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大陆电荒打脸中共 百姓“成功”体验朝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大陆电荒引发全球高度关注。近20个省份限制用电,严重影响企业生产和居民生活。被迫停产的中小企业苦不堪言,订单交不出,经济预期走低,而且将冲击跨国供应链和全球股市。东北很多地区甚至出现电梯停用、道路交通灯不亮、食客借手机光用餐、囤积蜡烛的现象。这无疑扫了中共大庆“十一”的兴致,“厉害国”直奔朝鲜而去?!

关于限电的原因,众说纷纭:政府限制碳排量,煤炭太贵,煤炭量不足,电价格太低,电厂不愿意多发电。还有人称“国家在下一盘大棋”,限产就会引发美国通胀,云云。

这一波限电潮波及面很广,且有扩大和延长的趋势,外媒连续追踪报导。迫于外界压力,中共官方出面给说法,却泄露了管理不善、能源危机等真相。

9月27日,国家发改委和国家铁路发展集团联合发文,要求铁路运输部门与各地政府确保有足够的运力保障发电供热企业的煤炭运输。

9月28日,中国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誓言要把电力保供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务,确保接下来国庆供电以及民众过冬用电。公司董事长辛保安称,今年以来用电需求快速增长,电煤供应持续紧张。进入9月份后,“受多重因素叠加影响”,电力供需形势面临新的考验和挑战。

9月28日晚,中共央视网评称:“此轮多地限电主要还是受全国性煤炭紧缺、燃煤成本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联络线净受能力下降等因素影响。当前国内动力煤、炼焦煤产能明显收缩,加上煤炭进口量减少,蒙煤通关量偏低,电煤供给短缺明显。这跟我国经济复苏伴生的高用电需求,显然不匹配。另外,部分地方紧急限电,还跟没把握好产业升级节奏、没做好平时能源管理工作、没跳出运动式减碳窠臼有关。”

人们要问:全国性煤炭紧缺为何发生?燃煤成本与基准电价为何“严重倒挂”?地方政府平时为什么“没做好能源管理工作”,为什么敢不计后果地拉闸限电?

国家电网的责任就是保障全国电力供应,这怎么成了“当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务”?所谓“政治任务”,意味着“维稳”。一切为了党的稳定而存在、行动,而不是为了生产与生活的正常运转。

大陆煤炭量不足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宏观调控的失策。去年12月,中共正式宣布禁止从澳洲进口煤炭。这项禁令具有“政治性”,是对澳洲呼吁调查病毒源头的报复。结果,中方放弃了质量好、价格低的澳煤,又搞不定国内煤炭的运输和供给,于是,“政治性”禁令先砸了自己的脚,又带来了供电的“政治任务”。有网友调侃,最后,中共从其它国家进口的很可能是转手的澳洲煤,价格更高。

此外,行业性垄断和腐败也是重要原因。今年6月18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前党委书记、局长郭成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开庭审理。郭成信被指控受贿九千余万元人民币,并有1.1亿多元不能说明来源。

近年来,多名国家电网官员因违法违纪落马或被处分,如:原华电集团董事长、南方电网董事长、国家电力公司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局长李南奎,原华电集团党组副书记、总经理云公民,原国家电网总经理助理、华北分部主任朱长林、国家电网宁夏公司原总经理马林国等。

2014年7月,大陆官媒报导了能源部门官员的腐败问题,记者引述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知情人的话称,“在能源行业,一个项目动辄数亿,投资巨大,这也使这个行业成为腐败的重灾区”。此知情人披露,很多人在煤炭领域“发大财”,“魏鹏远在国家发改委时就是在煤炭部门,后来在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在他这个位置上,几千万元,那都不叫钱”。

中共治国无方,管理混乱。几十年所谓“改革开放”过度消耗能源,煤炭不足引发的电力问题只是一个方面,更多“地雷”将一一爆裂。

每当出了问题,中共就称“压实责任”,那么平时从上到下的官员们在忙些什么,忙着拉关系、行贿受贿?官员享受着特殊待遇,凭什么让基层业主和百姓一次次地无预警承受风险和损失?中共一路来战天斗地,抑善扬恶,哪盘棋能下得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