入铁矿困局,因为国产铁矿石严重不足,而且质次价高。

中国现有的18个大中型铁矿中2个已采尽关闭,其它铁矿的产量只能满足铁矿石需要量的五分之一,而五分之四的铁矿石依赖进口。其次,其国产铁矿石原矿(未经选矿加工)的含铁品位(铁含量占矿石的比重)只有26.6%,比澳大利亚铁矿石低21个百分点,比巴西低18个百分点,而且中国现有和储备铁矿普遍含其它金属和非金属杂质,不适宜冶炼海军舰船所需要的特殊钢材。再次,中国的铁矿普遍埋深大、矿井建设费用高、矿石上运成本大,而目前仍在露天开采的铁矿中一些矿山已深入到地面以下数百米,接近露天开采工程的极限。

中国地质调查局公布的《中国铁矿资源调查报告》显示,过去半个世纪里地质部门只发现两个可作战略储备的大型铁矿,安徽庐江县泥河铁矿的矿床埋深8百米,算相对较浅的;比泥河铁矿品位略低的另一个新储备铁矿是辽宁省本溪的大台沟铁矿,矿床埋深1千几百米,开采难度更大。在这种深度开采铁矿,只能挖掘矿井,矿床埋深在9百米上下时井下自然地温超过40度,矿井通风问题不易解决。

中国目前大量进口优质铁矿石的来源只有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石和石油一样,属于大国军备竞赛所必须的战略物资。只要中共继续贯彻其扩军备战方针,它就不得不面对一旦战火爆发时铁矿石来源中断、军工用钢产量暴跌的局面。大日本帝国当年发动太平洋战争,就是为了夺取荷属东印度的石油,以战养战。今后,中共会不会步大日本帝国的后尘,因高度依赖进口铁矿石这种战略物资而为征服相关国家展开部署,这已经不是猜想了,而是一个几乎可以看得见的事实。中共够不着巴西,但显然在觊觎澳大利亚的铁矿石资源,为将来一战就夺取澳大利亚而作准备。

四、中共对澳贸易制裁,逼澳大利亚“选边站”

当中共把与美国军事对抗作为战略方针时,它一直没把澳大利亚放在眼里,以为澳大利亚经济上依赖对华出口,很容易“不战而屈人之兵”。当澳大利亚不屈从于中共时,中共立即展开了对澳大利亚的全面经济制裁,试图压服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出口的35%面向中国,从中国的进口占进口总额的24%。澳大利亚近年来输华的主要商品是铁矿、煤、黄金、羊毛、牛肉、铜矿、铝矿、羊肉、葡萄酒、棉花、龙虾、原木、大麦等,货值约8百多亿美元。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中共对澳大利亚开始了单方面经济制裁,除铁矿石、黄金、铝矿外,澳大利亚的其它对华出口农矿产品均遭中共禁止进口或变相阻止进口,这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当然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中共为何对澳大利亚实施全面经济制裁?其外宣官媒“多维新闻”给出了明确的答案。该官媒去年12月14日刊登一篇文章,《北京可以不战而胜占领领土,中企新项目轰动澳大利亚》。这篇文章的内容暴露了中共对澳大利亚的真正意图。这家媒体的另一篇文章更是赤裸裸地威胁澳大利亚,在一篇题为“中国敲打澳大利亚,‘选边站’不如‘靠边站’”的文章中,该媒体提到,如果澳大利亚及时改变高调追随美国、遏制中国的外交路线,可以相信,两国经贸关系很快就能恢复正常。这句话很明显地说明了中共对澳大利亚实行变相经济制裁的真实目的,即用经济制裁逼澳大利亚向中共低头,让澳大利亚为了经济上的好处,脱离与美国的结盟,改而投靠中共。

然而,中共失算了,它没料到澳大利亚顶住了中共经济制裁的压力,不向中共屈服。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今年的9月/10月号上发表文章,《北京的美国喧嚣,中国大战略如何利用美国的力量(Beijing’s American Hustle, How Chinese Grand Strategy Exploits U.S. Power)》。博明在文中提到,“北京最近试图胁迫澳大利亚遵守中国政策的失败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中共领导人赌的是,澳大利亚企业在遭受有针对性的贸易禁运后,会游说其政府向中国政府做出政治让步。但澳大利亚人民、包括商业领袖和出口商都明白,接受中国的最后通牒,就意味着屈从于一个危险的新秩序。澳大利亚企业吸收了损失,经受住了禁运,并找到了新的市场。”

五、澳大利亚的核潜艇战略

现代国家的远距离军事对抗主要是海军舰船之间的对抗,澳大利亚早就根据中共的海上威胁,准备增强自己的潜艇舰队。

目前世界上的潜艇舰队包括三种潜艇,比较传统的是常规动力攻击潜艇(即柴油机动力潜艇),其它两种技术复杂的是核动力攻击潜艇和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在军事用途上,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是核大国用来发射带核弹头洲际导弹的水下发射平台,属于核战战略部队,不参与常规的海上战斗;而传统的常规动力攻击潜艇和核动力攻击潜艇则是海战的主要水下攻击平台,其武器是潜射非核弹头导弹和传统的鱼雷。

澳大利亚原计划向法国采购常规动力攻击潜艇,最近毅然决定改用美国的核动力攻击潜艇。几年前美国还没制定自己的印太战略,不会向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攻击潜艇。自从去年年底川普总统公布了美国的印太战略,现在拜登也同意加强澳大利亚海军的潜艇舰队。美国的核动力攻击潜艇比法国的常规动力攻击潜艇有极大的优越性,不仅吨位大,而且美国的核潜艇技术和设备已有60年的基础,成熟而可靠。

潜艇在水下潜航的时间越长,其隐秘的航程就越远,被对方发现的可能性便越低。柴油机动力潜艇在水下潜航时靠蓄电池供电,每次潜航的距离只能达到近百海里,所以法国的常规动力攻击潜艇不能长距离潜航。而核动力攻击潜艇可以长期在水下作远距离潜航,只要艇中有足够的食品,完全不需要为生存而定期浮出水面。澳大利亚通过引进美军的核潜艇技术和装备,并由美军训练澳大利亚海军乘员,可以逐步增强其核动力攻击潜艇舰队的战力,有效地阻止中共海军计划中的南侵。

六、澳大利亚的新国防战略改变了印太地区战略格局

中共之所以强行在南海公海水域不断建人造岛,是为了最终封锁南海国际水域,作为其战略核潜艇的“深海堡垒”,中共曾公开具体地介绍过这一战略意图。其战略核潜艇从此“深海堡垒”出发,潜航进入浩瀚的中太平洋,可以随时对美国实行核威胁。而中共战略核潜艇若从南海出发,南海西南端的马六甲海峡水浅,核潜艇无法通过,其战略核潜艇只有三条可以潜航进入中太平洋、进而威胁美国的水下航道。其一是东出台湾与菲律宾吕宋岛之间的巴士海峡;其二是沿东南方向穿过菲律宾群岛,东出印尼与菲律宾之间的苏拉威西海,然后航向巴布亚新几内亚岛的北面。目前美军已开始在这两条潜航水道附近设防。其三是南下进入印尼的爪哇海,再转向东,进入澳大利亚北部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之间的海域,从澳大利亚的鼻子底下通过。

从中共在南太平洋布设军事据点的地理位置来看,这些中共构想中的未来的海空作战基地分布在澳大利亚的北面、东北和东面,正好扼制澳大利亚向东北方向与主要战略盟友美国的海运通道;再考虑到中国近两年来在澳大利亚西面的东印度洋用无人潜航器反复探测核潜艇航道,如此之军事战略布局显然不是中共自身国防的需要,而是一种针对澳大利亚的三面包围式战略布局。中共海军对达鲁岛的浓厚兴趣,很可能是为其核潜艇提供补给和维修的海外前进基地。

现在澳大利亚推进国防强化计划,增强其潜艇舰队,并直接与美军合作,实际上也具体落实了美国印太战略在南半球的部署。川普总统在任期最后的几个月里曾希望在南半球印太海域组建美国海军的第1舰队,但这个战略构想因拜登坚持裁减军费而碰壁;幸好澳大利亚自己看到了国家安全面临来自中共的威胁,挺身站出来与美国合作,从而多少填补了缺少美军第1舰队的这个空白。

而澳大利亚、美国、英国的三方军事合作,从南面对中共增强了防卫部署,而且这一部署靠近中共正在扩建的南海人造岛军事基地群。这在一定程度上破解了中共对澳大利亚的三面包围,也分散了中共海军军力。直到最近为止,中共一直认为澳大利亚海军实力弱,其它东南亚国家的海军不值一提,自己夺取整个南海的国际水域后,那里就成为中共海军安全的“大后方”;而现在这个战略格局开始改变,澳大利亚潜艇舰队的更新换代,将迫使中共海军加强在南海新的海上军事基地群的部署,这有助于减轻台湾周边中共海军的压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