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收买全球媒体对活摘器官噤声

“活摘器官问题世界峰会”四系列的第二部分 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打击与防止活摘器官世界峰会”揭露媒体对当代最残暴的罪行之一,即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活摘器官产业装聋作哑。

中共利用中国巨大的经济实力和海外政治影响力,在活摘人体器官的人权暴行上,让全球媒体噤声,并影响全球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于9月17日至26日举行的“打击与防止活摘器官世界峰会”,不仅揭露了中共活摘暴行,还阐明了一位与会者所称的“沉默外交”。

尽管有无可争辩的证据,但北京否认目前仍在进行的活摘器官,并让世界卫生组织(WHO)支持中共的这种说法。世卫组织的评估有缺陷,英国前卫生部长英国亨特勋爵表示:“2019年,英国政府透露,世卫组织的评估是基于中共自己的评估,世卫组织没有对中国器官移植系统进行自己的评估。”

峰会的组织者表示,中共的压力使媒体减少了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报导,导致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没有动力,采取必要的花费巨大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

组织者在峰会网站上写道:“许多新闻媒体没有如实报导这一暴行,而是屈服于中共的压力,发表了有偿宣传。”“世界各地的社会都没有意识到正在成为活摘器官犯罪帮凶的危险。”

非营利组织“医生反对活摘器官”(DAFOH)的创办人、峰会主持人托斯滕‧特雷(Torsten Trey)博士9月17日表示,峰会探讨了“新闻媒体的作用和审查问题。正常情况下,新闻媒体的首要任务是报导事实和真相。然而,媒体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与人建立联系。”

“在过去的15年里(自从《纽约时报》报导了中共活摘器官以来),主流媒体未能将自由世界的人们与中共活摘器官的受害者联系起来。读者和受害者之间的这种分割是审查制度的另一个经常被忽视的方面。”

2013年2月27日,“医生反对活摘器官”的执行董事托斯腾‧特雷在台北举办的一个活动上发言。(Chen Po-chou/Epoch Times)

特雷指出,世界峰会试图弥合公民和活摘器官受害者之间的分割。

犹他大学医学院肿瘤学主任韦尔登‧吉尔克雷斯(Weldon Gilcrease)博士在峰会上说,活摘器官的大量证据未被“大多数医学界,甚至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认识。

吉尔克雷斯任教的大学有培训中国医生移植技术的项目,他认为这些医生很可能会利用学到的知识谋杀不愿意捐赠器官的人,他试图阻止该项目,但学校管理部门对此表示反对,称:“毫无疑问,活摘器官的事情是在发生,但对中国这样强大的国家,采取反对的立场,既可能对我们的学院,也可能对我们大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院构成危险。”他被告知,“如果我们(对这些暴行)发表任何言论,中共就会把所有中国医生送到德州去(培训)。”

其他几位与会者呼吁停止对来自中国的医生进行移植技术方面的国际培训。法国参议员、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联合主席安德烈‧加托林(Andre Gattolin)博士批评说:“发达国家以神圣的医疗和卫生合作为名,不加防范地进行技能和技术转让,导致了今天在中国出现的可耻的暴虐行为。”

加托林指出,法国“广泛参与培训了许多中国外科医生,让他们掌握了非常精细的器官移植技术”。结果,“我们的信任被出卖了,太天真了,我们没有要求对可能产生的结果进行监督的权利,而那些打着知识共享和出于科学人道主义的幌子进行欺骗的人,仍然拒绝承认他们的责任。”

西班牙国际人权律师卡洛斯‧伊格莱西亚斯‧希门尼斯(Carlos Iglesias Jimenez)在峰会上说,西方政府和国际组织在对抗中共、谴责中共活摘器官方面不够强硬。

他说:“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中共已经渗透到许多国际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世界卫生组织以及联合国本身。中共设法确保一切都未被注意、一切都被隐瞒,这些事情永远不会被社会和全世界普遍公开地知晓。他们在西方政府、国际机构和国际组织的帮凶式的沉默下取得了成功。”

美国空军退役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表示,中共用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反对国际民主进程,以及对活摘器官问题的审议,这相当于“政治战”。他在9月19日的会议上说,通过经济精英施加影响的政治战,使民主国家对这些暴行束手无策。

斯伯丁说:“政治战用来降低、转移任何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对香港人民的封锁和控制、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监禁和活摘器官,以及对中国人口中某类人的彻底压迫的批评,特别是那些……中共所害怕的。”

法国议员弗朗索瓦兹‧奥斯塔利埃(Francoise Hostalier)解释说,之所以没有承认中共领导人在道德和伦理原则上(与文明世界)存在差异,是因为“中国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经济伙伴,在许多科学领域取得越来越多的成功,中共将越来越多的领土和国家置于其控制之下。通过科学或经济交流,我们的科研人员、医生、实业家和学生,将发现自己与中国同行的不人道和犯罪行为同流合污,这种行为违反所有道德规范,但他们却没有意识到。”

来自西班牙的欧洲议会议员赫尔曼‧特奇(Hermann Tertsch)批评主流媒体未能履行报导中共罪行的职责,他说:“在过去50年中,媒体界的标准在一个方向上越来越明确,而正是在这个方向上,中共政权犯下的罪行才得到如此宽容的对待。”

特奇说,由于中共的愿望或中共许多(贸易)伙伴的愿望,批评中共的画面“从网络上消失了,不仅在中国的网络上,也在西方的媒体上”,“在中国看不到关于32年前的那场悲剧‘六四天安门广场大屠杀’。我们有人在达沃斯(为中共)鼓掌,有人为习近平喝采,大科技公司、大网络的巨头们,我们都知道他们的名字。”

他继续说,他们纵容中共的罪行,因为“他们在中国生产很多产品,因为他们(与中共)有很多经济关系,因为他们欣赏中共的模式,因为他们想要采用类似的模式。”

特奇表示,西方民主国家可以让中共承担责任,但“他们更喜欢一个大的全球主义政权,每个人都是匿名的、可以互换的,我们可以从一个人身上摘取器官,然后给出价高的人或出于某种原因适合我们的人。”

根据特奇的说法,经济利益“导致这些西方精英成为中共的帮凶……隐藏活摘器官的可怕事实,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政治犯、普通囚犯、法轮功学员和持不同政见者被活摘器官。”

世界有责任正视活摘器官这一暴行,暴行主要是针对中国的极易受害的群体,即法轮功,可能还有维吾尔人,这些群体已经成为文化消灭的目标。根据联合国的定义,活摘器官已经达到了种族灭绝的程度。

由于活摘器官也是一种商业性的医疗程序,那些支持人权的人面临着一种全新的反人类罪:获利性医疗种族灭绝。主流媒体必须更好地报导这个问题,否则就失去了作为社会公正和良知的称谓。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行政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报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杂志《政治风险》(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其研究领域涉及北美、欧洲和亚洲。他撰写了书籍《凝聚权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担任书籍《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编辑。

原文:Beijing Silences Global Media on China’s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