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停止“围堵”抗拒新冠疫苗者

大纪元专栏作家Cory Morgan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受惊的暴徒所进行的猎巫行动永远不会有好结果。(注:猎巫行动一般指以诬陷为手段的政治迫害或道德恐慌。)

社会喜欢替罪羊。很多人都喜欢成为多数派,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把责任都推到少数派头上去。

我们今天所排斥的替罪羊是那些选择不接种疫苗的人。

当疲惫不堪的社会面对第四波COVID-19时,他们希望看到一条出路。长期生活在对感染和滚动封锁的恐惧中的人们想让少部分人对这种恐惧负责。他们想结束这一切。所以,未接种疫苗的人就成了千夫所指。

受惊的暴徒所进行的猎巫行动永远没有好结果。我们可能把一些人逼到极限。

对于那些认为接种疫苗是结束疫情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人来说,看到疫苗接种停滞不前是令人沮丧的。在大多数地区,疫苗接种率似乎暂停在80%左右。

各国政府最初用胡萝卜的方法鼓励人们接种疫苗。我们看到从彩票到礼品卡等礼物作为诱惑。然而胡萝卜法收效甚微。在日益歇斯底里的民众的刺激下,政府现在开始使用大棒了。

人们选择不接种疫苗的原因有很多。许多人漠不关心,他们只是懒得去接种,毕竟去夜总会或观看体育赛事并不是常有的事。我怀疑他们中的许多人一旦需要,就会突然找到时间和动力去接种疫苗。

有些人对疫苗的态度犹豫不定。他们担心副作用,并希望在接种之前看到更多的数据。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这些人受到理性和尊重的对待,政府就可以说服他们参加接种。不过,我们从越发刻薄的疫苗接种倡导者中没有看到理性和尊重。

羞辱和威胁犹豫只会让他们自己陷入泥潭。疫苗倡导者需要改善他们的做法,否则他们只能得到相反的效果。

最后,有一部分未接种疫苗的人是真正的“反对疫苗者”。他们的人数可能是最少的。这些人相信疫苗会伤害或可能杀死他们。他们永远不会心甘情愿地接受接种疫苗,或允许他们的孩子接种疫苗。

试着站在那些把疫苗看成毒素的人的立场上看这个问题。如果你相信疫苗会杀死你或改变你的DNA,那还有什么能说服你把它注射进你的身体?当然没有。

我们需要接受并适应这样一个现实,即相当一部分人口永远不会接种疫苗。无论是通过快速测试计划,学校隔离,还是隔离工作场所,我们都不可能让这些人与社会的各个方面隔离开来。

即使只有6%的人口强烈反对接种疫苗,那也是数百万人。顺便说一句,这些人中有许多在医疗系统工作,强迫他们失业不会减轻医院的负担。

现在,那些害怕接种疫苗的人感觉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了。他们正在失去工作、朋友和旅行的资格。他们正被推入一种悲惨的生活。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们可能被锁在家中。

我想不出一个更有效的方式,去刺激精神不稳定的人,并迫使他们采取可能会伤害自己或他人的行动。

随着(加拿大)联邦选举的结束,这种可怕的无助感现在更加严重了。许多人希望马克西姆·伯尼尔(Maxime Bernier)的加拿大人民党(People’s Party of Canada)强势的选举表现能保护他们免受强制接种疫苗的折磨。在人民党的集会和一些抗议活动中,紧张情绪的加剧是显而易见的。这些人现在失去了通过选举制度得到保护的希望,从而感到他们在政府内部没有发言权。

那些觉得自己一无所有,无处可去的人是最危险的。

我们不能因为害怕激怒极端分子而停止鼓励接种疫苗。然而,我们可以努力改变我们的语气和方法。我们正在制造一群沮丧、绝望的人。我们可能不明白他们的观点,但我们必须试着去同情他们。

如果我们继续指责、羞辱和边缘化这个少数派,我担心我们可能会把有些人推出极限。下一次暴力行为可能比一个沮丧的傻瓜向首相抛掷一把石子要糟糕得多。

作者简介:

科里‧摩根(Cory Morgan)是居住在加拿大艾伯塔省卡尔加里市(Calgary, Alberta)的专栏作家和企业主。

原文“Time to Put an End to Vilifying the Unvaccinated”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